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15章
    也不知过了多久,冯冽的心里五味杂陈,此刻他十分惶恐。

    就在刚才他的意识又一次恢复了,想起刚才的智障行为冯冽还是一阵后怕。

    此刻苏醒了,万一自己因为缺胳膊少腿了或者失去了司命,那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末世里怎么办?

    难道靠汪曦?

    那冯冽觉得活着还不如死去来的轻松。

    无论上述哪一样,对于冯冽来说绝对是毁灭性打击。至于现在身在何方,冯冽反而不怎么在意了。

    心念急转下,冯冽先试探了一下,想要调动身体内的司命力量。

    没有动静!

    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这可怎么办,如果失去司命力量的话还不如直接去死!

    “小子你想屁吃呢,老子都被封锁在这里你怎么催动司命的能量?”司命继续爆粗口。

    “司命,吓死我了,你还在啊!”冯冽差点没抱着它亲上去。

    “行了,司命本体虽然和你融合在一起,但是你还不能彻底掌握,还需要由我配合调动你体内的基因。”

    “哈,什么意思?”

    “笨啊你,这就类似于你体内基因进化的一种导向公式。现在司命的本体只是融合在你体内接受你的蕴养,并且在你有需要的时候,由我帮助你利用这一公式直接推导出结果。”

    “好复杂,这你怎么没和我说啊?”

    “你特么也没问好吧!”

    “额......那我什么时候才能跳过你使用司命的力量?”

    “等你的身体接受过几次阶段性的进化就可以了,其实那时候你用不用司命都是一个样了。”此刻司命浑厚的声音变得落寞了起来。

    冯冽听出了其中的意味,安慰道“司命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忘记你的!”

    “行了,行了。少肉麻了你,赶紧的把包围我的这些黑雾融合进你体内,记住融合进你体内后你可能会发生不可控的变化,接下来你要记住我说的话。”司命鄙夷道,接着它顿了顿继续严肃地说着:“刀势后面是刀意,所谓刀意就是你本事的意志!记住意志就是架在痛苦和力量之间的那座桥梁。”

    “意志就是架在痛苦和力量之间的那座桥梁。”冯冽喃喃道,他在品味着其中的深意。

    “行了,赶紧照我说的做。首先放开心神。”司命催促道。

    闻言,冯冽进入到了无忧无喜的状态。

    “忘记司命,忘记抵抗,忘记自己。”司命继续开口。

    冯冽感觉自己回到了襁褓之中,忘记了孤独,忘记了司命,甚至忘记了汪曦,他感觉这就是自己的起点也是自己的终点。

    突然,冯冽感觉自己内心的阴暗面汹涌了起来,这次不在是滋生了而是如同海啸一般,一波接一波的拍打着自己的灵魂。

    体表的魔铠若隐若现,猩红的光芒在他眼中不断扩大。

    一道道魔音在他的耳边蛊惑道:杀戮,让你忘记孤独;嗜血,让你变得强大;剥皮拆骨,你手里的刀理应向着欺侮你的人!凡抵抗你的,厌恶你的,抗拒你的统统杀掉!

    而另一边司命也在拼命大叫:“小子听着啊,一切众生皆俱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你等等后面还有呢!让我想想......哦对了是佛说‘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喂小子你听到没有!”

    但是汹涌而来的杀意根本不是几句《金刚经》或是《清心咒》可以解决的,而且现在冯冽失去了理智,整个人都几乎进入一种狂暴嗜血的状态。

    此刻冯冽感觉到了屋外有人,他缓缓移动着沉重的身躯向前踏出一步。此刻他的身躯仿佛有千斤重一般,每一步都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突然他一声怒吼,体内的能量成倍增长,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他竟然在这片刻突破了!

    之前因为那枚空间晶体的缘故,他体内的能量已经积累足够,而现在因为煞气入体,种种机缘巧合之下,竟然让他的身体直接进化到了开拓者级别。

    他双臂猛的一震,强大的力道从他周身溢出。连带着这个房间的一切全部崩溃爆炸。

    眼看冯冽就要出去杀人,司命真的急得团团转!现在若是让冯冽见血、见红,那么他将彻底堕入地狱!

    而好巧不巧的是冯冽居然在此刻突破了!本来天选传承者在同级之间便是无人能挡的存在,更何况还是比他们高一级的开拓者级的冯冽?

    而屋外的汪曦听到动静,以为冯冽出了什么意外,居然在这一刻打开了房门!

    几乎迷失自我的冯冽直接举起手中的三尺青芒,双眼赤红地带着千军万马之势向汪曦袭来。

    可汪曦居然呆呆的站在当场,她看着陷入狂暴的冯冽,居然不躲不闪,就像热恋的女生一样微笑着张开了怀抱。

    司命急的破口大骂:“我TM,恋爱降智啊!本想给他找一个能够唤醒他的人,没想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冯冽这一刀斩实了,汪曦绝对没有活路。也别管冯冽身上的杀意有多浓,单纯失去理智的他就不是一般人能惹的了。

    数米的距离,瞬息即至,冯冽没有半点犹豫的将手中的司命挥砍而来。

    精神世界中的司命几乎准备切断自己的感知,它已经不忍心再看。

    所谓司命,就是主掌人间性命的兵器,凶兵斩出,刀锋下的一切都要破灭。

    大概就是半息之后司命已经斩断了汪曦额头上的几根青丝,却在没有寸近。冯冽眼中的红芒渐渐的消失,他的表情在这一刻千变万化。

    由疑惑到迷茫,再变得失神,然后他的双眼逐渐恢复了清明,手中的司命重新退回体内,他失声喊道:“曦曦。”

    此刻他手心满是冷汗,难以置信他在被杀意吞噬了心神后,那一刀如果斩实了汪曦,她绝对没有活路的。

    而汪曦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什么,痴痴的笑着主动抱紧了冯冽:“宝贝,你回来啦。”

    司命也在仰天长啸:“主母啊!”

    ......

    夜晚的时候,冯冽怀抱着汪曦心疼的揉了揉傻丫头的脑袋,低声地解释着司命的来历。

    这个女孩从不过问自己的事,也很少让自己担心,可越是这样冯冽越觉得自己亏欠的她越多。

    就像司命的创造着伏羲一样,在远古时代人类一直都是女性独自抚养孩子,后来估计是伏羲看不下去了,就确定了纲常、人伦以及明媒正娶的婚姻制度,这才让人类文明不断发展。

    但冯冽觉得也许是因为伏羲过于强大制造了太多的杀孽,逐渐的迷失了本性,后来是女娲唤醒了他,让他愿意和女娲长相厮守,不在追求力量的极致。

    而这股独狼般的力量就被他制成司命。

    “喂,小子,别编排伏羲大帝了,他的伟大远不是你能够想象的。还有你已经进化到了开拓者级别有了一次自主进化的权力,想选择先进化身体的哪个部位?”司命哇哇大叫道。

    闻言,冯冽微笑了一下,附身亲吻到了汪曦的额头,“就腰吧。”

    “雾草,小子,你可别沉浸美色忘记正事啊。”司命一听到冯冽的选择,又开始不正经起来。

    “滚蛋,我说的腰是指脊椎!挥刀的时候不仅仅需要手臂的力量,脊椎的配合也极其重要。”冯冽鄙夷道。

    “我的伏羲大帝啊,你这家伙终于开窍了,你说出这话的时候证明你够资格接受司命的战斗技能了,来我这就传你一招。”

    “极刃风暴?”

    “滚,农药玩多了吧。还有你别再把总是打不过女性的锅,盖到那个什么‘铠爹’的身上,老天都是公平的,只要你发挥的好,不存在打不过的情况。”

    “宝贝在想什么呢,在和司命聊天吗?”汪曦媚眼如丝,这甚至都让冯冽怀疑是不是司命又在其中作梗。

    “是啊,它好吵。”冯冽笑呵呵的讲道。

    “那能不能先别管它,我俩先把它用了。”汪曦拿出了熟悉的四四方方的小玩意。

    嘶,狼牙棒。

    “这会不会太刺激了。”冯冽吞了口口水,弱弱地问道。

    汪曦也不回答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夜深了,外面下起了暴风雪,屋子里的两人却温暖着彼此。

    ......

    第二天,看着大楼外面呼啸的大雪,冯冽有些无奈,一背包的压缩饼干早就被汪曦慷慨的分享个干净了。

    而现在这个鬼天气想去捕猎变异兽更是痴心妄想,指不定那群变异兽正躲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呼呼大睡呢。

    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冯冽叫醒了还在睡懒觉的汪曦,就准备带着她下楼碰碰运气,虽然捕猎变异兽痴心妄想,但万一真的撞到了呢?总比坐以待毙强啊,而且汪曦的异能开发程度也让冯冽很不满。

    归根结底还是自己对她太放纵了。冯冽在心中暗叹。

    果不其然,汪曦在被冯冽弄醒后又开始了一轮的卖萌撒娇,各种歪理邪说轮番轰炸。

    对此,冯冽早有准备:“你如果要冬眠的话可以不用跟我出门,否则一切免谈。”

    说完,他就抽走了汪曦的被子,还把窗户打开了。

    突然冯冽耳朵一动,他好像听到了什么大型发动机的轰鸣声。

    正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幻听的时候,那‘轰隆隆’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他赶紧跑出房间顺着声音传递过来的方向望去,就见五辆主战坦克竟然从不远处的十字路口快速驶来,坦克的四周还跟着上百名士兵,所过之处的变异兽都被这些坦克和全副武装的士兵消灭殆尽!

    坦克?士兵?

    看到这一幕,冯冽心里闪过一丝疑虑。

    自从末世降临以来这一个多星期,他就没有见过军队有过任何的救援行动,至于原因冯冽就不得而知了。

    可这几辆坦克以及步兵可是实打实的派出来了,而且是顶着暴风雪出来的。

    难道真的是因为红雾的原因,官方才没有及时营救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