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快穿之bug君来袭 > 第十章:论修仙学渣为学渣逆袭(10)

第十章:论修仙学渣为学渣逆袭(10)

    “今天啊,我们来讲李清照的《渔家傲》这首诗,这首诗呢,很美。意境开阔,雄奇壮丽,及其浪漫。”老师先是指导这同学们将教科书翻到第几页·,然后用粉笔写下娟秀的字迹。

    语文老师的课堂,生动活泼,时常与同学们互动,有时还会用课堂的时间来跟同学们来讲一些趣事。或是本人的亲身事迹,或是旁人的。总之,她的课堂气氛那是相当好的。基本上同学们在她的课堂上没有什么太大的拘束,不自在。

    值得一提的是,李晓这个班的老师都是女老师。

    语文老师让大家齐背昨天晚上留的背诵任务的作业,后一一挑人站起来提问背诵,最后才开始正式讲课。

    语文老师逐句逐句的翻译着《渔家傲》的每一个句子,顺手还在黑板上跟着自己的思路写下整首诗的脉络结构,知识框架。

    对于古诗文的讲解,语文老师是力求当场讲当场会,毫不拖沓。于是每一句的易错字,修辞手法,表达情感,描绘画面,有什么作用意义等都细细讲解。尤其还强调往届学生的易错点,易错写法。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则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借别人的错误来警惕自己,对照加以改正。

    一遇到古诗,一节课也至少要讲两首。讲课速度太慢,容易跟其他班拉来学习差距,甩出个几十米远。

    尤其现在是初三。

    初中生涯里最苦,最累的一段时间。每个初三学子都在此期间兢兢业业的做最后的努力,为了更美好的未来而奋斗而拼搏。时光转瞬即逝,稍不留神就抓不住时间的尾巴,赶不上老师的进度,到最后考试结束后悔莫及。

    初一的在校生活叫度日如年,初三的生活叫度年如日!时间快到什么程度呢,快到平时最爱看下课时间的同学都忽视了老师早就拖了堂。老师和同学都沉浸在那个极其和谐的氛围里,一下子被下节课老师打断后,还回味无穷。

    到初三了,老师想跟同学们多讲一些,提提分数,尽尽自己的义务;同学们想多听,懂得技巧多拿分数,考上自己理想的高中,最后在拼一把,不留遗憾。

    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语文老师加快进度的进行下一首古诗。招呼着同学们往后翻页,自己则找了一处空白的黑板,拿着教科书就要开讲。

    语文老师一看这晏殊的《浣溪沙》脸就自然而然的皱了起来,随后就开始跟同学们进入了唠嗑模式,一个劲的吐槽,发布自己的意见。

    “我其实是不太喜欢这首诗的,怎么说呢,个人觉得晏殊他在无病乱呻吟,吃饱了闲的没事干。这首诗是有悲伤的感情基调的,可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跟晏殊的人生际遇有关系,他的仕途顺风顺水比别的谈愁苦的诗人要好的多,还成了一代丞相!哪里像那些郁郁不得志的人一样呢?!这跟后面的杜甫的一首诗诗《茅庐为秋风所破歌》的境遇完全是天差地别嘛!”

    “衣食无忧,仕途得当,跟别人的机遇相比,气死人不偿命!我自然是不喜他的,当然这仅仅是个人的一个观点。”

    语文老师语气跌宕起伏,酸味十足,语调十足。不知是为了活跃气氛还是为了发泄自己的抑郁之情,总之,同学们都被逗得合不拢嘴。

    峰回路转,语文老师在感叹完之后立马开辟新话题开始进行这首诗的讲解,在占用的课余时间才堪堪完成了今日任务。

    抬头一看时间,马上就要进行下节课了,忙火急火燎的拿起课本冲向隔壁班。语文老师刚走,众人正准备趴到桌子上补一会觉时,早早就等在班门口的数学老师见语文老师下了课,便急不可耐的进了班。

    看看教室后面的表,简单说了几句便扭头先是快速的擦了黑板,然后用教尺在黑板上画起了几何模型。“还有五分钟上课,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接水的去接水,留在班里的人背背昨天讲的概念。数学那些概念也是要背的!”

    坐在夏凡卿前面的崔珍珍一扭头拿起水杯晃一晃,张楚和夏凡卿就知道该怎么做了。三人拿上各自的水杯,准备偷偷摸摸的从后门出了班。

    走到夏凡卿后桌方珊珊的时候,夏凡卿下意识的问了一句:“珊珊,你去接水不?”方珊珊抬起来头,腼腆的摇了摇头,从书包里拿出几个点心笑着递给了三人。

    “这怎么好意思呢~”夏凡卿一看又有美食投喂,立马心生荡漾,嘴上客气着,手里却抢先的拿了一个。张楚两人看后纷纷用眼神谴责夏凡卿表里不一的行为,一前一后的接了下来。

    夏凡卿却不以为然,真当我是白吃的?!我可是经常也给人家带零食的!向方珊珊道过谢之后,身似鬼魅,一溜烟的出了教室。这几天崔珍珍养成了喝水的习惯,一天最起码要三杯水。成天接水免不了要叫几个小姐妹陪着。

    以至于连带着夏凡卿几人都快养成了这个习惯,三人到了饮水机旁边,趁着接水的空挡闲聊了起来。

    “最近,你好像变了哦~”张楚贼兮兮的凑到崔珍珍面前,不怀好意的笑道。“春心荡漾了~”

    崔珍珍脸色微微一变,推攘着张楚。“呦呦呦,恼羞成怒了!”张楚一想到昨天崔珍珍发的说说,心里的八卦因子暴涨,八卦之魂猛烈燃烧。

    “你说什么呢!”“你最近都特爱打扮了~”“闭嘴!上课了!”“赤裸裸的掩盖,真相只有一个!”“滚滚滚”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我应该做什么······这话题怎么突然间就跟不上了······好尴尬啊······

    夏凡卿略显迟疑的跟在两人之后,看着两人嬉笑打骂。两人你追我赶,在走廊上极其瞩目,令人纷纷侧目。字里行间聊得夏凡卿都插不上话,“莫非,我错过了什么重大消息······”

    ··················

    中午放学刚到家拿起手机,就看见屏幕上的未读消息,都是张楚发来的,应该是要给她讲讲早上崔珍珍的事。

    两人没聊多久,季娇就打过来了一个电话。“晓晓,妈妈最近要去外省出差一共余额,暂时回不来,你就跟往常一样自己出去买点吃的,别饿着自己,别心疼钱······”

    电话的那头的女人语气显得有些紧张,生怕夏凡卿会埋怨,不自在之类的。毕竟这是第一次长时间让夏凡卿一个人在家,她自己也会对夏凡卿有些担忧。

    在李晓有记忆以来,自她上了初中后,她的爸爸总是难得回家,成天在外面忙工作,赚钱养家。妈妈也总是时不时外出个一两天。对于李晓来说,她早就习以为常了。

    因此夏凡卿当然是甜言蜜语的跟季娇撒娇,说了一些安慰、关心人的话,让季娇放心。当季娇看见酒店大堂外有一白衣男子向她这里走来,语气开始变得有些急切,着急挂掉电话,“晓晓,妈妈这里有些事还要忙,就先挂了。”

    夏凡卿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便乖乖的挂断了电话。夏凡卿靠在沙发上抬头就看见了墙上的全家福照片,对李晓的爸爸李广宽起了好奇心。

    夏凡卿来到这个世界还不到一个月,也没见过这个名义上的爸爸。对于李广宽的认知只能从李晓提供的记忆中获取。

    日常生活中,季娇也很少跟夏凡卿聊过他,夏凡卿只晓得李广宽是一个文质彬彬,温文尔雅的帅大叔以外,其余的不太了解。噢,对,李广宽这个爸爸似乎很宠李晓这个独生女。正当夏凡卿出神之际,李晓的声音幽幽传来。

    “请,不要,想,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