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五章
    汪曦像只小猫一般温顺的趴在冯冽的腿上,此刻她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全部被脱光,原本应该旖旎的画面并没有发生。

    在冯冽脱下汪曦羽绒服的时候,一股腐肉般的臭味直接把两人拉回了原点。

    “唔!”汪曦差点没被身上的气味熏得闭过气去,冯冽也是强忍着自己适应了这股气味后,看到了一个比这气味更加恐怖的伤口。

    一大片的血肉,红的白的黄的连成一片,伤口高度溃脓、腐烂。简直是不堪入目。

    “现在全球都在进化,我们人类作为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在这一序列中只能排在最后。现在连细菌也进化了,打破了我们身体免疫能力的平衡。”冯冽轻声的讲着,“忍着点,会很疼,记住尽量别发出大的声音。”

    他把准备好的匕首放在蜡烛上炙烤了好一会,等到稍微冷却后对着汪曦的伤口一刀挖了下去,等到抬起刀后带上来的就是一大块腐肉。

    也不等汪曦喘口气,拿起医用酒精就撒向了还在流血的伤口,然后就用纱布盖在上了上去。

    巨大的疼痛让汪曦就像一只炸毛的小猫,紧绷着全身,就连头发都翘了起来。可即使她正在忍受着剜肉之苦,依然遵从冯冽交待。哪怕银牙磨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可还是硬挺着不发出哭号声。

    看着默默忍受着痛苦的汪曦,冯冽也是心痛,他用尽量温柔的声音低声道:“曦曦,来把这些药给吃了,会好受点。”

    汪曦没有动,那样的痛苦实在难熬,哪怕是冯冽让她吃药,她也没有多余的力量强撑着自己去吞服。

    冯冽见汪曦没有动作,也知道她在忍受多大的痛苦,于是他把药物放在了一边,附身抱着她的后背不在言语。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终于冯冽感受到汪曦的身体不在紧绷着,他便抱着汪曦放上了床,轻柔的给她盖好被子,伸手抚摸着她的秀发希望给她多一些安慰。

    “你能上床抱着我吗?”汪曦声音很轻,她现在很虚弱。

    闻言,冯冽僵直着手愣在了原地,他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而冯冽精神世界中的那把刀也是头疼了起来,因为人类的情感实在是太复杂了,它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调配冯冽的内分泌。

    毕竟这一刻不适合直接那啥啥吧,那这姑娘是为什么要自己的宿主上床抱着她?如果要安慰这样的抚摸不是更符合人类的观念吗?

    现场就这样诡异的寂静了下去,良久汪曦继续讲道:“冯冽我怕,你能抱着我睡觉吗?”

    “好。”冯冽感觉自己的声带都僵硬了,“不过你得先把药吃了。”

    这一刻汪曦满足的笑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惨白的笑容。

    等到冯冽喂完药,克服了各种思想困难,上床抱着自己后,汪曦虚弱的说道:“冯冽我好冷,可以抱紧点吗。”

    闻言,冯冽内心又开始不安了,不是因为自己的害羞,而是汪曦的感染很可能加剧了。

    由于伤口感染引起的发烧很正常,其实无论人还是动物,永远都是死于疾病的最多,因为细菌的可怕。而细菌哪怕在末日爆发前各种异变都时有发生,更何况末世爆发后必然会进化出什么恐怖的能力。

    他颤抖着手感受了一下汪曦额头的温度后,心脏狠狠的一缩,最不想发生的可能还是发生了,此刻他不仅为女朋友的命运多桀感到心凉。

    而汪曦却笑了起来,她笑道“刚刚你碰了我一下,你的心跳就变得好快,我有那么可怕吗?”

    “曦曦,你别说话了,你现在要休息。”冯冽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

    “好好,我不嘲笑你了。不过你能抱得在紧一点吗,我还是好冷。”汪曦并不知道冯冽在想什么,她还以为冯冽是在害羞呢,到了现在还在痴痴地笑着。

    ......

    夜晚的街道不论是末世前还是末世后,都是一片的死寂。

    而世界上的生物进过十几个小时的改造,现在由柏油、水泥铸造而成的路面,现在已经变成了连绵不绝,高达半米的绿茵草地。

    这草还能在初冬季节生长?冯冽表示长见识了。

    此刻他身着一件厚重的黑色羽绒服,腿上穿上了条加绒的运动裤,手里紧握着一柄消防斧,整整三米长的围巾把整个头都给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面。

    他就像一个恐怖分子,说实话他也不想这么穿。可是考虑到末世生物的实力尤其是现在还是夜晚的时候,他便不想再把一丝皮肤暴露在外面。

    他快步的穿行在齐膝深的草丛中,现在汪曦的体温已经高到了42度,这还是因为体温计的上限只有42度,再拖下去汪曦肯定是会没命的。

    而为数不多的生物知识让他没有携带任何照明工具,这是因为末世中的食物链早已经颠倒,昔日的保护动物已然变成了人类。

    作为曾经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并没有得到及时的进化,这也就导致了在未来的几天甚至是十几天内,人类都是被狩猎的对象,尤其是在晚上的时候。

    哪怕城市依然还是人类的生态圈,但是普通人大量饲养的猫、狗经过十几个小时的进化、变异,早已经变得面目全非。它们变得不在畏惧人类,开始捕食人类,可偏偏它们的五感比人类要发达无数倍。

    ‘嗡’

    精神高度紧绷的冯冽,很快就听到了这异常的声响。

    冯冽不认为这是自己造成的异响,他用力的咽下了口水,强压着呼吸把节奏稳定住后,双手把消防斧紧紧地握在胸前,然后轻手轻脚地向前离去。

    他很清楚现在不是和未知的危险死磕的时候,磨磨蹭蹭地向前挪移了一段距离,他觉得自己似乎并没有被发现。

    “看来没有什么危险?”冯冽正准备松一口气,诡异的事情又发生了。

    一道炸裂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道浑厚的男声从自己的脑海里传出。

    “终于能说话了......”

    冯冽当场就炸毛了,身体里肾上腺素大量分泌,心脏剧烈跳动持续不断的输出着动力,而他的腰部微微下沉,一点寒芒在眼前不断闪现,甚至连毛孔都在接受着外界的信号。

    “白痴!”突然,那道声音又一次响起。

    这一刻冯冽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想什么呢,是我!”

    那道声音继续响起,同时一道嗡鸣声传出。

    这回冯冽终于搞明白了,感情是那把刀在装神弄鬼。

    心念一动,他降低了防御的强度,释放一半的心神注意到了精神世界内的那把刀身上。

    “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句话我喜欢,一代代选择下去才会越来越强。”脑海里的声音也不回答,自顾自说道。

    “奥,对了。忘了说了,我叫司命,至于我的能力嘛,你能活过这一劫就告诉你吧。”司命懒洋洋的说道。

    嗯?!

    冯冽的心中警铃大作,顿时感觉毛骨悚然,他相信这货的话绝不是空穴来风。念及此处,冯冽收拢全部的心神,集中精力向前走去。

    突然冯冽感觉一阵风从自己的脑后袭来,他想都不想,直接整个身子趴到地上,然后就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自己头顶极速越过!

    惊出一身冷汗的冯冽连忙爬起身子,抄起消防斧就想逃去,却又感觉身后的生物正以超过自己的速度快速袭来!

    “草!”冯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的懵了一阵,根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够快速制敌或是逃脱。

    情急之下,他一咬牙,腰部使劲,利用上半身的力量挥动消防斧向其劈去。

    用尽全力的一斧劈出,冯冽顿时感觉到熟悉的入肉感传来,随后听到的刺耳的惨叫声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随即冯冽又是一用力,把半个斧刃都按进了怪物的身体内。然后一咬牙搅动着斧刃向外拔出。

    拔出斧头后,他转身后退了几步。冯冽想确定袭击自己的是什么,可是入眼一看就惊得他一阵的心惊肉跳。

    只见这只怪物身高大概一米五左右,浑身都是干枯的青灰色皮肤,四脚爬行的身躯看上去无比瘦弱,可当时那一斧子给自己的感觉就像是劈在了铁皮上,尤其是在那裸露在外长达四、五公分的双爪,活脱脱的就是一“舔食者”造型。

    “我草!”冯冽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他知道自己运气背,可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是那么背。

    舔食者在自己梦境里可是存在的,而且是以集体出没的形式出来捕食,也就是说自己的周围很有可能还有一大群舔食者。

    再看那舔食者,那皱巴巴的丑恶脸庞以及那不成比例的巨大的死灰色眼睛正盯着自己,长满细密锋利的獠牙的嘴巴时不时的还往下滴着口水。冯冽毫不怀疑被这货咬上一口,哪怕自己不是当场死亡,后面的感染也绝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看着只丑陋却异常凶残的怪物,冯冽的心脏吓的直突突。感情刚才自己一开始听到的异响不是司命制造的声音,而是在这群舔食者出没时传出的声音。

    冯冽压根就没想过逃跑,毕竟在末世前人类的两条腿都跑不过四条腿的生物,更何况末世后经过进化变异后的生物了。

    “趁其它舔食者没有出现,赶紧解决它。”冯冽再次握紧了消防斧,趁着那只怪物还趴在地上死盯着自己,便是一个箭步冲上去,对着这怪物的脑袋就要劈下。

    这只舔食者反应不可谓不快,看到冯冽杀气腾腾的冲过来后,竟然一边从嘴里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嚎叫,一边转身躲避。

    冯冽暗道一声‘糟糕’,便及时收力。等到怪物把侧身暴露出来后,一斧头向刚才劈出来的伤口又一次劈下去。

    待到斧头入肉后,冯冽也不顾斧头了,撒脚就向医院跑去。他知道也别管这怪物的生命力有多顽强,起码刚才那一击也要把它拦腰斩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