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58章
    走到长龙般车队的某一截,这里的所有人都像是大饥荒时代的难民一般,虽然说不上面黄体瘦,但也快相去不远了;尤其是精神上的压力,让他们直不起腰杆,一个个就像近代史上西方列强强买过去的猪猡一样。

    冯冽不知道车队那几个发起人为什么会专门留下公交车给这些老弱病残使用,这也就算了;可偏偏只是给这些难民保证了有公交车和足够的燃油,至于这些难民的食物、安全问题,那几个发起人似乎根本没有进行考虑。

    走到这里冯冽就已经想要回去了,这里的氛围充斥着黑暗,在几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还有一些罪恶的事情发生。

    仅仅十分钟,他那夜视仪一般的眼睛,就已经发现了不下五起强暴事件,而施暴者也多为这难民营里的男性;大家的神经都被紧绷着,尤其是这寒冷、黑暗的夜晚,更是折磨着每一个人的精神,而那些不堪重负的人,则急需发泄一部分压力;他们专挑衣着破烂的落单女人下手,更有甚者玩起了先.奸.后杀的勾当。

    和性一样,充满能量的血肉也是这些难民所急需的......

    而这一切就像吸毒一样——人心一经扭曲,再想还原可就难了。

    “最终沉沦......”

    冯冽注视着天空,似乎在透过苍穹,注视着浩瀚世界的某个角落——注视着某位置身事外,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孤星寂寥,北风呼啸,望于晨光东染,未有天堂音.....

    他自嘲着继续向前走去,还如一个诗人一般吟诵道:“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

    吟诵着《双城记》最经典的开篇,他停在了一处人群聚集的地方。

    围观的人眼里闪烁着淫.欲,还有人手里拿着少量食物排起了队;这一切只是末世中微不足道的一个缩影,或者说这只是一个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进行多人运动的又鸟(连起来读);但真正吸引冯冽的目光中的却是这又鸟的做法。

    只见一个嫖客从她身上发泄过后转身丢下了食物,而那又鸟则从从几块木板搭建起来的临时床铺上艰难起身,捡起少的可怜的肉干后,将其放到了身后的汽车底下。

    这时一条脏兮兮的狗从车下探出头来,先是舔了舔那女人潮红的脸,接着吃起地上的食物......

    而在这之后,那女人又对着队伍喊,“下一个。”

    奇怪的女人,自己已经迫于饥饿出来卖身了,还要喂食宠物。

    冯冽对她的这一做法很是不解,虽然末世里大家都已经把尊严踩在脚下,但尊严还没有一条狗金贵?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这时下一个嫖客上来了,他的手里拿着多处其他人几倍的食物,蒙着脸低声道,“我不喜欢大庭广众做这种生意;如果你能够陪我去旁边没人的角落做,这些食物都是你的。”

    说完还将手里的食物在这女人的面前晃了晃。

    只见这女人艰难的把目光从他手上的食物中移开,随后缺少血色的红唇轻启,“我同意你的要求,但是你得先把食物给我一半。”

    这男人发出一声晦涩的嘲笑,接着就从中撕下了一半的肉干交到了女人的手里。

    而这女人这一次并没有再把食物喂那条狗,而是小心翼翼的将其包好,在放到贴身的衣物里面,最后颤巍巍的跟着这男人离开了......

    冯冽的眼里透露出一阵精光,他并没有从这男人的眼里读出任何欲.望,这样的人绝对包藏祸心,但这又关他什么事呢?大家都只为活着,谁也别指责谁。

    摇了摇头,转身他就向自己队伍那边走了过去。

    也不知道食物被分出去多少。

    ......

    十分钟后,冯冽面色铁青的站在九个人面前。

    在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心理准备,但他绝对没想到这群败家玩意敢把储存的食物分出去一半!

    “事情就是这样,当时我们也是蒙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讨要食物。”开口的人是汪曦,这时候也只有她敢开口。

    可饶是如此,她也没见过冯冽发过这么大的火,说到一半她的声音也是小到自己听不见的地步。

    “所以你们就把一半的肉干分了出去?还有你们难道没想过既然他们敢来乞食,那么他们就敢舔着逼脸,在同一天的时候来领第二次、第三次!”冯冽实在是气急,说道后面几乎是大吼出来。

    “还有关月!你平时不少挺机灵的吗!难道你没有想到这一点吗?他们在第一次领取完食物后,就敢遮住面孔,来领第二次!”此刻他气的几乎快要吃人了,指着关月的鼻子破口大骂。

    也难怪他如此激动,俗话说斗米恩,升米仇;什么人难养?唯小人难养;而所谓的小人,在末世里比比皆是。

    就在他指着关月鼻子骂的时候,一旁的肖遥听不下去了,只见她低声说道,“冽哥,你别怪关月姐,是我......”

    这不管肖遥的事,是我的疏忽,当时我确实没有想到这一点!”关月看到他将几乎要吃人目光移向肖遥,立刻一把拉住了她的身体并开口出声道。

    闻言,冯冽几乎要被气笑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她们还有心情玩这一套。

    “你们感情挺好啊?看看从你们手里领走食物的那些人,那时候你们没有看清楚她们的真面目,我不怪你们;但是此刻看到你们一个个被骂,那些所谓的可怜人有人站出来帮你们说过一句话吗?到现在为止你们还不明白吗?”

    回应他的是一阵的沉默......

    “行!你们行!都挺有肝啊!我最后问一次,是谁让你们不限量供应的?”他的语气逐渐变得平静,那微微嘶哑的声音,犹如刀子一般划过了面前九个人的心间。

    可面前的九个人仍是低着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其实他早就答案知道了,且不说刚才肖遥的举动,就是此刻关月和汪曦死死的抓住肖遥的手臂,就说明了问题。

    “既然没有人主动站出来,那你们就别吃饭了,所有人禁食三天;当然你们也可以自己出去找吃的。”如鹰隼般锐利的眼光扫过每一个人,说完他扭头就离开了。

    既然队伍里的人对饥饿没有那么大的概念,那他这个做队长的就很有必要给她们上一课。

    “冯冽,现在饿三天可是......”

    还没等汪曦开口,冯冽就打断了她的话,语气生硬没有一丝感情。

    “包括你!”

    说完就上了车,再也没管九个人的反应。

    ......

    “完了,完了。这回冽哥是真的生气了。”此刻这九个人围坐在篝火旁边一起讨论着刚才发生的事。

    “曦曦姐,你有见过冽哥发那么大的火吗?”说话的人是韩露,她无视了向阳那喋喋不休的哀嚎,将目光看向了汪曦。

    闻言,汪曦也只能苦笑一声,“我和他从末世来临的第一天就在一起,大事小事那么多,今天也是第一次遇到他发那么大的火。”

    “啊!那冽哥这回玩真的啊。”向阳再次哀嚎一声,很夸张的做出了一个晕倒的动作。

    “行了,向阳哥你别耍宝了,等他气消了我在去找他聊聊,冯冽他就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相信他不会真的为难我们的。”汪曦白了向阳一样,无语道。

    “曦曦,还有大家;这事都怪我,现在还要你们为我的错误买单,对不起。”肖遥将大半张脸埋在了双腿之间,只露出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看着篝火。

    关月用手轻柔的抚摸着肖遥的头发,劝慰道:“没事的肖遥,还有曦曦你也别去冽哥那里为我们说话了,我估计你真要去的话绝对会被他骂。”

    说完还苦涩的摇了摇头。

    “那我难道看着你们挨饿?这天可是越来越冷了,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又要下雪了。不吃饱的话哪有力气御寒啊。”

    还是那句老话,异能者依然需要遵循质量守恒定律;他们的身体虽然变强大了,但越强大的人反而吃的越多;谁让自然法则——新陈代谢就是这样编写的呢。

    “要不我们......去猎杀变异兽把空缺补回去?”宋子游看着一筹莫展的众人,试探着开口。

    “胖子,咱们分出去的肉干最差也是三阶变异兽的血肉做的,甚至还有四阶变异兽血肉。你确定我们可以猎杀这种实力的变异兽吗?”众人看宋子游的目光,仿佛再看地主家的傻儿子。

    闻言,宋子游尴尬的张了张嘴,便缩回脖子不再说话。

    气氛一时间有点沉闷,又过了十来分钟眼看时间就要到晚上九点了,众人刚想回车里睡觉;突然,旁边载有异能者家属的大巴车内传来了一阵夹着恐惧和嘶吼的呼救声!

    变异兽出来袭击了!

    这一道声音也被冯冽听见,他连忙打开车门冲了出去;虽然他对那些家属的死活不是很在意,但他对变异兽做成肉干很在意;正在为食物发愁的他,只感觉现在来袭的变异兽简直就是白给。

    刚下车,他忽然想起了些什么,连忙对着同样着急的小队成员大喊道:“你们几个不许跟上来,注意周围的警戒!还有看好肖遥,如果我回来看到你们多管闲事,就再也别吃饭了!”

    说完,他直接向前方的大巴车冲去。

    “小心!”刚上大巴车,冯冽的身后就传来了一阵惊呼。

    但那个人惊呼的声音很快就吸引了袭车的变异兽的注意,那变异兽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扑到了那人的面前,爪子高高的扬起,爆炸般的力量直接将那人的头颅给拍碎了。

    冯冽皱着眉头看向袭车的变异兽,它们的体型并不大,仅有一人多高,身体四肢修长,身后拖着一根长长的尾巴,背上布满了倒刺。而它们那不成比例的大嘴,却暴露了它们的身份。

    饕餮,这是全新的饕餮!

    只见那只饕餮一口吞下了那具无头尸体的大半截身子,那张与头部不成比例的大嘴在利齿交错之间,轻易的就完成了血肉的切割,只留两条血肉模糊的大腿在外面;然后它向上一仰头,轻易的将其咽了下去,接着巨大的舌头不断伸出舔舐嘴角,显得格外狰狞。

    而车厢里还有一只饕餮已经发现了冯冽,但他的反应何其之快,在它扑过来之前冯冽就挥出了拳头!

    炮弹般的力量几乎是端端正正地打在饕餮的额头上,巨大的冲击力让它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扬起。

    但就在这一瞬间,冯冽的脸色微沉,天灾般的气息再次降临,恐怖的龙威夹着着再次轰出的拳头猛然击打向面前的那只饕餮。

    刚刚他看得很清楚,那一拳只是轰飞了这只饕餮前额的皮肉,露出了下面森白的头骨,然后剩余的力量打击在头骨上,只是在上面留下了一个不大的凹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