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十六章 借钱
    “小芽,我有话说。”李素芬急急道。

    “你不是喜欢霍启东吗?上次那么好的机会,我全都给你安排好了,你怎么最后放弃了?”

    “好机会?”田小芽直直盯着李素芬突然笑了,“素芬,用毁了清白来栓柱霍启东,这叫啥好机会?说起来,这是什么主意?我真不知道,你是来帮我的还是坑我的。”

    李素芬心里一惊,田小芽看出什么了?怎么可能?

    “我自然是帮你,是霍启东不识抬举,你家条件这么好,看中他是他的福气,他居然还对你说那么过分的话,小芽你别生气,以后见了面骂回去。”

    田小芽心里冷笑一声,这次她可以百分百肯定,李素芬就是跟她有仇,让她跟霍启东死磕,到底图什么?她突然想到那个梦,梦里原主生活凄惨,霍启东却开着豪华小汽车回村了,那个梦到这里戛然而止。

    “小芽?”

    见田小芽不做声,突然发呆,李素芬等了一会儿轻轻喊了声。

    “李素芬,我不喜欢霍启东,我也不想因为此事骂他,确切地说,他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不想搭理,我跟他毫无关系。”

    李素芬不明白,田小芽为何转变这么大,明明田小芽最喜欢霍启东,可就这么短短几天,却这样说,而且眼神冷漠,看着不像是假话。

    “以后,你也别把我跟霍启东扯在一起,否则当日之事的真相,我就告诉霍启东。”

    “小芽!”李素芬急了,“当日是你让我出主意的。”

    “没错,可我不承认,你认为霍启东会相信你吗?”

    李素芬一口气堵在胸口,她没想到田小芽如此恶毒,居然污蔑自己,如果她真这样说,即便霍启东不相信田小芽的话,也会对自己心存怀疑,以霍启东很难信任他人的性格,自己以后跟他就真的没机会了。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说了。”

    田小芽笑笑,听话就对了,“那行,你走吧,我还要干活。”

    李素芬没想到田小芽对自己如此冷漠,往日她来了后,田小芽还会给她喝完糖水,她忘了往日自己来找田小芽,是来巴结田小芽的,可重生后的她,已经拉不下脸了。

    “小芽,我有事。”

    看着田小芽嘴角嘲讽的笑容,李素芬觉得自己有种被扒光无地自容的感觉,“你能借我点钱吗?”

    “你要钱干嘛?”

    田小芽奇怪,在农村吃穿不愁,用钱的地方很少,也就买个布料,难不成李素芬想做套新衣裳?

    “我想买点东西。”

    “买啥?现在买东西都要票,你有?”

    李素芬被田小芽追问的心烦意乱,“我不舒服,我想去看病。”

    田小芽上下打量李素芬,脸色正常,没觉出她哪里不舒服,加上李素芬几次害她,“我也没钱,我把钱给四哥,托他给我买件城里流行的的确良小褂,我也没钱了。”

    一听田小芽没钱,李素芬立刻满脸失望,话都不想说了,扯了个由头走了。

    送走李素芬,田小芽打算帮母亲拾柴火,五月份天气热起来,山里掉的树枝可以拾来,晒一晒留着家用,挑些果木晒干到了冬天熏腊肉才香。

    田小芽跟张春花打了个招呼,背了个竹篓上山,其实这次她不光是上山拾柴火,还想再收集点绿色气体,这个气体可以治病,慢慢收集,第一对花花草草没有太大损伤,第二存起来以后也许用得上。

    沿着村子的土路,她找了个就近的山林,实在是身体太重走不远,好在山很缓,林子里长满了草木和竹子,一走进去就感到浓郁的气息,让人身体格外轻松。

    她一边儿捡树枝,一边儿采集绿色气体,慢慢聚集了不少,压缩一下有鸡蛋大小,心里十分满意,刚把绿色气团放起来,就看到不远处出现蓝色气体,蓝很淡很淡,如果不是在空气中微微闪烁,她都没发现。

    跑过去一看,是一个小水塘,鄂省水多,地下水丰富,最近下了几场雨,估计是积水。

    头一次见到蓝色气体,田小芽立刻把气体收集起来,不过她没有全收走,只收了一般,压缩后在手里变成只有花生米大小一团,颜色浓郁了些,透着天蓝色,拿在手里有种冰冰凉凉的舒爽感。

    拾了满满一捆柴火,扯了段软树皮把柴火捆在一起,田小芽打算绕一圈下山,多走走锻炼一下身体,走到山下看到几颗枇杷树,树上挂满了枇杷,金灿灿的,地下还掉了许多已经熟了的果子。

    山里的野枇杷酸,除了孩子们和害喜的妇人嘴馋捡一点吃,没人摘来吃,可看到这些野枇杷,田小芽想起枇杷膏,田志泉爱抽烟,家里穷抽不起好烟,就抽最便宜的莫合烟,三毛钱一大包的烟买回来,自己一根根卷起来就能抽。

    在她看来,那些莫合烟就跟最差的锯末树叶梗子差不多,味道呛人,所以每天早上她都能听到田志泉在院子里声嘶力竭的咳嗽和吐痰。

    二十多年的烟瘾,戒掉太难了,而且农活又苦又累,抽烟有时候是一种身体麻痹和放松,有这些枇杷,她打算熬一罐枇杷膏,每天给父亲喝一杯,再加点绿色气团进去,应该能缓解。

    想到这田小暖放下柴火,拽着枇杷树的树枝,摘了半篓子枇杷,背着柴火回去了。

    杨娟和张春花看到田小芽摘了这么枇杷,以为她馋水果了,张春花还说过两日赶集,给她买些苹果。

    一听有集市,田小芽立刻问有没有蜂蜜卖?这个枇杷膏还是用蜂蜜最好,白糖吃多了容易生痰。

    “那就不知道了,卖蜜的都是四处赶花期的,蜂蜜可贵,除了要钱,他们还要全国粮票,你要没粮票,那就还贵些。”

    “这样啊,姆妈我想买点蜂蜜,行吗?”

    张春花以为老姑娘想吃蜂蜜了,蜂蜜是好东西,吃了对身体好,哪还会不同意,立刻回去翻粮票去了,农民手里粮票少,不像城里工人,他们除了吃供应粮,发的油票、布票、工业票都比农民多。

    两天时间一晃就过,周六这日,田小芽起了个大早,跟着母亲去赶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