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14章
    那位风系异能者操纵着大量的风刃,当头砸向了那道人影。

    呼啸的风刃狠狠的砸在那人。一般来说,这样的力道不论是人还是变异兽,不被一分为二,也要重伤!

    然而,让人心寒的是,所有风刃凭空穿过那道人影,将它脚下的地面炸出一个个深坑。而其它的变异兽似乎也很畏惧这人,不敢上前造次。

    “你是人还......还是鬼?”冯冽哆嗦了一下,结巴的问道。

    在他的印象中只有鬼,才能无视物理伤害。

    “不是鬼,这是空间异能!”司命沉声说道。

    “空间异能?!”冯冽瞳孔缩成针尖状,死死的盯着这名女性,她的身上有很多伤口。

    看到这里冯冽的心猛然抖动了起来,这些伤口很像针筒刺过后的伤口。

    最重要的是,这女人的脚踝处有一块尸斑,但那块尸斑并不大,似乎被某种力量压制住了。

    只有失去生机的尸体才会出现尸斑,而这女人既然能够压制住尸斑的蔓延,为何没有彻底为自己根治?

    答案只有一个,这尸斑已经被压制到了极限,即将爆发!

    她并没有攻击冯冽,而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悠远的歌声从她的口里传出,轻盈而又凄美。

    “小子,这好像是你们人类的摇篮曲!”司命开口道。

    摇篮曲?那她这是唱给自己孩子听的。

    此刻这个女人的身世已经呼之欲出了。

    冯冽的心狠狠一颤,这女人是被抓进那家黑心医院做人体试验的试验体。可她还是一个母亲啊,哪怕自己神智不清了,还是要出来寻找襁褓中的孩子,给予他安慰。

    只见这女人面无表情,一步一步向冯冽走来。

    冯冽看到她那空洞的眼睛注视着自己怀里的汪曦,似乎划过了某种名叫母爱的情绪。

    冯冽当然不会把汪曦交给这个神智不清的女人,哪怕自己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可她万一突然发狂伤到了汪曦怎么办?

    于是冯冽后退了一步,倒提着的司命光芒更甚,整个身子犹如拉满的弓箭一般,高声道:“不要过来,再向前一步我就要出手了!”

    但是对方根本没有听到他的警告,依然脚步不停,她像是没有重量一般,似乎踩在半空中。

    冯冽呼吸一紧,绷紧的脊椎直接松开,倒提的司命随着腰部的运动抡满半圈,想要将那人从下至上一分为二。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冯冽彻底炸毛了。那司命直接穿了过去,根本没有攻击到那女人的身体。

    冯冽变换脚步,转身对着她的腰部又是一刀横切,然后也不管结果,把左手的汪曦抛向了那位风系异能者。

    “哥们,你们先走,如果我回不来了告诉这个女孩,冯冽要她开心的活下去。”

    转身,苦笑地看着面前又走过来的女人。

    “司命,你觉得我还能活下去吗?”

    “悲观什么,你看她的嘴角,用完美刀势砍她!”

    闻言,冯冽全身弥漫起了肃杀之气,这一次他不在抵抗内心的阴暗面,让其完整的控制了自己的灵魂。

    他不退反进,气势节节拔高,全身散发着异常黑暗的气息,这种气息代表了疯狂、残忍、杀戮,代表着人间的恐怖。

    那女人似乎也被惊醒了,空洞的眼眸里先后划过了恐惧、悲伤、不舍、怨恨、愤怒,最后她的眼睛里全被怒火占据着。

    若是冯冽冷静的思考,他肯定能够认同这女人的变化,自己被拉出来做人体试验,襁褓中的孩子也找不到了,最后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着。

    他和这女人对视了几秒,因为都在被对方恐怖的气势所震慑。

    呼!

    冯冽率先出手了,门板一样的大刀从天而降,笼罩了它所有躲闪的范围,恐怖的刀势下让一切有形之物都在土崩瓦解。

    四周传来了沸腾的水声,这是高度压缩的空气开锅的声音。

    “你们都该死!”凄厉的女声从她的嘴里发出,可以想象她到底有多憎恨现在的人类。

    紧接着她动了,没有花里胡哨的的动作,仅仅是一掌拍来,击打着空气发出刺耳的爆鸣。

    砰!

    双方碰撞,威势滔天。

    呼呼呼!

    司命一砍,如猛虎下山,速度快到了极限,砍向了女人的脖子。

    而那女人恐怖的空间之力,也让司命的威能如泥牛入海,最后波及到她身上的只有十分之一。

    又是一阵激烈的碰撞,这女人空间之力的防御简直滴水不露,而其附加的威力让冯冽苦不堪言。

    又是一掌,冯冽直接收回了大刀挡在自己的胸口。

    铛!

    强大的力道让冯冽的手臂发麻,随之而来的冲击力让他的身体微微一顿,呼出的气体里也出现了淡淡的血腥味。

    快步后退两步,冯冽猩红着眼,此刻他的视野里只有这个女人的红色光影。他加大了对司命的能量输出,本来使之如臂的司命不断变重。

    最后他又是倒提着司命,迈出了脚步。

    第一步,司命那恐怖的重量将地面犁出巨大的沟壑。

    第二步,司命掀起了一阵暴风。

    最后半步,冯冽旋身对着那女人就是一刀,带起了一抹巨大的血花。

    这一刀快到了极致,也恐怖到了极致,大厦观战的那位风系异能者甚至看到了残影的出现。

    其恐怖的威势,打破了空间的泥沼,彻底的摧毁了那女人的防御。

    刀意如龙,刚烈无比。

    这是对天地的压制,每一刀都能够带动这片天地的暴动!

    “爽!”冯冽心头畅快无比,之前占据心神的暴戾在这一刀中全都释放了出来。

    但是下一刻冯冽就笑不出来了,那初窥刀意大门的一刀,榨干了他体内所有的能量,甚至连维持魔铠所需的能量都不够了,而那女人居然还有一口气,正死死的盯着自己!

    正当冯冽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

    “你们都该死!”只见那女人带着怨毒的笑,死死的看着自己。最后她的眉心处飞出了一颗无暇的晶体,而这片空间中传出了极其隐晦的波动。

    “雾草,小子快躲开,这是精神上的攻击!她要用自己强大的怨恨嫁接到你的身上,污了你的灵魂!”司命慌张的提醒道。

    可是已经迟了,那意志以无暇晶体为载体,连同晶体一起打入了冯冽的眉心。

    “我尼玛,最毒妇人心啊!”这是冯冽昏迷前的最后一句。

    另一边的汪曦早已经醒来,只是在那位风系异能者的束缚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冯冽苦战。此刻看到冯冽和那女人双双倒下后,便再也克制不住。

    宛如太阳般的光芒从她身上发出,那异能者的再也束缚不住,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后便陷入了昏迷。

    ......

    “痛......痛......”

    冯冽迷迷糊糊地醒来后,脑海里一阵迷漫,全身酸痛,仿佛被烈焰灼烧过一遍。

    尝试着动了动手脚,发现自己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后,回想起了那艰难的一战。

    讲道理那是冯冽至今打的最艰难的一战,没有之一。

    众生如蝼蚁啊,漫漫进化路上,唯有强者才能独活,冯冽很是感慨。

    “等等?我现在在哪里?”冯冽感觉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心中的不安感让他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

    他想要强行融合魔铠控制身体,岂料只是稍微激动了一下,全身就开始无意识的抽搐,就仿佛身体和大脑少了必要的联系一样。

    过了许久,那种抽搐感终于逐渐好转,虽然还时不时的来一下,但比较刚才已经大大的轻松了许多,

    冯冽的心里终于松了口气,紧缩的心脏也是平稳了下来。

    “小子,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司命传出了一阵哀嚎。

    冯冽连忙返回精神世界,毕竟能给自己解答疑惑的只有那把刀了。

    哪知司命的情况也不乐观,只见那把刀浑身被一团黑雾覆盖,原本氤氲的青芒也被彻底笼罩。

    而那黑雾只看一眼就有一种让人发狂的情绪传递而出,这是各种负面情绪的集合体。

    “雾草,小子你可算醒了。快快快,利用脑部剩余的能量修复身体,然后把这黑雾转移到你的身上。”

    “怎么做?”冯冽也不废话。

    “那女人晶体内力量的等级太高,你现在尝试着将力量化开,然后向全身的细胞冲击,记住一个细胞只能储存一点能量。”

    冯冽听到这话后直接迷了,这又不是武侠小说高手能够内视,轻易用内功驱毒神马的。自己现在可是两眼一抹黑,压根不知道自己身体内部什么个情况啊。

    “嘿,你的身体被这女人晶体的力量撑爆,各种运动神经损伤的特别严重,你这样可得一辈子瘫在床上了啊,我可见到那丫头被人欺负了。”司命阴测测的说道。

    这话倒是掐到了冯冽的软肋,闻言他也是咬咬牙拼了!

    冯冽两眼一闭,引导着大脑内剩余的能量一股脑汇聚在自己的左脚之上。

    他可不敢随便将这股能量在体内释放,这很有可能是会把自己搞残废的。

    而那股能量也不是对外释放,而是对内释放,就是强迫性的让自己的细胞去吞噬这股不属于自己的异能能量。

    简单来说就是利用分子间的引力,去融洽彼此。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左腿的一块血肉直接炸开,冯冽甚至能够感受到鲜血喷涌时的汹涌感。

    卧槽!

    冯冽对着司命破口大骂,这么变态的方法亏它讲的出来。

    这一骂不要紧,那股空间之力的能量居然顺着这腿逆行而上,将自己的身体节节炸开,这一刻冯冽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破麻袋一样哪哪都漏风。

    意识越来越模糊,冯冽不甘的合上了眼皮,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处于爆炸中。浑身的血肉在一点一点的被消融,他甚至都不能感觉到自我的存在。

    “大爷的,拼了!”冯冽运用最后一点残存的意识,在最后一刻强压下了浑身的抽搐感,爆发出了全身的血气。

    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