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32章
    此刻冯冽看到那女生被摧残后的样子又一次的陷入了烦躁,二十年来被人无视造成的经历缺失,让他陷入了逻辑死循环。

    最后无法开解自己的他终于按捺不住暴躁,杀意又一次和他争夺着身体的控制权!

    呼......

    冯冽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要用此办法按捺住杀意的暴动。

    他的心里觉得这女生遭到了不公的待遇,自己应该为了她报仇;可自己内心的冷漠却告诉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

    两种矛盾的想法让冯冽无所适从,思维的导向就此停止,逻辑就这样陷入了死循环。

    “不好意思,遇到熟人我忍不住了。”那个脱去了傲气的女孩,此刻有一股特殊的魅力,像是变了一个人,在看到冯冽的动作后,居然反过来劝慰他。

    闻言,冯冽看向了她,只见这姑娘像是凛冽寒冬中的梅花,迎着风雪傲然开放。

    冯冽被她的坚强所感动,纠结成一团乱麻的逻辑也被她这时的乐观所融化,杀意就这样被克制了下去。

    “没关系,什么时候想要哭了,我的肩膀欢迎你。”为了使气氛缓和,冯冽尽力打趣道。

    冯冽莫名的有点高兴,她不仅没有被接连的挫折打败,而是挺了过来,此刻居然对自己露出了一个出尘的笑容。

    那女生点头,微笑道:“我算是明白了,这末世里只有实力才是全部,我再也不要被男人左右了。”

    冯冽愕然,她这个样子和那韩露三姐妹极其相似!

    都是一样可怜的人,都是接受过自己帮助后脱离了苦海,都是和过去达成了和解,重新振作起来的人。

    片刻后,冯冽也变得很高兴,他觉得心中又种下了一粒仙葩的种子。

    他能够想象,假以时日种子破土而出,自己的内心将会像仙海一般,氤氲着美好、祥和的气息。

    “我叫冯冽,是汪曦的男朋友。”冯冽再次露出了真心的笑容,特别纯粹。

    “我叫肖遥,那天晚上和汪曦一起去吃烤串的人就有我。”肖遥微笑着回应道。

    一旁劝慰着肖遥的关月见气氛缓和了,这时插嘴道:“肖遥,周琛在这里吗?”

    她和肖遥一样都是被那周琛迫害过的人此刻见报仇有望,终于能耐不住内心的急迫。

    肖遥看了一眼关月,仅仅是对视之间就明白了她也是和自己一样被同一伙人迫害的女生,于是她开口道:“周琛在二楼,但是那里......”

    “没事,我护着你,现在带我们去二楼。”冯冽示意她不用害怕。

    闻言,肖遥深深的看了一样冯冽,见他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以为他们必然是有所依仗的,接着咬了咬牙,就起身带路。

    四人飞快的穿过一排排的货架,来到了二楼的楼梯口。

    只见二楼有一处很大的露天阳台,在阳台的后面有一群人正在围在那里抽烟,正好那个那手电筒照冯冽的人还有那个拿肖遥和冯冽换烟的胡渣男也在。

    不过也有一群面目狰狞的人一个个充满了戾气,围着一个两米高的木桩在绑着一个人。

    冯冽一伙人正好站在阳台后面,看不清他们到底在做什么。但是他身边的肖遥却浑身发抖,冯冽转头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的瞳孔缩成了一个点,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存在即将来袭。

    就这样盯着前方,一动不动。

    “怎么了?”冯冽拍了拍她的肩膀,感觉她的身体都紧绷的僵硬了,这让冯冽怀疑是不是丛林中的那两只虫子出来觅食了。

    “他......他们在,钓鱼。”

    “钓鱼?”

    冯冽只觉得她最后两个字似乎是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想出来的,但是为什么要用钓鱼来形容呢?

    甚至冯冽觉得哪怕他们在吃人都可以理解,毕竟在这样缺少食物,人吃人的时代里,一旦出现了生死危机出现这种情况也很正常,更何况是这些亡命之徒的了。

    面对着冯冽的疑惑,她低下了头不在看向前方,也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你看着吧,接下来你就知道这有多残忍了。”

    三人隐藏在黑暗里,悄无声息的重新找了个角度,继续向前望去。

    只见那木桩上绑着一个中年人,此刻他全身都被扒了个精光,身上也被划出了好几道深刻的伤口,随着空气的流动,冯冽三人也闻道了那浓郁的血腥味。

    “这人也是一个被聚集点驱除出来的人,我想他应该也是来这边艰难的讨生活的。”不知什么时候,肖遥站在了三人的身边,轻声的说道,“只是他被周琛一伙人给抓到了这里,故意当作诱饵。”

    “你看那个穿着蓝色衣服刀疤男,他就是周琛。”

    冯冽点了点头,此行的一个目的算是完成了一半,但是他还不知道肖遥所说的钓鱼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见她摇了摇头,双手紧紧的自己的双臂,直到指节发白。

    “你看下去吧,估计快来了.......”就将身体蜷缩成一团,以微不可闻的声音喃喃道:“来了,要来了!”

    看了一眼她的状态,冯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du瘾发作了。

    然而还没等冯冽回过神,就听到天边远远的传来一声响彻云霄的鸟啼。

    冯冽赶紧集中目力,向着天边望去,只见一只约莫三米大小的鸟类正向这边飞来。

    而围在这个无辜人身边的亡命徒,立刻隐蔽在阳台的四周,接着将黑洞洞的枪口指向半空中。

    不一会,那只鸟类就在阳台上空盘旋着下降,同时嘴里还不断发出像是汽车急刹车一样尖锐的声音,同时那鸟喙上面还露出了密密麻麻的细刺。

    冯冽眼睛一眯,这鸟的足似乎特别僵硬,像是没有进化出关节!

    “这是,变异麻雀!”冯冽认出了这鸟的来历,当初汪曦就是被这鸟啄了一口,差点感染而死。

    身旁的肖遥更加用力的缩了缩身体,并且还努力的向冯冽的身上靠拢,似乎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找到安全感。

    到了现在终于真相大白,周琛一伙人绑架小镇东部的幸存者,用幸存者的血肉吸引变异麻雀,最后的目的应该是为了等到变异麻雀进食的时候出手,以此获得它的血肉。

    冯冽不得不佩服这个周琛真的是坏的流脓,为了应付聚集点内的规矩,居然想出了这么阴损的办法!

    突然外面的阳台上传来一声毛骨悚然的尖叫,这尖锐的声音几乎要刺破苍穹。

    接着这道声音立刻就戛然而止了,一道道鲜血混合着白花花的液体四处乱飞,撒的地上都是。

    这是那只变异麻雀用自己尖锐的鸟喙破开了那人的头盖骨,然后贪婪的吃食这人的脑髓。

    “很残忍是吧。”肖遥惨然一笑,“如果你不来,接下来恐怕就要轮到我了。”

    “开枪!”一道声音响起。

    一声令下,隐蔽在阳台四周的人立刻扣动扳机,子弹向着那只变异麻雀拼命的倾泻。

    当!当!当!

    像是子弹在打一块钢板,那麻雀的羽毛居然像钢铁一般坚硬,将一颗颗子弹抵挡了下来。

    而那只变异麻雀也开始拍打着翅膀,企图迅速离开这里。

    “就是现在,异能者瞄准它的翅膀根部,给我狠狠的打!”

    话音刚落,空中就出现了各种花里胡哨的异能,有雷电、风刃、冰球、火球甚至还有皮肤硬化的异能者提起刀向那只变异麻雀的翅膀根部捅去。

    噗嗤一身,很快那只变异麻雀的翅膀被强大的火力削了下来,接着所有人一拥而上,对着它身体的薄弱部位各种攻击。

    “死了,赶紧分割。好家伙,这只鸟够肥的,足够交税了!”那周琛喝止了众人,下令道。

    身旁的肖遥似乎终于送了一口气,颓然的靠在冯冽的脚边。

    冯冽示意了关月、向阳一眼,让她们保护好肖遥,接着他就迈出走出了阴影中。

    啪啪啪!

    冯冽鼓着掌走了出来,“琛哥,名不虚传啊!果然够狠辣,用活人当诱饵!”

    这时那个用手电筒照冯冽脸的人走了出来,又一次拿着手电筒继续照向了冯冽,接着他似乎感觉不对,侧着身子向冯冽的身后看了看,笑道:“兄弟,我在楼下就和你说的很明白了,大家都是幸存者活下来也不容易,活着的人谁手里没点血腥呢?我们希望接下来的事就别插手了,何况大家也是无冤无仇的,犯不着啊!”

    冯冽眉毛一拧,淡然的说道:“我当然犯不着插手你们的生意,但是我这有一个朋友被你们给强了,我这做朋友的总得出来做点什么吧。”

    那人哈哈大笑,“兄弟啊,这聚集点内什么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有必要吗?”

    冯冽笑着具显出了司命,“当然有必要了,我现在先帮我朋友报仇,接下来就要找制定那条规矩的人了。”

    闻言,那人也没有发火,继续耐心的说道:“兄度啊,咱们没必要为一个什么朋友,你现在为了帮她和我们打的你死我活的,指不定哪天她就反咬你一口了。”

    “关月,出来!告诉这群人你会不会反咬我一口。”冯冽直接大喝一声。

    听到冯冽的话后,关月立刻走到人前,咬牙切齿的讲道:“我绝不会背叛冽哥!你们别想挑拨离间。”

    那人仔细的打量了关月一眼,最后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淫笑道,“是你这个小婊子,怎么那天没爽够?今天又来送炮给哥们玩?”

    “你!你无耻!冽哥今天是来杀你们的。”关月指着那人气得几乎说不出话。

    “行了,别废话了,话已经讲得够明确了。”冯冽在一旁冷漠道。

    那人一挥手接过了一把枪,眯着眼睛说道:“兄弟,我知道你不简单,在这个聚集点内混成你这样的起码也得是个二级巅峰的异能者吧,但是我们这边的火力也不弱!”

    这人的话才刚刚说完,他身旁的人立刻举起枪,齐刷刷的对准了冯冽两人。

    “呵!”冯冽冷笑,手中的司命青芒更加耀眼了。

    “虎哥,跟他啰嗦什么,男的杀了,女的留下!”

    “干他娘的,我就不信区区一个异能者,还能挡住这么多子弹!”

    众人怂恿,让这个虎哥信心更大了,“兄弟最后一次警告,现在离开我做主一次,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冯冽一挥手将身旁的关月拍回了身后,慢慢的摆出了一个起手势。

    人群后面的周琛见虎哥还要讲话,直接大吼一声:“给老子打!一个不留!”

    唰!

    刀气直接绽放而出!

    对面一个土系异能者反应也不慢,立刻控制阳台上的地板糅合成一道坚硬的墙,挡下了冯冽的刀气。

    而冯冽也不慌乱,他就怕这群人胡乱开枪,到时候自己可没法躲子弹。

    司命最大的作用就是为了近身搏杀,现在这群人居然不用枪进行牵制冯冽,而是自掘坟墓一般的竖立起土墙,这就为冯冽创造了绝佳的条件。

    只见他直接暴起,举着司命杀入人群,狂暴的力量瞬间爆发。

    顿时,枪声大作,鲜血四溅,惨叫连连。

    他犹如狼入羊群,刀刀见血,刀刀致命,犹如割稻草一般收割着性命。

    这群人要不就是拦腰斩断,要不就是削去了脑袋,还有人用枪挡在冯冽的刀锋下,企图以此保全性命,结果连人带枪被劈成了两半......

    鲜血顺着刀身不断向下滴落,渗透了一片水泥地,四周安静了下来。

    冯冽就这样站在尸骸堆里,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周琛,另一个是那个胡茬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