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三章
    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响起,那人的身体被冯冽击飞出了原地,并且滚了两圈方才停下。

    冯冽的身体在住院的时候就被那柄刀给改造过了,那时候他就可以抗着两袋米轻松的爬个十八层楼,现在配合上精湛的格斗术也是轻易的撕扯下了他的手臂。

    而现在众人都在庆幸没有招惹这个其貌不扬的学生,若想知道的含怒一击威力到底有几何,看地上的混混头子剧烈抽搐的身体就足以说明了他的恐怖。

    短暂的寂静过后,除了汪曦外其余三个女生皆是吓得尖叫起来,“杀人了!”

    冯冽仿若未闻,但是眼神深处却是划过不满,不过却没说什么。倒是汪曦煞白着脸,劝阻众女别再呼喊。

    此刻,冯冽在心中大声质问着那把刀,“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那时候杀心那么重?”

    突然,一阵奇异的波动传递到了他的脑海中,冯冽这才想起自己依然搞不明白它的意思,之前得到的末世即将降临的消息,也是通过那把刀具显出的画面才得知的。

    这下冯冽无奈了,难道要告诉警察自己脑子里进了一把刀,是它操控自己扯断了混混的手臂?那还不得拉去实验室做切片研究啊!

    无奈之下,冯冽只能硬着头皮大刺刺的演下去。

    “还不滚,你们也想试试吗?”说着,装模作样地扫视着其余的一众混混。

    “滚...这就滚。”其余的混混如蒙特赦,抬起混混头子就要离开原地。

    “等等。”冯冽突然喊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把手中的手臂扔向了那群人。“赶紧止血,送医院。晚了别说手臂了,命都别想保住。”

    “哎,哎。是是是。”这下一众混混终于得以离开这个煞星了。

    事情就这样结束了,英雄救美的环节被冯冽一人独自完成。

    “萧言,你们扶着那几个男生去医院检查一下。我陪他处理一下事情。”汪曦对着周萧言讲到。

    “可是......”周萧言知道汪曦的底细,对着她皱眉道。

    “别可是了,毕竟人家为了救我们才受的伤啊。快去吧。”汪曦也是催促道。

    “好吧,那你小心。”周萧言也知道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不在多言便招呼着其她几位姐妹搀扶着几个男生走向了医院。

    看着汪曦的安排,冯冽并没有多做干涉,他现在正准备迈步离开原地,去警局自首解释呢。

    “你等等,天色那么晚了,你打算去那儿?”汪曦见他要走,小跑两步追上来问道。

    汪曦因为小时候的遭遇,很小的时候就发誓不在轻易相信任何男人包括自己的父亲。

    可是刚才冯冽的表现,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深刻,甚至她都在想如果当初她的父亲也是这样,那么她的母亲便不会死了。

    听到身后这道如同黄鹂鸟一般悦耳的声音,冯冽脚步一顿,也不回头就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谢你刚才救我们,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认识一下我叫汪曦,杭城大学外国语系,请问你叫什么名字?哪个专业?”

    “你应该谢谢刚刚嚷着喊着去救你们的那三个人。至于和你认识,只会多点麻烦,还是算了吧。”冯冽说完便是加速离去。

    汪曦显然没有想到冯冽的拒绝,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她震惊在了原地。

    片刻后她反应过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冯冽的身后,她知道只要自己不去和冯冽交流,冯冽就不会拒绝自己的做法。

    只是她看着面前这位刚刚还是威风堂堂的大男孩,现在萧索的走在路上,总有一种难受的滋味缭绕在自己的心头。

    她并不是一个矫情的女生,她知道自己因为刚刚的那一幕喜欢上了对方,而她也并没有打算否认。这也就导致了自己产生出了想为对方做点什么的意思。

    再说冯冽自己,他并不排斥和汪曦发什么点什么特殊关系,毕竟这样一个气质、样貌以及身材都是顶尖的女神,还是无数男人的YY对象,说实话自己早就对其垂涎三尺了。

    可是说到底自己还是一个二十岁的愣头青,自己可是刚刚手撕了一个人的胳膊,冷静下来后对内心的打击可是极其巨大的,尤其是这半身的血液,浓郁的血腥味让自己现在都想作呕,这足以让旁边的红颜,失去对自己的吸引力。

    想到这儿,他便加快了脚步走向了不远处的警察局。

    “也不知道,这件事会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冯冽现在很萧索。

    他的思想并没有因为得到末世即将来临而得到半点改变,仍然停留在维护社会稳定,犯错受罚的层面上。

    而跟随了冯冽一路的汪曦在看到不远处的警察局后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少女灵动的嘴角微微一翘,狡狤的笑了起来。

    ......

    两个小时后,杭城的东边的高端别墅内。

    “帅哥,重新认识一下,我叫汪曦。你呢?”看着换好衣服的冯冽,汪曦开心的笑了笑。

    冯冽盯着她半响,甚至看得汪曦发毛了,才吐出了两个字,“冯冽。”

    “这名字,和你挺般配的。”汪曦尴尬的笑了笑。

    很快她就收拢了情绪,“你和别人不一样,我从没见过有什么人会有这种深入骨髓的冷漠,能和你说说你的故事吗。”

    “无父无母,自力更生。”冯冽还是很冷淡。

    似乎感受到了这一刻冯冽散发出的冰冷气势,脑海中响起冯冽的话,顿时知晓冯冽的家庭状况竟然这般艰苦,身世这般可怜。

    这一刻汪曦的同情心泛滥了起来,犹豫了一下:“冯冽你不要太伤心了,我也不是故意想揭开你愈合的伤疤的,对不起。”

    冯冽闻言也是一愣,随后意识到自己内心的阴暗又开始滋生了,正准备出言回应汪曦的时候。

    他才注意到近距离看她,更是美得无可挑剔,嗅到少女身上的幽香竟是让寒风呼啸的内心感受到了一丝平和,此刻他有点痴了。

    一米七几的大高个,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容貌,尤其是那灵动的大眼简直是钟天地林秀。视线下移前凸后翘,细腰肥。臀,还有一双笔直圆润的大长腿更是瞩目。

    一句话,这双腿给我,我能玩一辈子!

    而冯冽绝对没有想到,自己这母胎单身的存在今天为什么突然如此开窍,居然还是因为脑海中那把刀的神助攻。

    没错,那把刀虽然寄居在冯冽的脑海中,不得显现。但是神通广大的它怎么可能不帮宿主混好点?于是他就稍微调整了一下冯冽的生物电流,进而改变了冯冽的内分泌。

    这也正是冯冽会凶性大发扯下混混手臂的原因,同时也是能让冯冽能够接纳汪曦的原因。

    不过冯冽到底还是母胎单身的存在,二十年的冷漠终究不是加大多巴胺浓度可以解决的。“汪女神想说点什么?我并不需要道歉,你也不需要向我道歉。”

    “啊?”汪曦以为冯冽生气了,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是我不该随便打听你的过往。让你陷入痛苦的回忆,其实我小时候我妈也因为一些原因走了,我能体会到那种痛苦。”

    听到汪曦的话,冯冽迷了,自己话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了,为什么还会这样?

    “那这个世界的感同身受还真的多,不过你小时候也不容易。虽然住在豪宅,锦衣玉食,但终究少了家人的陪伴。”冯冽只能安慰着她。

    闻言,汪曦抬起了头,这一刻四目相对。

    她能够从冯冽的眼睛中看到自己,在这双如同鹰隼的锐利眼神下,自己所有的微小动作都能够倒映出。

    “人类怎么会有这样深邃明亮的眼睛啊。”汪曦感叹道。

    而冯冽则是在见识过汪曦眼睛的清澈、灵动后,又一次沉迷了下去。曾几何时自己也想要让这样的灵动眼睛的主人走进自己的生活,暖化自己心中的刺啊。

    此时无言,却胜似有声。

    而冯冽精神世界中的那把刀却在思考“要不要给这小子的屏状核再充点血?让这小子多点污秽的念头,然后生米煮成熟饭?嘶,万一这姑娘不愿意呢?不好选择呐......”

    良久之后,汪曦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红着脸细弱蚊声道,“我知道一个地方环境很好,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去的。我带你去看看吧。”

    “好啊。”

    .......

    第二天中午,冯冽一身轻松的离开了教导员办公室。

    虽然教导员全程唠叨个没完,但是冯冽压根就没想注意。

    毕竟昨晚上还有今早的场景,足以让他心中熄灭的火塘重新燃烧。

    而这他只想说一句对汪曦说一句:“天空很蓝,风景很美,但都不如你。”

    最让他高兴的还是汪曦对他对说的,晚上还愿意陪他来这里吗......

    不过冯冽精神世界的那把刀却在唉声叹气:“哎,失算了。早知道给这小子再加一把火,到时候岂不是美哉。”

    另一边的汪曦却也是生着闷气,她只想对冯冽说一句“你也别怪月老把你的红线当作毛线织,毕竟就你这实力哪怕给你牵的是钢筋,你也能给它掰弯。”

    没错,汪曦已经很主动了,但是她严重低估了冯冽的本事。这一晚上连关系都没有确定呢。

    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冯冽也不例外啊,如果不是顾及影响,恐怕他现在就要仰天长啸来表达内心的激动。

    “如果一定要表达我的内心,我的会说:我的心就像蓝天一般开阔,如和煦春风一般舒适。”此刻他正在和那把刀做着思想报告,毕竟他也知道事情发展成这样,这把刀出力不小。

    “等等,天空?怎么回事!”冯冽的话刚讲到这里,天空突然昏暗下来。

    “怎么回事?这怎么突然变天了!”声旁的人也在惊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