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八章
    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的人,听到这个动静陆陆续续的出来了,不过基本停在稍远处,不敢靠近。

    “我说了你的丈夫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晕倒的,我没有杀人。”汪曦极力解释着,但这中年妇女依然不依不饶。

    一些人对这里指指点点,也一同加入了指责汪曦的行列。

    “怎么回事?”冯冽走了过来,问道。

    汪曦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看到男朋友过来了赶紧求救道:“冯冽,刚刚我们隔壁这大妈使劲敲我们的房门求救,说她丈夫不行了,我开门一看,发现她丈夫已经倒在了地上。现在这大妈坚持说是我杀了她丈夫......”

    冯冽皱了皱眉头,大概了解了事情经过后,明白这大妈就是看汪曦好欺负,想讹诈她。

    “杀了就杀了,有什么关系,别理她。”

    “你怎么说话的?”大妈指着冯冽,气势汹汹。“大家伙快来评评理,这两个小年轻还是人吗!”

    忽然,这大妈居然抹上了眼泪,期期艾艾说道:“我如今丈夫死了,儿子也不在家中。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连你们小年轻都要欺负,我也不想活了。”

    “我建议将他们赶出去!”一个秃头中年人喊道。

    “这样的杀人犯不能留在我们小区,走之前要将食物留下!”立刻有人符合道。

    “对,留下食物,要赔偿给人家。”人群开始起哄。

    冯冽看了看四周越聚越多的人,一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眼睛却冒着绿光瞄向自己的房间,恨不得立刻冲进去。

    他知道了,这群人多半是不敢出去寻找食物,此刻意识到了食物的重要性,只能通过这种途径获取食物。

    冯冽肯定如果不是自己及时赶到,就汪曦的体格绝对会被这群衣冠禽兽给抢了食物。甚至就汪曦的容貌,不排除会有什么人对她做点什么。

    这便是末世,友情、爱情甚至是亲情都是奢侈的,道德、法律早已经是废话,活着才是第一要素。

    这突如其来的脏水,让汪曦触不及防,她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畏惧的看着这一切。

    冯冽淡淡的看着这群人,对此并没有过多的情绪。只见他左手揽着汪曦的腰肢,右手拿起司命吊儿郎当的放在肩膀上。

    “逼逼赖赖的做什么!现在,立刻,马上滚回去睡觉!”

    说完,噌的一声,冯冽将司命的刀背狠狠的砸在墙上。瞬间有些人脖子缩了缩,眼里流露出了一丝畏惧的神色。

    不过冯冽也不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毕竟人类的进化还没有开始,现在带着汪曦离开还不是时候。那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弄的太僵难免会被这群人面兽心的人给针对。

    “还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去!”此刻冯冽活脱脱就像个流氓,吆喝道。

    “居然还敢私藏凶刀,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大家伙我们人多,不怕他们。”大妈双手叉腰,直逼冯冽而来,“砍啊,有本事你就砍啊,反正我丈夫都死了,我也不活了......照这里砍下去,千万别手软。”

    遇到这种死缠烂打的人,冯冽内心的阴暗又一次被激发出来,眼睛一红,右手的司命一挥。

    刷!

    大妈的手臂应声而掉,喷涌的血液吓得周围的吃瓜群众不断后退,各别心理素质差的人已经吐了出来。

    “最后三秒,滚!”冯冽赤红着眼,强压下内心的暴戾嘶吼道。

    这一下的效果十分有效,人们畏首畏尾的退散回家,个别良知未泯的人还带着挑事的大妈离开冯冽的房间门口。

    “怕吗?”房间内冯冽低声问着汪曦。

    “有你在不怕!”汪曦依靠在冯冽的怀里,柔声道。

    “那就好,这两天我哪里都不去了,就在家陪着你锻炼。我观察过现在的浓雾已经开始变得稀薄了,等到雾气彻底闪开,我们就离开吧。”

    “我听你的,你去哪我就去哪。”汪曦静静的依靠在他的怀里,不在过多的言语。

    ......

    晚饭是一顿很丰盛晚餐,冯冽绝对没有想到这个姑娘还有这样的技能,虽然现在的食物不能给他提供多少能量,但他还是吃的很开心。

    这也是汪曦特意安排的,此刻她正在脱着衣服。

    说实话在并不明亮的蜡烛内,这样看着一个美人宽衣解带总有一种朦胧的美感,冯冽若是没有什么反应绝对是身体有什么毛病了。

    “对了,我今天在屋子里找了一圈,只找到这个。”汪曦羞着脸向自己递过来一个四四方方塑料包裹的黄色物体。

    冯冽接过后,仔细一看。卧槽,这不是床头柜里的套子嘛!自己记得给压在一堆食物的下面了啊。

    “我也是第一次,用这个牌子的会不会的受不了啊。”汪曦亲着冯冽的脸,吐气如兰。

    牌子?冯冽有点疑惑了。他借着烛光看着包装袋上的小字,“嘶,狼牙棒牌!”

    “哎呦我去,狼牙棒牌啊。小子还是你们人类会玩!”司命唯恐天下不乱,赶紧蛊惑道。

    “那什么,我去看看窗户关好了没!”

    “关了,照着你的样子留下了一点缝隙,窗台上放上了两个玻璃杯。”汪曦的声音转冷。

    “那门呢,我去堵上沙发。”

    “十分钟前,你自己去堵上的。”汪曦面无表情道。

    “那我再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疏漏。”

    看着冯冽蹩脚的借口,汪曦差点发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上手脱起了他的衣服。

    “曦曦,等等。咱们上床再说。”冯冽赶紧道。

    “行,这才乖嘛。我在床上等你奥。”

    转身汪曦就上了床,然后扔给了冯冽一团布料。

    冯冽伸手一接,掌眼一看,嘿,这不是汪曦的贴身衣物嘛!

    上面还有少女禁区里特有的几根黑色、弯曲的毛,展现着自己主人那诱人的魅力,而布料上的体香也顺着冯冽的鼻孔刺激着他的荷尔蒙。

    等等,有画面了。冯冽感觉鼻孔一热,赶紧思考世界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一世界难题。

    “混蛋,我都已经上床了,你还在干嘛!”汪曦娇声呵斥道。

    冯冽磨蹭地脱下了衣服,“这......这就来。”

    被窝里汪曦露出一个小脑袋,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戏谑的看着冯冽故意磨蹭的动作。她想看看这家伙还能磨蹭到什么时候。

    就在此刻,门口突然传出了一阵敲门声,“小哥,小哥。听的到吗?”

    汪曦:“.......”

    她有种想把地球夷平的冲动。

    冯冽听到有人呼喊,不敢大意。立刻穿好了衣服,移开了沙发,把门打开一条逢。

    敲门的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憔悴的中年大叔,可以想象他此刻的状态并不是很好,瘦凹进去的脸颊略显蜡黄,乱糟糟的头发像个鸡窝,他见冯冽终于开门了,刚还黯淡无光的眼神突然迸发出几分光彩。

    “有事?”冯冽皱眉问道。

    “小哥,你终于出来了。”说道这里,他连忙扭头朝后方喊道:“婷婷,快过来。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人开门了。”

    片刻后,随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一个睡眼惺忪,看起来十八九岁的小美女走了过来。瞄了一眼浑身包裹在廉价羽绒服里的冯冽后,不屑的“切”了一声,然后挂在中年大叔身上撒谎了娇。

    “干嘛呀,你个死鬼刚刚把人家折腾成那样,还不让人家睡觉。现在又把人家叫过来。”

    用力甩开黏在自己身上的少女后,大叔满脸尴尬道:“孩子嘛,叛逆期。我这就两人,我这......侄女,她很聪明的,你要愿意我可以介绍.....”

    还未说完,就已经被不耐烦的冯冽挥手打断,“赶紧说的你的事,然后滚蛋。”

    冯冽直接无视了这个大叔意有所指的话以及那个没礼貌的姑娘,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些人恶心的嘴脸。

    “把刚玩过的二手货丢出来,也亏得这货想出来。”司命也很难得的说了一句公道话。

    而大叔很用力的吞了口口水,结合白天的场面他感觉眼前的年轻人很不好惹,连忙道出了自己的目的。“我是城南嘉陵公司的老板,你直接叫我宏哥就行,我这不是有事来的这边嘛,结果就遇到这么一档子事!”

    叹了口气,这位宏哥继续说道:“这几天我和婷婷一直呆在房里不敢出门,我......你知道的,为了婷婷我不敢冒这个险啊。现在手机电脑全都不能用了,水电也停了。幸好婷婷喜欢吃零食,我俩就靠那一袋零食熬到了现在,不过现在零食也快吃完了......”

    “说重点,不然现在就滚。”冯冽实在受不了这么一堆废话,又一次打断他。

    “是这样的,我就住你隔壁,这两天我经常看到你在酒店走动,回来时满身血液。能在这样环境下来去自如的,你应该有点本事的!再然后看你下午的举动,我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听到这货抽丝剥茧的分析,冯冽觉得这人有点意思。虽然胆小如鼠,偏偏还挺聪明,就透过这两天的观察能看出这么多花头,怪不得能当上大老板。

    当然也仅仅是有点意思,他的耐心已经用尽,实在不想继续磨叽下去了。然后冯冽不耐烦地说道:“有空观察我还不如自己出去找点吃的!现在赶紧滚蛋。”

    说完,冯冽就准备关门了。

    正准备继续解释的宏哥见冯冽下了逐客令,连忙把胳膊伸进了门缝里,阻挡着冯冽的动作。

    冯冽见这货这么不识好歹,正准备发火,却听宏哥语气急促地向他哀求道:“千万别关门,我长话短说。城南武警总队的最高长官和我认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了,别的地方肯定沦陷,但那里绝对还是安全的!你这么有本身,只要带着我们安全到达那里,凭我的关系,咱们一定能在那里高枕无忧的生活!”

    听到他罗里吧嗦说了一堆,最后只是为了这件事做铺垫,冯冽都快被气笑了!

    先不说自己有没有能力带着这么一个酒色掏空身体的中年男人还有这么一个绿茶婊横穿遍地都是危险的杭城市,就算到了又能怎样?

    就凭这些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资本家,到时候绝对把自己忘得干干净净的。

    想到这里,冯冽开大了房门,一脚把这位宏哥踹飞出去,然后没有留恋的关上了房门。

    “唉,小哥你在好好考虑,我就住909,想好了告诉我一声。”门外是那位大叔的呼叫,然后哎呦哎呦的叫着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