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53章
    冯冽只能从这毁坏严重的纸条中读取这么多的内容了,其中还有些数字和符号,结合文中的意思,他估计这就是手术中积累下来的经验了。

    揉了揉胀痛的眉心,他看了一眼集合完毕的众人,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便率先向前走去。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还有一种焦躁和不安;奇怪的是周围的房间并没有传出其它的异响了,不过这对于冯冽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至少他不会因为里面关押的人再去动怒了。

    “冽哥,再往这个方向走大约一百米就可以越过马蜂窝了。”关月充分发挥着智囊团的职责,指引着队伍前进的方向。

    冯冽点了点头,再次看了一眼这昏暗的走廊,便再次加快了脚步。

    走廊周围的房门紧闭着,也不知道里面是否存在着像那个可怜女人一样的试验体;但这已经和冯冽没有关系了,他没有勇气破开房门,去探查里面的真相;再说了就算里面还有人又怎么样?他也没有能力照顾这些可怜人的生死;与其为自己的好奇心买单,不如避免自己去犯错。

    一百米的距离很快就到,众人堆起随身的背包让冯冽够得着天花板进行挖掘,而所谓的隔离层在他那坚硬如金刚石般的龙爪面前就如豆腐般脆弱,仅仅用了五分钟就破开了通完地上世界的通道。

    贪婪的呼吸了一下地面的空气,冯冽双腿一用力,呼的一下半截身子就跳出了坑洞,接着双臂一撑,灵活的爬上了洞外。

    瞟了一眼五十米外重归于平静了马蜂窝,冯冽将手伸向洞内,轻声的说道:“韩露,你先出来,注意弄出太大的动静!”

    其实他这句话提醒与否都是无所谓的,就凭他的力量抓着韩露那一百来斤的体重,简直和抓纸片一样轻松;三两下功夫,韩露就被他从坑洞里一把拎了出来。

    “现在你负责警戒,如果有马蜂飞来尽量不要招惹它们!”冯冽对着她轻声告诫道。

    冯冽首先拉韩露上来的用意是因为,她的异能对马蜂有极强的克制效果,虽然面对铺天盖地飞来的马蜂群效果不大,但若是意外真的发生则可以为众人争夺更多逃生的时间。

    而韩露也很愿意在冯冽面前表现自己,拍了拍自己伟岸的胸脯,小声的保证道:“放心吧冽哥,我肯定行的!”

    看到她眼里闪烁着的欣喜,冯冽则是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转身继续完成着自己的工作,他将手伸进坑洞轻声道:“向阳,下一个是你!”

    选择向阳的原因还是因为异能的缘故,若意外真的发生,韩露无法抵挡蜂群了,那么接下来就需要向阳出手了。

    片刻后将向阳顺利的拉到了地面,他又一次将手伸进了坑洞内,“关月,你先上来!”

    “好!”关月扭头看了一眼汪曦和韩雨后便也不废话,安静地等着冯冽将她拉了上去,等到半截身子探出洞口后灵活的一挺身就顺利的站在地面上了。

    此刻地下只有汪曦和韩露两人了,冯冽刚准备继续拉人上来,突然却对关月说道:“关月,现在你来负责拉人上来。”

    关月迟疑了一秒,接着就点点头,主动的趴到了坑洞的边缘,果断道,“韩雨你背一个背包先上来,曦曦你是下一个。”

    对于这样的安排,冯冽则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让关月决定拉人顺序其实是一个考验;按照队伍里不成文的优先级来说,汪曦肯定是排在韩雨前面的,但是下面的两个背包里还有大量的食物,这是绝不可能轻易丢弃;因此这就意味着最后一个上来的人就要背着背包,跳起将近三米的距离,而这对于韩雨这样的一级异能者来说却是绝不可能实现的。

    所以最合适的顺序肯定是韩雨背着背包在汪曦的辅助下,先行登上地面;当然若是以关月的智商都没有做出正确的选择,那么冯冽就要好好掂量掂量这群人对这支队伍的忠诚了。

    ......

    两个小时后一行人终于安全的回到了别墅,当然这还要庆幸来时的车辆没有被变异兽群损坏,不然六个人单凭脚力都不一定能在天黑前回家。

    而房间里的人在看到一夜未归的小队安然返回后,心里也是悄然的松了口气。

    “冽哥,你们打的是有多激烈啊?就连汪曦身上都有那么多的血迹?”周秋水看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再不动弹的六人,惊讶的问道。

    “也没多激烈,就是差点回不来吧......”还没等冯冽开口,向阳就接过了话茬开始大吐苦水。

    “啊!那你们没受伤吧!”一旁为众人端茶倒水的肖遥紧张的问道。

    肖遥因为忍受戒断反应而越发清瘦的脸蛋,此刻配上那浓浓的担忧,居然产生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安啦,冽哥是什么人,怎么会让我们受伤呢?倒是你肖遥,你的身体还好吧。”汪曦看着昔日的挚友消瘦下去的身体,颇为关心地问道。

    “多亏子游了,我现在毒.瘾发作的时候已经没那么疼了,倒是他每次都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在我毒.瘾的时候和我进行心灵对话。”

    闻言,冯冽再次凭借着为数不多的恋爱经验,下了一个定论——这俩人绝逼有一腿。

    而肖遥似乎也感受到众人目光里蕴含的别样情感,竟羞涩的低下了头,连同脖子根都是红彤彤的一片。

    “行了,你们也别逗肖遥了,赶紧洗漱然后休息,明天我们必须赶到杭城大学!”冯冽看着这群越来越起劲的人,连忙开口道。

    这倒不是他护犊子,而是现在时间已经很紧迫了,一晚上的狩猎不仅没带回食物,现在就连车子和汽油都没有准备好。

    若是任由他们继续开玩笑下去,那么再干正事的时候精力肯定是不够的。

    “明天之前我们必须得找到三辆车以及足够的汽油,而且有可能的话尽量斩杀足够数量的变异兽,我们现在急缺食物。”冯冽拿起肖遥递过来的热水一饮而尽,接着又对周秋水等人下达了任务。

    “秋水,现在我需要你带着胖子和韩霜去找三辆车,记着最好是SUV这类底盘比较高的以及足够的汽油,家里面我负责安全。”他拍了拍周秋水的肩膀,后者递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而一旁站着的肖遥却在这时候讲道:“冽哥,我没有异能,平时你们捕猎变异兽的时候我帮不了什么忙;但是这次的行动也让我参加吧!我也想要为团队尽一份力。”

    冯冽诧异了一下,看了看她那坚定的眼眸,最后还是道:“你留在家里,我会安排你其它的事情。”

    闻言,肖遥的情绪再次陷入了低落,任谁都明白冯冽这是敷衍她的话语。

    而就在周秋水三人即将走出房门的时候,汪曦突然大喊道,“周秋哥,你们只要找两辆车就好了,我车库里还有一辆SUV!”

    说完,眼角带笑的看了冯冽一眼,脸上划过了转瞬即逝的红晕。

    而周秋水也没有多想,毕竟像汪曦这样的大小姐,坐自己的高档车进行长途跋涉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于是他想也没想的应了一声,接下来便带着人离开了别墅。

    冯冽这边却是无视了汪曦那古怪的眼神,转身就对还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弹的几人叫道:“你们抓紧洗漱、休息,我负责别墅的警戒。”

    众人这才散开各自回房洗漱、休息,而汪曦在临行前还对冯冽抛了一个羞涩的眼神,显然她也听到了司命对自己说的那种特殊治疗方法。

    “曦曦,你别忘了自己身上的植物根须!”生怕汪曦忘记寄生植物这件事的冯冽,连忙出声提醒道。

    “好!”

    待到众人都散去的时候,冯冽这才对着萎靡不振的肖遥严肃的问道:“肖遥,我们离开的这段时间内,你们有没有听到变异兽的活动声音?”

    肖遥显然没有想到冯冽居然真的是有事找自己,急于表现自己的她连忙回忆起了这段时间内发生的事情,片刻后她急促道:“确实是有,大概是昨晚的时候,别墅群上空应该是飞过了鸟群和昆虫群,总之各种声音都有。当时我们吓得都不敢出门查看,生怕引动它们的围攻!”

    “这里也有飞行类变异兽经过?”冯冽失声叫道。

    “是啊,难道冽哥你们也遇到这种兽潮了吗?”看到一向淡定的冯冽此刻居然表现得这么震惊,肖遥也显得很是诧异。

    “是的,这件事你先不要在队里说,哪怕是和胖子!”冯冽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神膳所中严肃地提醒道。

    “放心吧冽哥,我一定会守口如瓶的!”肖遥连声保证道,“只是......”

    “只是什么?”冯冽皱着眉头问道,此刻的他显得颇为烦躁。

    那块石碑带来的影响就像蝴蝶效应一般,已经带来了极其严重的连锁反应,若是不谨慎处理这支小队将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因此这件事由不得他不去好好思考接下来的应对方案。

    不知不觉中,冯冽的心里已经彻底接纳了这支队伍,哪怕在这种突发情况里,他首先想的都是怎么保全这支队伍里的每一个人。

    “只是冽哥你能不能帮我变强?我也想为队伍做出贡献!”肖遥说完后紧咬着嘴唇,低着头不敢去看冯冽。

    她并没有注意到冯冽脸上的忧愁,她只怕又一次看到冯冽拒绝自己请求时的样子。

    但冯冽却是轻笑了一下,脸上的阴云稍微消散了点,好奇地问道,“你就这么想变强?”

    肖遥连忙抬头看向冯冽,眼神里充满着希望,她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下唇因为刚才的紧张已经咬出了血痕。

    “是的,冽哥你能帮我吗?”她急急忙忙的开口了,生怕冯冽突然又反悔了一样。

    “觉醒异能其实是概率事件,就比如汪曦其实就是睡了一觉就觉醒了。”冯冽回忆着过往遇到的异能者,顿了顿接着道:“不过拥有异能的人很多都是在生死线上挣扎过的,你可以理解成越是危险的磨练,就越能觉醒异能。”

    这倒不是他故意安慰肖遥的话,而是从那群研究员嘴里问出来的。全国各地都有人专门研究过异能觉醒的概率,最后科学家发现只有无限接近死亡才能觉醒异能,甚至是觉醒更强大的异能。

    就比如汪曦在觉醒异能之前也是半只脚踏进了鬼门关的,只是后来被冯冽拼死给救了回来,在那之后她就觉醒了光系异能——这种异能中的皇族,可以抗衡同阶天选传承者的异能。

    “这......这,这是真的吗?”肖遥睁大了眼睛,惊喜的问道。

    “我也没必要骗你啊。”冯冽笑着讲道,“而且我们马上就要踏上了更危险的征途了,一路上有的是机会给你磨练。”

    他那最后半句话是故意说给肖遥听的,毕竟他接下来的主要心思要放在思考对策上,如果这丫头自己偷偷跑出去进行生死磨砺,他都可能不一定发现的了。

    “啊!谢谢冽哥。对了,冽哥你出去捕猎那么辛苦,就先上去休息吧,我来给你们守着。”

    肖遥说着话就主动的拿起了桌子上的突击步枪,熟练的拉动枪栓,打开保险,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见状冯冽笑呵呵的讲道,“那行,我先上楼换个衣服,这段时间里你可别偷懒啊!”

    说着拉了拉自己披在身上的兽皮,一阵阵的撕裂感从他身上传来,这是兽皮上的血迹在皮肤上干涸后的粘连在一起的结果。

    “记着别偷懒啊!”

    说完就起身上了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