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49章
    对于这种领导的做法,冯冽看了一会就腻了,直接上前一脚将他踹翻在地,接着又随意的问道,“把你们实验室内,你所知道的一切全部说出来。”

    看着他半截身子埋入血泥内的样子,冯冽的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让这种毫无信仰,毫无作用,一心苟活的渣渣继续活下去,绝对会让自己受到良心的谴责。用他的话来说,这种人末世前就应该诛连十族!

    而现在的情况就注定了这个大腹便便的所谓领导不能好好死去了。

    于是冯冽踩在这人的胸口,平静的讲着:“三秒时间考虑,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诉我。如果说错一个字,我让你生不如死。”

    这人绝对没有想到面前的年轻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一时间被冯冽那狰狞的气质给吓傻了。

    不管他的演讲水平再如何高,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拥有权力的普通人罢了;末世来临的消息早就在他那个层次的圈子里流传了,而他也是有幸能够利用手中的权力混进实验室内的管理层继续苟活着。

    要让他这种,一没在末世前接受过专业训练,二没在末世后厮杀过的人渣渣,独自面对冯冽这种煞星的威慑无异于痴人说梦。

    “时间到。”冯冽说完这句话之后就不在对脚下这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言语;因为他可以拍着胸脯保证,接下来他的手段完全能够让这个领导开口。

    “汪曦,过来。”冯冽对着身后已经苏醒的汪曦喊道。

    他需要的是汪曦背包中一直放着的化妆镜子,这就是他的刑讯工具之一。

    等到汪曦不明觉厉的将镜子举到那个领导面前不到一米的距离时,冯冽的手再次变换成了龙爪。

    “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这领导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蒙了,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冯冽,要引得冯冽这样针对他。

    而冯冽对此没有丝毫的言语,甚至是脸上都没有任何神色起伏,一丝一毫都没有,如同一个精准运转的AI机器人,这种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微微停顿了一下,感受着汪曦那紧张而又急促的呼吸时,冯冽知道这丫头已经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对此他依然不予以理会。

    迎着这个中年人惊恐的眼神,冯冽用人类的左手灵巧的翻开了他左眼的上下眼皮,让其眼球整个暴露了出来,随后又让汪曦将镜子拉的更近了。

    得到过末世改造的人几乎就不存在近视这一回事了,现在镜子又近在咫尺,这大腹便便的领导甚至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眼球上的毛细血管。而且在冯冽两根如机械般有力的手指固定下,他连闭眼都做不到,只能这样被迫看着。

    随后,在汪曦的惊呼中,冯冽开始了他接下来的行动。泛起幽幽黑光的龙爪像是捅豆腐般轻易的捅入了他眼眶上的骨骼中;接着又如法炮制,在粘连着血丝的眼眶上又一次的破出了一个洞......

    冯冽的手法毫无技术可言,但却并没有对他眼眶后面的器官造成多大的损坏。而整个过程,这中年人都通过镜子看在眼里,剧烈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抖动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那撕心裂肺的哭喊一刻都不曾停止过。

    等到上眼眶最后一个洞完成之后,冯冽终于开口了:“你们如果想体会一下这种感觉,大可以试试。”

    说话的时候,冯冽头也没抬,语气一如既往的平静;仿佛是和汪曦或者正在被他所凌虐的那位领导讲话。

    而那些挣扎着想要就这位领导的异能者,在听到冯冽的话后面面相觑,一时间竟无所适从。

    “吐完了就继续举着,不要让我等太久。”这次是对汪曦说的。

    刚开始没多久,汪曦就吐了一地,若不是体质强大甚至还要昏迷过去。

    尤其是这血腥的一幕仅仅是开始,在冯冽那狰狞、枯涩的龙爪操作下,那眼眶上轻易的就被打出了一个并不粗大的洞,接着下一个的洞就在冯冽那看似轻轻一戳下完美的出现在了前一个洞的旁边,让两个洞的边缘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最后,围绕着整个眼球的施工结束了,冯冽用周围饕餮身上的骨刺,像是布丁勺一般,将那颗眼球轻松的挖了出来,眼球后方还连着密密麻麻的视觉神经。

    而被冯冽一只脚禁锢着的那位领导,则是通过那颗左眼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一切。

    他的右眼早已经被泪水模糊的紧闭上眼皮了,那颗左眼眼球却又是完成的,被取出来后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随着冯冽捏在手中把玩,他能够感觉整个世界都在天翻地覆。

    最后随着冯冽狠狠的一捏,眼球直接被捏爆,大量的液体被冯冽刻意的控制下,溅到了这位领导的嘴上还有脸上......

    这中年人凄厉的哭号着,那颗眼球破灭之前的印象如同刀刻般永远留在了他的脑海里,任凭他如何安慰自己也去不掉,满脑子都是那骇人几分钟。

    一时间他的脸上布满了血液,涕液,泪液,唾液.......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告诉我啊......我......我什么都说!”抖得不成样子的中年人,鼻涕、口水时不时的喷出。

    他实在不知道面前这个半大的孩子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对待他!

    冯冽再次笑了,还是那种很正常的笑容,但却充斥着一股深入骨髓的残忍,“别误会,我对你口中的情报早就没兴趣了。”

    接着他又道:“我只是单纯的想玩虐你。”

    说完发出了一串犹如磨玻璃般的刺耳声音......

    接下来冯冽唤来了韩露,这个丫头虽然也被这血腥残忍的一幕恶心的不行,但她也是只是紧紧的闭着嘴,并没有吐出来。

    “很好,接下来你把这片骨头烧红了就行。”冯冽看着韩露那煞白的脸,淡然的讲道。

    闻言,韩露似乎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刚看到的一片,甚至无视了把不绝于耳的惨叫,反而有意无意的朝汪曦投去了一丝丝的得意神色。

    接过冯冽手中弹丸般大的骨头,韩露赶忙催动着异能,随后等到其烤的通红后放在匕首上递给了冯冽。

    这是饕餮的骨骼,其耐高温性本就不差,尤其是这一批的饕餮。冯冽看到韩露蓄力一击发出的火球甚至都烧不化它们的骨骼,其骨骼的构造可见一斑。

    而冯冽直接抓起匕首上那弹丸大小的骨片,看着几乎失了魂抖动的中年人不屑了撇了撇嘴角,接着还是那副冰冷机械的模样,缓缓将烧红的骨片移向了他左眼的血洞。

    接下来尖锐到几乎刺破耳膜的声音响起,烤肉的吱吱声以及那特有的香味在汪曦、韩露、冯冽的鼻尖缭绕着。

    汪曦不出意外再次吐了;韩露也无法忍受这次的场面,将刚才冯冽的鼓励抛之脑后,蹲在地上吐了起来。

    接下来的十分钟里,不管那领导怎么样求饶,怎么样发誓自己如何配合,乃至喉咙都吐血了,冯冽都没有理他。

    在不紧不慢像是上了发条一样机械般完成了一项项折磨后,这领导的气息越发微弱......

    一息之后,确认了这人死亡的冯冽再次抬头,看向了另外一批人,嘴角再次勾画出一抹邪笑,缓缓的向他们踱步走去。

    待他站在另一个一直被保护着的学者面前时,平静的声音再次响起,“你有三秒钟的时间考虑,要不要说出该说的一切.......”

    那让万物都为之凋敝的气息狠狠刺激着这位高龄学者的神经。

    “别!别...别.......别折磨我!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其实冯冽并不是真的想虐杀那个领导的,这只是他能想到的最好审讯手段,先给对方制造自己不在意情报,只图折磨人的快感,用这种手段打破对方心中的预想,将他们逼入意识崩溃的边缘,最后才开始询问。

    冯冽冲他点点头,托起他的身体就走到了不远处的树林中,冷冽的道:“如果你说出的内容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会像折磨那个人一样,狠狠的虐杀你。”

    这人忙不迭的点头。

    冯冽眯了眯眼,“你们的工作内容。”

    .......

    半个小时后冯冽终于搞清楚了这伙人的研究成果;对于那个被他虐杀的中年领导,他也并不会留下什么心里阴影。

    毕竟这种人本就该死,让他活着才是对自己的侮辱。何况没有了司命,对于那群人的专业知识冯冽根本无法搞明白,只能用杀鸡儆猴的方法。

    拍了拍那位面色难看的占峰,冯冽冷冷的讲道:“走吧,去你们实验室看看吧。”

    接着他又高喊了一句:“最后休整十分钟,十分钟后全体离开!”

    眼看冯冽就要离去了,汪曦却在这时跑过来死死抓住了他的胳膊,睁大漂亮的眼睛低声讲道:“冯冽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好好谈谈!”

    冯冽差点笑出声,一巴掌把汪曦拍飞,狰狞道:“你是不是傻了?难不成我还得请这些人抽根烟,递个茶,叫他大爷?”

    “你......”冯冽这一巴掌并没有收多少力,汪曦整个人几乎弯成了虾,晶莹的胃液再次吐了出来。

    轰!

    冯冽的心狠狠一颤,一股无形间积郁在他心间的暴戾这一刻如同六月下的冰雪,再次被热烈的温度消散。

    他赶忙走上前去将汪曦扶了起来:“曦曦,对不起,我......”

    而汪曦眼里也闪过了一丝不可置信,她从来没想到冯冽会变成这样,更没想到冯冽居然会伤害她。但是她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所蒙蔽,反而想到了冯冽身化血茧后的异样。

    只见她很快将内心的震惊与疑惑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抹去了嘴角的一丝血迹,果断的问道:“我该这么帮你!”

    目之所及满是关切,冯冽懊恼的低下了头:“唯一的办法就是减少我出手的机会,可是......”

    “没问题!”哪知,汪曦再次果断的开口了,“接下来换我保护你吧。”

    汪曦不会像寻常的庸脂俗粉一样对此事大哭大闹,她的眼里满是冯冽为了她的付出,一次次的为了她出生入死。她从不相信那个为了她可以背叛世界的大男孩会主动的伤害自己;事实上她此次的做法也是对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