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残剑之主 > 第二卷 千里追击 044 茶肆风波

第二卷 千里追击 044 茶肆风波

    “媳。。。媳妇儿,你。。你来啦。。。”

    徐子期顿时被吓个肝胆俱裂。

    “哟!徐公子挺享受的嘛。。。在这儿喝起茶来啦。。。”

    “不。。不是你想的这样,你听我解释。。”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

    “啊!你不是。。。”

    邓州反应过来,突然指着桃小青大叫道。

    “哎哟,又是你这个软骨头啊。。。怎么,现在混成这样了呢!?”

    这个女人,比徐子期恐怖一百倍。。。

    这是邓州内心里最恐惧的源头。。。。

    当初她的飞镖,擦了解药之后,让自己疼了三天三夜,那感觉简直生不如死。

    如今又遇到她。。。真是倒了血霉了。。。

    哎。。。等等。。。

    这个女人,不是和徐子期一同掉落深渊了么?怎么又出现了?

    既然她还没死,难道这个蒙面的男人,莫非就是。。。

    不得不说,邓州的脑瓜子,转的还挺快。

    “哎哟,这是哪里来的小美人儿,长得真俊呀!就跟画儿里的似的。。。”

    那矮胖子看到桃小青,哈喇子顿时流了一地。

    真美呀!长得就跟那通缉令里的美女似的。。。

    要是能一亲芳泽。。。嘿嘿嘿。。。真是不枉此生了!

    “哪里来的肥猪,就凭你也想拱老娘这棵大白菜!?”

    桃小青双手叉着腰,霸气十足道。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就连徐子期都乐了。

    邓州正在悄悄地撤离,他十分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感觉到,这矮胖子的坟头草,已然长有五米高。

    那矮胖子也不恼,伸出脏兮兮的猪蹄,抚摸上桃小青洁白的脸蛋。

    “小美人儿,本大爷出三百两买你。。。。。。。”

    “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额啊啊啊啊啊哇呀呀呀吗巴啊啊啊啊啊啊额额额额额额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两人化作两道残影,层叠着黑白电影闪烁的光晕,乒呤乓啷之声不绝于耳。

    那矮胖子,在空中足足飞了数十秒,身体才得已落地。

    徐子期掩着面转过头去,不敢看这血腥场景。

    那矮胖子的手下们,嘴巴撑得老大,一个个呆若木鸡。

    就连茶肆里的其他人和伙计,都已找好掩体躲避。

    “啪!”

    一具肥胖的身体落地,嘴角丝丝流出血迹,趴在地上不停抽搐。

    “大。。。大姐!饶。。饶了我吧。。”

    邓州突然双腿跪地,抹着鼻子哭泣道。

    太可怕了,这女人比徐子期那恶魔,还要残忍一万倍。

    众人见此情形,顿时一拥而散。

    就连那矮胖子的走狗们,一股脑的都吓得落荒而逃。

    “你说什么!?”桃小青不怒自威道。

    “大姐!大侠!?大妹砸!?大大大大大。。大英雄。。”

    邓州颤颤巍巍的身体,忍不住的发抖。

    见桃小青根本不想理他,灵机一动,连忙冲了过来,抱住徐子期的大腿。

    “黄黄黄黄黄。。黄师兄!!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啦。。。”

    “嗯!?”

    徐子期一脸诧异道:“你认得我!?”

    仔细一想,是了。

    自己和桃小青是一伙的,通缉令上都贴着两人,难怪邓州猜的出来。

    “你起来吧。。。这成什么样子。。。”

    眼神征得桃小青同意后,徐子期顿时喜笑颜开地扶起邓州。

    “多谢,多谢!”

    邓州双腿软得站都站不稳,依然彬彬有礼地回道。

    “这些家伙是什么人呐?你怎么会和他们混在一起。。。”徐子期不解地问道。

    桃小青是真给自己面子,从来都是她动手,自己动嘴。

    真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媳妇儿呀!

    “哎,此事一言难尽。。”

    邓州摇了摇头,想起他们还是通缉犯,连忙说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儿,咱换个地方说~~”

    说的也是,这里人多眼杂,桃小青他爹耳目众多,容易招来祸端。

    至于地上这胖子。。。

    俩人互相望了一眼桃小青,皆被她凌厉的目光吓退。

    老老实实~~搬吧~~

    两人一前一后,把那胖子抬出店外。

    “诺!店家~这是赔你的场地费。。。”

    桃小青摘下一枚精致的银钗,拍到柜台前。

    “啊哈哈~~不用不用~~不用客气~~就当是小人请客,哈小人请客~~”

    “切,不要算。。。”

    桃小青一把收回钗子,风一般的走了,只留下一头冷汗的店老板和店伙计。

    河边~~傍晚~~

    邓州大快朵颐地啃着烤鱼,这些日子以来,总是吃糠咽菜,好久都没能吃到肉了。

    而桃小青。。。此刻正试图装成个温柔贤惠的妻子,蹲在一旁话也不说,默默地替他们烤鱼。

    在外人面前,她会适时的给徐子期点面子。

    “哎,这人谁呀!?你们咋勾搭上的!?”

    徐子期啃着鱼,满嘴流油。

    “这是石盟主她弟弟,石万均。。。”

    “石万均!?就这脓包?”

    徐子期不由想索一番,怎么自己的印象中,从没听说过有这号人物?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知道,他是被派来出任务的,貌似是在调查那啥。。。”

    邓州要吃相没吃相,嘴里叽里咕噜说着一大堆。

    “反正和那煞星有关。。。”

    徐子期点点头,想想也是。

    以石万凌的性格,肯定将注意力放在那恶賊身上。

    毕竟杀了她全家,血海深仇她是最看重的。

    “对了,你俩。。。”

    邓州有意无意地望了他俩一眼,嘴上的动作不曾停过。

    “咳咳!”

    一阵凉风吹过,桃小青不免打了个喷嚏。

    邓州却被吓得魂不附体,鱼都给弄丢了。。。

    “来,媳妇儿。添件衣服,别着凉了。。。”

    徐子期不知何时,手上就多了件外套。

    “好呀!”桃小青甜甜地笑道。

    邓州见这场面,古怪地看着他们。

    不应该呀!

    按理说,龙哥这种风一样的男子,怎么可能愿意接受婚姻的束缚。

    深夜,一条妩媚的“蛇”抚摸上了徐子期胸膛。

    徐子期呆呆地目视远方,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邓州则睡在火堆旁,听这不和谐的音律,久久不能平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