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执龙 > 第七章 绝望的林枫

第七章 绝望的林枫

    接下来的秋猎中,林枫可谓是笑出了猪叫。不知道是不是他今天的运气特别好的原因,他总能接二连三的遇到一些受伤的二阶灵兽,结果当然就是被他击杀,现在他的手中光是二阶灵魂的魂晶就有四枚,另外还有六枚一阶灵兽的魂晶。

    相对于林枫的好运,几位皇子可谓是厄运连连,他们今天似乎怎么也射不准,接连让灵兽跑掉,因此这次秋猎可谓是收获颇微。

    而就在众人不知疲倦的搜索击杀灵兽时,天空中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众人抬头,皆摇头叹气向着密林外围前进。

    ......

    密林外,湖畔旁。

    看着一道道已经回归的身影,赵玄有些纳闷,“怎么他的这些皇子今日怎么个个都有些狼狈不堪的模样?”

    往年里,他们可不是这番模样。难道是林天那小子抢了他们的灵兽,于是他也只能想到这一个原因。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几位皇子皆已回到了座位,看着众人垂头丧气的模样,赵冉忍不住戏笑道:“怎么了?几位弟弟?你们今年是被赵天那家伙抢了多少头灵兽呀?脸都衰成这样了。”

    “妹妹,我可没有抢他们的灵兽。今年我也是收获颇微。”不等几位皇子回答,赵天的声音却从后方传来。

    “是吗?那就奇怪了?”林冉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疑惑道。

    几位皇子听到赵天也收获颇微,那郁闷的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新奇,因为林天的实力他们可是有目共睹,如果连他都才收获这一点,那他们这些成绩到也说的过去。

    “咦?那个小子,怎么这么久还未出现,他不会被灵兽吃了吧?”

    就在这时,林冉见久久未见到林枫的身影,疑惑道。

    声音传入林玄耳中,让他脸色有些难看,若是那小子真的出现了意外,那他可怎么像那位姑娘交代?他这么久不出现,难道真的是出现了意外?

    就在他刚想派人出去寻找的时候,林枫缓缓的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随着林枫而来的,便是那抹艳丽俏影,李诗茵,

    见林枫和李诗茵一起同行,众人皆都露出鄙视的目光,看样子,这家伙多半是迷了路连马都丢了,居然要让一个女人将他从秘林里接出。

    见到众人似乎都在等着自己,林枫有些不好意思来到赵玄面前。

    “皇上。”

    “嗯!你小子是怎么回事呀?是迷路了吗?哎!奇怪了,我安排的那位监视你们的武师怎么也还没有回来?”

    赵玄拖着下巴,有些疑惑。

    “皇上,我只是马走丢了,才麻烦诗茵姑娘的。”林枫尴尬的抹了抹鼻子。

    “哦!是吗?那就让朕看看你小子这次的收货如何?”赵玄眼中露出好奇的目光,有些怀疑的盯着林枫。

    “是,陛下。”

    林枫拱了拱手,便从储物戒指中将那十枚灵晶取了出来。

    “这,这...”

    赵玄吃惊的差点掉了下巴。

    “这家伙,怎么可能?他肯定是作弊。”

    几位皇子皆是不相信这是林枫凭借自己实力取来的成绩。

    王后和赵天对视一眼,皆心中有所疑问,于是便附和了一句:“皇上,我看这小子收获这么多灵晶必定有诈,不过皇上英明,偷偷在那秘林里安排了武师,是不是作弊?我们一问便知。”

    “王后,你说的有理!”

    而就在这时,只见一位大汉冒冒失失的从远处奔来。

    “许慕,你为何才回来?”

    赵玄疑惑的看向眼前这位武师道。

    “陛下,臣等奉陛下命令一直看护几位殿下,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只所以还的晚乃是发现丢失了一只马,这才晚到了几步,还请陛下恕罪。”

    这位叫做许慕的武师当然不敢说真话,其实他早就收到了魔老的秘秘传音,让他不要插手此次秋猎,而好处就是给了他一把灵器,虽然不是顶级的灵器,但是对于他这样的普通武师来说,已是不错的机遇。

    “那你来说说,这小子的成绩是否真实可靠?”

    赵玄倒是没有怀疑,露着一丝威严道。

    “陛下,依微臣刚才的观察发现,这小子能收获那么多的灵晶。不只是因为运气,最主要,还是因为他以灵魂之力驾驭着一柄灵弓,所以方才能屡屡猎杀灵兽。”

    “哦!真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还精通灵魂之力?”

    赵玄露出一丝很感兴趣的模样,沉声道。

    “皇上缪赞了,我也是刚踏入隐魂境而已。”

    林枫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都把战果取出来吧!”

    赵玄看向众位皇子,指了指前方的一张木桌。

    很快,根本众人的战果,林枫综合获得灵晶不论是品质还是数量都位居第一,在那之后便是赵天,其次便是几位皇子。

    林枫见尘埃落定,便不想多做停留,便向着赵天欠了欠身,道:“殿下,在下承让了!”

    赵天脸色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看,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败了,而且还败的这么彻底,这么失望。再联想到他那父皇必定会对自己失望,他也是心中升起一股恨意,但是却不敢在赵玄这里表露出来,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只是冷哼一声。

    ......

    林枫一路携着李诗茵在那山脚下徘徊了一炷香的功夫,才在一处隐秘的小溪旁,发现了一处精致的木屋。

    看着近在咫尺的木屋,林枫忍不住的露出了欣喜之色。

    可他身旁的李诗茵却有些紧张的拉着他的手,眼神中也是充满着深深的忌惮,她能感觉到那木屋内,此刻正有着令他又害怕又熟悉的气息。

    李诗茵此刻多么的想要将林枫带走,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后悔充斥着她的内心。

    她这么做也是比不得以,那老者以她父母的安危为理由,这些年控制着她潜伏在林枫身边,就是为了等候这一刻。

    与其说她是孤儿,倒不如说她是被那魔老给抓来的,她一想到自己如果忤逆那位老者的意志,那她的父母必定会没有好下场。

    “何人在此,抱上名来!”

    就在二人失神的片刻,木屋内突然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前辈,晚辈林枫,来此是为了感谢前辈的救命之恩。”林枫恭敬的拱拱手,手拿着玉佩对着木屋内,喊道。

    “原来是你小子,这么多年不见了,定是已经成为一个帅小伙了吧!快进,让老夫瞧瞧你现在什么模样!”

    魔老压抑住内心的欣喜,急切得对着林枫说道,就在刚才他就察觉到了玉佩的气息,若不是为了夺舍能够顺利进行,他差点就直接冲了出来。

    李诗茵知道魔老所说的,看看他的模样是什么意思。在魔老的内心里肯定已经把林枫的身体当作成了自己的了。

    一想到以后要面对着这么一张又熟悉的面孔,此刻的她内疚的想要随着林枫一起死,可想到她的父母,还是压抑住了情绪。

    随着林枫那步伐距离木屋越来越近,他的心脏也跳的越来越快,这么多年了终于要见到自己的救命恩人了,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感谢。

    “终于还是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吗?林枫你放心,我会为你杀了这个狗贼,替你报仇。”

    看着林枫渐去的背影,李诗茵顿时头脑一阵发懵,身体忍不住的颤抖,握紧拳头,暗暗立誓。

    “哗啦”

    林枫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栋算是精致的房间,房间不大但却充满着浓浓的草药香味,而在那大厅中央,有一张檀木制成的木桌,木桌上摆放着一个刻有草木图案,陶质的香炉,此时正升起徐徐的浓烟。

    而一位看起来约莫六旬的老者,老者瘦骨嶙嶙,一身黑袍,那干枯的面庞上此时露着微笑,但看起来却有些狰狞吓人,此时正手拿一个瓷质茶杯,绕有兴致的盯着他。

    “前辈,感谢前辈当年救命之恩,晚辈无以为报,只能下跪感谢。”林枫跪在地上,带着诚意的俯首跪拜。

    “小家伙,快起身,可别磕坏脑袋咯!瞧这年轻强壮的身体,还有这年轻俊秀的面庞,真是没有让老夫失望。”

    魔老那声音嘶哑中带着些兴奋,传到了林枫的耳中让他有些疑惑,但是他也没有多想什么,以为是魔老对他的关心。

    “小家伙,快请坐,请坐。”魔老急切了指了指对面的座椅。

    待林枫坐下,他又道:“小家伙,今日前来,找老夫可是为了修复武脉?”

    “前辈果然料事如神,晚辈来此确实为了此事。”林枫有些欣喜的看着对面的魔老,似乎看到了自己在魔老的帮助下,已经成功恢复了武脉的场景。

    “桀桀桀,小家伙志气不小呀,找我你可是找对人了,你那武脉也确实只有我能帮你恢复。”

    魔老发出一声怪笑,听着林枫有些发毛,但他听到魔老说可以帮他时,几乎是脱口而出:“还请前辈帮我恢复武脉,晚辈愿意为前辈做牛做马。”

    “桀桀桀,小家伙做牛做马倒是不用,只要你能乖乖的奉上你的身体,老夫就帮你恢复武脉。”

    魔老突然间脸色大变,那狰狞的面孔和刺耳的声音犹如恶魔般可怕,那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林枫始料不及。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救命恩人会想要夺舍自己,这是他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他想要逃走,呼唤李诗茵来求助,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连张嘴都变得极为困难。他用了好大的力气才发出微弱的一句:“你要夺舍我,又为何当初又要救我?”

    “桀桀,小家伙,当初你出身时,老夫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而且还是逆天之运。”

    “老夫主修魔道,倒是与那苍龙持有的死亡毁灭之力,有些同源,不过却也是天差之别。苍龙持有的死亡毁灭之力,乃是号称这世间破坏力最极致的体现,没有任何力量的破坏力能比拟它,没有人不想它,老夫自然不会例外。”

    “老夫救你当然为不让别人毁了你,好等你长大吞噬,虽然中途中还是出现了点意外,不过老夫后来历经十几年,找到了它,现在已经不存在意外。”

    魔老手持着一把黑色的长枪,似笑非笑的看着林枫,仿佛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小家伙,反正你也快要死了,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好夫之所以说有了它能够修复武脉,乃是因为此枪内有着苍龙的一滴精血。”

    “那可是号称能够生死人医白骨的东西,你那点武脉对他来说可是小菜一碟,说不定不光可以修复武脉,还会给老夫带来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准。”

    林枫绝望着看着眼前的这个犹如恶魔的老人,在这之前他还认为这魔老只是徒有其表,长的像是坏人,可没想到他不光长的像,这明明就是好吧?

    他的眼中充满着恐惧,那是一股带着遗憾的恐惧,他还没有医好娘亲的顽疾,还没有救回他的父亲,也没有手刃仇人。这份遗憾对于他,实在是太过于沉重,沉重的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这时,他想到了李诗茵,于是他用尽全力,发出微弱的声音对着门前喊道,不那股声音太过于微弱,已经不能算是喊,那是在喃喃自语:“诗茵,救,救我...”

    “桀桀桀桀桀,小子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你那小情人是我的义女,乃是我以防万一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卧底,想不到吧!我为了夺舍成功,特意让她传给了你一套炼魂术,就是为了困住你体内那股龙魂。”

    “嘶吼吧!绝望吧!哭泣吧!”

    “小子,是不是已经绝望到了想死?那么魔老我现在就来成全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