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天命殓师 > 第402章 营救(二)

第402章 营救(二)

    粱墨暗自长叹一声,缓缓闭上了双眼。

    然则,粱墨却突然听见远处传来一声急促的破风声。

    紧接着,粱墨感到身旁压迫感一松,衣袂飘摆声微响,黑袍人似乎飞离了身边。

    粱墨一愣,睁眼一瞧。

    一名身着粗布麻衣,身背黑匣的少年不知何时,已然站在身旁。

    不是万偶堂的徐隐又是谁。

    粱墨顿时面露一丝狂喜,嘴唇微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被这古怪的寒冰冻在当场,连说话都不行了。

    粱墨随即只能朝着萧隐动动眼珠,以目示意,希望萧隐能够看懂。

    萧隐目不斜视地摆了摆手示意,同时看向黄显道:“你怎样?”

    黄显也是面露一丝激动,有些颤抖说道:“还行,死不了。徐隐师兄……”

    萧隐直接打断道:“看好他,等我。”

    黄显立时住嘴,十分识趣地来到冻成冰块的粱墨身边,背后两条章鱼触手收缩到身前,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此刻,那为首黑衣人已然飞退至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萧隐,沉声道:“剑气!你是哪宗亲传弟子?铁剑门?西门世家?还是……南墟城?”

    说到南墟城三字之时,黑袍人隐隐露出一丝深深的忌惮。

    南墟城,封一寒,号称南墟疆域第一剑修,光就这三个字就足以令无数人闻风丧胆。

    方才黑袍人见萧隐放出那道诡异莫测却威力极大的黑色剑气,震惊之下竟然想不起整个南墟疆域有哪个宗门会有这般奇怪的剑术,便立时联想到南墟第一剑修封一寒了,故而有此试探之问。

    倘若真跟那封一寒有何渊源,只怕此事便棘手了。

    萧隐毫无兴趣回答对方的问题,只是缓缓道:“你们也是魔云山脉的鬼修么?”

    四名黑袍人同时一凛,暗道此人到底是谁,竟然直接道破了自己的来历。

    为首黑袍人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何插手此事?若是报出师承来历,也许我们可以考虑放你一马,让你就此离去,绝不追究。”

    萧隐叹道:“我若是出自小宗小派,这般坏了你们的好事,你们自然绝不会放过我。可我若是出自大门大派? 你们更不会放过我,因为你们害怕事后被人找上门去算账。所以,无论我的答案是什么? 我都是要死的? 对吧?”

    为首黑袍人一惊? 没有料到对面这身材瘦弱,面色还有些发白,一副孱弱身躯的少年竟有如此锐利的眼力? 直接一语道出了他们心中所想。

    一开始? 为首黑袍人还以为来者应该是某大宗大派或世家的亲传弟子,年纪轻轻修得剑气,定然是得到长辈们的倾力培养? 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这样的年轻人纵然修为不错? 可江湖阅历也定然太浅? 极容易对付。

    走江湖? 靠的可不仅仅是修为? 还有手段。

    萧隐道:“刚才的问题? 可以回答么?如果有诚意,甚至可以直接告诉我背后指使者,我可以考虑放你们一条活路。”

    四名黑袍人先是一怔,随即失声笑了起来。

    为首者更是仰天打了个哈哈:“年轻人,少不更事? 以为学了两手剑气? 便可以横行天下了? 当真幼稚!”

    萧隐道:“算了? 很多人永远都是这样,改变不了。多说一句也是白费,再见。”

    再见二字堪堪出口? 萧隐目光一闪,一双瞳孔内陡然生出两个细小的漩涡状黑影。

    一头恶鬼身影开始从漩涡之内缓缓爬出。

    四名黑袍人突感自己双目刺痛无比,仿佛针扎一般剧痛无比,顿时四人不禁同时抬手捂眼。

    “不好!”

    为首者显然经验极为丰富,立时便知道不妙。

    “是瞳术!这娃娃古怪!”

    为首者怪叫一声:“先撤!”

    其余三人反应也不慢,立刻明白了过来,当场就要飞身离去。

    只是众人此刻双目刺痛,无法睁眼,只能依靠耳力辨位,临时大致感知一下方向,各自逃窜。

    这四人联手作恶多年,行事极有默契,一旦见势不妙,撒丫子跑路极为娴熟。

    几乎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四道身影纷纷掠起,朝着四个不同方向飞离。

    岂料,就在四人双脚离地的同时。

    一道破风声骤起。

    斗魁短剑飞离萧隐掌中,直接在半空中飞快地划出无数条黑线。

    铮的一声清鸣。

    黑线纵横交织在一起,化为一张大网,朝着四人铺天盖地直接罩下。

    一股庞然凌冽的剑气顿时笼罩了方圆三丈范围。

    正是萧隐新领悟的弑天剑诀绝技,小诸天剑阵!

    四人顿时感到周身一紧,动弹不得,仿佛被一张大网给兜头罩上,竟然无法脱身。

    紧接着,噗噗噗噗!

    无数道血线从四名黑袍人身上迸射而出。

    咔啦。

    四张鬼脸面具碎裂而开,露出四张带着一副不可置信表情的脸庞。

    “咯咯咯……”

    为首黑袍者艰难地指着萧隐,面容抽搐扭曲,喉咙中发出一阵咕噜之声,最后勉强发出几个字:“你……你……谁……”

    萧隐平静地看着四人道:“安心去,我给你们殓尸。”

    噗通。

    四具尸体同时倒地,再无生机。

    黄显瞠目结舌,两条章鱼机关触手都忘记了摆动,僵硬地护在胸口。

    “冰块”里面的粱墨虽然无法动弹,却也是瞪大了双眼,略带一丝敬畏地看向萧隐和他那手中漆黑短剑。

    “他是跟我同境的?!”

    粱墨感到头都要裂开了。

    萧隐收起斗魁,来到粱墨身旁,仔细打量片刻,双掌一分,贴与寒冰之上,催动真元。

    一股黑气从萧隐掌中散出,徐徐环绕于寒冰之上,看上去极为诡异的样子。

    黄显在侧,看得不禁有些心惊肉跳。

    咔嚓一阵裂响。

    寒冰应声而碎,化为粒粒碎屑,粱墨立刻脱力般跌坐在地,拼命大口大口喘气,面色苍白如纸,不过看上去并未受到什么重创。

    “还好?”

    萧隐问道。

    粱墨大口喘气之余,看着萧隐,微微点了点头。

    萧隐确认其无恙之后,问向黄显:“千宝堂的人呢?有没有看见?”

    黄显微一思索,然后毕恭毕敬道:“回师兄,千宝堂的人,跟我们不是一路,他们往另外一个方向突围了。”

    说着,黄显蹲下身在地上也画了张简易逃跑路线。

    萧隐看在眼里,点点头,道:“你照顾粱墨,去找何心隐她们,她们现在应该已经找好藏身之所了,你们去跟她汇合,用符鸟传信给她。我去找千宝堂的人。”

    黄显连忙点头:“是,师兄,师兄小心。”

    萧隐点点头,一抬手,手心立刻逸散出缕缕黑气,瞬间便将一旁的四具尸体包裹住。

    只过了数个呼吸时间,四具尸体顿时化为了黑烟与黑气混杂在一起,消散在了空中。

    这一幕看得黄显和粱墨再次震惊不已。

    萧隐喃喃低语一声:“入土未必为安,烟消云散未尝不是归途。”

    萧隐一招手,傀儡简单从一侧现身而出。

    一人一傀再次朝着千宝堂众人逃窜的方向飞驰而去。

    只留下粱墨和黄显二人像痴人一般,目瞪口呆地看着萧隐消失于夜幕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