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十章
    血樯漂泊。

    这一次的屠戮,死伤无数。鲜血染红了一大片土地,从酒店门口再到几百米开外的歪脖子树,一路红土,血染乾坤。

    各种断裂的肢体,如同汽车零件一般,三三两两散落在草地上,一座座尸体堆积成小山包,那样的景象,触目惊心。

    “小子,还行不行了,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生命波动,咱们这是要荣辱与共了啊。”司命继续刷着存在感,他和冯冽的灵魂绑定在一起,若是冯冽死亡,除非有人能够从神秘的精神世界中发现他,不然的话,他就等着彻底湮灭在历史长河中吧。

    “司命,我又被你坑了一次。”冯冽没有理会它的话,抱怨道。

    血腥味冲刺着冯冽的鼻腔、口腔,放眼望去,到处都是骨骸,偶尔还能看到一些垂死挣扎的变异兽,天地都沉默下来,一缕缕空气弥漫着的肃杀味道愈发浓重。

    冯冽感觉一阵虚弱,天旋地转之间他感觉自己将要昏迷过去。

    “雾草,小子别昏过去啊。大boss就要来了,你昏过去可就完了啊。”司命紧张道。

    冯冽听着它的话,赶紧咬破舌尖,保持着眼神中的清明不在涣散,魔铠却是再也无法维持就这样消散了过去。

    “快,趁现在那个boss还没有到,赶紧补充能量。”

    闻言,冯冽挪移着自己的身躯一头倒在了血流中,也不管恶心的血腥味,大口大口的吞咽着各种变异兽混合的血液。

    此刻他感觉这滚烫的血液虽然粘稠无比,却也无比甘甜,刺激着自己将要停止工作的心脏,让其重新运作起来,强大的肠胃也在不断的工作,立刻将血液转化成了能量......

    嘶哑的叫声响起,一只飞天螳螂全身碧绿,一对眼睛在头顶凸出,上面布满了白色的血丝,两只前足如同镰刀一般,能够轻易割裂岩石。

    它有普通人大小,看上去极其恐怖。

    此刻,这只飞天螳螂从天而降,正在几百米外的歪脖子树上,静静的舔着自己的自己镰刀一样的前足。

    冯冽已经褪去的魔铠并不能看到它的身影,但是他却能够感受到有什么恐怖的存在盯上了自己。

    “既然那只怪物没有搭理你,就赶紧补充能量。过一会给我宰了它。”司命在大声的叫嚣着。

    冯冽也是抓紧着宝贵的时间吞咽着血肉,此刻的他看上去活脱脱的就是一头茹毛饮血的野兽,“司命,这次活下去后你丫绝对要给我一个解释。不然什么时候被你卖了我都不知道。”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冯冽的体力不断的恢复着,原来干瘪的血肉重新散发起生命的光泽。

    嘶哑的叫声又一次划破天空,飞天螳螂泛着猩红的目光,挥舞着镰刀一样的前肢袭来。

    “司命!”

    “在。”

    “开大招,融合魔铠!”

    刷!

    流光闪过,司命那耀目的青芒又一次重新世间。

    似乎感受到了挑衅,飞天螳螂翅膀拍动的更加使劲了。它如同一颗炮弹,所过之处,掀离了地表的草坪,飞沙走石,竟驱散了红雾。

    冯冽的双手,挥舞着门板一样的司命。

    劈、砍、扫、压!

    手臂的经脉鼓涨,一块块草皮掀起,迎风飞舞。

    完美刀势!

    忽然之间,手中的司命发出了一身清鸣,像是赋予了其生命彻底的活了过来。

    它微微的颤抖着,以一种奇秒的频率。

    大刀舞动,宛若朝阳,在这一刻,爆发出璀璨的光明。

    呲啦~如同纸张撕裂。

    周围尸体,残肢还有草地,纷纷四分五裂。

    血水炸开,配合上耀眼的青芒,此刻朝阳变成烈日当空,美轮美奂。

    砰!

    冯冽的虎口一痛,司命与飞天螳螂相撞,发出了一道极其沉闷的声音,仿佛是两块铁块相撞。

    激烈的音爆,掀起了大量的烟尘,驱散大块的红雾。

    飞沙走石,泯灭一切,近一点的物体直接粉碎。

    这便是司命想让冯冽领悟出来的完美刀势!

    “可惜了......”

    冯冽心里一叹,如果自己的实力再强大一点的话,那么这只飞天螳螂绝对会被自己斩断。

    片刻后,巨大的力道让一击力竭的两者狠狠的倒飞出去。

    “真痛!”冯冽略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便倒提着司命在地上拉出深深的划痕,再次奔袭了过去。

    他看到那只飞天螳螂倒在地上似乎还没缓过劲来,而自己在压下逆涌的气血后稍微活动了一下就生龙活虎了。

    “小子,你以为司命的能力就只是变大变粗?合体魔铠后加成是全方面的,不仅仅是极大的提高了自己的力量,还有强大的防御力,以及被药物、精神控制时的强大免控能力。”司命在他脑海里,适时的科普道。

    所谓的免控能力,便是大脑被药物或其它精神攻击控制住后,各器官自主爆发出内分泌,减弱大脑的控制。

    打个比方就像是一国之君被敌方控制了,但是朝中的文物大臣统一口径绝不投降,死战到底。

    这也就导致了,冯冽每次要昏迷时总是能够保持清醒的,自主的去寻找食物恢复身体。不过现在可不是他庆幸的时候,因为那只飞天螳螂马上就能够站起来了。

    “吼!”飞天螳螂发出一声怪叫,极其刺耳。

    冯冽感觉呼吸一窒,但立刻恢复的过来,一个打滚就出现在了它的下腹部。

    冯冽眼睛一眯,手中的大刀对着它尾部挥砍而去!

    飞天螳螂的前肢也是对着他的腹部挥舞下来!

    噗,熟悉的入肉声响起。

    冯冽的司命毫无疑问的斩断了它的尾部;而飞天螳螂的前肢也不出意外的破开了铠甲的防御,伤到了他的身体。

    冯冽强忍疼痛,左手抓着它的前肢在地面上翻滚起来,就势一扭,再接着一抖,犹如鳄鱼剪尾一般,生生的撕扯下它的前肢。

    做完这一切后,他便起身离去,“真男人绝不回头确认目标是否死亡。”

    “小子,有点天选传承者的风采了哈。”

    “那是,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这三番五次的控制我的身体还有汪曦的身体到底想做什么。”

    “瞒不过你,我直说吧。天选传承者是古时三皇五帝留下的名额,我们也是它们制造的兵器,这主要是为了给人类留下薪火,应对这样的大劫。留给你成长的时间不多了啊!”

    “那控制汪曦是做什么?”

    “我要让你在杀戮中崛起,你的性格,你的经历很适合执掌我这样的凶器。但是我怕你迷失了自我的本性,沦落为一个只会不断杀戮的机器,所以那个姑娘就是唯一能够唤醒你的人了。”

    “可我除了被你控制后才会彻底被邪魅控制,平时我能够控制住杀意啊。”

    “呵呵,这还远不够,接下来你还要不断厮杀,包括你现在掌握的刀势,依然远不够啊。”

    “刀势后面有什么,大劫是怎么来的?”

    “等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说完后,司命就陷入了沉默。

    对于司命的话,冯冽虽然觉得这很古怪,但他并没有怀疑什么。这都末世了,什么牛头马面都出来游荡了,出现什么三皇五帝不是很正常的吗?

    至于什么给人类留下薪火,应对大劫?冯冽表示不屑,虽然他得到了天选传承但是他就不觉得自己会去做什么拯救人类以水火之中的事。

    他在末世前就想着安安静静的过好自己的生活,末世后他只想着守护好汪曦,和她厮守一辈子,然后结婚生子。

    很快,冯冽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了,算上了那有惊无险的杀戮原来才过去了两个小时。

    他走进了卫生间脱下了身上的破布条,用冷水清洗着满身血污的身体。

    “这样下去也不行啊,每次开融合魔铠都要扯破一次衣服。”冯冽看着携带的衣服已经不够自己换了,无奈的撇撇嘴。

    清理好自己的卫生后,他开始了打包收拾的过程。

    毕竟酒店楼下都是尸体,那冲天的血腥味,虽然大多数人类都闻不到,但肯定能吸引来很多捕食者汇聚。如果再不离开,等到晚上的时候这座大楼恐怕就彻底变成修罗场了。

    十分钟后,他收拾好了行李,也就是两个背包的事,一个装满了药品,另一个装着大量的压缩饼干。

    他看了一眼汪曦,此刻汪曦经过一个晚上的折腾后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还在床上昏睡。再冯冽努力的说服下,才勉强起床。

    不过汪曦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做测试,毕竟自己的身体经过昨晚的事情后得到了极大的强化,他也想看看汪曦的能力有没有变化。

    用拳头击打墙壁,结果弄得汪曦那粉嫩小手直接破了皮;原地跳跃,结果也仅仅是跳了半米多高。

    也就是说汪曦的肌肉强度和身体强度并没有什么提升。

    应付完冯冽,汪曦就瘫坐再沙发上挺起了尸。

    冯冽对此也只是苦笑一声,并没有过多的言语,他还有一件事没做。

    急匆匆的拿了不少食物跑到909房间,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后就站在门口静静等了起来。

    大概磨蹭了十来分钟,眼前的房门才慢慢地打开了一条缝,冯冽见到昨晚的宏哥变得更加憔悴了。

    “那个宏哥是吧,这样我这次找你来是想和你做一个小小的交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冯冽笑了笑道,他也不怕对方认不出自己。

    “你是那个小哥!有啊,我必须有兴趣啊!小哥你是不是相通了?我和你说啊我那......”

    冯冽见他又想滔滔不绝的讲下去,赶紧挥手打断他。看他那个模样了还那么有精神,冯冽都想对他竖个大拇指了。

    “我对你之前的提议没有半点兴趣!这次来是想问你,这次来是开车来的吗?车子停在地下车库吗?开的什么车?车钥匙还在吗?”

    听到冯冽依然不愿意护送自己去城南,宏哥的表情当时就凝固住了,皱着眉头不悦地向冯冽问道:“不去那儿你找我干什么?我开不开车关的什么事?”

    见这家伙说翻脸就翻脸。冯冽也不在意:“你耐心听下去就好了,如果你开的是越野车或是SUV这类底盘高的车,车钥匙在手里,车子也停在地下车库,我就愿意拿手里的这些粮食和你交换,你觉得现在关不关你的事呢?”

    说完冯冽晃了晃手里的一袋子的食物。

    “这些食物换我G65?你确定?”

    “废话,怎么不愿意啊。我相信在这个酒店愿意和我交换的人不在少数?我只是认识你才做交换的。”见这货又开始不识抬举了,冯冽的表情顿时冷了下来。

    “不是!不是!你等下啊.....”宏哥生怕冯冽走开,毕竟是在末世,食物真的很稀少。

    说着,他连忙跑回屋子里翻箱倒柜,片刻后终于找到一把钥匙,兴冲冲的举着钥匙塞到冯冽手里,一把夺过了冯冽手里的食物:“小哥,钥匙拿好哈!你还需要别的车吗?我的别墅里还有几辆跑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