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20章
    四级巅峰异能者,就是类似于天选传承者的开拓者巅峰!

    冯冽对此表示很好奇,自己是因为有逆天的气运在种种的机缘巧合之下,九死一生的才突破到开拓者初阶的,而现在一个活生生的开拓者巅峰就站在自己面前!

    果然那群大佬知道点什么,还全力开动的国家机器属实不好惹啊。

    冯冽在心中暗暗道,仅仅是一个人的出现就说明了很多问题,军队可真的是卧虎藏龙的地方。

    不过现在可不是感慨的时候,天选传承者虽然有逆行伐上的能力,但这就好比玩火,稍不注意就会引火自焚。

    而另一边的中年人见冯冽突然发难,只是一打响指。

    啪!

    冯冽就感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冲击力向自己袭来,连忙中途变招,使用宽厚的刀身挡在了自己面前!

    却听道“当”的一声,一股强大的冲击力从坚硬无比的刀身处向自己袭来,恐怖无比的震荡力量透过了魔铠的防御,攻击到了冯冽的内脏。

    “噗!”

    狠狠地吐了一口血,冯冽直接被这股隐形中的冲击给掀翻在地,没等他从剧痛中缓过劲来,几股震荡冲击又从四周再次向他袭来!

    “轰!”

    情急之下,冯冽再次释放了内心的阴暗面,强大的心理力量竟让自己的身体变得更加坚固。

    完美刀势!

    凛冽的气息向四周呼啸而过,好像无数把无坚不摧的利刃,秋风扫落叶般的席卷向四周,恐怖的刀势让四周的空气变得沸腾,一眼看去冯冽四周五立方米之类的空间居然变得模糊,形成了像领域一般的东西。

    轰隆隆——!

    两者的力量双双碰撞,交战的中心处居然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爆炸声。

    两人都是高手,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不会过多的外泄。

    “哼!,有点意思。”那中年人收起了傲慢,气势节节拔高,严肃的对峙着冯冽。

    而冯冽此刻视野中的中年人逐渐从猩红,变成暗红,其色彩还在不断加深!

    只见嗜血的冯冽朝地上吐了口血沫,冷哼一声,就改变了进攻的风格。而他脊背的大龙宛如活过来一般,随意的活动之间发出了声声爆豆一样的声音。

    噼噼啪啪!

    此刻的冯冽整个人就像是鞭子一样,千回百转,甩动之间,爆鸣如雷,柔极而生刚!而它手中的司命就是‘刚’之真谛的最好体现。

    恐怖的力量劈开了阻碍的空气,带着彗星一般的尾部对着那中年人力劈而下。

    冯冽一声嘶吼,就砍出了第一刀!

    “哼!雕虫小计!”此人怒喝一声,随后双拳紧紧一握,直接照着司命的刀刃爆发出更凶猛的震荡冲击!

    不出意料,冯冽这刀就被挡下并且恐怖的力量带着他向后倒飞而去。

    然而就在半空中,冯冽腰部的大龙居然扭曲到诡异的幅度,裹挟着这股攻击的余波让他重重落地。

    落地之后的冯冽并没有缓冲,只是重心一斜,像一根鞭子一般,汇聚两股力量到达手臂,又是一刀劈出!

    这一道攻击更加恐怖,鬼哭狼嚎之间,似有锤法的意思碎裂一切,直接破开了这人的防御,但却在他脖子五公分处,被他及时拦住!

    可即使是这样,那恐怖的力道依然裹挟着他撞向了身后的墙壁,嘭的一声,密密麻麻的蜘蛛网状裂痕浮现!

    “啊!小兔崽子,我要杀了你!”这中年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是他被恐怖的反震力伤到了五脏六腑!

    冯冽却表示不屑,嘴角划过了诡异的幅度。

    而那人看到冯冽这细微的表情后,怒吼一声,使用了最强大的力量,拼尽最后的心力压缩到了胸前!

    熟悉的反震之力再次出现,这正中冯冽的下怀!

    只见冯冽的左脚像是定海神针一般狠狠的钉在了地板上,咔嚓咔嚓声响起,密密麻麻的裂缝出现再了他的脚下。

    而他的脊背大龙最后一扭,携带着新力包裹着旧力,原地转了三百六十度后,对着那中年人又是一刀。

    这一刀以无可抵挡的气势向着目标横斩而去。冷冽的青芒下,破灭了一切阻碍。

    在刀影弥留之际,周秋水想起了那天和冯冽鏖战的那个女人,那个可怜而又恐怖的女人就是终结在了这快到极致的耀目青芒下。

    ......

    尘埃落尽,耀目的青芒照射在了每个人的眼前。

    冯冽暮然的转身,杀戮的欲望并没有得到满足,哪怕他极力的克制自己,可汹涌而来的嗜血欲望让他无法自拔!

    噌!噌!噌!

    如猛虎下山,如野兽出笼!冯冽就像刽子手一般收割着一个个士兵的性命!

    偶然间恢复的一丝清明挣扎着质问自己“自己现在是野兽吗?”

    “呵呵,野兽?那就是吧。”随即清明再次消散。

    一时间风卷残云,哀嚎四起。

    就在饥饿的野兽屠戮完目标后,他又向里屋搜寻而去。

    惊恐的幸存者早就听到了屋外的动静,现在看到一个穿着铠甲,倒提着大刀,浑身都是鲜血,眼神散发着择人而视恐怖光芒的战士后,一个个恐慌的倒退着,嘴上拼命的求饶。

    但是残忍的野兽并没有因此而放过他们,他觉得这样的场面才是他所喜欢的,一条条引颈待戮的生命等待他去收割,这样的感觉让他浑身畅快!

    就在他的大刀挥舞向其中一个人的时候,一声黄鹂般的声音响起:“冯冽不要!”

    内心的阴暗如潮水般消褪,神智恢复清明的他终于摆脱了野兽的身份,浑身的虚弱感一阵阵袭来,他能感觉维持魔铠所需的能量已经不够了,接下来就要昏迷!

    “小子,趁魔铠还没有彻底褪去,赶紧去吞噬了你刚才和战斗那人的异能晶体!”

    .......

    无尽的黑暗终于褪去,冯冽再次睁开了沉重的眼皮,一张憔悴的面庞浮现在了他的眼前。

    “你醒啦。”姑娘灵动的大眼又一次哭得红肿。

    看着面前亲爱的人儿,冯冽艰难的伸出手,他想擦去姑娘眼角含着的泪水,但是撕裂般的痛楚让他难耐,即使他再克制依然够不到女孩的脸。

    这时女孩伸出了娇嫩手掌,握着男孩的冰凉的手掌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曦曦别哭,我昏迷了多久。”细弱蚊声的声音响起。

    看着眼前熟悉的大男孩如此痛苦,汪曦忍不住又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她哽咽着说道“你别说话了,你现在要好好休息!”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男孩为了保护自己而陷入了昏迷,他用自己并不宽厚的肩膀为自己扛起了所有,让自己在这苦难的末世里继续任性的生活下去。

    “你先别讲这些,我到底昏迷了多久!”冯冽的心中又一种不好的感觉,语气不自觉加重了。

    可是这一激动,让他伤痕累累的肺部再一次传来了撕裂般的阵痛。

    “咳咳咳......”

    汪曦赶紧伸手抚摸着冯冽的肺部,帮助他理顺了那口气,才啜泣着:“一个晚上了,我们都没想到你能醒的那么快。”

    “这么久了吗?我们得赶紧离开,叫周秋水来见我,我们商量一下接下来的行动!”冯冽的声音依然很虚弱,但其中的严肃之意不言而喻。

    “好,你等一会。”听出了冯冽话中意思的汪曦赶忙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深吸一口气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会,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接着冯冽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回响在了耳边,“兄弟,还是你牛逼受这么重的伤,现在就醒了,现在叫我来是想商量接下来离开的对策吧。”

    “哥们,我现在还是很虚弱,我长话短说,你按照我说的做!我们已经滞留的够久的了,官方肯定会派人来追查,趁现在他们还没到,带上所有的枪支弹药赶紧找辆车我们离开!”冯冽喘着粗气,急促的讲道。

    闻言,周秋水也不多说什么,立刻按照冯冽的话下楼找车去了。

    “曦曦,我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接下来就要靠你照顾我了,你不会丢下我吧。”冯冽对着汪曦露出了一个自认为灿烂的笑容。

    见到冯冽开始不正经起来,汪曦的心这才轻松下来,握着他的手柔声道“说什么傻话,你都没丢下我,我怎么会离开你呢。”

    “那我就放心了,曦曦你要坚强,接下来一段时间我的命可就拜托在你手上了。”接着他顿了顿道:“现在你把那个郭见房间里的三姐妹叫上,让她们带着我们去找那个仓库。”

    十分钟后被汪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冯冽躺在了车里,而汪曦还觉得不够一溜烟的又跑回楼上的房间抱着刚才的被褥盖在了冯冽的身上,这才安静的坐在冯冽的身边照顾起他。

    冯冽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自己此刻就像是一个粽子,而且他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似乎每次自己躺下的时候都要受到汪曦的摆布。

    当然躺在颠簸的车厢里一直都是很不愉快的感觉,尤其是受到重伤之后的身体,此刻冯冽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

    “很难受吗?”汪曦握着自己的手关切的问道。

    “还行,没事。”冯冽咬着牙,便没有过多的言语了。

    万幸的是这一带已经被那支军队清扫了一遍,再加上大雪封城,一路上也没有什么变异兽追逐而来。

    此刻浑身难受的冯冽正在和司命聊着天,用这种方法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

    “雾草小子,我能感受到你这身体很痛苦啊。”

    “怎么你也能感觉到痛苦?”

    “那倒没有,不过从你吸收了那枚四级巅峰的异能者晶体后,我的能力倒是更强了,我现在可以帮你切断感觉,保准你可以生龙活虎的。”

    “这个提议不错,哎你等等,我现在受重伤呢,万一生龙活虎的运动过后会不会因为器官衰竭,解质紊乱而死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可能!要不咱们试试?”

    冯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