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二十一章 合作

第二十一章 合作

    一大堆破布头让田家人傻了眼,还不能扔,田小芽把这些破布条子看的比啥都宝贝,全都堆在堂屋里,生怕下雨淋湿,占了不少地方。

    家里人奇怪,小芽要这个破布头干啥,细碎得用都用不了,只可惜田小芽什么都不说,只神秘兮兮地说要赚钱,众人只当她是小孩子起了玩心。

    累的浑身酸疼,晚上躺在床上,田小芽再想,找谁帮忙做拖把杆,木头比较难,木材本来就贵,自己没钱买木料,而且田家穷,先花钱的事她也不敢干,万一卖不掉岂不是赔了。

    要不跟几个哥哥说一下,去后山砍点树,回来自己弄,想清楚怎么做后,田小芽迷迷糊糊睡着了。

    ……

    今日的霍家,霍启东拿着卖竹篮换的钱,买了两瓶止咳药水,剩下的他买了一块老冰糖,请人砸成小块,见外婆喝了止咳药水好多了,他心里生出希望,只要有药吃,外婆的病肯定能治好。

    此刻李素芬家里鸡飞狗跳,李素芬被母亲拽着头发扇耳光,因为她发现家里的鸡蛋全都没了,这个家出贼了,几十个鸡蛋好几块钱,她存了那么久,就被女儿祸害了。

    只可惜她打得再狠,李素芬也不掏钱出来,一口咬定自己不舒服,卖了鸡蛋买药吃了,还告诉苏玉兰,有能耐打死自己,到时候看谁做饭做家务。

    虽然挨了一顿打,可李素芬的心里是激动的,她买了止咳糖浆,明天一早她就给把糖浆拿给霍启东,再说些好听的,先刷刷好感。

    早上田小芽特意起了个大早,缠着田爱民带她砍树,田志泉也由着老姑娘折腾,他也挺好奇老姑娘想做啥,折腾了一上午,田小芽郁闷地坐在椅子上发呆。

    原来是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山上长得都是些不成才的小木头,各种节不说,还不直,好容易有个直溜的,做出一根圆木棍,可是拿在手上一试,力气大一些就折断了。

    “原来你是要做木棍啊,山上这些木头可不行,都是些废材,木棍经不住力气,你要这干啥?”

    田小芽呆呆望着一院子乱七八糟的树皮木条子,不能用,那怎么办?

    “你干啥去?”

    见妹妹拧着眉,眼神飘乎地往外走,田爱民大声问道。

    “我出去转转。”

    周围山上除了一些野果树,就是些大大小小的树林子,里面除了粗细不一的树,就剩下竹子了、

    竹子!

    田小芽眼前一亮,竹子也许可以,竹子有韧性,强度也高,至少比这些破木头好用,只是做竹具需要手艺,自家没人会做,她唯一知道会做竹具的就是昨天遇到的霍启东。

    霍启东?想到他田小芽就不想做了,她可不想天天对着一张臭脸。

    算了,不行回去问问田志泉,看看还有谁做竹具做得好的。

    “田小芽,你为啥要这样对我?”

    没走两路,面前突然窜出一个人,把她吓了一跳,定睛一看是李素芬,眼睛红肿应该是哭了。

    “怎么了?”田小芽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对她做什么了。

    “你为啥在霍启东面前说我坏话?”

    “我在霍启东面前说你坏话?我说什么了?”

    “你……你说啥自己心里清楚,小芽,咱两从小到大这么多年,我啥都让着你照顾着你,可你为啥要这样对我?我被我妈狠狠揍了一顿,好容易换来这瓶药,霍启东却不要,说啥不拿我东西,说不想欠我的钱,到时候我再跟你似的追债。”

    药?田小芽仔细一瞅,咳嗽糖浆,李素芬把这个给霍启东,难道是给霍启东外婆用的?她啥时候这么关心霍启东外婆了,以前也只见她关心霍启东而已。

    “走,我跟你去找他说清楚,走!”

    不由分说田小芽拽着李素芬,在田地边儿找到霍启东。

    霍丰年一看是田小芽,便让霍启东赶快过去,他可不想得罪田家。

    “霍启东,你在李素芬面前说我啥坏话?追债咋了,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还不能追债了!我又不是慈善家,施舍给你,咋地,你还想吃白食,我真是帮了个白眼狼。”

    田小芽一番话说的霍启东脸色发红,听到白眼狼眼神阴狠起来。

    见霍启东不做声,身上黑气慢慢冒出来,田小芽后退一步,她可不想被黑气缠着,那是要倒霉的,“今天咱们三个人面对面,你告诉李素芬,我在你面前说过她的坏话没?”

    见霍启东摇头,田小芽稍稍满意些,“看到了没有,以后你想给他送啥,你自己送,别扯上我,我跟他不熟,不想跟他说话,你喜欢他就直说,我都替你费劲。”

    “田小芽,你胡说什么!”

    李素芬的惨败,仿佛受了天大的欺负,捂着脸跑了。

    田小芽目瞪口呆,自己好像也没说什么,都是这个人,自己这个无妄之灾就是被他牵连的,不从他身上找补点什么都亏了。

    “你别走,我还有事。”

    霍启东皱皱眉,他就知道,田小芽又是这副德行,说讨厌自己,其实总是对自己纠缠不休。

    “你看什么看,今天这事我是为了你受了牵连,你这就跑了,门都没有,我告诉你,你得补偿我。”

    “你想怎样!”

    霍启东眉头越皱越深,他就知道,田小芽不会放过自己。

    “你会做竹具,那你会做拖把吗?”

    霍启东点点头,不知道田小芽问着干啥。

    “你会做拖把!”

    田小芽两眼放光,不过收到霍启东鄙夷的目光后,她立刻收敛心情,“我要你帮我做拖把,我不占你便宜,不白做,一个拖把卖掉后,我分给你三分收入,就当你做拖把的手工费。”

    这下轮到霍启东发呆了,田小芽在说什么,给自己钱,让自己做拖把?

    “我想做一批拖把,拿到集市上卖,我出布料,山上有的是竹子,你出力做拖把,咱们一起偷偷去集市上卖,到时候卖得的钱,我七你三,做不做。”

    霍启东神色纠结。

    “你不会真以为我看上你了吧?霍启东,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我承认以前我是喜欢你,但我现在更喜欢钱,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干不干,痛快点!”

    “干!”

    霍启东重重点头,对钱的渴望战胜了一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