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十七章 赶集
    集市一般是一周一次小规模的,一个月一次大规模的,虽然现在还是计划经济,但已经不像前几年抓得那么紧,土地分产到户,也允许农民个人卖点自家东西。

    张春花天没亮就喊田小芽起床,集市在县里,走过去得两三个小时,不早早去占不到好位置,她还要把。

    出门的时候,张春花想了想,又从上锁的铁匣子里抽出两张大团结,老姑娘要吃蜂蜜,到时候再买点鸡蛋糕桃酥啥的给老姑娘留着慢慢吃。

    杨娟也跟着一起去,带了十几块钱,看看能买点啥,周冬梅留在屋里看孩子顺便给男人们做饭。

    田小芽依旧穿着上次那身蓝白运动服,脚上是一双白色球鞋,步履匆匆地跟在张春花和杨娟身后,只是走了半个多小时,刚走到镇子上,她就气喘吁吁了。

    张春花心疼老姑娘身体,镇子上有公交车,三毛钱一张票到县城,她想了想从口袋里掏出三毛钱塞给老姑娘,让她坐公交车。

    田小芽也知道,自己这身体走到县城肯定不行,也不逞能,“姆妈,我有钱,咱们一起坐车吧。”

    “我们不坐,三毛钱一张票,三个人九毛,都能打一斤酱油吃吃了,花这钱干啥。”

    “你们不坐,那我也不坐。姆妈,我有钱,我请你跟大嫂坐车,一起走吧。你的脚才好,万一走路多了再疼起来,吃药是不是更贵,你说哪个划算。”

    田小芽的话,让张春花思索起来,上次请白老先生看病,一共花了三块多,也不知道自己的脚中不中用,要是再疼?

    不行,就是再疼自己也不看了,太贵了,再疼就忍着!

    “姆妈,车来了,好多座位。”

    田小芽一把扯过张春花手里的篮子,第一个冲向公交车,张春花一看姑娘挎着篮子跑,急得在后面追,喊着小心鸡蛋!

    杨娟见小姑子跟婆婆都跑了,也赶忙跟上,三个人你追我赶,田小芽上车掏出自己的零花钱买了三张票,张春花心疼地直扁嘴,想把钱要回来再下车也来不及,坐车的人看到有座位,一个个蜂拥而上,她就是被人硬生生挤上来的。

    “姆妈,大嫂,快点过来,我给你们占了位置。”

    张春花跟大儿媳妇不得不坐上来,一路上给她心疼完了,九毛钱,她要卖十多个鸡蛋,十多个鸡蛋一趟车就没了,坐了一个小时,念叨了一个小时,车子到了县城。

    田小芽瞪大眼睛,一路上瞧新奇,原来这就是八十年代的县城,到处都是平房,马路上车子不多,但是骑自行车的人很多,经常听到自行车按铃的叮叮声,一旦见到个四五层的楼房,那都很稀少。

    在张春花的带领下,几人走了二十几分钟,来到一个门口有大牌坊的巷子口,里面人流穿梭,人声鼎沸,牌坊上写着东港集市。

    因为这集市下面有一块连着汤逊湖,以前有港口,现在港口取消了上面盖着青石板,但名字保留了下来,站在巷子口,田小芽就感受到不远处一丝丝清爽的蓝色气息。

    “姆妈,人不多,咱们找个好位置。”

    看到满市场的人,杨娟心里越发急了,从过完年到现在,她这是第一次赶集,恨不得赶紧进去看看。

    张春花点点头,几人找了个位置,放下竹篮子揭开上面的蓝白花布,露出里面的鸡蛋来。

    “土鸡蛋,自家养的土鸡蛋。”

    看到张春花吆喝,田小芽觉得好玩,也学着她的模样喊道:“土鸡蛋,好吃的土鸡蛋,米糠鸡菜和肉虫喂的土鸡蛋,蛋黄又黄又香,快来看一看。”

    田小芽的话留住了一位中年妇女,而她看到大妈停住脚步,立刻卖力吆喝起来,“姐姐您看看,我家的土鸡蛋又新鲜个头又大,蛋黄也大,特别香。”

    “姐姐?”妇女笑了起来,“小姑娘,我的年纪你可要喊我一声阿姨了。”

    “阿姨?”田小芽仰起头,“姐姐你看着就二十多岁,哪里是阿姨啊,那你要说是阿姨,我姆妈都是奶奶了。”

    这话成功逗乐了中年妇女,什么年代女人们都喜欢别人夸自己年轻漂亮,”你这小姑娘真会说话,行吧,就尝尝你家的鸡蛋,怎么卖的?”

    “一毛一个。”

    “一毛?”妇女皱了皱眉,“土鸡蛋都八分,你卖一毛,太贵了。”

    其实张春花纠结了好久,总觉得今天坐车亏了九毛钱,要把这九毛从鸡蛋里赚回来,心里这么想着,张嘴报价就变从八分变成一毛了。

    “姐姐,我家鸡蛋真的好,我每天都捉虫子喂鸡,所以鸡蛋个头也大,要不这样您买十个我让姆妈送您一个,您是今天的第一个顾客,给您最大的优惠。”

    “行,你这小姑娘嘴巴真会说,一毛就一毛把,我来二十个。”

    “好咧。”田小芽弯下身来,“姐姐,我给你挑个头大的,你放心我家鸡蛋准保好吃,您的篮子?”

    她伸出手后,中年妇女有些尴尬,她很少进菜市场,家里都是婆婆做饭,今天休息她早上送了份资料,路过东港,看到里面热闹,才进来转一转。

    田小芽抬头一看,妇女没有菜篮子,这位中年妇女带着金丝边儿眼镜,上身长袖白衬衣,下身黑色直筒裤,裤子边儿是熨烫得笔直的裤缝,脚上还蹬着一双黑色坡跟鞋,说实话看着都不像买菜的人。

    “姐姐,我给您借个塑料袋去。”

    田小芽早都盯着不远处卖糖油粑粑的小摊了,她还想一会儿买一串尝尝,现在正好,她买串糖油粑粑,找老板要个袋子。

    “这是你姑娘?”

    “哎,我最小的孩子,老姑娘。”张春花笑道。

    “你家姑娘这张嘴,能说会道,看着蛮机灵。”中年妇女夸赞道,她已经听见田小芽一口一个大叔,要了两个塑料袋。

    “乡下孩子,就是胆子大,啥会说不会说。”

    中年妇女笑笑,拎着鸡蛋走了。

    这时候田小芽的糖油粑粑也好了,炸糖油粑粑的大叔喊她过去拿。

    田小芽举着热乎乎金灿灿,淋满糖汁的糖油粑粑,先把它送到张春花嘴边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