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68章
    此刻虫群的攻势相比较最初无疑减缓了很多,显然蚁群也已经展露出了颓势;可即使如此人类这边也即将先一步陷入奔溃。

    后方的冯冽也是心急如焚,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脱力失去战斗力,他恨不得立马投身战场,给幸存者减少压力。

    可现实并不允许他这样做,蚁后戍卫肯定还躲藏在某处,若是他因为加入战斗而分心的话,蚁后戍卫随随便便一下出击,本来就岌岌可危的战线肯定全面溃散!

    “不行了,在这样下去,我宁愿去死!”一位火系异能者咆哮,他手中的火苗越来越小,在风中摇曳着,似乎随时就要熄灭一般。

    他喘着粗气,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大家心里很明白这位火系异能者已经无力再战了。

    咔嚓!

    就在这一瞬间,蚁后戍卫再次出现,仅仅是瞬息之间就收割了那位火系异能者的头颅。

    与此同时冯冽心中一喜,在这场猎人与猎物的角逐之中,最后还是他赢了;他赢的结果就是,整个战局的走向都会因此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腰身微微发力,就欲向那只蚁后戍卫袭去。

    噗呲...

    熟悉的入肉声响起,冯冽的腰间传来了一阵剧痛,下一瞬间伤口处的肌肉自主的收缩着,利用这种方法压迫着伤口的出血。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刚刚出现的三只蚁后戍卫,他甚至能够发现面前的那只蚁后戍卫丑陋的脸上露出了一抹非常人性化的嘲笑。

    嘲笑他的天真,嘲笑他的愚蠢,嘲笑他的道行不够,输掉了整场的战事......

    “草!”冯冽怒骂一声,此刻他来不及为此而愤怒了,因为他现在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

    随着腰间受到攻击,蚁后戍卫还在他的身体里释放了一种毒素;如果放在平时他只需要花费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就可以将其解开,但是现实能够给他十分钟的时间吗?

    先不说幸存者能不能挡住十分钟的时间,就说这三只,不现在是四只的蚁后戍卫围攻,就能让全盛状态下的他手忙脚乱好一阵后,勉强斩杀。

    感受到腰间传来的一种酥麻感,以及瞳孔扩散后变得更加明亮的视野,冯冽知道绝对不能再拖下去了。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解毒和中毒也是如此,当毒素进入冯冽的身体之后立刻就起到了催化作用,开始疯狂的破坏红血球和血液组织,这时他的身体开始自主的建立防御机制,特殊的生物蛋白酶开始分泌,起到中和的作用,可饶是如此仍然需要十分钟的解毒过程,而未来的五分钟内,将是他最虚弱的时候。

    他不敢在浪费时间,五分钟之内每过一秒他就会虚弱一分,就是此刻他甚至都觉得自己的肌肉已经开始变得僵硬无比了。

    只是还未等他完全调动自己的身体,其中一只蚁后戍卫突然大吼一声,巨大的口器直冲冲的对着他的脑袋剪来。

    冯冽连忙抬脚,重重地一顿,身体向上跃起两米的高度;突然只见又一只蚁后戍卫冲天而上,带起一片的雪尘,直指半空中虚弱的冯冽。

    冯冽心中一惊,此刻他思维已然变得迟滞,再加上半空中无法借力,连忙将双手架在胸前,生生的抗下了这一击。

    “草!”

    冯冽再次怒骂一声,便见蚁后戍卫那坚硬的躯体裹挟着巨大的动能狠狠的轰击在了他的手臂上,就像被一辆百码行驶的卡车撞过一般,倒飞而去,连翻带滚飞出了数十米外!

    “今天就要交待在这里了吗?!”他的脑子越来越模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挣扎起身却又跌倒下去。

    战场上,其所有人类一片哗然,倍感震惊;冯冽第一次出手就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了一只蚁后戍卫还有十几只特化兵蚁;可这一次,就连如此强大的他都栽倒在了四只蚁后戍卫的围攻之下。

    离他最近的周秋水和韩露抢先一步跑到冯冽的身边,连忙扶起他的身体,道:“冽哥,你的伤势?”

    “断了几根肋骨,内脏受了点冲击,暂时死不了!”

    他挣扎起身,看向不断逼近的蚁后戍卫,暗自思考要不要使出最后的底牌——蛟龙真身进行战斗;就目前他的情况而言,恐怕使用完蛟龙真身之后,就要彻底的脱力陷入昏迷;最尴尬的就是他到现在还没有弄明白蛟龙真身的血液运行以及力量运行的路线,也就是说他使用蛟龙真身后,就要忍受筋脉寸断,真身崩溃的情况。

    “拼了,最后一下!”他拼尽最后一分力气,周身震荡着无穷无尽滚滚而来的电浆,形成了一条涌动的河流,围绕周身旋转,如龙腾跃,如蟒游动!

    而那几只蚁后戍卫看到冯冽重新绽放出骇人的气势,居然升起了愤怒的情绪,仿佛到嘴的羔羊跑了一般,一个个霍然加速,杀气腾腾的向他杀来。

    “你们两个离开这里。快!”

    冯冽大吼一声,蛟龙血液在全身沸腾,眉心一动,三只蚁后戍卫被无形的龙威震慑在原地,接着两条手臂死死的卡在了最后一只蚁后戍卫当头剪来的双颌上。

    他看到自己手掌上的龙鳞在第一时间被刺破,炽热的龙血沿着弧形的口器滴到了蚁后戍卫那丑陋的头颅上,一滴滴的汇聚着流向了它那被厚重骨片包裹着的食道内。

    尝到芳香龙血的蚁后戍卫越发亢奋,龙血性烈彻底的激化了它体内的野性,这只虫子发出了刺耳尖锐的咆哮,六条深入地面的虫足也在颤抖着,两只上颌以撕裂一切的力道一点点的缩小冯冽苦苦支撑着的活动空间。

    冯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两条上颌上的力道在不断加大,连带着他手掌上的伤口也被进一步的撕裂开来。

    “啊!!”体内的龙血越发激荡,强大的压力甚至将他那半龙人身躯的青筋都爆出了血,飞速流动的血液让全身上下一片赤红,片刻后血液渗透出皮肤将漆黑的龙鳞染的猩红。

    到了后面他的骨骼甚至都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嘎吱声,好像是一把不堪重负的椅子即将断裂;这种拼了命才爆发出的劲头终于有了收获,蛟龙的蛮横体魄一览无遗。

    他那泛着乌光的龙爪都捏进了蚁后戍卫上颌的甲壳里,那甲壳的崩裂声不绝于耳,只见那虫子的两只上颌被一点点地掰开,下面的那颗正在尖叫的脑袋也暴露了出来。

    但虫子这种残暴无脑的生物从来不会坦然面对死亡,作为蚁群作战中的高端战力蚁后戍卫更不可能出现;这只虫子在感受到死神降临的前一刻爆发出了垂死挣扎时的恐怖力量,那一对上颌的咬合力成倍上升!

    这一次冯冽再也承受不住,他的身体已经处于临界点的位置,若是继续支撑下去换来的不是大快人心的手撕虫子,而是肌肉断裂!

    强弩之末的他,连忙向后退去,但是脚下刚刚一动就是一阵虚弱感,就像是踩棉花一样,甚至连最基本的平衡都无法掌握。

    连滚带爬的推了五、六米,刚想再次挪移身体的他,就听到身后传来的大喊声。

    “哥们。我们来帮你!”

    一根钢筋,狠狠的捅向了恢复行动能力的蚁后戍卫;冯冽扭头一看,一个戴着破碎眼睛的学生,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抵在钢筋末端,身上沾满了混合着虫子外骨骼的粘稠碎肉。

    “死吧,你们都去死吧!”他为自己壮胆,拼命的嘶吼着。

    这时一个大妈,拽着一根刚刚折断的树干,抖动着身上松弛的肌肤,一下下地砸在面前的蚁后戍卫上。

    但是,蚁后戍卫根本不是她们所能对付的,那四只虫子甚至都没用头顶的上颌,长有倒刺的一条足一下就绞断了树干;眼看着大妈就要被杀死,旁边一个小男孩,举着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匕首,哭着喊着刺在了蚁后戍卫的腹部上。

    可是这并没有用,锋锐的匕首只能在它那光滑的外骨骼上留下点点白印,而那条本就无限接近大妈的足,也是毫不留情的洞穿了大妈的胸口,接着那条足上的倒刺死死的勾着大妈的身体,向后拖去。

    另一边的小男孩也受到了另一只蚁后戍卫的袭击,不过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年过七十的老人,舍身扑了过去,用自己衰老的后背挡住了虫子的攻击。

    “孩子好好活着,你们是大家的希望。”

    老人的眼里留下了血泪,本就年迈的身体,在受到致命攻击后,没过多久就死去了。

    前仆后继,全民皆兵;哪怕是那些躲在后面苟且偷生的人也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此刻再也不敢做缩头乌龟,纷纷拿起武器和蚁后戍卫战斗着。

    只是他们的战斗和送死没什么区别,四只蚁后戍卫砍瓜切菜一般就绞杀了一片活生生的幸存者。

    “啊......”

    更让人绝望的事情发生了。

    后方的老幼妇孺里,发出了一声声的惨叫,人群尖叫着向前方还在战斗的人群涌去。

    “怎么回事?!”王益高声的大叫着,他也发现了后面人群的骚动。

    冯冽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直到听到他的声音后,才回过神来,冷汗布满了他那扭曲的面孔。

    黑色的皮毛上长者狰狞的骨刺,就如同刺猬一般的生物,远远望去就如同游戏中的骷髅生物一般,在鲜血的涌动中,向人群包围而来。

    他咬破了自己的舌尖,勉强运行着昏沉无比的大脑,连忙高声回应道:“鼠群,是变异老鼠,大概上千只!直冲我们而来!”

    战线上的群一阵骚动,而后空气都凝固了;好一会,都没人再说一句话。

    在然后,哗然一声,对抗虫群的所有幸存者彻底绝望了,一种惊惧感、一种绝望感,在四面楚歌中如烈性病毒一般,急剧的蔓延开来。

    眼看着胜利就在前方,原以为要胜利了,可没想到最后竟然背一群变异老鼠给包了饺子。

    没人会认为这群老鼠是带着善意的,只是没想到末世前,人人喊打的老鼠,此刻居然反过来了。

    人们惊恐着,无助着,前方和一群战斗的人,更是失去了希望,很多人一个不慎就被蚁群突破了防线,一时间,整个战场哀嚎四起。

    冯冽也在恨,他恨这群老鼠为什么不早点出现,偏偏要在自己小队所有人都即将脱力后才出现。

    逃?

    这已经不现实了,前有蚁群后又鼠群,两支族群根本不可能放过处于包围圈中的人类。

    “收缩队伍,所人赶紧聚集在一起,老人和小孩靠在里面,其他人,都站在最外围。”王益的嗓子都嘶哑了,但是队伍里的人几乎都快力竭了,很多人都是在同伴的搀扶着才一点一点的脱离战线,许多人在半路上就被蚁群爬上了小腿,而后小腿上的血肉像融化的冰雪,瞬息过后就剩下了最中心的脚杆子。

    人群开始聚集、哭喊声、惨叫声混乱成一片。

    “孩子,还是你在哪里?”

    “爸爸...妈妈...”

    人挤人,情况无比混乱,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们都想和牵肠挂肚的人走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