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67
    这场战斗的残酷程度,超越了人类的战争,只有在屠城的时候才能达到这种程度。

    因为这场战争没有俘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这便是种族与种族之间的战斗,蚁群为了能量、为了繁衍而围猎人类;人类单纯为了不想死而去厮杀。

    战场上,人类气势汹汹,杀红了眼睛,这种全民皆兵、破釜沉舟的打法顶住了虫潮的冲击,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平向人类一方倾斜下来。

    “能活下来了吗?”战场上一位消防员,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双目湿润,兀自出神,他的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嘴唇发白。

    因为末世降临后长期没有吃饱,让他的身体格外虚弱,此刻他的体力早已耗尽。

    “会赢的!”他昔日的战友在他身边重重的说道,也在为自己鼓气。

    然而异变再起,当一个异能者惨叫一声,被一只突然出现的蚁后戍卫咬掉头颅之后,整个战场的局势再度扭转。

    冯冽的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那是一只连他都没有发现的蚁后戍卫,它就如同一个潜伏者,无声的在地底下缓缓的移动,从不出手,更不窥探局势;但甫一出手,就直接斩杀了一个异能者。

    很快这只蚁后戍卫的出现,引起了其他异能者的注意,五个异能者围了过去想要将其斩杀。

    可是蚁后戍卫哪是好想与之辈,它们甚至进化出了不弱于其它变异兽的智慧,岂会轻易找死?

    仅仅是一个照面,一位异能者就被它咬掉了头颅,接着它一个加速,恐怖的力量直接撞残了另外两个异能者。

    而它就在异能者的痛呼之中慢条斯理地咬掉了他们的头颅,最后重新遁入地下归于寂静。

    只是战场上一下少了三个异能者的防御,轻易就让虫群冲破了一个口子,犹如大坝决堤,大量的蚁群开始冲进人群,分割战场。

    “草!”冯冽怒骂一声,他也不知道那只蚁后戍卫现在在哪,正在犹豫要不要放弃搜索,加入战局的时候。

    呲啦一声,一张电网铺开在地面上,火花跃动之间,幽幽的蓝光闪烁,瞬间就堵住了那道缺口,将来犯的蚁群电的焦黑。

    而后那些拿着汽油桶的普通人上前,一桶接一桶的将汽油洒在冲过防线的蚁群上,最后一个打火机发出了清脆的声响,蚁群瞬间葬送在火海之中。

    冯冽凝神望去,心里震撼,那不是贺教授吗?

    这花甲之年的老顽童,嘴里叼着根烟,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一直在想方设法的坑冯冽手中的香烟,他甚至都没观察过这小老头是不是异能者。

    贺教授再次吸了一口烟,快速冲上前去,补上了缺口。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蚁后戍卫出没的频率越来越大;冯冽数了一下,十分钟的时间里,已经出没了13次了,每一次都能带走三、四个异能者,这让人类一方的压力不断增大。

    “你到底在哪?!”冯冽的眼睛如同黑洞一般,不肯放过任何一丝光线,可饶是伏羲神眼的强大也无法穿透地面的阻碍。

    嗡!

    地底下传过了一阵特殊的波动,这是蚁后在向蚁后戍卫传递消息时出现的波动。

    这一次蚁后戍卫的目标则是冯冽的小队。

    他那支小队的实力实在太过强大,仅仅是九个人的力量就扛起了二十个异能者才能守住的蚁群冲击;所有人的,不论是异能者还是普通人,全部都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充满了希望,有这样的小队分摊压力,那他们将会轻松很多。

    也正是如此冯冽的心一直悬着,小队这样肆无忌惮的展现自己的力量,估计撑不了多久,如果这波蚁潮过后再次出现意外,那他们怎么撑过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冯冽一直没有出手,他静静呆在树冠上,伏羲神眼如同最高效率的生物雷达一般,在混乱的战场中搜寻着那道与众不同的身影!

    这蚁群太有组织性了,哪怕少了特化兵蚁的辅助,单单就是工蚁、兵蚁的正面压迫,再加上蚁后戍卫的暗杀就可以将人类一方活活耗死!

    不是所有人都像张军那样越战越勇,为战而狂的;很多人包括异能者此刻的体力已经不多了;再这样下去,人类一方根本承受不了。

    这时胜利天枰再次倾斜,不过不是向人类一方,而是向蚁群一方。

    在战场的一角,守在第一线的是一群士兵,冯冽曾听汪曦讲起过,那群士兵一开始有上百人,原本是车队里很客观的战力,甚至很多人觉得哪怕自己不能活着到达温城,可那群士兵绝对可以!

    只是他们也没想到在车队出发的第一天晚上就遇到了饕餮群夜袭车队,百人的队伍直接折损一半。

    剩下的五十人左右的士兵,也没逃过死神的怀抱,此刻好几个士兵在一开始拿着枪疯狂的扫射后,耗尽了所有的子弹;于是他们又使用起了异能,死死的钉在那一角,到现在都不曾后退一步!

    此刻弹药没了,力气也没了,其中一个士兵杀红了眼,拿出了一颗手榴弹歇斯底里的喊道:“连长,你带着弟兄们好好活着,我和它们拼了!”

    “阿涛,别!”然而那位连长根本来不及组阻止那道决绝的人影,眼睁睁地就看着他怀抱着手榴弹拼命的向虫潮深处跑去。

    轰隆!

    五六颗破片手雷炸响,士兵和数百只工蚁同归于尽。

    “兄弟们,都给我杀!不就是一群蚂蚁吗?拿出你们军人的气势!”

    “枪没了,我们还有异能!”

    “异能没了,我们还有拳头、牙齿!”

    “每个人都给自己留一颗光荣弹,就算是死也要给我倒在冲锋的路上!”

    四十九名士兵状若疯狂,全部都冲进了蚁群中,一个个四散开来向着蚁群深处跑去;片刻后,随着第一声巨响,接着第二道、第三道......

    整整四十九道蘑菇云升起,一切尘埃落定,汹涌而来的虫群终于如愿攻占了一这片久攻不下的阵地。

    战场上,到处都是悲壮,没有人知道这场战斗还会持续多久,但所有人都在拼命。

    武器没了,用异能;异能没了,用拳头;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越是没有武器,越要变得坚强...

    “你到底在哪里!”

    冯冽再也不复刚才的从容淡定,手心里全是汗水;现在死去的人越来越多,继续下去,输的一定是人类一方。

    所有人都进入了垂死挣扎的状态,虫群根本杀不完,有人开始绝望,心生退意。

    然而,就是因为冯冽一直许久不曾出手,终于引起了一些人的不满。

    工厂内的老幼妇孺对着冯冽那颗树的方向指指点点,眼里充满了鄙夷。

    突然,冯冽的眼中查找到了一丝波动,几乎是本能的直觉,他断定那就是蚁后戍卫出现的征兆。

    他想也没想,拼命的朝着战场袭去,因为距离那处波动最近的两个人——韩露、周秋水!

    没错就是因为韩露和周秋水的异能,大大的迟滞了那一片虫潮的推进脚步,若是再不加以阻止蚁群的伤亡还要加大;虽说蚁后不在乎普通工蚁以及兵蚁的生命,可繁衍它们仍然需要消耗不少的能量。

    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冯冽就跑到了韩露和周秋水的身边,可是想象中的袭击并没有到来,对此冯冽也只能跳到周围的一辆车顶上,继续观察着四周的动静。

    “小伙子,所有人都在拼命,为什么你还呆在这里?”一个六十岁的老大爷对着冯冽指指点点。

    这群老幼妇孺为了射击的精度,此刻已经把消防车开了出来,连同着工厂内部所有人都聚集在了防线后方不足五十米的位置。

    “你也是异能者吧,为什么还呆在这里?所有人都前去拼命了,就连我们这些老骨头都在搬运弹药,唯独你就没怎么动过!”老大爷的眼里充满着对冯冽的鄙视,“如果我在年轻个十岁,我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冲上去战斗!”

    有人开了个头,其余心生绝望的人自然找到了发泄口。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他怀里抱着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小女孩一直哭,他没有管,反而加入了指着冯冽的队列:“你是一个异能者,保护我们是你的义务,我们普通人为你提供食物,让你们乘坐更好的大巴;而你呢,在其他异能者和其他普通人壮烈牺牲的时候,你却躲在后边苟且偷生!”

    “对啊,你怎么还在赖在这里?”一个大妈领着一个小男孩,脚步生风的走了过来,唯恐迟别人一步似的,“你这种败类,贪生怕死,要不是我的孙子在,我肯定不输给你们这些男人。”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职责他的队列,他们一般都在四十到七十之间,都以照顾孩子为借口,呆在了后方,躲在了其他人的保护之下。

    冯冽强行按压住心中的愤怒,一遍遍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被杀意吞噬,可是目光越来越涣散,好不容易发泄出去的负面情绪再次积累,熊熊燃烧的怒火几乎要把他淹没。

    终于,这边的吵闹吸引了韩露等人的注意,在急促的建立起一道火墙之后,周秋水连忙脱离了战场跑了过来。

    “你们这群人吵个屁啊,这一片的九个人都是冽哥手下的,我们九个人起码顶那些异能者二十个,我们把冽哥这一份顶下来了,你们这群老不死的有意见?”此刻的周秋水生怕冯冽再次化身蛟龙,在走过来的时候便在手里聚集了一团风刃。

    风刃旋转带起了一缕缕的罡风,吹毛断发的锋锐,威胁着那群大爷大妈的性命。

    这群人不由得变色,脸上露出了讨好的神色,估计他们生怕周秋水给他们来一下这样的风刃,不过就这些小人的一贯德行,此刻怕是在心里把周秋水也给记恨上了。

    摆了摆手,示意周秋水赶紧回去帮助韩露,冯冽再次凝聚精神,死死的盯着场上的一切波动。

    可是奇怪的是,自从刚才那只蚁后戍卫显露出了那一缕极其隐晦的波动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传来,好像它已经离开了一般。

    但是冯冽不敢大意,这些虫子明显就受到其它智慧生物的指引,估计此刻正躲藏在某处就等着冯冽离开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战场上的形式重新陷入胶着,人类和蚁群陷入了最为残酷的漫无休止的攻防战。

    比拼的就是谁先承受不住压力,陷入崩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