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太子妃拒绝争宠 > 第五章:苟住
    俗话说的话,为苟住性命而奋斗,咸鱼也可以翻身做主。

    说的就是现在斗志昂,扬的夏玉柯。

    以她怕死的地步,为了保住性命这几日可谓是废寝忘食帮封绥分析现在的朝堂,以及复习自己曾经学过的心理术,皇天不负有心人,可算是有些进展。

    “殿下,这些东西,我希望您能看一看。”

    书房里,夏玉柯站在封绥面前,手上拿着一沓纸。

    “是什么?”

    “我的价值。”

    闻言,封绥来了几分兴趣,他倒想看看这么一个花痴女,能写出什么来。

    夏玉柯的字不丑,但也仅限于此了,甚至错字连篇。

    不过这不能怪她,主要是在现代用简体字久了,有点提笔忘字,没写的跟狗爬似的已经不错了。

    但大致意思封绥看懂了,上面的内容可以说是大逆不道。

    “你敢给孤看,就不怕孤治你得罪?”

    “可这是您所需要的不是吗?”

    封绥看她:“你怎么知道孤需要?”

    夏玉柯凑近他,小声问:“您不想做皇帝吗?您已经是太子了,别人或许有退路,但您没有,若当不上皇帝,等着您和皇后会是什么下场……唔唔唔?”

    没等她把话说完,嘴就被封绥的无情大手给捂住了。

    夏玉柯眸中划过一丝疑惑。

    “以后这种话,不许再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唔……”

    嘴被捂着,夏玉柯只能连连点头。

    封绥这才将手拿开,慢条斯理地用丝帕擦了擦,这才看她写的东西,无非是如何主导民心,甚至是如何立一个好的太子人设。

    封绥是出了名的清冷不通人情,现在再想立一个憨厚纯善的人设已经晚了,就只能往外冷内热那一挂去洗白了。

    这样时间久了,百姓就会觉得封绥虽然看起来不好接近,但其实一直在默默为百姓做事,一个什么都做背负误解却不为自己辩解的太子,比一个把功劳挂在嘴边上的太子,要令人感动的多。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先要建立济慈堂一类的地方,让百姓对您逐渐改观。”

    夏玉柯说的口干舌燥,自顾端起了桌子上看起来没人碰过的茶盏猛灌一口,回过神来却发现封绥在看她。

    “怎么了?”

    “你用的是孤的茶盏。”

    “什么?”夏玉柯愣愣看了一眼手里的茶盏,“不是……说正事呢,这茶盏也没见您用啊?”

    封绥还想说什么,最终也只是闭了闭眼,一手捏着鼻梁骨,一边道:“你知道,在皇帝眼皮子底下建立济慈堂,是什么意思吗?”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父皇想不到的,父皇不想做的,孤这个太子却想到了,也做到了。”

    夏玉柯倒是真没想到这一层,她在现代太久了,早已经忘记了皇权的集中和可怕。

    身为帝王,就连皇帝都没想到要办济慈堂,封绥这个太子却办了,还将好口碑都揽到了自己身上,那皇帝会怎么想?

    会不会觉得封绥野心太大?

    书房内沉默下来,封绥却看着那只茶盏出神,半晌他才道:“你说的也并非全无可取之处,孤会考虑,你先回去吧。”

    “嗯……那太子妃那边?”

    “孤在查。”

    夏玉柯点点头,转身没走两步又被他喊住:“这只茶盏送你了。”

    “啊?”她有点没反应过来,在封绥催促的目光下,才后知后觉将茶盏托在手里,“多谢殿下。”

    夏玉柯不知道的是,这茶盏本来是一对,是他册封太子当日,皇后亲自命人打造的,只可惜早前皇帝冲他发火,掷碎了一只,便只剩这一只。

    倒也算不上是寄托对皇后的孺慕之情,封绥只是用它来警戒自己,什么叫君臣父子,他和皇帝父子之前,先是君臣,没必要存在的幻想就要早早打破,日日警醒。

    所有踏进东宫大门的人都会被耳提命面,不准动这茶盏,甚至包括宋瑶在内,也不敢摸它一下。

    可夏玉柯却直接用它喝了水,封绥不信是她忘了嘱托,只可能是她真的不知道。

    再想想她前后判若两人的性子,封绥眸中浮现一丝笑意,或许真相远比他想象的要更有趣的多。

    夏玉柯对此一无所知,她刚一回宫,便看见了等在那的宋瑶。

    “臣妾见过太子妃。”

    “起来吧,过来坐。”

    无事不登三宝殿,自从那日书房一别,她再也没见过宋瑶,不知她今日找上门来为了什么……

    两人面对面在桌子前坐下,明明是夏玉柯的宫殿,宋瑶却好像更像是个主人。

    “刚刚来找妹妹却不见人,是去殿下那了吗?”

    “嗯……”

    “哦?妹妹找殿下有什么事?方便说来听听吗?”

    宋瑶看起来温温柔柔,说话也轻声细语,但问出来的话却是在窥探夏玉柯的隐私。

    她只好硬着头皮道:“臣妾找殿下也不是什么正经事,便不多说了吧。”

    不是正经事,那便是儿女之事了。

    宋瑶隐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攥紧,面上倒还是一派风轻云淡,目光在夏玉柯身上巡浚着。

    “打从妹妹进门我就瞧见了,妹妹这是从殿下那得了什么好东西?还不快放下,一直抱在怀里做什么……”

    听见这话,夏玉柯才想起来手里这茶盏,她不知道这茶盏的来历,便随意放在桌子上,不甚在意道:“殿下赏了只茶盏罢了。”

    然而下一秒,她却发现宋瑶猛地变了脸色。

    “你说这是殿下送你的?!不可能!”

    夏玉柯吓了一跳,心里突突跳鼓,思索道:不会吧,这茶盏不会是宋瑶和封绥的定情信物啥的吧?可千万别和宋瑶有关系啊,她还想再活的长一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