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执龙 > 第七章 林玄的算计

第七章 林玄的算计

    大林王朝,皇城内,一间内殿内。

    一道中年身影正双手交叉背对着门口,眼中有些踌躇的盯着前方,似乎正在想些什么。

    房间内,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巴掌大的香炉,香炉中升起徐徐的烟雾,一阵让人宁静的气味顿时在这大厅弥漫开来。

    突然间,男子听到了动静。只见他转过身,一位少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枫儿!”

    林玄看着眼前的少年满脸欣慰道。

    林玄欣慰的同时,也想到了这个少年的种种作为。

    就在今日之前,少年本是入不了他的正眼,可这一次的考核却让他对其另眼相看。

    虽然少年在几位皇子当中实力比较低微,可人品还是深得他的认可的。以往少年因为不能修炼,倒是让他忽视了少年。

    可今日不同往日,他刚刚从大将军李庚那里得知,少年对着灵魂一道有着超越常人的天赋,这让他很是欣慰。

    这让他不仅对着少年越发的重视起来,而此次秋猎本就是个幌子。

    这些年,他对那太子林天的种种行为都看在眼里。此人高傲自大,为人桀骜不驯。虽然天赋卓越但难成大器,为此他很不满意。

    所以他才借此机会想选出另一位继承人,原本在他的预想中,只想过会是其他几位皇子,可却没想到最后会是这位少年。

    而只所以做出这一步决定,他也是迫不得已。只因他们大林皇朝那世世代代不成文的规矩,必须得要人品过于可靠才可以继承王位。

    这关系着他们家族的一道秘地,那里隐藏着这世上令人痴狂的东西,一件神器。

    神器的重要性他比谁都清楚,因此他绝不允许那处秘地被别人染指,那处秘地可是他们的先祖留下。

    “父皇。”

    林枫欠身恭敬道。

    “你知道我叫你来是何事吧?”

    林玄将灵纹结界打开,指了指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

    “知道,应该是秘地的事。”

    林枫坐下后,缓缓道。

    “看来你娘已经告诉你了,几位皇子中你应该是最晚知道的吧,这我到不怕你告诉别人,毕竟那处地点别人去不了。”

    “进入那处秘地需要以我林家之血和一件信物才能开启通道进入秘地,两样缺一不可。这个秘密在这之前可只有真正的王位继承人才有资格知道。”

    林玄摸了摸胡须,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这可与他平时显得截然不同,居然让林枫有些看不透他。

    “多谢父皇抬爱。”

    林枫听到只有王位继承人才有资格知道时,顿时吓得从椅子上跪了下来。

    “起来吧!”

    “原本我是挺看好林天的,可是我偶然间发现他的母后居然和大将军李庚走的有些近。于是我就派人调查,结果发现他们之前居然是师兄妹,而且还有过一段恋情。”

    “于是我就顺藤摸瓜,结果果然发现了让我震惊的事。”

    林玄说道了这里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愤怒。

    “父皇,是何事?”

    林枫也是很好奇,但是又害怕林玄责怪于是便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发现我当年和王后的相识很有可能就是一场设计。她是故意接近我,好谋取我林家这件神器。”林玄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父皇英明,还好父皇发现的早,若是让他们得逞,我林家岂不是要遭受劫难。”

    林枫得知这个真相后,也是被吓的不轻,若是真要他们得逞,那他们林氏一族定会遭受毁灭打击。

    他也打心底佩服他的父皇,没想到他这个平时里看起来并不睿智的父皇,居然藏的那么深,这让他十分的意外。

    “所以我才故意将那消息透露给他们,而特意隐瞒了血引和信物之事。”

    “没想到他们这么快就露出了狐狸尾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秋猎上你的战果都是他们的所为吧!”

    林玄一双眼眸此时深邃的可怕,让林枫不敢直视。

    “枫儿!是不是感觉不认识父皇了。父皇为了这出戏可是准备了多年,当然得装傻陪他们玩玩!”

    “可是父皇,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你不怕他们狗急跳墙?”

    林枫突然有些担心,皱起眉来。

    “枫儿,为父今日就告诉你,什么叫做隐忍!”

    林玄刚一说完,身上的灵气骤然节节攀升,眨眼间便攀升到了武师五境。

    “这。”林枫已经被惊的说不出话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能看透他父皇的底细了,可没想到结果还是他低估了他的父皇。

    那来源于武师五境的灵气波动,光是威压就压的他快要窒息。直至片刻林玄将灵气收回体内,他才感觉能喘上气来。

    就在他惊讶之时,林玄又缓缓道来。

    “枫儿,我们林家有很多秘密,需要你去那处秘地才能知道答案,不过能不能进入就得看你能不能通过考验了。”

    “父皇这么能确认我的血脉能契合先祖?”

    林枫显得有些不自信,说起话来有些含蓄。

    “哈哈,枫儿,血脉契合之类的鬼话你也相信?那只是我对外说的晃子罢了!不过这到让我发现了一个惊天秘密!”

    林玄眼眸中开始变得阴沉起来,变得极为吓人。

    不待林枫发问他又道:“这些年,林天一直不提进入秘地之事,我就感觉淑王后心中有鬼,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林天肯定是那李庚的野种。”

    “什么?”

    林枫差点从椅子上惊的摔倒在地上,这件事实在是太荒缪,难怪他的父皇眼色会那么的吓人。

    “父皇,那为什么他们要让我进入那里?他们究竟有什么目的?”林枫后脊梁突然冒起冷汗,不知不觉间他居然被人算计了。

    “这个我暂且不知,不过我大概能猜到一点。”

    林玄摸了摸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接着又道:“把手给我。”

    林枫点了点头,将手伸出,伸到了林玄的面前。

    林玄将手搭在林枫的手腕上,轻声道:“运用你的灵魂之力。”

    林枫再次点头,将那股灵魂之力涌向手臂。

    林玄突然间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猛的抓着他的手,急切的问道:“你这功法是谁传给你的?”

    林枫手被抓的吃疼,结结巴巴道:“是,是诗茵。”

    林玄一把甩开他的手,冷哼一声,道:“枫儿,以后不许你和那李诗茵来往了。当年你娘的事我已经很是内疚,你那武脉我早就是谁所为,等时机成熟我自会找他们清算。不过在这之前,可不代表我可以容忍你再次受到伤害!”

    林枫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不让他和李诗茵来往,不过看到父亲对他那关心的表情,他从中感觉到了浓浓的父爱。

    看样子父亲之前一直冷漠他们虽然有自己不能修炼的原因。不过更多的原因,是只有这样才能彻底的将他们保护起来,若是太得宠很可能会受到更多的伤害。

    可是一想到不能和诗茵来往,他还是忍不出发出了疑问:“父皇,为何?”

    “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他们这要让你去送死。你知道吗?”

    林玄看着一眼无辜的林枫,满脸的愧疚。这孩子真的是太过于单纯,自己这些年还是太疏忽了他。幸亏自己留了一个心眼,要不然恐怕真的要后悔终身了。

    “枫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李庚一伙定是那魔族的后人,难怪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如今这么一想,倒是理顺了。”

    “他们之所以让你修炼此法,很有可能是因为当年那魔神还未死绝。而你修炼了功法,如今又踏入了虚境,那魔神便能顺着你这功法而感知到你,然后将你吞噬重生。”

    “不过你放心,他们想要魔神吞噬你的灵魂,让他重生。恐怕是异想天开,有我在谁也伤害不了你。”

    林玄将一件玉佩交到了林枫的手中,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道。

    “这是信物?”

    林枫手中握着一枚刻有神秘花纹的白色玉佩,喃喃道。

    “不错,当年先祖离开前知道自己凶多吉少,于是便推算了未来,可是却没有告诉我们结果。而是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留下了秘地之事。”

    “显然他已经知道了此战的结果,他留下对战的秘地线索,很可能是遇上了麻烦。说不定需要我们的帮忙,而以往的祖辈之所以没有通过考验。很可能是,他的这个麻烦需要一个特殊之人。”

    “这块玉佩不光是信物,还是当年先祖随身携带之物,里面有先祖封存的神力,若是在你危险之时,可保你一次平安。”

    林玄对于那道功法也没有办法,不过他对于先祖留下的信物还是挺有信心的。

    “枫儿,此次秘地之行,能够收获多少机缘完全凭借你的本事。可不论结果如何?你都要平安归来,到时候也到了该和他们了结的时候了!”

    林玄拍了拍林枫的肩膀,语重心长道。

    “父亲放心,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林枫用力的点了点头。

    “好,那你即刻就出发吧!你跟我来!”

    林枫紧随其后,经过一段时间的前行后,林枫发现他们居然是在向着皇陵的方向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