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团宠气运小福宝 > 第二章 撒谎
    田小芽是被三哥田爱民背回家的,既来之则安之,她已经接受自己来到这里的事实,只是现在头痛这种局面怎么解。

    十六岁的小姑娘想男人,还跟男人睡在一起,这话传出去,田家还怎么在村子里待。

    “老姑娘,老姑娘。”

    张春花压低声音轻轻喊着,手里端着一碗红糖水,里面卧了两个荷包蛋,慢慢来到田小芽床前,看到女儿双目紧闭,满是心疼。

    只恨刚才打那个野种的巴掌打少了,不过想到三个儿子去找霍家麻烦,她心底的不舒服少了一些。

    老姑娘怎么喜欢那个野种,不过那小子长得确实不错,也难怪老姑娘看中他,只是老姑娘还小,才十六岁,即便想结婚也要等两年。

    “芽芽,起来吃点东西,姆妈做了红糖水荷包蛋,这都大半天没吃东西,饿了吧。

    你喜欢霍家的野种,虽然他出身不好家里也穷,不过只要你喜欢,姆妈就让你爹去谈,反正霍家恨不得把他撵走,不如就让他住到咱们家,当上门女婿得了,等你满十八岁,姆妈给你两成亲行不?”

    这是张春花想出来的最好办法,老姑娘看中那个野种,还睡在一起,已经没办法了,不如让那野种做上门女婿,这样一来名声也顾住了,二来自己最心疼的老姑娘也能留在自己身边儿。

    田小芽再也无法装死,她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高大壮实的妇女,对上她关切的目光。

    见女儿睁眼,张春花心头一喜,“你放心,你三个哥哥已经去霍家了,这事姆妈一定给你定下来,只要你俩定了亲,那就不算败坏名声,村里人要是敢说三道四,我就撕烂她的嘴。”

    “姆妈。”

    田小芽颤巍巍地喊了一声,她从小养在爷爷奶奶身边儿,父母离婚后,她被判给了父亲,结果父亲把她丢给爷爷奶奶,她的亲生父母都另外结婚娶妻,重新有了自己的孩子,她就像个多余的人,在她记忆里,她似乎都没喊过爸爸妈妈,这是她二十多年第一次喊姆妈。

    看到小女儿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张春花心疼极了,女儿定是受了委屈。

    “老姑娘,跟姆妈说,有啥委屈,姆妈替你出气。”

    田小芽能感受到张春花对原主是真疼爱,张家日子不富裕,也就是刚到吃饱饭的水平,可是张春花却把好吃的都留给小女儿,孙子都不给,舍不得小女儿干活,干脆送去学堂读书。

    八十年代的乡下,男娃女娃长到十来岁就辍学回家干活了,去学校上课的也有,大部分都是男孩,女孩子像田小芽这般,读到高中的少之又少,七八岁大的孩子就是劳动力了。

    而田家送田小芽读书,第一是让小女儿多学点,第二是读书听着多清闲文雅,自家小女儿就该这么娇养着。

    “姆妈,我跟霍启东啥都没发生,我也没有跟他睡、睡觉!”

    “啥?”张春花听到这话,放下碗差点跳起来,“你没跟他……可菊花跟我说,看到你跟霍启东躺在一张炕上,霍启东身上还挂着你的红裤衩。”

    田小芽纠结地拧着眉,真是要被原主坑死了,这么蠢的主意是怎么想出来的,此刻她还得绞尽脑汁想办法圆谎。

    “姆妈,其实今天我在素芬家把高中课本借给霍启东看,可看书看到一半他突然说头晕倒在地上,然后我跟素芬把他抬上床,这时候院子外面来人了,素芬就出去了,我看霍启东冒虚汗,就掏出手帕给他擦汗。

    可谁知我今天出门着急,错把内裤当手帕揣兜里了,然后擦了一半发现不对,本能反应地丢了手里的内裤,正好落在霍启东怀里,这时菊花婶子她们突然冲进来,看到了这一幕。”

    田小芽看着床头有些肥大的内裤,跟手帕比是大了些,可她已经尽力了,想不出更好的谎话。

    “姆妈就晓得,是那几个贱人胡说八道,我姑娘怎么会做这种不知羞耻的事。”

    “不会,不会。”田小芽拼命摇头。

    “可是姆妈,现在村里关于我和霍启东的闲话都传遍了,我以后还咋做人啊。”

    “你放心,不用怕,姆妈一会儿就出去告诉那些人,她们要是还敢嚼舌根,老娘撕了她们的皮。”

    说到这张春花突然跑出去,“老大家的,老二家的,你们都进来。”

    田小芽知道,张春花在喊她的大儿媳和二儿媳,大儿媳妇跟张春花一样是个泼辣性格,二儿媳妇不爱说话,心眼多,不过被张春花收拾过两次后,也不敢起什么歪心思了。

    “小妹,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大儿媳妇杨娟凑上前关切问道。

    “小妹没事吧。”

    二儿媳妇周冬梅装模作样往前凑了凑,实际上心里恶心极了,小姑子今年才十六,就做出这种不要脸的事,丈夫还去霍家替小姑子出头,这个祸害,她真恨不得赶快把小姑子嫁出去。

    “你们听好了,芽芽这事其实是这样。”

    张春花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大儿媳杨娟立刻瞪大眼睛道:“原来如此,我就说小妹肯定不会做这种事,那些人胡说八道。”

    周冬梅默不作声,把内裤当手帕装错了?

    她视线瞟向床头的内裤,这内裤大的跟麻袋似的,手帕小小一点,怎么可能拿错。

    田小芽看到大嫂毫不怀疑地相信自己,脸颊一热,也就妈妈和大嫂这样没什么弯弯绕的直性子会相信自己,她分明从二嫂眼中看到不信两个字。

    “小姑,小姑。”

    屋子里跑进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男孩是大嫂的大儿子田新海,女孩是二嫂唯一的姑娘田芳。

    两孩子欢快地跑进来,看到奶奶凶狠的眼神,立刻跟鹌鹑似的站在一旁,男孩抽抽鼻子,看到桌子上的红糖荷包蛋,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看啥,这是给你小姑补身子的,你小姑打小身体弱,你们长大了都要好好孝顺你们小姑,有好吃的都要留给小姑吃,知道吗?”

    张春花横着眼睛教训两孩子,小女儿是早产,能活命不容易。

    田小芽看着自己跟二嫂大腿粗细的胳膊,终于明白为啥原主这么胖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