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31章
    天黑之后一行人回到了汪曦的别墅内。

    “向阳和关月和我来一下,其她人把这只变异熊做成肉干。”冯冽站在门口对两人招手道。

    “冽哥,怎么了?”向阳问道。

    闻言,冯冽的嘴角一挑,诡异地说道:“想报仇吗?”

    ......

    在整个回程的路上冯冽一直都在思考司命所说的奖励到底会是什么

    他其实并不想接受司命给他的安排,之前的所有行动都是司命潜移默化影响下的结果,说白了就是自己的主观里是不愿意那样做的。但是如果这次自己接受了司命的安排,那么接下来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冯冽到现在都只是想好好的守着汪曦过日子,当然他也知道想要实现这一愿望的前提就是自己有足够的实力!

    拳头硬才是末世里的王道!但是自己一个人打野发育实力提升的太慢了。

    尤其在见识过丛林中那两只恐怖的虫子后,其恐怖的实力在他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这让他的心里对接下来的长途跋涉有了一种不祥之兆,所以他迫切的想要提升提升自己的实力。

    按照自己的估计,司命是能够知道全世界生物的进化趋势,也就是说这把刀其实是知道当前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已经进化到什么层次。

    在联想到它一直想让自己抗大旗的举动,冯冽有九成九的把握,它口中的奖励是一种快速提升自己实力的办法!

    深思熟虑之下冯冽叫上了关月、向阳两人,既然自己已经打算前去执行司命的任务,那么也可以顺手帮助俩人报仇,这也是提升他俩归属感的一种有效手段。

    “你们知道自己仇人的下落吗?”此刻冯冽已经带着两人出现在了小镇的大街上。

    和昨天见到的景象不同,这条街道明显是被修缮过的,原本一些破碎的墙体被修补后,那些躲藏在屋子里又无法在聚集点内立足的人也被赶到了更危险的镇子东边。

    闻言,向阳苦笑了一声,“冽哥,我的仇人可是聚集点四首领之一的儿子,要不我的事就算了吧,你就帮关月......”

    冯冽直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别废话了,今天来这里我连他老子都要揍!你们两个先想办法查出自己仇人的下落,明白了吗?”

    “那行,他一般都和聚集点首领住在镇中心那里的酒店,要不我们先帮关月?”

    “关月你觉得呢?”冯冽值得把皮球踢给了关月,毕竟这都是她心里的坎,隐藏的越深反而对她的伤害越大。

    “向阳、冽哥谢谢你们。我先带你们去一个地方吧,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应该在那。”关月感激的看着两人。

    说完,她示意了两人一眼,一路向着镇子的东边跑去。

    一路上冯冽发现这一条街道很奇怪,太安静了,安静的只剩下呼呼的风声,看不到任何一个人,但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人觉得不安。

    似乎隐隐有什么东西,在这片地区滋生着罪恶。

    三人飞快的跑过一栋栋平房,这些房子也被人粗陋的修补过了,有人重新的住了进去。

    前方带路的关月在这时开口了,“我还在聚集点的时候曾打听过那些人的下落,后来查到了这里,这些房子里住的都是不被聚集点接受的人。”

    听到这话后冯冽对这些人直接鄙夷了起来,末世里不出去历练不亚于画地为牢,只会逐渐的断了自己的生路。

    突然,前方传来了枪鸣的声音,三人小心的潜伏过去一看。

    前面出现了久违的饕餮,大约有十几只的样子,外加一群篮球大小的变异老鼠,正在围攻一群人。但那群人显然也有依仗,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把枪,此刻正在疯狂的进行扫射,而且看他们似乎弹药充足的样子。

    不一会,那群人就迅速的解决了饕餮和变异老鼠,一个个豪气冲天的笑着,然后拖着变异老鼠的尾巴转身就回到了身后的屋子。

    冯冽的目光一凝,这里已经里那处丛林很近了,但是冯冽也有心想看看关月说讲的到底是什么,于是也跟着她进了那间房子。

    这是一个超市,当然货架上的东西早就被搬光了,地面上到处都是血迹以及人类的排泄物,空气中的味道简直令人作呕。

    三人一进去,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了过来,眼神中透入着警惕,冯冽并不打算和这些人发生冲突,示意两人退到一个货架后面,用实际行动告诉那群人自己无害。

    毕竟冯冽可不觉得自己的魔铠能够挡住突击步枪的子弹,面对这种大杀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低头的。

    而那群人见三人没有任何武器,而且衣衫整洁的样子,自然不敢轻易招惹。于是在为首的那人示意下就抓紧的拖起了变异老鼠。

    冯冽看这群人也没有想驱逐自己离开的意思,便打量起了这群人。

    他们手里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此刻有一拨人在向里屋拖着变异老鼠的尸体,还有一拨人拿着武器看守着蹲在地上的男男女女,还时不时的对着他们打骂两句,或者踹上几脚。

    冯冽肯定不会去多管闲事,这是人吃人、动物吃人的黑暗时代,每一分每一秒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处角落都会发生各种毫无道德、刷新人性下限的事情。

    这时一个男人打着手电筒,手里拿着把枪向三人走来,“三位朋友,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向阳是多少知道冯冽脾气的,看着他们有些警惕的模样,立刻露出友好的笑容:“我们来借宿一晚,明早就走。”

    闻言,这人拿着手电筒在三人的脸上来回的扫着,这就让冯冽有点不爽了。

    只见他语气冷冽的讲道:“问你们点事情。”

    说完重重的哼了一声,具显出司命对着门外就施放出了一道刀气,凛冽的刀气立刻将一具饕餮的尸体一分为二。

    那男人的眉头狠狠的一皱,但稍后就换上了满脸的笑容,指了指身后的一帮人说道:“兄弟既然只是来打听消息、借宿一晚的,那兄弟们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希望兄弟能够有点做客人样子,不然我们这群人的脾气也不是太好。”

    只要是耳朵不聋的人都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想要威胁三人,让三人知道虽然他们是过江龙不好惹,但他们也不会怕事,希望三人有自知之明。

    而冯冽本来就没打算和他们干架,听了他的话也就随便问了几个古怪的问题,在这群人面面相觑下,就自顾自的走到了屋外点起了烟。

    冯冽的心情莫名的有点烦躁,尤其是越接近那处丛林后,就变得特别不安。不过这些问题也随着烟雾的吞吐,逐渐消散。

    就在冯冽想着和汪曦在一起的开心事的时候,后面一道声音响起。

    “兄弟,能给根烟吗?”一个满脸胡茬的男人走了过来,直勾勾的看着冯冽手里的香烟,说着还贪婪的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烟味。

    冯冽真的不想搭理这群人,但也不愿意随便和他们起冲突,摆摆手就让他离开。

    那胡渣男犹豫了一下,忽然两眼放光,片刻后拉着一个披头散发、油头垢面的女人来到他面前。

    接着这人咧嘴一笑,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猥琐的说道:“兄弟,我也不杀白要你的烟,我用这个女人跟你换如何?你看这身材,绝对是一流的。据说这个女人是住在小镇不远处那边的别墅群的,不过现在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冯冽看着那女生全身颤抖的样子,但又不像是恐惧的模样,倒有点像是大脑处于极度兴奋的模样,不过她的头发覆盖在自己的面前,让冯冽看不到她的面部表情。

    “如何?不错吧兄弟。”胡茬男以为冯冽看上了这个女生,狠狠的捏着这女人高耸的柔软,得以地冲冯冽笑笑,“这女人是个极品,还是个学生妹。一开始的时候仗着末世前的身份,哪怕我们强了多少次都一个德行,后来我们老大不知道从哪儿找了一包粉,嘿,现在要她怎么做就怎么做。”

    冯冽心寒的摇摇头,这女人倒是比关月还可怜,被人强了那么多次还那么贞烈,后来惹恼了这群人就被人用du品控制了起来。

    “我......我认识汪......汪曦!”

    这人的声音虽然很虚弱,但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冯冽直接上手扒拉开了遮挡在她脸前的头发,然后直接毛了,这不是当时自己和汪曦认识那天一起和汪曦出来吃烤串的女孩吗!

    看着她用尽了体内最后的清明发出呼喊后,脸上病态的潮红,以及剧烈的喘息。这份意志让冯冽都佩服。

    “嘿,兄弟,你们认识?”胡渣男似乎又找了合理要烟的需求,先是拼命的用手捏了一把这女生的胸部,在她娇呼时又拽着她的头发后退了一步,“兄弟给点烟,这女人我直接给你了,我兄弟那边我会去摆平的,不会给你添麻烦,如何?”

    说完,又开始了手上的动作,引得这女生娇呼不止。

    冯冽平静的看着这人一眼,冷淡的把兜里的烟全部丢给了他,“人我一定要,烟就这么多!”

    那人倒也痛快,把那女生一推,就潇洒的走了,嘴里还念叨着:“运气不错哈,一个du瘾那么重的女人换了这么多的烟,不亏!”

    看着那胡茬男的离去的背影,冯冽听说过一句话,亡命徒连自己的生死都不在意,活着也仅仅是为了快意。

    他的嘴角划出了一个讥诮的幅度,他要在今晚试试那句话的真假了。

    本来就那人的做法,冯冽也可以当作是一桩末世里的特色买卖,但是那人后面的做法就很有意思了,一次次的在冯冽面前伤害着那女生,这在他看来就是赤裸裸的挑衅了。

    收回了思绪,冯冽看着那女生瘫软地倒在地上,眼神涣散,嘴里的娇.吟不绝于耳,身体也时不时的抽搐一下,根本没在意自己的形象,一副嗑药后又被人强了的样子。

    此刻她衣衫褴褛,根本遮不住她的胴.体,雪白的双峰也青一块紫一块,浑身都在发臭,很难想象她到底受到了怎样的摧残。

    接下来的一幕让冷漠的冯冽唏嘘不已,只见她似乎感受到了冯冽的目光,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委屈,但又不敢哭的太大声,牙齿死死的咬住自己的手,眼眶里一滴滴眼泪冒出,划过她的脸颊。

    没想到熟人相见,居然彻底的击溃了这个倔强的女孩。

    昔日众星捧月的小仙女,令人羡慕的家庭背景,何等的风华绝代,然而末世一来,凤凰变草鸡,所有的骄傲都瞬间失去,老天似乎彻底遗忘了她......

    最后冯冽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轻轻的抱着她颤抖的双肩。

    而她被冯冽一抱,全身一紧,然后剧烈颤抖起来,剧烈的悲痛终于战胜了大脑的兴奋,此刻她终于恢复了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而冯冽就这样抱着,感受到她的眼泪湿透了自己的衣服,直到她的情绪终于平复了点,这才看着她肿着的眼睛,“不哭了?”

    她伸手擦了擦自己的脸,“不好意思.......”

    “关月,过来照顾好她。”冯冽烦躁的对着关月喊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从这女生开始哭的那一刻开始,冯冽就越发的烦躁了,心里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蔓延,这让冯冽觉得无所适从。

    他想继续抽烟以此来冷静,可是伸手一摸才想到自己的烟已经用来交换了。

    不一会烦躁直接变成了暴躁,接着他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内心的杀意变得汹涌无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