词笔阁 > 我真是一名铁匠 > 第十四章 他是“砖家”(求票票

第十四章 他是“砖家”(求票票

    一个透明的屏幕出现在舒卡的眼前。

    所有在售的雅法箭名单出现在她眼睛里。

    雅法箭立刻购买的价格为6银。

    “这还真是昂贵的箭头”

    舒卡在心里念道。

    舒卡扫视了名单上的所有在售箭头,当看到最后一个的时候,眉头一皱,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设定立即够买价格的在售。

    “咦?”

    舒卡有些疑惑。

    当他看见价格的时候,更加震惊了。

    在售一共99只雅法箭,最高出价已经到了18银一支!

    舒卡想不明白,这些疯子怎么会花三倍的价格来买雅法箭,就算是6银,她都觉得有些贵了,更不说18银了。

    她点进去,想要看看,18银一支的雅法箭到底有何不同。

    “我看错了吗?”

    带进去后,舒卡发现,这些雅法箭不是白色的,而是紫色的!

    【史诗雅法箭】

    评分:史诗。

    攻击力:35-42

    一个工匠制作的箭头,具有高超的技巧和潜力,但缺乏经验和声誉。

    由于雅法与钢相结合的效果,它具有极高的穿透力,能忽略敌人的一些防御。

    有一定几率完全忽略敌人的防御。

    重量:0.1.

    舒卡:......!!!!!!

    史诗级的雅法箭!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一般来说,箭这种消耗品,制造的时候,会无条件的是正常评级,她玩这个游戏六个月了,从来没见过史诗级的箭,其他人也不曾见过。

    她曾经带着稀有的材料,花费大量的资金,去著名铁匠那里制作箭,虽然做出来的比一般的箭的确好些,但评级仍然只是正常。

    舒卡马上出价,直接将价格抬升至35银一支。

    她有种感觉,能做出史诗级箭的人,一定不是普通的铁匠。

    “是谁做的呢?”

    舒卡百思不得其解。

    说到著名的铁匠,自然是排名第一的米尔和斯登,然而,从箭的描述来看显然不符合他们的特点。

    箭的描述是“缺乏经验和声誉”,而这两人名气很大,自然不符。

    那就是说还有一位更厉害的低调的铁匠。

    舒卡现在迫切的想知道,制作史诗雅法箭的是何人。

    “如果我能找到他......”

    舒卡取消了铁矿和蓝色丘尔库目的登记,由于多次森林守护者突袭,她收获了不少的矿石,且有相当多稀有矿物,她打算用这些稀有矿物将铁匠吸引出来,既然是一名铁匠,自然抵挡不住稀有矿石的诱惑。

    舒卡这样想着。

    “注意排名前100的铁匠用户,衡量他们的水平,找出那些水平很高的用户报给我”

    舒卡的命令突然出现在公会聊天的窗口中。

    “啊?什么意思?不是让我们升级吗?”

    有成员疑惑的问道。

    “我们需要找一个技艺高超的铁匠,如果能找到他,让他加入我们的公会,森林突袭不是问题”

    “有那么厉害吗?如果想要找技艺高超的铁匠,为何不直接找米尔和斯登呢?他们两个分别排在铁匠的第一和第二,还有其他人能比他们两人的技艺更高超吗?”

    “先不用问这么多,你们按照我的指示做便是”

    既然是舒卡的要求,其他成员只得无条件遵从。

    通常,泽达卡公会是不轻易接受新的公会成员的,他们都是高玩,精英,一般的人很难入他们的眼。

    虽然他们公会的人少,但其他公会也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嗯?又有人出更高的价了?”

    舒卡接收到了系统的通知,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再次出价。

    泽达卡公会秘密寻找神秘铁匠的消息不胫而走,同时,史诗级的箭成为了SA中讨论的热点话题,玩家们都在讨论谁是这个神秘的铁匠?谁制作了这个史诗级的箭?毕竟,史诗级的箭可是第一次出现啊。

    米尔目前在铁匠中排名第一,但是他到目前为止也不过只制作过两次史诗级的装备,他拥有“第一个史诗级装备制造商”的称号,就算是这样,系统在对他的介绍中也没有把他称为“工匠”,而对这个神秘的铁匠的描述竟然用到了“工匠”二字,这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刺激。

    他也十分想知道,这个神秘的铁匠到底是何人。

    与此同时,正当所有玩家都在寻找神秘铁匠的时候,单青青正在一家便利店吃着泡面。吃完了泡面,他就要去工地搬砖去了。

    “真是离谱,一桶泡面竟然卖到了7块,高的离谱的物价是想让我这样的人饿死吗?”

    单青青一边吃一边抱怨道。

    现在是早晨5:30,虽然是星期天,但劳务办公室总是异常忙碌。

    真是头疼。

    单青青似乎还没习惯早晨的烟酒味。

    他想尽快完成工作,然后可以早点回家休息。

    当单青青和其他人一样坐在地上的时候,一身穿建筑工人制服的年轻人大声喊道:“为熊猫大厦的工地招四名工人。”

    建筑工地的工人主要做一些清洁、搬砖、铲沙等工作,对体力的要求很高,但单青青毫不在乎,他经常做这样的短工。

    因此,他毫不犹豫的举了手。

    “我,这里,咳咳”

    不过,这里的人很多已经等了很久了,突然出现的工作机会让所有人都很激动。

    单青青并不强壮,他被旁边一壮年推到了角落里,完美的错过了这次工作的机会。

    “该死,这些家伙可真无情,你们就不能可怜可怜我这个年轻人吗?”

    就在此时,一个穿着短袖衬衫的男子过来喊道:“我需要三个小工,主要任务是协助彩砖机。”

    协助彩砖机主要是跟着机器,协助运输材料,如瓷砖,水泥和沙子等。

    单青青马上举手。

    “这里,这里!我做过相同的工作十几次了”

    他再次被一个年长的男人推到角落,失去了被录用的机会,衬衫男子录用了三个更有经验的人。

    接下来又有几家公司来找短工,但同样,单青青都失败了。

    光是看到这群人就让单青青十分生气,每当有工作机会,他们就像狂吠的狗一样,然而,对方都是成年人,他也不敢说坏话,只得再次坐了下来等着。

    “哈哈哈”

    坐在书桌上看报纸的办公室主任笑了笑,看着单青青。

    他大概30岁出头,是劳务办公室的主任,据他观察,每10次过来,单青青至少3次会徒劳的回家。

    正当他看着的时候,又有一个人走到了一群等待的劳工身边。

    “谁能做拉电缆的工作?一天600元,不需要经验,能做的举手”

    比平常的工作多约200块,但单青青并没有动,毕竟高薪是有原因的。

    他只做过一次,但永远都忘不了这个工作,让他胆寒。

    他们需要拉一根巨大的电缆,看起来非常简单,但其实不然,电缆会非常非常的重,而且,十分粗糙,由于巨大的重量会产生巨大的摩擦,即使是带着手套也会很快把手套磨穿,磨掉一层皮都只是小事,很可能做这个做工后,接着几天再也无法工作了,还得忍受着手掌传来的巨大疼痛感。

    “没人?”

    那人尴尬的又问了一遍。

    此时,一中年男子用手指着单青青。

    “这个年轻人可以做得很好”

    “对对对,他非常活跃,有惊人的耐力”

    “他做过很多拉电缆的工作,他是一位专家”

    “这些狗屎!疯狂的人!”

    单青青用眼睛瞪着他们,想要阻止他们继续说下去,但其他人继续推荐他。

    提供工作的人看着单青青说道:“年轻人,跟我走吧,我会再给你加100.”

    劳务办公室的主任也跟着说道:“去吧,多么高薪的工作啊。”

    单青青:......

    办公室主任一旦开口,单青青不好拒绝,要不然以后就不能来这里找工作了。

    可是,他实在不想去做这个工作。

    突然,他灵机一动,假装拿起电话。

    “喂?您好”

    “对对对,我是单青青”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马上马上哈”

    单青青装作接电话想要离开,不过,此时,他的手机真的响了。

    铃声是两只老虎......

    其他人都笑出了了眼泪。

    不过,单青青有些疑惑,这么早谁会给自己打电话呢?他几乎从来不会接到任何电话。

    当他接起电话的那一刻,他明白了......

    “您好,这里是快乐金融服务,客户单青青,您知道您本期的债务今天已经到期了吗?”

    “今天?”

    单青青这才反应过来。

    “您是否已经忘记了?还是说您没钱呢?”

    “哦,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明白了,我马上准备钱”

    “谢谢您,尊敬的债务...不,客户,祝您生活愉快”

    呼叫结束。

    “该死的......”

    单青青最近一直沉迷于游戏,忘记了现实,自己还是债务人。

    他不得不努力工作来偿还,他没的选择。

    “额...对不起,刚才你说你会支付给我多少?”

    “700块!”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单青青最终走向了地狱。

    那天晚上很晚。

    单红红看见单青青走到门口,他甚至都没力气拖鞋了,几乎快要累到在地。

    进到房间以后,单青青根本不记得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倒头就睡。

    当他醒来时,整个身体疼痛不堪,身体似乎被重重的钢铁压着,他勉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5:20分。

    “卧槽!”

    单青青爆了一句粗口,从家里到劳务办公室那里需要一些时间,他快迟到了!单青青急忙换上工作服,准备同时找几份工作,要知道,如果去晚了,又会像昨天一样,不好找工作了。

    “我要出门了”

    单青青叫了一声。

    支付昨天的利息后,他手上只剩下了60块,他需要在一周内赚到下一期的利息。

    “还没吃早饭呢!”

    他的母亲走出来对他说道。

    “我不吃了,我快迟到了”

    “单青青”

    他母亲突然严肃的叫着他。

    听见严肃的声音,单青青下意识的畏缩了一下,他知道,她又要开始唠叨了。

    他妈妈知道他的债务,她想知道他为何会这样沉迷游戏,并为他辍学而感到痛苦。

    当然,这一切现在在她眼中已经很平静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