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执龙 > 第十四章 生死离别

第十四章 生死离别

    “老祖,那魔神为何称我人族为罪族?那星尊又是谁?还有那魔神说的打破天道?又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当年大战的结果为什么会是那样?”

    听老祖讲了半天,林枫也是有些不耐烦,因为他的父皇还在外面守着他,所以他有些急切想到离开这里。

    不过在离开之时,这些答案他又是很想知道。谁让老祖将他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呢?

    老祖将林枫那种种举动尽收眼底,倒也没有卖关子,继续道:

    “小子,我知道你着急出去,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请听我讲完,因为这涉及到你要帮我做的事。”

    老祖托着下巴,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对着林枫说道。

    “老祖,我什么时候答应帮你事了?你可别坑我这个晚辈。”林枫眉头微皱,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心里极不情愿的同时,对着老祖抱怨道。

    “小子,老祖我帮了你那么大的忙,你帮我做点事怎么了?你现在才拒绝恐怕已经晚了吧?”

    老祖给了林枫一个白眼,露出怪异的微笑,好似再说,小子,我吃定了你了。

    林枫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的道理,倒是没有继续推脱。

    于是,他便点了点头,露出一道妥协的目光,道:“好吧!老祖,你要我做的是何事?”

    “小子,莫要觉得委屈,老祖交给你的任务可关系这这片大陆的所有人的生死存亡,当然其中也包括你。所以你觉得你能独善其身吗?”

    老祖说到了这里,面庞上也是异常的凝重,随即将那双带着期待的眼神投向了林枫。

    “关乎着这片大陆所有人的存亡?老祖你这是让我去当救世主呀?那你可高看我了,我也刚获得武脉而已,哪有那个实力?”

    林枫见老祖那认真的样子,知道他并不是开玩笑,但想了想自己的实力,他觉得老祖恐怕找错人了。

    “小子,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当年的大战其实我和那魔头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我们之所以会死,是因为那魔神无意间对我泄露了一道重大的秘密,从而被那魔神身后的大人物感应到遭他灭口。”

    “不过,通过那个秘密却也让我知道了那大人物的种种打算,所以我们也要有相应的应对才行。”

    此刻,老祖眼中有着深深的恐惧,恍惚间似乎又回到了万年前。

    他至今还记得,万年前那股力量从天而降之时,他手中的神枪竟是突然间失控,不待他反应便是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又将枪头刺入了魔神身体之中。

    而神枪也是那个时候被强大的力量所击从损坏,灵纹也顺着空间裂缝消失不见。

    察觉老祖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林枫也在心里暗暗猜测起来。

    能让老祖经历万年还恐惧的力量,可想而知,拥有那股力量的主人是何等的强大?

    能够一击击杀两位神灵,光是拥有这股实力,恐怕此人的身份必定是极为的尊贵,说不定就是那位星尊。

    可能让地位如此崇高的人亲自动手,那秘密必定是触动了星尊的逆鳞。

    而就在这时,老祖那声音又传来。

    “林枫,别的话我就不能多说了,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说不定还会被那位神秘人物给感应到。因此这秘密我不能告诉你,只能给你一点提示,往后等你达到我这个实力时,你或许根据提示就能发现这个秘密。”

    “老祖,你的心意我领了,毕竟连你的实力都无法抗争的力量,我知道的确是不妥,那就请你将提示告诉我吧!”

    林枫对着老祖投了一个感激的神色,老祖这么做的确是用心良苦,他也是相当的赞同。

    “破开天障见云雾,万物新生皆有灵。”

    老祖低声说道的同时,也在感应着四周,见没有引来那位神秘人物的的感应,这时才略微放松了下身体,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老祖,我记住了,放心,我必定会根据提示将秘密发现,完成你了嘱托。”

    林枫看着老祖那虚幻的身体开始变得越来越透明,他知道这是老祖心里的执念已经完成,而他也将很快消失在这片天地。

    于是,他便对着老祖叩首拜了一拜,怎么说他此次也多亏了老祖,对于这份恩情,林枫不敢怠慢。

    “小子,不必悲伤,记住我的提示,人族的存亡就靠你了。”

    老祖那身体开始变得逐渐透明,越来越暗淡。

    林枫依依不舍的看着老祖,他不忍心亲眼看着老祖消失在自己的面前,于是便转身取走长枪准备离开。

    可就在他转身之前,他的身后传来老祖那微弱的声音。

    “等一下,小子,...”

    ......

    圣灵山山顶处。

    “哗”

    随着一道光亮传来,林枫再次回到了山顶之上。

    “终于回来了,如今我已经修复了武脉,想必父皇和母后如果得知定会为我高兴吧!”

    林枫内心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他的娘亲。

    可就在他四处寻找着他父皇的身影时,一道模糊的人影却从远处向他走来。

    随着人影越来越近,林枫终于是看清了她的模样,此刻他的脸上也是微微吃惊。

    因为,这个人他不光认识,还曾是亲密无间的情侣。

    不过,林枫现如今看待他的眼神中却有着一丝愤怒,似乎对此人很是失望。

    “林枫,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你能平安回来太好了!”

    李诗茵眼角微微上扬,俏脸上洋溢着激动的神色,来到了林枫的身边。

    可没让他想到的是,林枫却突然嫌弃的瞪了她一眼,随后后退几步和她拉开了距离,这让她很是心酸。

    “怎么是你?我父皇人呢?”

    林枫侧过身冷着一张脸,冷冷道。

    “林枫,我知道是我不对,我不该骗你。你父皇他没事,只是...”

    李诗茵一边低着头,一边喃喃自语道,只是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我问你话呢!我父皇人呢?”

    李诗茵那满脸心虚的模样被,林枫捕捉到了眼里,让他一种不好的预感,竟忍不住对着李诗茵大吼起来。

    “你父皇和母后他们已于三天前被我父亲关押进了地牢,不过你放心,我曾以性命要挟,跪下求过父亲,他答应过我不会取你父母的性命。”

    李诗茵一双明眸之内,此刻已是被那晶莹的眼泪所湿润。

    林枫那冷言就犹如一把利剑狠狠的刺在了她的胸口,让她的心一阵一阵的疼。

    “滚开。”

    林枫心急如焚,一把将李诗茵推开。

    李诗茵一个没站稳,竟然跌倒倒地。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熟悉背影,她突然间觉得自己和林枫之间的距离一下变得好远,远的就像这深不可测的涯底,让人绝望。

    这让她忍不住流着眼泪大吼道:“林枫,不要冲动。我父亲他们若知道你还活着,肯定不会饶了你,所以你还是走吧。”

    而就在这时,林枫突然停下了步伐,又重新返回到了李诗茵的身前。

    “林枫,你能回来太好了,答应我别做傻事好吗?”李诗茵眼中露出欣喜,嘴角也止不住的上扬,擦着眼泪,兴奋道。

    不过,她很快发现,此刻的林枫突然间变得极为冷静,那种冷静让她感觉非常可怕也极为的陌生。

    “你说,如果我用你作为人质去交换我的父皇和母后,你说你爹他会同意吗?”

    林枫嘴角勾起一道邪魅的笑容,打量着眼前的俏丽人儿,用手指勾起李诗茵的下巴,戏笑道。

    “林枫,你...”

    李诗茵吃惊的张大着嘴巴,眼中划过一抹意外。

    她怎么也没有想过,曾经那么单纯的少年,现在会变成了这般模样。

    不过她想要自己曾经对他的种种所以,也是突然间变得极为的内疚。于是她便用着那湿润的眼睛看着林枫,道:“林枫,既然你有了打算就动手吧,我不会反抗的。”

    “抱歉,我还没有不折手段到这个程度,你走吧,刚才是我冲动了,你说的对,我应该好好活下去。”

    林枫收回手指背对着李诗茵,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看到李诗茵那副泪眼婆娑的模样,他居然有些心痛。

    而就在这时,天空中发出气流波动的声响,接着,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山顶之上。

    林枫顺着人影看了过去,顿时露出了一副见了鬼的模样,怒吼一声:“李庚,你这无耻老儿。”

    “茵儿,真是辛苦你了。原本我在你身上留下一条蚀魂虫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可没想到你却给我带来这么大的收获。”

    李庚一脸得意的盯着眼前这个小子,此刻心里简直是乐开了花。

    “爹,你...”

    李诗茵有些惊讶的盯着李庚,她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被种下了一条蚀魂虫。

    这种虫不光可以控制着他人灵魂,同时还可以感受到他人灵魂情绪的起伏,施种者的确是可以用来预测被施虫者的安危,不过却只能对低于自己实力的人才能种下。

    当然,李诗茵知道他父亲可不是为了她的安危那么简单。

    “哈哈哈,小子,真没想到你居然没死,真是天助我也,原本我还担心你死了我没地方去寻找信物呢!”

    李庚用着贪婪的眼神盯着林枫的腰间玉佩,似乎那东西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一般。

    “你,你怎么知道信物的事?你把父皇怎么了?”

    林枫此时大脑一片空白,一双眼睛瞪得吓人,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李庚。

    “小子,你放心。你父皇只是被我搜了魂,最多也就变成白痴,不会死的。只要你乖乖将信物交出来,我可以放了你一家人。”

    李庚似乎心情不错,但也没有直接动手,居然和林枫开始谈判了起来。

    可林枫却不这么想,这李庚能好好和他说话,多半是怕他狗急跳墙毁了这信物。

    “父亲,原来你已经知道了秘密才答应我的对吗?”

    李诗茵有些心痛的盯着李庚,她想要一个答案。

    先是被父亲利用接近林枫,让她本就已经愧疚,不过好在她的下跪下求来了性命,可现在当她得知这一切都是父亲的虚假诺言之时,顿时心凉的如同冰块一样。

    “诗茵,你别怪为父,他们能活主要也是你的功劳,你不要乱想。快帮父亲劝劝那小子,毕竟你们两个曾经在一起过。”

    李庚一脸威严的盯着李诗茵,仿佛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李诗茵带着恨意目光盯着李庚,迟迟没有移动两步,惹得李庚大怒,刚要驱动蚀魂虫时,林枫却手持着那枚信物,一脸邪魅的笑着,同时向着涯边走去。

    “小子,你傻了吗?快将玉佩给我,我答应你一定会放了你们一家人。”

    李庚有些紧张的吞了口口水,目光死死的盯着玉佩,他就怕林枫一不小心将玉佩给扔下涯底。

    “李庚,你想要这玉佩是吗?那你来拿呀!”林枫将玉佩握在右手中,又将右手伸到了悬崖之上。

    “小子,是你逼我的。”

    李庚突然发怒,右手一挥,一道由灵气凝聚的爪印便向着林枫袭去。

    他得意的望着林枫,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可这时,他身边的李诗茵却一个闪身拦在了林枫的身前。

    “噗嗤!”

    一道爪印深深的印在了李诗茵那娇躯上,将她击飞。

    同时她在空中吐出一口血水,就在她认为自己将坠落崖底之时,林枫却一把拉住了她,接着用力将他甩了上去。

    可林枫却因为惯性,直直的坠落下了崖底。

    李诗茵此刻绝望的盯着林枫,她的心仿佛随着林枫一同坠落到了崖底,变得一片漆黑和冰冷。

    “李庚,你不配做人。”

    李诗茵红着一双明眸恶狠狠的盯着李庚,如果眼神能杀人,估计李庚已经死无数次了。

    “混账东西,居然敢以下犯上,不给你颜色瞧瞧,还要上天了不成?”

    李庚骤然间发动蚀魂虫,只见那俏丽人儿便捂着脑袋不停的在地上打滚,口中还撕心裂肺的发出痛苦的叫声。

    “茵儿,那小子已经死了,别再执迷不悟了,爹答应你,回去后,便放了他们一家。不过,你也要答应为父,以后再也不能做出忤逆我的行为。如果答应你就点点头。”

    李庚也是有着一些心疼,李诗茵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虽然从小到大都在被他利用,可怎么说也是有着血缘关系的。

    李诗茵用力的点了点头,可眼中却深藏着一股浓浓的恨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