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24章
    “啊,冯冽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黏住了!你快看看我身上有没有虫子啊。”汪曦越说越激动,浑身绽放出刺眼的光辉。

    这是她为了脱困,不惜消耗大量的体力释放出的异能,可见她对虫子的惧怕。

    然而汪曦此举却是收效甚微的,哪怕她爆发出最大的力量,可她还是只能让她自己的身体稍微的动弹,仿佛那里套了一个无形的枷锁,彻底的限制了她的行动。

    “曦曦,你别乱动!”看到汪曦胡乱的挣扎,冯冽赶紧呵止她的动作。

    右手再次的紧了紧手中的司命,便猛然闭上了眼,随着他再次睁开眼睛后,如鹰隼般锐利的眼神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如深渊黑洞一般的漆黑色眼睛。

    伏羲神眼!

    “这是......蜘蛛丝!”看透虚妄的神眼下,冯冽看到了缠绕汪曦全身的一条条细长的晶莹蜘蛛丝,这些蛛丝于环境浑然一体,通体透明之下,根本难以察觉。

    “别动了,这只是一些蜘蛛丝而已,我现在就帮你脱困。”说完,他立刻挥舞起了司命便切割起了汪曦身旁的蜘蛛丝。

    “嗯?”伏羲神眼下,冯冽无奈发现司命并不能斩断蛛丝,反而随着自己的挥舞,司命的刀刃上有好几根蛛丝缠绕上去了,而且有越缠越紧,越舞越多的趋势。

    “据说末世前的蜘蛛丝就是钢铁的几倍韧度,末世后的蜘蛛丝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他头疼的收回了司命,从兜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

    无物不破的司命在柔韧的蜘蛛丝下败下阵来确实是他没想到的,不过能收回进体内就好。

    要说司命这把刀也确实是实用,只要和身体的任何一部分接触,心念一动之下就可以缩回体内。

    “曦曦,你再忍耐一下啊,我估计这蜘蛛丝只能用火烧了。”说话的功夫,冯冽从自己的衣服上撕扯下了一大块的布料,再从身旁的树上折下了几根枯树枝。

    “那你快点啊,电视上说蜘蛛感受到蛛丝的震动后就会感觉到,千万别让它靠近我!”汪曦睁着泪汪汪的大眼,对着冯冽委屈的说道。

    冯冽也不回答,用打火机点燃了这个简易的火把后,就慢慢的将其靠近到了汪曦的身边,随后火把燃烧的中央就传出了一阵吱吱的,类似于烤肉声一般的声音。

    过了一会,汪曦感受到身体周围的束缚松动后,又一次爆发出了强光成功的挣脱出了束缚。

    “现在的这些变异生物进化的太强大了吧!”冯冽一边帮助汪曦撕扯下身上的蛛丝,一边讲到。

    突然眼前黑影一闪,冯冽赶忙用左手把汪曦甩开到一边,右手具显出青芒后立刻将其挡在了身前。

    一阵刺痒感传来,这是蜘蛛体表的密密麻麻的刚毛扎进了冯冽裸露在外的手背。

    看着眼前恐怖的八只眼睛的蜘蛛,冯冽又是一阵头皮发麻,赶紧运足了力气一脚踹出。

    嘶嘶嘶!

    耳边传来了蜘蛛特有的嘶吼,冯冽不敢多做停留,在它还没有翻身的时候手中的司命向前一戳一送,成功的刺透了它那恐怖的头部。

    “啊!”

    耳边传来了汪曦的尖叫以及密集的悉悉索索声!

    冯冽连忙融合了魔铠向那边跑去,有了魔铠的提升后冯冽的伏羲神眼再次得到提升,这一下他终于发现了一个残酷的事实——这里全是蜘蛛网以及花花绿绿的蜘蛛。

    一想到自己成功将汪曦“打入”敌军内部的事后,冯冽不由得一阵头疼,这真的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只见被冯冽甩到盘丝洞的汪曦又一次被蜘蛛网给包裹住了,而且包裹在她身上密密麻麻的蜘蛛丝已经有了茧子的雏形,愣凭汪曦如何挣扎都无法撕破一条口子。

    而在她头顶上方大约十五米处,各色的蜘蛛已经向下爬来。

    收冯冽赶紧起了自己的目光,眼下的耽误之急还是救出汪曦。不过那大大小小,全方位悬浮着的蜘蛛网阵,哪怕是融合了魔铠的冯冽也不敢随便就进去。

    只见冯冽吞吐着呼吸,立刻释放出了强大的刀势。

    肃杀的刀势立刻充斥于这片空间,哪怕被蜘蛛丝包裹着的汪曦都能在皮肤上感受到刀割一样的疼痛。

    而凛冽的刀气裹挟着丝丝缕缕的刀意,在冯冽的控制下向蜘蛛丝连接的树枝上呼啸而去。

    嘶嘶嘶!

    熟悉的嘶吼声传来,一道道的锋锐的刀气在斩断树枝后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斩向了上方不断爬行下来的蜘蛛。

    墨绿色的血液溅起,体型巨大的蜘蛛躯干向下饺子一样掉落了下来。

    呼啸的刀气并没有停止产生,冯冽的血液在不断的斩杀了蜘蛛后又开始了沸腾!

    这是内心的恶魔又一次开始席卷冯冽内心的缘故。

    而随着冯冽呼吸的加重,那呼啸而去的刀气夹杂着的,不在是纯粹的刀意,而恐怖的杀意!

    呼呼呼呼......

    冯冽喘着粗气,想要强行镇压下扰乱他心神的梦魇,其强烈的精神消耗让他消耗甚巨。

    “小子,这是你本身的心魔,光靠镇压是起不了作用的,你得靠手中的刀去斩断它。司命不仅仅可以裁决生灵肉体上的生死,还可以斩掉目标的精气神,这就是司命在精神攻击上的运用。而想要使用司命的精神攻击,就必须得领悟出刀意!”司命趁着冯冽还勉强保持着清醒,立刻向他传输起了经验,“记住了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这句话出自《金刚经》。

    上须菩提问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而佛说:“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冯冽在心中回想起自己领悟刀势的那一天,手中的司命无往不利、无坚不摧,每一刀挥出就使一个生灵陨落,直到血流成河时福至心灵,把千万次挥刀的瞬间汇集到了一起,冯冽就这样掌握了完美刀势。

    可是刀意又是一个什么东西?包括现在掌握的半步刀意,还是在那天对战那个半步开拓者的女人偶然间领悟的。

    他现在也只是觉得这个半步刀意只是比刀势更锋利、更凛冽,拿来杀敌时会有一种锋芒未至便大难临头的感觉。

    可如果说这就是精神攻击的话,会不会太弱了的点?

    吼!

    一声嘶哑的咆哮瞬间把冯冽拉回了现实,不过这一声咆哮却也成功的把冯冽心中嗜血的欲望给吼灭了。

    这可不是什么精神攻击,而是发出这一声咆哮的变异兽进化到了让人绝望的层次,仅仅是一个咆哮之间就让人有一种肝胆欲裂的感受。

    冷静下来的冯冽顿时集中了精神,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只比小轿车都大的蜘蛛,此刻像是武侠小说中的轻功一般,蹬着笔直的树干正在向自己这边袭来!

    而冯冽看到那个体型的变异兽后,顿时明白这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节奏!

    他可不觉得自己能够把力敌进化到那一层次的变异兽,欺负小的变异蜘蛛还好,可如果想要看两雄争锋的戏码,冯冽觉得让那只叫不出名字的变异爬虫来就挺好。

    总之,打是打不过的,而跑又跑不过,那只能拖着它跑过来的节奏喽。

    眯了眯眼,冯冽估算了一下距离,准备使用老战术继续拖延它袭来的步伐。

    只见他倒抡着司命转满一圈,接着隔空一挥,一道巨大的刀气飙射而去。

    在那蜘蛛精跳到半空中的时候,刀气精准的撞击到了它的身上。

    嘭!

    巨大的撞击力使它倒飞而去,冯冽也不敢褪去魔铠,提着裹成茧子的汪曦拔腿就跑。

    嘶!

    这点伤害对那只蜘蛛来说并不算什么,立刻就从地面上振作起来继续向冯冽袭来。

    对此早有预料的冯冽,再次具显出了门板一样的司命,向着身后不远处的一颗参天大树隔空挥舞而去。

    听到树木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冯冽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这才提起全身的力气去逃命。

    ......

    又在丛林里狂奔了一大圈后,冯冽终于在一处小山坡上停了下来。

    褪去了魔铠后,冯冽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如此高强度的奔袭饶是他进化到现在的身体,也感觉有点吃不消。

    故技重施解救出了汪曦后,冯冽又抱着委屈之极的汪曦一阵安抚,好说歹说之下终于让她安静了下来。

    和她嘱咐了两句注意周围的警戒后,冯冽坐靠在一棵树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终于又逃过了一劫。”冯冽只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但是他可不敢轻易睡去,一半的心神归于休息,一半的心神用于警戒,就这样假寐在原地。

    两次绝命逃生消耗了他大半的体力还有精力,现在放松下来身体的疲倦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现在没有出现倒头就睡着的情况,在冯冽看来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冯冽!”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汪曦摇醒了仍在假寐的他。

    “怎么了,是要天黑了吗?”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伸了个懒腰,冯冽觉得自己的精神面貌好了很多。

    “宝贝,我举得浑身粘腻的,而且有一股子的腥味!”汪曦委屈道。

    这丫头,估计是实在忍不了那种被蜘蛛丝包裹后的膈应感,所以才摇醒自己向自己求助的。

    冯冽站起身子向四周看了看,对着汪曦道:“那边有一条小河,看着也不是很深,估计是末世前附近的灌溉渠,你要是觉得实在受不了,我带你去洗洗吧。”

    不出所料,汪曦忙不迭的答应了。

    片刻后,冯冽背对着汪曦蹲在一块岩石的后面,琢磨起了刀意。

    身后传来了水滴溅落后的声音,冯冽知道这是汪曦在试探着水的温度。

    “冯冽,问你个问题哈,你有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熟悉的黄鹂鸟般的声音响起。

    “你都说是不可告人的秘密了,我干啥要告诉你啊。”冯冽翻了个白眼,不假思索的回答道。

    身后传来了很响的落水声,冯冽也不担心汪曦,毕竟这个水深只能没过她的大腿,水质也那么好,什么变异鱼类啊一眼就能看出来。

    至于担心她冻着就更不可能了,都已经是末世后的新人类了,怎么可能被轻易冻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