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七章
    一路上随手解决了几只觅食的变异兽,终于他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一进入房间,他仔细看了一下房间内部的环境,没有发现其它生物进入后的痕迹后,便按照药品说明书的两倍计量给配起了退烧药。

    “你回来啦。”汪曦虚弱的声音响起。

    “别说话了,我把药带回来了,再等一会我就给你注射。”冯冽皱着眉头焦虑道。

    配好了药后,冯冽就把满满一针管的药物推入汪曦的体内,冯冽这才松了口气。

    “你受伤了,很疼吧。”哪怕汪曦烧得迷迷糊糊,依然强撑着身体关心起了面前的大男孩。

    “没事,不疼。你刚打了药,继续睡一会吧,我去换身衣服。”冯冽心疼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柔声道。

    “嗯,那你先拿药擦擦。我睡一会。”汪曦强行振作起来的最后一股力气也被自己消耗殆尽,说完这句话后就陷入了昏迷。

    冯冽蹲在床头,听着女孩沉重的呼吸,才平静下来。

    “起码情况也没有恶化。”他安慰着自己道。

    “小子,别傻了。我能感觉到这丫头其实是在进化,等她一觉醒来什么会都好的。”司命老气横秋的说道,“按照你们人类的观念来说,你这身打扮会给他留下很不好的印象,赶紧处理一下吧。”

    经过司命的提醒,冯冽这才注意起了自己的打扮。

    嗯,衣着褴褛,浑身都是污血,伤痕。“这都是男人英勇的象征。”冯冽调侃道。

    不过他虽然口嗨的厉害,却也老实的脱下了破布条一样的衣裳,走进了浴室用事先接好的水清洗了起来。

    “司命,为什么你这么懂人类的知识?”冯冽一边清洗一边疑问道。

    “我都能控制你的身体内分泌了,同步一下知识又怎么了。”

    “你的意思是,你是通过我的记忆才懂得这些知识的?”

    “没错,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些你遗忘的东西,包括你小时候偷看女生上厕所的事。”

    “停,你厉害。不过你既然知道我的记忆应该知道农药这个游戏吧。为毛你口中的大招和‘铠爹’这个英雄如此相似。”

    “我还铠甲勇士呢,相似怎么了。不过是巧合罢了。”

    “得,还不让说了......”

    清洗好身体后的冯冽也不急着休息,干净打开马福他林的密封盖,把密封好的食物一股脑的倒进去。

    忙完这些后,他再次伸出手在汪曦的额头上探了一下,感觉滚烫的温度已经消退了点。这才拖着疲惫的身躯靠在墙角沉沉睡去。

    .......

    醒来的时候,冯冽感觉到了一片温暖,看着自己盖着的大衣,顿时感觉一阵的安心。

    他起身把衣服随手扔在了沙发上,嘴里轻声呼喊着汪曦的名字。

    “起来了,该吃饭了。”汪曦回应道,这时她端着食物放在了冯冽的面前,“你为什么要把吃的喝的都泡在那么刺鼻的水里啊?”

    看着那双大眼重新恢复了灵动,冯冽的就心里划过一丝不安,“曦曦,你没把那桶水倒掉吧。”

    “啊?那水很重要吗?可我已经倒掉了啊。”汪曦焦急的问道。

    冯冽:“.......”

    “好了,看把你紧张的。放心吧,你没交待过的东西我是不会动的。”突然汪曦俏皮的笑了起来。

    冯冽忽然发现,眼前的女孩是那样的可爱,如果继续这样生活下去似乎也挺好的。

    一直以来自己都是战战兢兢的活着,不说孤独但也很累了。可经过了刚才的打闹后,自己忽然发现其实世界也不是那么黑暗嘛。

    有个伟人不是讲过嘛“重要的不是过去和未来,而是把握现在。”

    “这些你吃吧,我吃压缩饼干就好了。”冯冽摆了摆手,“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好像没那么痛了,要不你帮我看看吧。”汪曦嘟着嘴,放下了手中的餐盘,说着也不避讳冯冽的目光,竟然抬起手慢慢的一颗颗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嘶~

    冯冽几乎被惊吓住了,这妞居然在诱惑他!

    作为德智体兼优的新青年,冯冽努力的控制着自己不去看那惹人犯罪的一幕。

    “小子,你别装了。累不累,那天晚上这姑娘就起了心思,愣是被你小子给搅胡了。”司命适时出来刷了一波存在感。

    “我警告你奥,别调整我的内分泌。我的意志还是很强大的,你不要轻易挑战。”冯冽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切,要不试试?”司命鄙夷道。

    另一边汪曦脱完了衣服,便抱住了冯冽,温柔地说着“谢谢你。”

    冯冽感受着胸前的柔软也不言语,僵硬着身体注视着眼前的沙发。他发现沙发上的纹理布局得恰到好处,一圈一圈的似乎蕴含了大道至理一样。

    汪曦看着男孩的表现噗呲的笑了起来,踮起脚尖就亲上了冯冽的嘴唇。

    “小子我感觉到你的屏状核在大量充血。”司命又鄙夷了起来。

    冯冽:“......”

    果然冯冽亘古不变的道心被彻底的击碎了,他僵硬着双手抱紧了汪曦的娇躯。

    女孩的声音黄鹂鸟般的声音响起“你的身体真暖!”

    冯冽的一双手也在那性感的身躯上来回的抚摸着。女孩依然发出低低的声音,开口道:“你想要吗?”

    冯冽停下了手里的小动作,沉默良久,开口道:“我还没准备好。”

    “嘶,你小子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啊。”司命差点就破口大骂。

    汪曦也是心中一阵恼火:凭什么自己都这么主动了,他还说还没准备好。

    她也在怀疑冯冽的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这都已经两次了。她表现得温柔似水,结果他们什么都没发生。

    “疼吗?”冯冽试探着汪曦昨晚的伤口,已经长出了新生的肌肤,很是娇嫩。

    这让汪曦成功的转移了注意力,“不疼,没什么感觉。”

    得到汪曦的回应后,冯冽轻轻的分开了汪曦的身体开口道:“吃完饭就在室内做运动,最好突破自己的极限。我出去一下,不是我叫你就别开门。”

    “不是你还没吃饭呢,干嘛又出去啊,外面那么危险,你忘了自己回来的样子了啊。”汪曦焦急的问道。

    此时冯冽已经穿好了衣服,“别管那么多,记住了不是我叫你,千万别开门。”说完,他就走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

    今天是末世来临的第二天,按照司命的估计,变异生物经过一天的进化应该会多起来,而自己的身体若想要得到足够的进化,必须要食用大量变异生物的血食。

    ......

    三个小时的时间里,冯冽都在这栋酒店里四处砍杀变异生物,然后直接生吞活剥。

    还真的被司命的说对了,现在各种变异生物满世界的乱窜,不过城市终究还是人类态圈。酒店里的变异生物基本都是落单的猫啊,狗啊,偶尔也会遇到三两凑在一起的舔食者。这样的散布规律很适合他偷袭或者直接正面迎敌。

    通过不断的战斗,冯冽已经初步总结出了猎杀末世生物的方式,也大概明白了司命的使用技巧。

    他发现,想要彻底发挥出司命的威力的话,就必须一击必杀。没错司命不适合防御,适合直接莽过去,大开大合之间创造出奇迹。

    而且通过几次险象环生时被迫使用“大招”的经历,他也终于明白这些这些末世生物真的是饿极了。嗅到活人的气息就会爆发出强大的实力,而且不论是进攻还是寻找目标,末世生物都比自己强大的多。

    躲在早已被自己清理干净的一楼大厅柜台后面,冯冽冒着脑袋凝神听着门外传来的细微动静。他心里明白,外面的人类大部分都已经死亡,剩下的小部分正躲在某个角落里抱团求存。

    可是这没用,很快他们就会被逼的出来猎食变异生物,甚至是跑到城郊与更凶猛的野生动物对峙。这仅仅是因为微生物也在不断进化,食物不用多久就会被腐烂完。

    幽幽的叹了口气,他丢下空的矿泉水瓶,冯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重新爬向了房间。

    路过二楼的时候,按照原本的酒店的设计,他需要穿越整条走廊到另外一头的楼梯爬向九楼。可是在走的一半的时候,自己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经过一整天磨砺的神经立刻变的紧绷起来,他试探着开了开四周的房门,发现其中的一扇能够打开。

    冯冽深吸了一口气右手虚握一下,司命立刻出现在他的手中。

    他贴在门外听了片刻,却并没有听出什么异常,于是轻轻的推开大门,闪身进入了房间并光上了房门。

    刚一进去,冯冽就感到一阵冷风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向自己吹来。

    被忽然乍起的冷风猛吹了一下,这让冯冽本就紧张的身体又是一阵的心惊肉跳。。

    这就像紧闭着房门,关了灯玩恐怖游戏时突然一只手拍在你的肩膀上是一样的感觉。

    似乎不太对劲,冯冽紧握着司命,全神贯注地扫视着视线中的每一个角落,然后才发现,原来是窗户的玻璃碎了。

    深感疑问的冯冽走到窗户边,蹲在地上捡起破碎的玻璃渣子想看看上面有没有血迹,忽然转身挥刀。

    啪。

    一条腿掉落下来,看着颜色,他知道这肯定就是舔食者的。

    而冯冽也不待自己喘口气,两脚的重心一下改变,双手握着刀柄就像右侧捅去。氤氲着青芒的司命不出意外的宰杀了准备偷袭自己的舔食者。

    看着还在向外冒血的舔食者尸体,冯冽稍微平复了一下内心就向九楼跑去。因为这只刚刚斩杀的舔食者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末世生物可以从外面闯进屋内!

    可冲到九楼的时候,冯冽似乎听到了女人哭声,喊骂声,以及男人的咆哮。本来就心系汪曦安慰的冯冽顿时急了,三步并作两步的穿过走廊,定睛一看。

    好家伙,活生生的打小三的现场。

    在自己房间的门口,一个中年男子脸色发绀,此刻已经快没气了。一位中年妇女哭红着眼,拽着汪曦的衣服,又打又骂,状若疯狂。

    “你这个婊子,杀了我丈夫,我要报警......大家快来看啊,杀人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