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52章
    房间里传来了一声枪响,将精神交融的两个人拉回了现实。

    汪曦的美眸中闪过了一丝不忍,但是很快被她压了下去;她扭头看向了对于那个悲惨女人感触最大的冯冽,用最温暖的声音轻声的呼唤着他。

    “宝贝,你没事吧?”

    刚刚两人在精神交融的时候,汪曦品味到了冯冽当时的感受。她很难想象里面那个仅仅相处了几分钟的女人,能给内心被厚重心防的冯冽造成那么大的伤害。

    此刻汪曦及时的提醒,就像天堂的福音一般,抚平了冯冽内心的纠结,让他暂时摆脱了内心的煎熬;他目光闪动,轻柔的拉起了汪曦的手,“走吧,我们进去看看。”

    房间里,那个女人倒在了血泊里,眉心中有一个血洞。但是可以看到她死去的时候毫无痛苦,甚至嘴角还留有一丝淡淡的笑意。

    冯冽的手伸在半空中,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各种情绪,愧疚、愤怒、迷茫、恐惧;最后随着他重重的一叹,压下了心中的一切想法。

    从床下将其那坨破烂成布条一样的被子,轻轻的盖在那个女人赤裸的身上。

    “我也曾经弱小,也曾挣扎过,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成长过往。”此刻冯冽有瞬间的失神。

    他在追溯着内心凛冽寒风的源头,在那里悲剧在上演着。

    学校里的混子在殴打一个人,下手并没有留情,一巴掌下去,就是一个血红巴掌印出现在一个瘦弱男孩的脸上。

    能看到那个瘦弱男生想哭,但是连这个最基本的权力都被剥夺了,刚刚吐出了一个哭音,就是一记巴掌给打的咽回......

    等到那个男生稍微长大一点后,也曾努力锻炼想要变强,但是在他反抗村子里同龄孩童的欺负后,又有一伙更强大的人被他们叫了出来,毫不留情的教训了他一次,并且让伤痕累累的男生跪下给施暴者认错......

    他不止一次在那个男生的眼中看到熟悉的痛苦与挣扎,那个男生也不想对世事充满冷漠,他也想与现实达成和解;但是事实上他就像是被上帝遗弃的人,哪怕他一次次的为现实让步,祈求世界公平的对待他,可是梦魇总是如期而至......

    他看到那个男生在无数个夜晚默默流泪;他甚至能够直观的感受到那个男生的内心就像一坛酒,随着咽下的垃圾越来越多,那酒越酿越陈......

    冯冽后来在记忆的某个角落里,想起了关于抑郁症的介绍。他无法判断那个男生到底是什么程度的抑郁症,但是想来二十年的陈酿应该很严重吧。

    直到那个男生在看到世上各种不公时,眼里满是冷漠与麻木!那个男生并没有向其他人一样大叫冤屈,反而是病态的鄙夷受害者的弱小!

    “遭天弃,被世遗。”冽和那个男生同时讲出了相同的话,两个极其相似的容貌再一次重合,变成了他现在的样子......

    冯冽自己也想和这个世界达成和解,但是哪怕在他面对身边队友的时候,他一直都有一种本能的抗拒,他一直用心中的冷漠逃避着队员们的真心;他知道如果自己将内心完全暴露在人前的时候,他会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就像是一只生活在下水道的老鼠,突然暴露在阳光低下,根本无法适应太阳光的热切......

    ......

    “我也曾经弱小,也曾挣扎过,也有一段不堪回首的成长过往。”冯冽手抚胸口,好半天才喘上气来,最后他平静道:“之前我认为一种人最该死,就是知道自己弱但希望世界公平对待他的人;很巧我之前就是这样的人。”

    说道这里,他那略显颓废的脸很快被冷漠取代,杀意遍体,眸子绽放冷光,竖瞳一起,恐怖的天灾般气势再起,周围的人包括汪曦都因这无边的气势而吐出了一口鲜血。

    “弱者就应该是被强者剥夺的;弱者就应该摆出弱者的姿态,任由他们的主宰——强者,生杀予夺!”冯冽的嘴角扬起了铁血银钩般恐怖的弧度,他的声音再这一刻扭曲,隐约附带这蛟龙的怒吼。

    他那双充满诡异的竖瞳投向前方,皓齿明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尖锐,发生着一种恐怖的异变,充满了血腥和残暴的气息......

    汪曦等人在着惊世的龙威面前,只觉得在这一刻天灾降临,周围的地壳如被小行星撞击后崩塌起伏;目及之处,沟壑纵横,寸草不生;在这种天威之下,他们顿时心惊胆战,想要逃向更远的地方......

    但是在这股充满毁灭性力量面前,那恐怖的浩瀚威能,却让他们觉得眼不能视、耳不能听、鼻不能闻,一切感知、一切行动都无法如意进行,只能愣愣的看着这股天灾之力随意肆虐。

    突然,这股力量如潮水般褪去,当他们回过神时,包括汪曦在内发现自己的双腿发软瘫坐在了地上,冷汗在脸上汇聚成了小溪。

    前方,冯冽再次开口了,然而这一次他的眼里不再透露出天灾级的恐怖,取而代之的是难以言述的沉重,只听他自嘲道:“可我在面对这个女人的时候,居然有刹那的痛,只是因为想到一些往事吗?”

    他仔细的端详着自己的手,随着他的心意手掌中的电流噼啪作响。

    “力量可真是奇怪的东西。它时刻吸引着我,但却刺激着我的神经,告诉我别被力量蒙蔽。”

    突然,他的脸色变得肃杀,面前的右手狠狠一握,空气被他手中的狂暴力量所撕裂,发出了一阵爆鸣!

    “天选二十八,现在的我,拥有强大的力量,可以打到世界颤栗!而今苦厄再现,人性沉沦,可我却无法享受力量的好处,偏偏要背负起什么拯救人类命运的狗屁安排。”

    苦厄再现,人性沉沦。讲的是末世降临,这星球上的平衡被再次打破,星球意志欲再次抹杀地表的物种,种族与种族之间的争斗,种族内部的争斗,一切生命拼劲全力只为苟活。

    他深邃地一笑,幽幽地说:“这个女人刚才的样子,真的很让我心痛,她刚刚被样子就像我儿时那样的挣扎。仿佛是一条可怜的鱼儿,一次次奋力跃起,每一次都以为摆脱了那条河流,跃空而上,扑向另一条属于她的生命河,可每一次都被一只大手强行抓回,重新丢进那条不变的水流,始终朝着一个方向前进,直到刚刚的死去。”

    冯冽的表现无不透露出一股诡异,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他,此刻更是讲出了一段感人肺腑的话;若不是刚刚被他的气势所震慑,众女生被他那充满诗意的总结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但是此刻能够读懂他的人也只有汪曦了,两个人在精神交融时她看到了冯冽二十年的成长史,不仅仅是看到,更是感同身受;虽然她因为不想再次撕裂冯冽心中的伤疤,而多说什么,但是经过冯冽这次主动暴露心中的痛苦,她的心也在隐隐作痛。

    哪里是彼岸,哪里是天堂,光明未曾见到,可他心里的苦海却已无边;只是有些事即便旧事重提,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会有原来的感觉;而汪曦能说的只是安慰他的话,毕竟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终究要向前走。

    ......

    过了良久,冯冽重重的一声叹息,心意阑珊道:“关月,你给我讲讲那个女人的故事吧。”

    闻言,关月深吸一口气,强压下身体上的疼痛感,向冯冽诉说着倒在地上那个尸骨发寒女人的故事。

    “当初,这个女人觉醒了异能,被邻居当做怪物,于是邻居就向军队举报......”

    “最后好像是因为手术失败,他们就将她带到这里的实验进行其它的活体研究。”

    没有人注意到,冯冽的手一直在颤抖,那绝对是因为恐惧,他承认现在他的心理承受着相当巨大的压力。

    他经过关月的话能够猜到,那些人应该给这个可怜人强行替换了异能晶体,结果自然是失败的。

    虽然她的体内诞生了异能,但依然和她的基因不相匹配,所以她根本无法使用异能的力量;估计她能够活到现在还是因为那一股怨念。

    所有的事情都说的通,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做为末世中唯一的希望——官方,居然对普通人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就让人心里发寒。

    冯冽还记得一个问题——雪崩下,抛弃一个伤员的性命,换取九个人的性命是否妥当。这一个问题是关于人性的问题,现在官方的行为告诉了他答案,或许他们会冠冕堂皇的用“我欲救万民,何惧之有”这样的话来回答。

    但是这怎么能用一个心寒来形容知情者的内心?尤其是冯冽这种拥有相似经历的人,内心中对那些尸位素餐、蔑视人命官方人员更多添加了大量的恨意。

    “我们走吧,在这里耽搁了太久了。赶紧找找出路,今晚必须赶回家里!”他强压了下心中怨毒的火焰,起身走出了房门。

    “冯冽你没事吧。”冯冽前脚刚走,汪曦后脚就快步跟了上来。

    摆了摆手,他淡淡的讲道,“别问了,我没事。”

    其实别说是冯冽这种对于官方没有什么信任的人,就是汪曦这种因为家里长辈的缘故,知道大量见不得光的事情的人,在听完关月的话后都有一种无名邪火在上窜。

    “那就好,有什么事别憋在心里,你这是典型的强迫症和抑郁症,疏通出来就好了。”汪曦也是被气的不轻,再加上刚刚被冯冽的灭世龙威所摧残,暂时也想到什么好的理由去安慰他。

    只是这样的话在冯冽听来,总有一种嘲讽的感觉,不过他也知道这是汪曦安慰他的话,因此也并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抑郁症患者最不愿意听的话就包括了,这些你这只是什么什么症、什么什么病之类的话;他们的心里一直有一逻辑陷入了死循环——认为自己当初过的那么痛苦,偏偏被云淡风轻的讲出来后,总有一种很不是滋味的感觉。

    突然冯冽的眼神一眯,他在地上捡起了一张一直被忽略的白纸,再看看白纸上方有一个卡槽的位置,他估计这是用于记录房间内试验对象的日志。

    此刻经过石碑降临之后动荡的影响,上面的字有些不真切了,但部分内容还是能依稀辨别出来。

    “11月3号,两点二十三分,我们接到举报抓捕了这名特殊的异能者。她的异能很特别,属于少有的脑域变异异能者。当时,我们正好有一个灵感,于是就强行给她做了手术。”

    “三点整,我们剖开了她的头颅,替换了她那未凝结成晶体的松果体。我们期待手术能够成功,哪怕效果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三点半,她开始挣扎,慢慢的七窍流血。我们检测到异能晶体和她本身有着极致的排斥。”

    “凌晨五点,她已经神志不清,开始胡言乱语,而这意味着我们的猜想又错了。”

    “我们看不到任何希望,索性她还活着就将她扔到了隔离房内,让她苟延残喘多活几天。”

    “11月7号,全国各地的越来越多的实验证明脑域异能者是可以在手术失败后存活下来的,而这或许意味着脑域异变者是完成猜想的重要因素之一。这个饿的半死不活的女人又有了其它的作用,我们得用她完成其它的实验。”

    “错了,错了!一次次的实验,我们都错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从我们手中逝去,我们是罪人吗?也许是的,但我们依然不会放弃,我们想要要打造一个人类强者,最起码也要提高异能晶体的利用效率。人类需要进化,需要牺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