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60章
    冯冽的一拳何其恐怖,可面对这全新的饕餮,只能打破它的皮肉,根本无法击穿它的头骨。

    而他知道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因为饕餮是群居动物!这就代表着周围的树林中还有一整群的饕餮在隐藏着。

    因此他决定不在纠缠,第一拳无果之后,他大力的催动着蛟龙血脉,产生了更加庞大、纯粹的龙威;这股天灾般的精神攻击直朝着身前这只饕餮的大脑碾压而去,瞬息之间这只饕餮的眼里流露出了莫大的恐惧,转而像条狗一般,倒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与此同时冯冽的拳头再次击打向这只饕餮的脑袋,没有任何悬念,当他的拳风刚刚触及饕餮的头盖骨时,磅礴的力量几乎实质化,直接贯穿了这只饕餮的坚硬脑壳。

    而在另一边的小队成员同样遇到了袭击,这支饕餮群简直就是无差别攻击,贪婪的本性驱使着它们捕猎更多血肉,然后不断吞噬、进化。

    “所有人立即猎杀凶兽,所有武器自由射击!”在饕餮群开始袭击车队的时候,王益第一时间下达了开火命令,所有持有枪械的人疯狂扣动着扳机,将子弹毫无保留地打向了来袭的饕餮。

    也就在这一刻,整个长龙般的车队里,处处都传来了连绵的哀嚎,四处都是枪械的开火声以及各种各样的异能攻击。

    子弹穿透饕餮的外皮,穿透进里面的血肉,但是也仅此而已;就连重机枪的子弹在穿透了少量的血肉后就卡在了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骨骼内。

    还有些子弹打到了饕餮背上的骨刺,结果只是打出了零星的火花。

    还有些普通人相当的有尿性,直接发动汽车油门到底,对着迎面扑来的饕餮直接撞击过去;而这批饕餮因为体型变小,无法在角力中胜过汽车,在咆哮而来的汽车面前,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那几辆改装后的卡车和消费车就更不用说了,这种钢铁猛兽面对这种小型饕餮没有任何压力,车顶上的链式机枪更是飓风般席卷战线。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能持续多久,这批饕餮虽然体型减小了,但是其防御力以及敏捷性却大大提升;与其说是退化,人们反倒觉得是进化!

    饕餮在被撞飞之后,并没有留下什么实质性的伤口,哪怕后方的枪炮和异能者疯狂补刀,可伤亡率相比较人类而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没过多久,饕餮就学聪明了;看到飞驰而来的汽车直接向下一趴,等到车辆碾过身体后失去平衡了,在返身将里面的驾驶员残暴的拖出来,在驾驶员的惨叫中将其撕得七零八落。

    反正它们骨头硬,哪怕是被上百码的车速撞了,也断不了骨头;至于汽车那肯定是彻底报废了的。

    好长一段时间里这段防线与饕餮的搏斗中陷入了僵持,人类暂时凭借大量的异能者以及强悍的火力慢慢的消磨着饕餮群的有生力量。

    而在车队的后半段战斗早已及结束,因剧烈捕杀而饥渴难耐的饕餮群正在啃食着人类的尸体,原本赶紧的地面已经被鲜血与碎肉染得一片猩红,就像扑上了一层血肉铸造的地毯,活脱脱的人间炼狱。

    这里已经没有活人了,少量持枪的人早已死在了饕餮的冲锋中,那些异能者也没有能抵挡住饕餮群的攻势,整个防线还没建立就全部奔溃,少数异能者也只能狠心抛弃亲友,向火力更强、异能者大量聚集的车队核心迂回前进。

    鲜血,在地面上汇聚成了一条小溪,这里已经不是战城,俨然成为了地狱,一场屠杀的地狱,一场鲜血与死尸组成的地狱......

    沉浸于饕餮盛宴的凶兽们满身是鲜血,它们踩着支离破碎的内脏,踏着涓涓血流,飞速的进食着,强大的消化系统瞬息之间就消化了刚刚吞入腹中的血肉。

    这还仅仅是第一波攻势......

    在第一轮冲击中,冯冽等人所处的车队核心凭借着强大的火力,以及大量的异能者堪堪的抵挡住了饕餮群的第一波进攻。

    可饶是如此,在第一轮冲击后,车队核心所处的前半截,也是死伤大半,数十辆爆炸的汽车熊熊的燃烧着。

    绝望的情绪在空气中弥漫着,王益等人的脸色阴沉几乎快要低下水,疲惫的脸上满是冷汗,在这零下温度的夜晚风一吹,甚至凝结成了冰沙!

    此刻局势并不能给他们多过的思考时间,是战、是留必须立刻做出决定。

    现在这种情况下,根本无法形成有效战力,但若是撤退的话,又能去哪里?

    向后走有饕餮群,向前走就是城区到时候就是遭遇兽群,至于往道路两边的参天丛林跑,那更是自寻死路。

    他将目光投向了满是凹坑的卡车,这种改装后的卡车虽然不怕饕餮的冲锋,但数量太少,无法照顾庞大的作战区域,这也就导致了整个防御战线在刹那间就被冲散。

    “王益是吗?车队后面还有一大批饕餮在进食,你若是再不做出决定,等到它们进食结束死的可就是我们了!”冯冽满身是血,当然都是饕餮的兽血,此刻他倚靠在骚粉色的Cayenne上对着王益冷淡的说道。

    得益于他的照顾,他的小队并没有出现伤亡,当然仅限于他的小队。

    “这都是些什么狗.娘生的杂种!”说话的人是车队里除他外的最强战力——张君。

    只见他呸了一声,吐出一口血水后,继续道,“它们不仅皮厚,敏捷性还高,更要命的是数量还不少。”

    接着他又绕着满是伤痕的卡车转了一圈,看着周围挡板的损坏程度,接着站在众人面前指着几处抓痕道:“卡车挡板上的抓痕浅的也有一厘米,深的甚至超过三四厘米,我们用还是钢板制作而成的!”

    随后他又指着镶嵌在钢板上的几根森冷白牙道,“看来这些怪物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啃咬钢板的时候还留下了不少牙齿,这说明它们的牙齿并不坚固,这是它们的一大弱点。”

    闻言,冯冽点了点头,能够从这些细节里面分析出这么多结论的,不愧于他的一身所学了,当然也仅此而已。

    就在他要开口纠正错误的时候,有人抢先说道。

    “末世前的科学研究发现,巨齿鲨的牙齿也并不坚固,撕咬猎物的时候还会脱落不少牙齿;但这并不代表它们的牙齿是缺陷,因为巨齿鲨可以终生换牙!而这样的机制可以保证牙齿的锋利,提高狩猎的效率。”

    这也正是冯冽想说的,鲨鱼一生都在换牙;就拿闻名全球的大白鲨举例,这一顶级掠食者一般都会准备好5~6排牙齿,一层叠一层,当第一排牙齿脱落后,里面的牙齿就会挨个前移;甚至有的鲨鱼十天就得换一次牙。

    更重要的就是它们换牙、捕食两不误!就问你气不气。

    “哦?老先生你是?”张军并没有因为被打脸而恼羞成怒,反而很有礼貌的对说话的那人点了点头,客气的问道。

    “他姓张,是我们杭城大学的生物学教授,也是中科院的院士,主攻生物进化方向。”说话的人是方平,此刻的他已经少了一条胳膊显得颇为狼狈。

    “原来是张教授,对于袭击我们的这些怪物,不知道张教授有什么看法?”张军似乎对其很尊敬,丝毫没有架子的说道。

    而那张教授则是踱步上前,抓住其中一根牙齿,连用了两次力才勉强将其拔了出来,接着他将牙齿递给张军,看着他说道:

    “小伙子你力气大,试试看能不能将它掰断。”

    张军一愣,迟疑了一会后,还是接过了牙齿,然后双手使劲一拗,这颗森冷白牙发出一整裂音,裂纹缓缓的出现。

    又过了片刻,在张军的手指几乎快要抽筋的时候,这颗兽牙才断裂开来。

    至此,所有人对这些饕餮的恐怖战力有了直观的了解;也就是钢板才能挡住它们,寻常的车壳可是连一口都挡不住!

    “刚开始我不能保证,现在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大家,赶紧离开这里;我们宁愿和其它体型庞大的变异兽作战也绝不和这些饕餮争锋!”张教授面色严肃的说道。

    “饕餮?”很显然这群人打了半天仗,连对手是什么物种都不知道。

    “这是官方的称呼,饕餮这一物种来历神秘,而且基因不稳定,外界稍微刺激就会发生突变!而今晚出现的这一批饕餮显然就是变异后的亚种。”

    这个逼装的好,很有专家的派头,我给你101分,多一分让你骄傲!!!

    “几位我有必要提醒一下,如果再不离开的话后面的饕餮群可就要涌上来了。”冯冽冷声说道,他也不想关心这张教授到底是真无知,还是假无知,此刻他只想快点离开。

    而那张教授则是深深的看了冯冽一眼,从白天开始他就对这个年轻人充满了好奇,到了刚才冯冽的作战表现更是让他大吃一惊。

    他那深邃的目光看着后方的陷入黑暗的车队,幽幽的说道,“这位小伙子说的对,我们必须抓紧离开!”

    ......

    深夜。

    天空中继续下起了雨夹雪,得益于这场及时雨,冲刷掉了车队上的浓郁血腥味,此刻的车队已经不足一千人。

    仅仅是一天,这支将近两千人的队伍就折损了一半。

    此刻冯冽正坐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背对着雨雪飘来的方向默默的抽着烟。

    汪曦已经在车里睡下了,冯冽怕她感冒还把车内的空调打开,他估计这将近一千人的队伍里,也就汪曦能够睡的着。

    默默的将手里燃尽的烟头丢到了一边,他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根继续点燃。

    从早晨出发到现在,一天的路程中虽说对于他支小队而已有惊无险,但他哪敢保证下一次能不能这样好运?

    距离温城还有三百多公里,这样的行进速度让他心里很是焦急,再加上这突然其来的变种饕餮,鬼知道这狗.日的末世还能出现什么折腾人的事情......

    心里想着这些忧愁的事情,冯冽脚下的烟头已经好几根了;忽然,他感觉有人向自己靠了过来。

    接着一位头发花白的小老头走到了冯冽身边才停下脚步。

    “小伙子,能给根烟抽不?”

    闻言,冯冽从兜里拿出了那盒只剩下几根烟的烟盒,直接丢给了他,“都给你了。”

    这老头也没客气,掏出一根烟后又接过了冯冽手里的打火机,接着连同打火机还有烟盒一起揣进了兜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