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太子妃拒绝争宠 > 第十三章:回去休息

第十三章:回去休息

    “这件事寡人心里有数,这剑奴不分青红皂白就前来污蔑我朝太子侧妃,实在是该死。”皇帝思考完以后清了清嗓子说道,“至于太子妃,也实在是糊涂,枉费寡人与太子对你的信任,以后不要什么事情都这么胡乱作为,现在赶紧给寡人回去闭门思过。”

    宋瑶清楚皇帝是真的有些动怒了,便回了个“是”就直接退下了。临走时用眼神扫了一眼那剑奴,仿佛在说,要是敢让我暴露,不会让你的家人有活路的。

    那剑奴也懂了宋瑶的意思,安分地没有求饶。等待他的只有一条死路了。

    待宋瑶走后,皇帝便开始处决那不知死活的剑奴了。“来人,传寡人旨意,该剑奴恶意诽谤太子侧妃,捏造子虚乌有的事实,拖出去斩立决。”

    剑奴眼底也是平静,像他们这样做剑奴的本来就是等死的活,什么时候死只是时间问题,他闭上了眼睛,任由太监们拖他出去。

    处理完这些事情,皇帝面上已显疲惫,“确实是寡人对太子妃太过放纵了,导致她什么事都来找寡人。夏侧妃,今日也算是委屈你了,若非你冰雪聪明,差点就蒙受冤屈,实在是令寡人刮目相看。”

    “不仅是父皇,就连孤也是刮目相看。”封绥闻言也走了过来。

    夏玉珂这个女人都没有从前花痴女的影子了,面对今日这种事情也能解决得游刃有余,倒是真的有点能力,跟她合作倒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点小伎俩还难不倒她夏玉珂,如今得到了封绥的认可,日子总会好过些。

    她福了福身,“还是感谢陛下与太子信任妾身。”

    “还有一事,甘州传来消息,因上次水患一事,大皇子未处理好,损害了当地人的利益,百姓们怨声载道,大都对朝廷也有些怨气。你二人既已将水患治理得如此圆满,想必也能很好地安抚民心”皇帝停下来喝了口茶水,继续说道,“绥儿一直是寡人最看重的皇子,也是寡人的太子,玉珂又是你秀外慧中的侧妃,你们二人定会极好地完成这项任务。”

    狗皇帝现在倒是说起了好话,还最看重,骗谁呢。夏玉珂心里嗤笑,面上却是不显,封绥想来也是如此感觉。

    “儿臣定当不负父皇所托,尽心竭力安抚好民心,为父皇分忧。”夏玉珂与封绥齐声道。

    “嗯,寡人果然没有看错人,你们先回府好好休息吧,过两日便动身前往甘州。”皇帝满意地点点头。

    不得不承认,这皇帝真是个老狐狸,话说得让人没有法子拒绝。

    回太子府的路上,夏玉珂和封绥共坐一辆马车。夏玉珂是个活泼的性子,马上就搭上了话,“太子殿下觉得妾身今日表现如何,有没有达到殿下的要求?”

    “应对能力还算可以,都不需要孤的帮助,此次随我同去甘州,你我便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只要你对孤还有点用处,孤自会保你不死。”

    什么嘛,还是这么拽,夏玉珂小声地嘟囔道。但是不管怎样,命还是能保住的,去了甘州,又能免于水深火热之中……

    “啊——”还沉浸在幻想中的夏玉珂被一种巨大的力量向前面推,猛的扑进了封绥的怀里。

    封绥连忙伸出手扶住她的肩,夏玉珂就这样靠在他的怀里,羞红了脸,封绥一低头就能看到她红透的耳尖和绯红的脸颊,心里荡起一层层涟漪,这女人长得着实好看,他的心里居然也有点躁动起来,肯定是天气闷热的缘故,他于是这样想。

    而夏玉珂却尴尬极了,什么破马车,质量一点都不好,还扑到了封绥这个男人的怀里,她都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两个人就保持这个姿势持续了好久……

    夏玉珂连忙从封绥的怀里挣脱出去,难得羞涩地低下了头。封绥也回过神来,微微有些尴尬。

    “咳咳”封绥终于开口,“你今日也累了,等一下回寝殿好好休息吧。”

    夏玉珂偷偷抬起头看他,耳尖微红,没想到这冷漠的封绥居然这么纯情,真是活久见。不过这反差萌再配上禁欲的脸,简直令人心动不已。

    “嗯,殿下也好好休息,明日探讨一下关于前去甘州安抚民心的对策。”

    封绥点点头,面色又凝重了起来。

    蓝瑶殿内:

    “夏玉珂这么个花痴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宋瑶坐在交椅上对着她的贴身侍女紫梅恨恨地说道,“枉费我安排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太子妃莫急,宫里传来消息,过两日太子要带着夏侧妃去甘州安抚民心,您也跟着一起去,还怕没时间收拾夏侧妃吗?”紫梅也顺着她的话开导着她。

    宋瑶缓缓地点了点头,“没错,夏玉珂这个贱人,才来多长时日便已把太子迷的神魂颠倒,去了甘州,看我怎么收拾她,连着以前的账一起算,太子只能是我的!”

    殿内二人露出阴险的笑。

    是夜。

    封绥正待在正殿处理公文,身为太子,也是无可奈何。窗边月光照进,在封绥的脸上留下一片剪影,男人面若冠玉,低眸翻阅文书,迷人至极。

    过了一会儿,他便觉得眼睛有些疲累,转头看向窗外,却看到了上次画的堤坝图,他走过去伸手取了过来。

    不知为何,当日夏玉珂画图的神态从他脑袋里闪过,接着又变成她巧笑嫣然地叫他保护他的画面,最后又停留在在马车里夏玉珂害羞的侧脸。他摇摇头,想把这些画面从脑子里赶出去,却无济于事。

    心中多了一丝烦躁,他已没心思批阅文书了,起身准备出去透透气。

    “主子,这个时辰已经很晚了,主子出去所为何事?有什么事尽管吩咐阿乌即可。”封绥走进门口便看见了贴身侍卫阿乌。

    “无事,孤只是出去走走,不必跟着。你且守好门便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