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九章
    冯冽躺在床上,和汪曦讲着刚才的事情。

    他也没想到汪曦会起这么大的怒火,不过冯冽却从汪曦的口气里听出了一丝不寻常。

    女孩的注意力似乎都放在了那个婷婷上,尤其是自己讲到了那个宏哥要介绍给自己认识之后,汪曦更是差点暴走。

    不过汪曦也是很快冷静下来,听着自己的看法。

    想到刚才那个宏哥的要求,冯冽也是一阵气恼。

    他非常讨厌不劳而获,耍小聪明的人。要在以前也就算了,毕竟是人家的本事,可现在这样的环境下,因为一些潜在的危险就宁愿龟缩在房间里艰难度日,宁愿挨饿也不愿主动寻找食物,这就让冯冽很不喜了!

    关键是不敢出去找食物也就算了,顶着饥肠辘辘的肚子,他还有心思滚床单!这样的人活该死在女人肚皮上。

    甚至冯冽还觉得,如果自己不把他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的话绝对会遭天谴的。

    安静下来的两人也是陷入了沉默,最后又是汪曦率先打破的沉默。

    “冯冽,你是不是觉得我特轻浮啊。”

    “没有。”

    “必须没有,我一个女孩子只能靠着你生活了。如果不主动点把你的心栓在我这里,你不要我了怎么办。”

    听到这话冯冽直接无语了,原来闹了半天还是因为这事,“那你不应该等我主动吗?那句话不是说要人男人懂得珍惜,男人才会守护你吗?”

    汪曦:“????”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啊。

    “我不管,你不能不要我。”在女生一贯的撒娇套路上,偏偏汪曦还能带上理所当然的意思,这就强烈的激发了冯冽的保护欲了。

    “得,你怕是忘了我为你跑去医院,差点回不来的事了。”

    “哎呀,你就不能让着我吗,从第一天你就欺负我,到现在你还欺负我。”

    “行,是我错了,我的曦曦咱们安静点睡觉吧,明天我带着你运动。”

    说着,冯冽就调整了一下睡姿准备安然入眠了。

    岂料,汪曦一个转身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嘿嘿笑道,“现在你跑不了了。”

    “????”冯冽当场就毛了,“一定要做吗?”

    “废话,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说着,汪曦就动手握上了小冯冽上。

    “那先把雨伞戴上吧,要不然搞出人命了,就不好了。”冯冽弱弱道。

    “雨伞留着下次再用吧,我现在就要。”

    五分钟后,汪曦就感到冯冽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狠狠的进入了自己脖子以下不可描述的部位......

    室内,一片春光。室外,这数不清的危险,可这和他俩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小时后汪曦的声音响起:“宝贝,你说这末世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呢?你说我们会不会马上死掉?”

    冯冽静静的抽着烟没有回答。

    ......

    等到白天的时候,冯冽悄悄的起床,看了一眼床上十分安静熟睡的女孩,脸上露出了笑容,

    昨晚真的太疯狂了,他俩整整折腾了三个小时,到最后还是汪曦主动求饶,才停止了闹剧。

    冯冽坐在床上愣愣发呆,好久之后才起身下床,只觉得头晕晕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出汗之后睡觉着凉了感觉。

    走出卧室,拉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看去,红雾又淡了很多,他又点燃了一根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这根烟,算是吊念一下逝去的处男身吧!

    “喂,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人家姑娘这样做了你又要担负起责任了。”司命又是适时的出来刷了波存在感。

    “我知道,我原以为手中的三尺青芒还是为了在这混乱的时代披荆斩棘、神挡杀神、开拓一切的。”冯冽抽着烟顿了顿道,“可是经过昨晚后,我更明白了开拓一切总归还是为了给自己和守护的人一个安身立命的环境。这把刀现在不仅仅为我而挥动,而是为了曦曦和将来的孩子而破灭一切阻碍。”

    “呦呵,小子怎么讲出这么有哲理的话了。你们人类有一个词叫做不应期,是不是在那时候思考出的。”司命还是一如既往的破坏着氛围。

    “哪有那么简单,话说你之前讲的天选二十八是什么东西?”冯冽及时转移了话题。

    所谓不应期,通俗的来讲就是冯冽在发射后,等待能量积蓄的过程。男人在这一阶段往往都会点上一根烟回首往事,然后就思考出一些哲学道理来。

    “这是天选传承的意思,传承的是像我一样冷兵器。至于二十八是因为天选传承人只有二十八名。”司命解释道。

    “哦?这有没有排名呢?那我是排第几?”冯冽一听到什么天选传承,这类高大上的名词后当时就来了兴致。

    “咳咳,排名是有的,至于你的排名嘛,可能不是特别理想。”

    “喂,什么叫不是特别理想,你别扯开话题啊。这个排名一开始是不是受你们本身实力的影响?”冯冽鄙夷道。

    “影响不大,嘿嘿,影响不大,最重要的还是你们天选传承人的后面的开发和发挥。”

    冯冽又是一阵鄙夷。

    然后他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周围发出的声响。

    “嗯?”再次睁开眼睛向远处看去,冯冽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看到几十米开外的情景。那里的草地上一群变异猎犬正在觅食,他甚至可以看清每条猎犬的长相。

    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一夜之间自己的视觉和听觉变得如此敏锐?难道真是有阴阳互补的大法?采集汪曦的阴气中和自己的阳气,提升自己的实力吗?

    冯冽有些意外的惊喜,他急忙跑出房间,鼓荡气血,一秒钟后魔铠降临。

    也不看九层楼的具体高度,当即就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轰隆!

    果然身体的大幅度改造后,冯冽在铠甲的保护下从几十米的高度跳下来没有受到一点损伤。此刻地面已经凹陷下去整整半米的深度。

    一步踏出,他的身体竟然直接跃出十几米远,如同瞬移出去了一样,这比变异生物的速度还要恐怖!

    冯冽知道这是自己的运动基因得到了极大的开发,在他运动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像是脱离了地球的引力,没有任何的阻挠。在这种情况下,强大的肌肉爆发力可以让他超越地表绝大部分生物的实力,并秒杀它们。

    最重要的是,在他快速移动的时候,他可以清晰捕捉到各种生物的动作,就像慢镜头播放一样,一帧帧的出现。

    这也是因为身体的进化让大脑变得更加的发达,能够更准确的剖析细微的动作,说白了就像是升级了电脑的硬件设施后,使得电脑的运行速度得到了质的提升。

    此刻看着四周围上来的变异兽,准备大干一场的冯冽却皱起了眉头。

    他看到一只原本体态娇小的猫此刻都变成末世前黄狗一般的体型,更重要的是它的速度并没有因此而减慢,隔着几百米距离都没花多久便窜到自己的身边。

    晃了晃脑袋冯冽就不在多想,在他感受到了周围变异兽的杀意后,不知为何就变得特别暴戾了。

    此刻他视野中的红色越发妖异,隐藏在他心里的阴暗面又一次滋生起来。

    杀!

    脚下发力,他把门板一样巨大的司命当作长枪一样向着面前袭来的牛犊子般大小的舔食者戳去。

    噗。

    熟悉的入肉声响起,紧接着牛犊子大小的舔食者就被司命给一分为二了。

    敏锐的六识感受到了声旁的风声,冯冽一闪身堪堪躲过黄狗大小的变异猫一爪,趁着它转头的功夫,再次抡起大刀。一刀,砍掉了它的半截身子。

    两个体型巨大的生物其血液储备是相当大的,这也就导致了浓郁的血腥味传出,不断的飘散向远方,猎食者嗅到后不断向此处汇聚。

    源源不断的猎食者争先恐后的扑向了冯冽,尤其是受到了血液的刺激后,凶性更是彻底的激发。

    而冯冽眼中的红色更加妖异了,手中的司命挥舞的更加狠辣,密不透风,就像阎王手中的判官笔一样,主掌世间性命,每挥过一刀就代表着生灵的陨落。

    偶然间冯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清明,他看到了即将死亡的变异兽眼神中蕴含的恐惧。

    这一刻,冯冽想到了自己,它们和自己一样在这该死的末世中苦苦生存。从一出生开始就受到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法则束缚

    “这都是为了最终的进化,为了活下去啊。”

    念达此处,他给那头濒临死亡的变异兽又补了一刀,本就被半个脖子吊着的脑袋,在这一刻彻底身首异处。

    而这头变异兽铜铃般的大眼并没有合上,从它的眼中甚至还能看到冯冽厮杀时的倒影,似乎在责怪上天的作弄。

    被邪魅彻底主导心神的冯冽,他手中的司命似乎真的感受到主人情绪,发出了铿锵之音,似乎压抑诸多不满,这一刻出来,就要让苍穹破裂,大地染血。

    大刀发出呼啸之音不绝于耳,这是冯冽拼劲全力挥动后绽放出的刀气,无形的刀气竟隔空伤敌,一时间这里骨肉纷飞。

    附近变异兽的尸骨,在恐怖气势的影响下,竟纷纷炸裂。

    而后他的手法越发熟练,司命的实力又被进一步的开发,进一步的和自己契合在一起。冯冽甚至觉得砍杀起这些生物和切菜没有什么区别。

    每一刀都是奔着切开一切阻挡去的,每一刀都想努力把对方头颅砍下来,每一刀都是竭尽全力。

    “刷!”

    冯冽一跃而起,大刀从天而降,又是力劈而下,笼罩了下方变异兽所有躲闪的范围。完美的刀势下,让底下的水泥块都在颤抖,一颗颗细小的碎石漂浮到了半空之中。

    刀势,凛冽,勇猛,碾压一切。

    甚至于,周围的空气都发生了微微的扭曲,好像沸腾的水蒸气飘过。

    .......

    不知过了多久,冯冽的四周堆积着小山一般的尸体,血染红了四周,还有更多的尸体仍然在向外喷涌着血液,然后汇聚成河,血腥冲天。

    “来了。”冯冽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此刻他已经力竭,眼睛重新变得清明。但他依然强撑着不曾倒下,因为他知道这些只是开胃小菜而已,最后的BOSS即将来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