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69章
    有些人尚有一战之力,于是就站在了人群的最外围,一边引导着人群一边对抗着蚁群、鼠群的进攻。

    “所有人收缩队列,尽可能的留出空间,让蚁群和鼠群有机会碰面!”

    可是任由王益叫破了嗓子,惶恐不安的人群依然还是不听从指挥,乱成了一团。

    人类,就像是一块肉一样,被鼠群和蚁群两块面包一点点的压缩着。

    兵败如山倒,数百人就在刚刚的混乱中被屠杀,最后连一点血迹都不剩。

    冯冽小队聚集在了一起,幸运的是除了他受到了重创,其余九人依然活的好好的。

    天空的风雪越发冷冽,疾风骤雪,像是死去的幽魂在不断的哭诉。

    有些人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嘴巴长大,对着雪花飞舞的方向,吞食着飞舞而来的雪花。

    冯冽只觉得自己的脑子越发昏沉,就连视线也变得模糊。

    另一边的九人小队也看出了他此时的状态不对,加入了围攻那四只蚁后戍卫的队列,但是他们的实力相差太大,哪怕那些人悍不畏死的冲锋给他们换来了攻击的机会,可进化层次上的差距也远不是一腔热血就可以弥补的。

    异能者,现在幸存者队伍里最缺少的就是异能者,如果能再来一百个异能者,那么这个必死之局就可以解开了。

    眼看着自己小队的九人情况急转直下,冯冽也只能再次硬起头皮迎难而上。

    这边,只有他一个高端战力,其余的防线上,根本抽不出人手过来!

    “给我滚!”他再次发出了一声怒吼,压榨出了千疮百孔身体内的最后一丝力量,堪堪的救下了蚁后戍卫足下的宋子游。

    可是蚁后戍卫看到他就像是看到了杀父仇人一般,居然无视了其他人的骚扰,直冲冲的向冯冽袭来。

    强弩之末的冯冽再次被死亡的阴影笼罩,这一次他连使用蛟龙真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留恋的看了周围人一眼,他将疼的快要炸裂的手臂再次交叉在胸前,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汪曦身上。

    以后别任性了,希望你好好活下去......

    最后一丝念头闪过,他的眼睛就闭了过去;能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祈祷其他人能够活下去了。

    噗!

    熟悉的入肉声响起,这道声音在末世到来后,他起码听了上万次,可唯独这一次是那么的刺耳难听,就像是乌鸦的诅咒一般,让人心生厌恶......

    冯冽艰难的撑开眼皮,一阵模糊后他终于看到了眼前的一切!

    一道小小的背影挡在了他的身前,她就这样耸立在天堂和地狱的分割线上,守护着身后绝望的他。

    虫子的节肢从她的身后贯穿到胸前,鲜血从这可怖的伤口处流下,甚至有不知名的内脏都被其掏了出来,可即使如此她的身躯却从未倒下。

    “不,不...不!”他抓着头发,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那只狰狞的虫足并没有穿透他的身体,甚至连他的一根汗毛都没有伤到;这全是因为一个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终究还是那个女孩抗下了所有!

    其余八人拼劲全力斩断了那条穿透女孩的虫足,接着强忍着心中的悲愤和身体上的疲惫感再次和蚁后戍卫鏖战在一起。

    冯冽摇摆着身体,抢先倒在了女孩的身下,接着艰难的爬起身,扶起了她那不断颤抖的身躯。

    “你为什么那么傻?”冯冽第一次在队员面前展露哭泣,没想到却是因为生离死别。

    韩露对着他艰难的露出了一个惨白的笑容,失去了生气的眸子也在这时候绽放出了最后的生命色彩;她那冰冷的小手一点一点的向上挪动着,想要攀上这几十厘米的高峰,擦去最爱的人眼角下的泪水。

    “冽哥,别哭了,以后帮我照顾好我的姐姐,可以吗?”韩露的声音很急促,她仅仅是这一句话几乎就耗尽了最后的体力。

    冯冽并没有说话,或者说他的嗓子已经被彻底梗住了,唯一能够表达自己内心真实想法的,也只有眼中跳动的愧疚与痛苦。

    而韩露似乎完全读懂了一般,最后居然对着他痴痴的傻笑着。

    “冽哥,我从没有看过你哭呢.......”她最终还是放弃了努力上移的小手,将少女那美好的心意全部转换到了目光上,就这样温柔的看着冯冽流动下来的泪珠。

    就像女孩拿起贴身的手帕,踮起脚尖为最心爱的男孩擦去汗水一般。

    这一刻,所有的痛苦都已经消失,韩露已经看见那个遥不可及的背影向自己诉说最真实的一面,耳边回响的全是恋人之间的甜言蜜语,就连太阳都为此而洒下粉红色的光芒...

    她就这样蜷缩在冯冽的怀里,犹如受惊的小猫一般,接受着最温软的安抚。

    “你们所有人和韩露道个别。”冯冽的那沙哑的声音传来,如杜鹃泣血,闻之让人落泪。

    而战场上的韩雨、韩霜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拗,听到冯冽的话后死死的捂着嘴便跑到了小妹的身边。

    看着怀里的韩露被自己的姐姐接过去,冯冽最后看了一眼那一处可怖的伤口,现在伤口底下的鲜血已经汇聚成溪,这也就意味着女孩已经到了最后的弥留之际。

    “你们几个听不到吗?过来和你们并肩作战的队友道个别!”嘶哑的声音中包含了深入骨髓的寒意,隐约之中还有一丝熟悉的龙吟。

    其他几人互看一眼,同一时间爆发出了最后的力量击退了来袭的蚁后戍卫,接着就飞奔到韩露的身边,捂住了她那满是血污的冰冷小手。

    “姐姐...”

    “不...不要说话了!”韩霜哭喊着,此刻她已经泣不成声;她已经看到小妹身上好多器官被虫子破坏,以目前的医疗设备来说已然回天乏术;唯一能够寄托的还是人们口中的漫天神佛,希望它能降下神迹。

    然而,这片末世中的战场是神佛也无法涉足的地狱,战场属于死神,属于恶魔,黑暗和死亡就是这里的主宰,佛陀、菩萨的佛光没有能力照破这片血腥,即使是神也会畏惧这片黑暗,即使是神也会在这里流血,没办法给它的信徒带去庇护。

    下一瞬间,蚁后戍卫呼啸而至,头顶的上颌向毫无防备的队伍袭去;冯冽吐出了一口黑血,他的眼神露出决绝的锋芒,两只手再次抵住了那一对死神镰刀一般的上颌,欲要将其折断。

    “什么狗屁神魔!既然它们畏惧这场末世,那么就由我来替天行道!”

    冯冽的语气恢复了平静,他似乎忘记了韩露之殇,更无视了身体上的疼痛。

    “今日...”冯冽那双充满天灾般恐怖气息的诡异竖瞳投向前方,当这两字从他的嘴里吐露而出时,他的眼中燃起了滔天邪火,口中的白牙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尖锐,发生着一种恐怖的异变,充满了血腥与残暴的气息!

    “当斩!”后两个字吐露时,冯冽的声音在这一刻扭曲,隐约附带着巨龙的雷霆怒吼,脚下的整个地面崩裂,方圆百米都在恐怖的巨力中颤抖。

    “神魔授首!”最后一个词落定。震天撼地的恐怖能量自冯冽的身上发出,上方的青天也在这股力量下开始剧烈扭曲;他的声音带着撕裂灵魂的龙啸,方圆数里在刹那间风云突变。

    眨眼间,虚空中响起了神魔的哭号,万兽为之战栗,天地为之变色,整片天地都在这股惊天龙威中震颤,高空中的阴霾甚至在这惊天气势中凝聚肆虐,于空中形成了成百上千的小型飓风。

    天灾,在这一刻降临!

    “我看着...”韩露像是送别远行的恋人一样,在离别的寒风之中黯然离开,这朵鲜艳的仙葩在这一刻凋零飘落。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龙曾一度占据着星球霸主的地位,在遥远的上古时代,它们才是这世界最强大的主宰;龙啸九天,神魔俯首!

    龙的眼泪就像是它脖子上的逆鳞一般,代表了一头巨龙的守护、尊严,哪怕是蛟龙也是如此;一经落下,天摧地塌,流血砰砰!

    威动长空,众生俯首!

    然而下方的人群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因为那撕裂灵魂的龙威而昏迷,天空中的那头蛟龙虽然也在大展神威,但是只要不去忤逆压迫在他们身上的那股气息就不会有伤。

    那头漆黑蛟龙艳红如血的双眼正死死的盯着山谷中的某一处角落。

    它在看他,他也在看它!

    好像它们是儿时的玩伴,数十载未见,正在细细查找彼此有什么不同。

    唯一突兀的就是,他们都有冰冷的眼神。

    噗......

    蛟龙出现异响,驭雷飞行的他气势突然萎靡,龙鳞片片倒竖起来,露出了下方的皮肤,而后又从下方冒出了细密的红色血丝,狰狞可怖的龙嘴里喷出了一大口猩红的龙血;可他并不在乎,眼里的杀意反而更加汹涌。

    吼!

    蛟龙长啸,周围噼啪作响的雷蛇突然间变得狂暴起来,然后一道闪电离体而出,带着轰雷之势朝着那双眼神的主人而去。

    它蛮横霸道,威力惊人,势不可挡,从那无数的虫潮之间划过了一道龙形轨迹,就像是行星爆炸一般把无数虫子组成的虫潮给冲的支离破碎、瞬间成空。

    轰.......

    天雷滚滚而来,又在地面炸开。

    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将大片大片的大地照耀地亮如晴空万里。

    因为动静太大,场面又过于震撼吓人;即便是鼠群也全部抬头看去,但是并没有看出什么。

    因为光芒太过耀眼,那一片区域都变成了幽蓝色。

    一眼望去,半边天空都是幽蓝色。

    冯冽化身的蛟龙不见了,那地面上的虫潮也同样消失不见了。

    那些幽蓝色就像是凝固的油漆,风吹不散,雪化不开。

    只有时间才能将它化开驱散。

    随着时间的流逝,幽蓝色的光芒逐渐变淡,然后消失。

    天空再次恢复了黑暗,鹅毛大雪继续落下,凛冽的寒风继续飞舞。

    蛟龙不见了,威胁众人生命的虫潮也不见了。

    噗.......

    地面某处出现响动,化为血人的冯冽重新出现在韩露那尚未变冷的尸体边,他的身体都是伤口,仿佛体表那数万个毛孔都在喷血一般,根本止不住、堵不上。

    用尽最后的力气最后看了一眼韩露那凝固在脸上的笑容,他的意识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