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十章 老虎不发威

第十章 老虎不发威

    “你个贱人,我家芽芽跟霍家那野……霍家那孩子的事,明明是场误会,你这个老昌妇,腆着个逼脸,到处胡说八道,你知道啥你就胡说,打年轻你这张破嘴就爱胡说八道,今天我要给我家老闺女讨个公道,你今天要是不磕头认错,老娘撕了你这个破嘴。”

    “呸!你家姑娘敢做不要脸的事,还怕人说。那天我明明看到她跟霍家野种躺在一张床上,你姑娘的内裤还在那野种身上,衣服扣子也解开了,头发也乱了,现在说清白,清白你奶奶个腿。”

    “王婶婶,我敬你是长辈,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当初你们看到那一幕,不听我解释就往外跑,还到处瞎嚷嚷,怎么弄臭我的名声,你就特别高兴是吧,所以你到底是关注事情本身,还是单纯为了抹黑我清白。

    当时那事是因为霍启东突然晕倒,我跟素芬把他好容易抬到炕上,结果你们就死命敲素芬家的院门,素芬出去开门,启动大哥突然不停冒虚汗,我就掏出手帕给他擦汗,谁知早上走的匆忙,把内裤当手帕揣兜里了,我一看手上是内裤,自己也吓了一跳,刚扔了内裤,你们就冲了进来,然后不听我解释,就跑出去胡说八道。

    我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哪知道什么睡觉不睡觉,你是长辈,说这么恶心的话污蔑我,良心太坏了!”

    田小芽趁着全村中老年妇女们都在,大声把事情解释一遍,众人面色各异。

    “你个一把年纪的老表子,岁数都活到狗身上了,我姑娘才十六,你就污蔑她清白,也不怕出门遭雷劈!”张春花自然对自家姑娘的话深信不疑。

    因为老姑娘根本不需要骗她,如果喜欢那个野种,那就弄过来当上门女婿,所以老姑娘说的是实话,就是王秀娥这个贱人,在这污蔑自家老姑娘,还有她两个嫁出去的女儿,居然还敢打自己儿媳妇,两个外村人,敢在村子里耀武扬威。

    “你们两个嫁出去的人,凭啥打我儿媳妇,啥都不知道就帮着你妈欺负人,我看你们是好的不学,尽学你妈这不讲理的畜生样!”

    “你说谁女儿是畜生!”

    两个女儿被骂,王秀娥自然不干,往前走了几步,跟张春花只有一拳之隔,昂着脑袋瞪着张春花,“你算什么东西,凭啥说我姑娘!”

    张春花此刻正在气头上,王秀娥当了她多年手下败将,现在还翻敲,今天非要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

    她一把拽住王秀娥的头发,扬起大巴掌照着王秀娥身上打去,“你个臭不要脸的老表子,满嘴喷粪,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啊!头发!你松开!”王秀娥头皮一紧疼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气急败坏地扯着嗓子喊道:“你想打架,今天我正好让你知道,你张春花啥也不是!”

    说完王秀娥一头撞向张春花的胸口,把张春花撞的踉跄几步差点摔倒。

    杨娟见状连忙上去帮忙,王秀娥两闺女也不是吃干饭的,张春花瘸着腿,不足为据,上前去给姆妈帮忙,杨娟过去给婆婆帮忙,五个人打成一团。

    田小芽见状,急得不行,看到远处村里一叫石头的小男孩,从口袋里摸出几块地瓜干塞给小孩,“石头,你快去请村长伯伯过来。”

    得了吃食男孩子高兴极了,抹了把快要掉下来的稀鼻涕,像个兔子似的跑了。

    “你干啥!”

    田小芽看到王秀娥的小儿子摸上来要去帮忙,她一把推开。

    “栓柱,这是女的打架,你一个男人要脸就别动手。你要是敢动手,就试试你的骨头硬不硬,到时候我让我四个哥哥打断你的腿!”

    “起开!”

    栓柱脸颊发红,刚才一个没留神被田小芽推过去,惹来村里老娘们的嗤笑,他才不管男的女的,他要上去帮忙。

    田小芽脸色沉了沉,给脸不要脸,看到栓柱偏要跑过去帮忙,照着他后膝盖窝处狠狠一脚,栓子立刻扑倒,然后她一脚踩在栓子后背。

    “给脸不要脸!”

    后膝盖钻心的疼,后背还有种泰山压顶的重量,栓柱感觉自己快喘不上气了,周围的妇女们看着大笑起来,低声说着栓子看着长得壮实,一点用没有,踹一脚就倒。

    虽说是小声,可农村妇女的嗓门能有多小,栓柱的脸涨得跟猪肝一般。

    “田小芽,你松开我!别把我逼急了!”

    田小芽冷哼一声,此刻原主一百八十斤的体重派上用场了,自己的脚下败将还敢逼逼,她又往脚下加了三分重量。

    栓柱只觉得自己的胸口都要被踩碎了,喘不上气,土呛到鼻子里,跟针扎似的难受。

    “咳咳,姆妈!”

    王秀娥听到自己儿子的惨叫,立刻慌了,儿子就是她的命根子,她一连生了五个女儿,才得了一个儿子,就连起名字也叫栓柱,求拴住的意思。

    这个儿子是他们全家从小当眼珠子似的捧在手心长大,现在儿子被欺负,比拿刀子割她的肉还痛。

    “你们两还不过去帮忙!”王秀娥瞪着两个女儿。

    “姆妈,你一个人……”

    “我一个人怕啥,我还打不过一个瘸子?”

    王秀娥两闺女打小最怕姆妈,姆妈说干啥她们就干啥,小弟那是全家的宝贝疙瘩,两人立刻松开手转身帮忙,结果二人还没走脱,就被杨娟扯住褂子。

    栓柱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只可惜田小芽可不吃亏,栓柱骂一句,她就踩一下,最后只剩下栓柱杀猪般哀嚎了。

    “栓柱!栓柱!”听到儿子叫的凄惨,王秀娥的心拧在了一起,“你们两个是死人吗,还不过去帮你弟!田小芽你这个小贱人,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要你……”

    “王秀娥,你儿子骂我,还不许我动手?你家才是不讲理吧,你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只能怪他嘴贱,活该!”

    王秀娥记挂着儿子,一个分心被张春花一脚踹翻在地,然后就被张春花骑在身上左右开弓地吃巴掌。

    “我让你胡说八道,我让你满嘴喷粪,老昌妇,我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

    周围的人看得津津有味,对于娱乐生活匮乏的农村,这样的大戏一年到头也看不到几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