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太子妃拒绝争宠 > 第九章:见解
    “嗯。”

    皇帝又应了一声,只是声音听起来很沉重,还有些烦心。他从书案后起身,绕出来走到封绥面前说道:“地方来报,三月前甘州突发水患,寡人本将此事给了大皇子主理,让他去甘州治理水患,结果却……端得是一塌糊涂!眼下水患仍在,足足三月之久,不可再拖,百姓也是怨声载道,寡人有心让你去治理水患,你可愿意?”

    这话算是将前因后果都交代了个清楚,封绥心里忍不住发笑,贤妃所出的大皇子封阳仗着年长,一直以为太子的位置应该是自己的,所以在他被册立为太子之后,封阳这么些年也一直跟他不对付,眼下他没处理好的烂摊子让自己去打理,这还有什么愿不愿意一说?

    封绥后退一步,拱手躬身,“儿臣定当竭尽全力,平下水患,为父皇分忧。”

    “好。”皇帝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身为一国之君,总不能让人说无能不是?“那此事便交给你了,莫要让寡人失望,去吧。”

    这坤宁宫一行可谓是让夏玉柯如坐针毡,在贤妃提起她为封绥挡刀之后,其余嫔妃看她的眼神,或多或少都有些耐人寻味,她不仅要察言观色还要时时提防着宋瑶,怕她忽然出什么阴招。

    她好累啊。

    所幸在用过午膳之后,皇后说累了想要休息,命她们都退下,嫔妃们是走了,宋瑶则说想要在一旁侍奉皇后,夏玉柯自然不会跟她争抢,便也早早告退出来了。

    行走在御花园中,夏玉柯顿时感觉心情都明朗了不少,她想起这宫中还是有其他皇嗣的,便也悄声问画屏道:“画屏,你知不知道这宫里的皇子一共有多少啊,都是谁?怎么说我现在也是太子侧妃了,若是碰见他那些兄弟收租,我一个都认不出来的话,岂不是很丢脸?”

    画屏一脸你终于开窍了的表情看向夏玉柯,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告诉她:“小姐,奴婢听说当今圣上一共有四位皇子,公主就很多了,大皇子封阳奴婢在来之前已经同您说了,是贤妃娘娘所出。太子殿下是三皇子,这就不必说了,而

    宋美人所生养的是五皇子,通谋略善骑射,陛下很喜欢他。八皇子是许贵人所生,年纪尚小,如今还在念学。”

    “哦……”夏玉柯慢慢点了点头,她想起来自己之前在坤宁殿听见皇后说水患时,贤妃的表情似乎很不对劲,而后宫嫔妃自然是没有权力去管这些的,那大皇子呢……?

    “你说,水患之事会不会跟大皇子有什么关系?”

    画屏一下梗住,她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家小姐会问这种问题,还是这种听起来既白痴又不太好回答的问题,顿了顿,还是拉着夏玉柯往前走。

    “小姐,这话怎么着您也不应该去问奴婢,还是问殿下好些。好了好了,您就别想这些有的没得了,前面的花儿开的正好,我们去赏花吧。”

    夏玉柯索性也就闭了嘴,任由画屏带着她往前走。不过还真是没想到,再坤宁殿看起来畏首畏尾的宋美人,膝下竟有皇帝最为宠爱的皇子,哦,她还是宋瑶的姑姑,不过看起来,这两人关系并不怎么好的样子……

    她的头脑风暴还没有结束,便被一道女声给打断了。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出现在她和画屏眼前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身量不高,一张脸上稚气未脱,但已然很有了些秀气美人的样子,瞳仁也是乌黑的,如同星星一般,很是好看。

    此刻她正上下打量着夏玉柯,一双眼睛里满是傲气,还抬了头抬下巴,似乎是很目中无人的模样,简直……简直与封绥如出一辙。

    夏玉柯被这样的开场白吓了一跳,更是察觉到画屏骤然停住的脚步,看着眼前的小姑娘,不由得饶有兴致的也打量起她来,右手抵着下颌颇有兴致的模样,看这打扮也不似普通宫侍,应该是个公主什么的吧?

    她伸出手,拍了拍小姑娘的脑袋,问道:“你是谁?怎么还做出了打家劫舍的勾当了?”

    谁都听得出来她这句打家劫舍是玩笑话,小姑娘眼睛往上一瞟,很是不满的拍掉了夏玉柯的手,“你管本公主是从哪儿学来的?你就是绥哥哥新娶的侧妃?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除了这张脸好看些,其他一无是处,也不知道绥哥哥是怎么经得住你的死缠烂打的。”

    说完,这姑娘还翻了个白眼,夏玉柯一听死缠烂打这四个字,脸上多多少少是有点挂不住,又是那个穿越女造出来的孽,完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花痴了。

    只是既然是公主,多少也要给点面子,她耐着性子问道:“这宫中公主这么多,你若是不说,我哪知道你是哪位娘娘的公主?”

    “谅你也没什么见识。”小公主很傲娇的哼了一声,“我是母后的女儿,五公主封盈,绥哥哥是我亲生兄长,这下你总该知道了吧?”

    哦……原来这个女娃娃还算是她的小姑子啊,跟封绥那个冰块脸一点都不一样,还挺可爱的。

    夏玉柯还是挺喜欢封盈的,便更有心逗她,故意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不好好在宫中念学,让先生考你功课,反倒学山匪说话做什么?我可是太子侧妃,也算是你嫂子,我的钱不就是殿下的钱么?”

    “这……也是哦。”夏玉柯歪理一箩筐,封盈一个不小心便被她绕了进去,还认真的想了想,下意识的低声附和,结果下一秒她又反应过来,皱着眉看着一直忍着笑的夏玉柯说道。

    “你竟敢奚落本公主!看我不告诉绥哥哥,让他好好教训你!还有,整日里学宫规礼仪有什么趣儿,宫外多有意思,有糖人有杂耍,还有说书先生,本公主这些话便是从先生那儿学来的,你还有什么见解不成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