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执龙 > 第二章 李诗茵
    李清荷微微失神,见林枫发出询问,眯起一双美目,笑道:“枫儿,你知道咱们天凤大陆的第一美人是谁吗?”

    林枫似恍然大悟,拍了拍脑袋,随后拖着下巴思索了一下,道:“难道是彩凤姑娘吗?她就是获得凤凰天道之人?”

    李清荷微微点了点头,可突然间黛眉忍不住上挑了几分,嘴角微微抽搐,显的很痛苦的样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林枫发现娘亲一直紧紧握住他的的玉手,此刻止不住的在颤抖。

    同时原本那充满着高贵冷艳气质的容颜,止不住的皱起来了眉头。

    感觉出娘亲的情况有些不妙,林枫急切的问道:“娘,是不是您的顽疾又发作了吗?”

    李清荷深吸一口气,控制住颤抖的双手,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轻轻拍了拍林枫的手,接着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服下一枚药丸。

    轻声道:“娘没事,只是刚才太担心你,刚才忘了吃药。”

    “娘,当年你刚生下我,便沿途奔波,所以才落得这个顽疾。刚开始还只是几年发作一次,如今却每个三个月便发作一次。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只是孩儿无用,自幼不能修炼,不肯替母亲分忧。”

    林枫一边说着,一边便咳了起来,方才他太过于担心娘亲的身体,导致用力过猛牵扯到了伤口,此时痛的他龇牙咧嘴。

    “我们的枫儿长大了,知道关心娘亲了。你有这份心意,娘亲已经很满足了。还是尽快将身体养好要紧。”李清荷满脸欣慰道。

    “娘,您放心,今后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话,不热惹你生气。”林枫握紧了李清荷的玉手,振重道。

    “哗啦”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缓缓推开,只见一道年轻俏丽的少女身影出现在二人眼前。

    少女身着一身淡粉色长裙,长裙下依稀可见那丰满的曲线,一双白花花的长腿在阳光下闪耀动人。

    她的肌肤白嫩光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下,玉鼻如玉琢一般,性感如殷桃的红唇,宛如烈日一般让人炙热。

    林枫此刻完全看呆了,直至少女那温柔动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才回过神来。

    “伯母”

    少女首先向李清荷行了一礼,李清荷微笑颔首表示不必多礼,随后她便迈着轻盈的脚步来到了林枫的床前。

    “傻瓜,让你逞强。”

    少女轻轻用玉手抚摸着林枫的面颊,一边给了林枫一个白眼。

    “诗茵,你怎么来了?”

    林枫尴尬的别过头去,他觉得自己这番模样太过于狼狈,让他有点无地自容。

    但那方巾上的少女体香,此时却一股脑的钻入他的鼻中。令的让他意乱情迷。

    “我怎么不能来了?”

    “呦!胆子大了是不是?出了这么大的事居然想瞒着我,哼!不理你了!”

    少女冷哼一声,翘起红唇,别过头去。便不再理会林枫。

    此刻若是有人在场,肯定会非常吃惊,因为这位少女,乃有着枫林城第一美人之称的李诗茵。

    据说这位枫林城的第一美人李诗茵平时里不乏追求者,其中还包括城主的儿子,陈谦。

    可谁又能想到?她居然会偏偏会喜欢上被陈谦称为废物的林枫,这实在是出人意料。

    可林枫却知道,李诗茵并非是那种以实力为尊的人,她更在乎的是内外。

    虽然林枫长得也很英俊,可追求她的人当中,哪个不是玉树临风,才貌双全。否则李诗茵也不会这么多年以来对自己一直细心呵护。

    说起来他们的相识说起来也是缘分,在很小的时候他们便认识了,只是因为在一次她被人的欺负的时候,只有林枫挺身而出,保护了他。

    林枫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么无意的举动却让他的背影深深地映刻在了少女的内心深处。

    一旁的李清荷看着含情脉脉的二人,略显尴尬,刚准备起身给他们二人单独的私人空间,门口却传来一阵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停止,众人顺着门前看去。

    李清荷、林枫、李诗茵皆瞪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来人居然是有着少城主之称的陈谦。

    来人是一位长相颇为英俊的年轻少年,少年身材高挑健硕,隐隐间身上有灵气散出,清澈的眼神藐视一切,眉宇间透露着一股高傲的气势。

    其身着一身黑色华丽长袍,长袍上锈有云腾图案。腰间皮质腰带上缠一块高贵的玉石挂坠,显得高贵至极,让人一眼就看出此人必定身份不凡。

    林枫恶狠狠的盯着眼前这位少年,双手已经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眼中涌现出一股怒意。

    他记得很清楚,一天前,就是这个少年。也就是陈谦,枫林城的少城主,当众骂他是废物。

    结果就是他气不过便与李天动了手,可没想到仅仅一招,他便败下阵来,也沦为了众人的笑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仅仅一天这个陈谦居然再次来到了他的面前。而且更过分的是居然还来到了他居住的地方,这让他实在忍不了。

    不远处的李清荷也察觉到了林枫眼中的怒意,但也只能对其摇了摇头,使了个眼色,随即对着林天笑道:“少城主,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李诗茵也是微挑眉毛,她隐约感觉陈谦因为她而来。

    “伯母,您儿子不听话,我教训一顿,你不会介意吧?”

    陈谦昂起高傲的下巴内中央处,只是扫了一眼李清荷,随后便将目光投向了李诗茵的方向,显得极为嚣张。

    李清荷和李诗茵皆是脸色变的难看,默不作声的站在一旁把这陈谦在心里骂了上千遍。但顾忌他的身份,还是没有对陈谦发难。

    “这个混蛋,还真是目中无人!”

    林枫涨红着脸,此时也只能在心里暗骂一声。

    谁让他天生武脉破裂,若是自己像其他人一样拥有武脉,相信天赋定不会比他差,自然也就能教训这个家伙一顿。

    “诗茵姑娘,你真让我一番好找呀!你对林枫还真是异于常人的关心了,这不他刚受伤,你就来看他了,早知道当初我就下手轻点了。”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让这只蝼蚁要不自量力呢?我给他一点教训也是让他长点记性。”

    林天眼中闪过一丝嫉妒,对着李诗茵轻笑道。

    不过在他说到蝼蚁的时候,眼睛时不时的暼向了林枫的方向,那蝼蚁指的是谁不言而喻。

    李诗茵和李清荷也察觉到了他那不怀好意的眼神,内心顿时一阵不悦。但李清荷却敢怒不敢言。

    唯独这个时候,李诗茵站了出来。恶狠狠的回应道:“少城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道找我可有何事?”

    “诗茵姑娘,这里有外人,有些事不太方便诉说。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慢慢聊。你觉得如何?”

    李天收起嫉妒的目光,面向李诗茵,缓缓道。

    “李天,你不要太过分了。”

    林枫看着林天一次又一次的恶语打压自己,还居然想瓦自己的墙角。终于是是忍无可忍,冲着林天叫嚣道。

    “林枫,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你自以为强壮的身体,在我们武师的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我来找诗茵姑娘也只是想邀请他参加今晚一年一度的灯会。”

    “不知,诗茵姑娘能否赏我一个面子,一同赴约?”

    李天眼神神中带着一股浓浓的欲望和高傲,仿佛由不得李诗茵拒绝。

    “恐怕要让李少城主失望了,我今晚没空。”

    李诗茵一脸嫌弃的暼了一看李天,心里泛起一阵恶心,这李天还真是由于一只苍蝇一般烦人。

    “哼!不识抬举,也罢,那我等诗茵姑娘什么时候有空,我再约。告辞!”

    林天转身时,还不忘对着林枫投去了一个意味寻常的眼神。随后不久,便消失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可恶。”

    看着林天渐渐消失的背影,林枫略微松了一口气?此刻的他真的觉得自己就是个废物,眼看别人当他的面挖他的墙角,他却不能也不能做。

    似乎是察觉到了林枫的烦恼,李诗茵来到了林枫的床前。轻轻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林枫,你以后还是躲着这个家伙一点,这家伙心胸狭窄,目中无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感受着手掌传来的温度和那白嫩如玉般细滑的玉手,林枫没有心思享受。只是用一双充满着炙热而又诚恳的眼神,对着李诗茵道:“诗茵,谢谢你的提醒,我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我会离这家伙远一点的,”

    “傻瓜,这不还有我吗?他若再敢欺负你我定饶不了他。”李诗茵冲着林枫轻笑道。

    那一抹笑容似冬日里的暖阳,顿时让林枫心情大好。他努力的冲着李诗茵点了点头。

    一旁的李清荷不忍心打扰二人相聚,于是正准备离开内殿,但却突然被林枫喊住。

    “娘,请你把那老人家的行踪告诉我吧!”

    李清荷来到林枫的身前,思索了片刻,见李诗茵不是外人,也就没有顾虑,平静道:“那老人家当年曾说过他居住在圣灵山山脚下,你去那里或许能够找到他。”

    “圣灵山吗?倒是有些距离,娘,那老人家修为逆天,不知道他能否帮助我修复武脉?”

    林枫满脸的疑惑,询问道。

    “傻孩子,我知道你想拥有实力,待将来有一天解救你的父亲。可武脉破裂,娘亲却从未听说过谁能医治。你若想去,就去见见他吧,说起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是得去好好感谢人家。”

    李清荷摸了摸林枫的额头,语重心长道,

    李诗茵却是白了一眼林枫,随后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放在了林枫的手中。笑道:“林枫,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这是给你的,快服下吧!”

    “这是?”林枫接过玉瓶,随即便感受到上面传来一阵温热,和一股少女体香。心里止不住的一阵感动。

    “这可是我特意去求来的疗伤灵药。”李诗茵轻声道。

    “诗茵,太谢谢你了,我会尽快养好身体的。”

    林枫将玉瓶紧握在手中对着李清荷和李诗茵认真道。

    “你们聊,我出去透透气。”

    李清荷看着亲密无间的二人,也是欣慰的露出一道微笑,知趣的离开了房间。

    “林枫,你刚才说的老人家是谁?”

    见李清荷离开,李诗茵也是没有约束的依靠在林枫的怀里,轻声道。

    “诗茵,那涉及到我的身世的秘密,不过你也不算外人了,那我就告诉你吧!”

    接着,林枫便娓娓的将他的身世和那老者的事讲述给了李诗茵。

    “林枫,真没想到?你就是当年盛传一时的魔龙?”

    李诗茵听完也是满脸的震惊,感叹道。

    “诗茵,你相信我会是那大尊口中所说的魔龙降世吗?”

    林枫有些期待的想到知道李诗茵对他的看法,别人的看法他能不在乎,可眼前的这位少女的看法却很让他在意。

    “哪有什么魔龙?我认识的林枫可是一个非常正义的男孩子。”

    “倒是那位大尊,如此厚颜无耻的想要除掉你,估计是你当日抢了他儿子的风头吧!他那等实力,还会害怕你成长起来?”

    “你也不要再难过了,只有好好活着才对的起你爹的付出。”

    李诗茵轻轻抚摸着林枫的手,安慰道。

    “诗茵,我没有难过,我只是不甘,为什么老天待我这么不公,假如我拥有武脉,必定不会再被人冷眼相看,遭受欺压,也不会被那陈谦欺负。”林枫摇了摇头,不忿道。

    虽有不甘,可林枫此刻那青涩的面颊上,却涌现出一股不服输的模样。

    其实林枫并不是那种轻易服软的人,虽然他因为武脉不能修行,可他那股韧性却一点也不比他们这些武师差。

    可是,老天爷就是这么的不公,让他在娘胎里就失去了武脉,因而使他无法觉醒武脉,这些年来受尽了他人的欺凌。

    要知道,这在以武为尊的圣元大陆,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没有武脉那就代表着不能修行,只能当一个普通人。可普通人的身份非常的低贱,在这片大陆之上不光没有话语权,还只能卑躬屈膝的为了生计去忍气吞声的活在昏暗处。

    “林枫,既然你想去,那么我就陪你,不过再次之前,你应该学会一些自保的本领,你也不想自己再被别人欺负了吧?

    李诗茵用那一双明亮的双眸盯着林枫,缓缓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