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百战成人 > 第一章
    尸体,废墟,入眼的全是废墟、尸体。

    冯冽站在一处被末世生物侵略过的破旧街道上,全身伤痕累累。

    鲜血从冯冽的额头流下,滴答滴答的淌在地上,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废墟中浑浊的空气。一切都显得那么恐怖,那么陌生。

    冯冽绝望地看着四周,成千上万只末世生物张牙舞爪地向它围来......

    它们被冯冽的鲜血刺激后,咆哮着愈发疯狂的涌来。

    终究还是结束了吗?如果是这样,我宁愿死在自己手里。

    这一刻冯冽绝望了。突然他歇斯底里的大笑起来“贼老天,你玩弄了我二十年,现在我选择死在自己的手里!”

    冯冽举起了匕首,狞笑着捅进了自己的喉咙。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巨响,天地失色。万丈金光在这座城市炸现。

    天旋地转间,冯冽看见了天空中一道火光飞射而来,就像坠落的天外流星,带着灿烂绚丽的尾焰向着自己砸来。

    在电光火石之间,自己喉咙切口处爆发出的血花,恰好喷洒在了这个“天外来客”上。

    然后,自己的身体就被恐怖的撞击力彻底的汽化,意识也陷入了黑暗。

    ......

    杭城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

    “观众朋友们,我是杭城日报的记者,李冰。我现在的身后就是朝香街,这里刚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伤人事件!据统计,这是本月市内发生的第六起恶性伤人事件!关于此次案件发生的原因警方还在调查中......”

    躺在病床上的冯冽听着电视直播记者喋喋不休的发言有些烦躁。

    “嘿,这都已经入冬了。这世道还这么不太平,不打算过个好年啊。”帘子的另一边,隔壁病床的大爷抱怨道。

    是啊,这世道就像是自己的身体一样不太平!冯冽在心中苦涩道。

    大概是今天凌晨2,3点的时候,自己做了很古怪的梦,当时的场景自己到现在都不敢忘记,他梦见自己被一群恐怖的生物追杀,于是他拼命逃窜,最后再走投无路之下,自己选择了自杀;也正是那一刻天降异象......自己不是被那群生物吃了,而是被那异象给汽化了,连同自己的精神啥也不剩。

    只是这毕竟是一个梦,这不值得大惊小怪。

    问题是在梦中那异象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现实中的自己哇的吐了一大口鲜血,这可把寝室中的小伙伴给吓坏了。

    于是才有了自己在病房无所事事的一幕。

    “可是那到底是什么啊,为什么我隐约之间看到了一柄刀的轮廓?还有那世界末日一般的场景?”冯冽喃喃自语道。

    反正自己也无所事事,索性集中精神好好回忆起梦里的那一幕。

    那火焰里好像是一柄刀,刀仅一刃,锋刃染血,刀身萦绕氤氲绿芒,冰冷却又神圣。

    这是一把静谧的刀,却又像那夜明珠一般氤氲着光芒。

    这一刻冯冽痴了,记忆中的那把刀只有下半截,但这并不妨碍他在脑海里执笔泼墨,他就像无数青春期男生一样对于荷尔蒙,冷兵器,暴力美学没有任何抵抗力。

    在他的脑海中,他就像炼器大家一般,以精神为锋、心血为墨,勾画出了心目中最为强大的兵器。

    这是一把静谧的刀,就像自己的性格一般,但却又明亮如武士精亮的眼神,半睁半闭之间闪动着鬼魅的灵幻之光,美丽、凄清。

    突然病床上的冯冽凌空一抓,似乎紧切的想抓住什么,然后脸色一白,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当场不省人事。

    ......

    一周后,医生办公室。

    冯冽:“医生,我要求出院。”

    医生:“不行,你身体的异常还没有查出来,我不允许你出院。”

    冯冽:“可我身体机能越来越强大了。”

    医生:“......”

    事实上冯冽的这一病例,真的是愁坏了一众专家、教授。

    冯冽因大喀血入院治疗,后经过一系列检查,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体有任何的损伤或者病变,哪怕在病房里他又发什么了一次大喀血。

    可问题是经过那一次大咯血后,这小子的身体居然越来越好了?!哪个突发性大咯血患者没经过治疗就可以单手提着一袋百斤大米,上下十八楼行走如飞?

    当然了要说治疗也不是没有,每天的生理盐水外加葡萄糖输液倒是必须的,但这似乎并不是增强身体机能的原因啊。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货练功走火入魔,后经过吐出淤积在体内的血液后功力大进了?

    这太不科学了?!最后,医生也是实在熬不住冯冽的唠叨,最后对他进行了一次身体检查后就放他出院了。

    .......

    事实上冯冽在第二次吐血后便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了。

    第一次吐血,是因为自己的精神世界中闯进了一柄刀,没错就是在梦里把他汽化的那柄刀!

    第二次吐血,是因为自己手欠居然在精神世界中与那柄刀融合了!

    此刻他正坐在出租车上,闭眼回忆着融合那个不速之客时的情景。

    原因无它,太特喵痛苦了。

    他记得最后自己凌空虚握住刀柄后,真切的感受到了手心中炽热的温度,当自己想要松开刀柄时,却发现那刀柄却像是用了强力胶水黏住了自己的手,根本无法分开。

    他痛的几乎要醒来,却发现自己的精神被那柄刀牢牢的禁锢在原地根本没法回过神来。

    片刻后,他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彻底沸腾了起来,这把刀也出现了变化。

    它就像有生命一般的开始蠕动起来,分解断裂,如同正在不断分裂的亿万细胞!

    不一会的功夫它就变成了一条充满血肉却没有皮肤的血蟒,那红色的肉块和翻腾的血液,看得冯冽心惊肉跳。

    如果在现实中冯冽甚至都感觉自己肯定会吓晕过去,而那时的他正处于自己的精神世界里只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切以及感受着这非人的折磨。

    慢慢的,那刀彻底变化成的血色肉蟒逐渐缩小,并且努力地向着冯冽的身体里钻入。

    在这一过程中,冯冽可以清晰的回忆起自己的血肉,似乎正在被无数的虫子撕咬,那种千刀万剐的疼痛,让他一度奔溃。

    当然好处也是巨大的,比如在持续一个多小时的折磨后自己终于见到了这把刀的意志。

    虽然自己目前因为精神境界的原因,暂时无法与它交谈。但这并不影响自己从它这里获取消息。

    而这其中最震撼的消息就是——末世即将来临,而自己得到了天选神器将要背负起拯救全人类的命运。

    甩了甩脑袋,从最初的震惊中缓冲过来,冯冽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突如其来,就像这颗蓝色星球的巨变,以及这把刀的来历一般。

    一路上思考着,冯冽就走到了寝室门口,听声音其余的三个室友都在,此刻正蹲在其中一个人的床上打着牌。

    正准备推门而入的时候,宿舍的王允杰说话了。

    “我说老李,你能不能别一边打牌一边玩手机了?看啥呢让我也看看......我靠!桃花的事这么快就上新闻了?”

    被抢走手机的李羡连忙又一把抢回了手机。一边继续看新闻,一边骂骂咧咧道。

    “抢个屁啊,我还没看完呢!我的梦中情人啊,还没来得及表白呢,就这么香消玉损了!”

    “唉,别介啊。您这长相不能叫表白,顶多叫做性骚扰!再看人家桃花,虽然名字土了点,看架不住人家好看啊?不然叫天花都只能是病毒。”

    另一个室友这时候也来了劲,嚷嚷道“别瞎叭叭了,最近伤人事件是不是太多了点儿?以前没有什么感觉,这次就这直接发生在咱校园里了!”

    听到三人讨论的话题,冯冽的眉头也跟着皱了起来。

    桃花这个人自己还是有些印象的,好像还是个管理系的系花,追求者不乏各种二代。

    可是听他们的意思,这个众星捧月的妹子竟然死了?

    他赶紧掏出手机搜索了一下新闻,然后就看到了首页上大大的标题:连环伤人事件波至校园,大学女生惨遭毒手。

    他随意的浏览了一遍新闻内容,看到底下评论区内有着一篇冗长的评语。

    其中的大意就是——PC在类似的事件上,从不提凶手,仅仅是赶来前后调查一番就直接带走了尸体和监控录像,至于具体情况丝毫没有透露。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冯冽昨天在病房就看到过类似的新闻,而PC的处理方式却让他心里隐隐不安。

    不在意的人可能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不对,可冯冽却是得到过那把刀警告的!

    想到这里,他觉得有必要自己不能再轻视这件事,不管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各种迹象已经表明了这个世界真的有可能要发生某种巨大的变故了!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冯冽推门而入。

    开门的声音成功的吸引了其余三人的注意。

    “冯冽,你丫回来了。打你电话你不接,我们都打算去医院看你呢。”王允杰道。

    “是啊,那晚你是真的吓人,莫名奇妙的喷了一口血。现在身体好了,走走走,不打了去撸串去。”李羡也是热切的说道。

    对于习以为常无视他的三人来说,这突如其来的转化弄的他触不及防。

    冯冽性格孤僻冷漠,不喜欢交谈,久而久之三人就彻底无视了他。冯冽对这种无视倒没什么感觉,且不提他本身就是一个喜静的人,而且身为一名孤儿,他从小到大尝尽了白眼和人情冷暖。他的心早就想终年不化的冰层一样,冷漠而又无情。

    深入骨髓的冷漠让处于青春年华的他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倒不是他有什么危险的思想,而是在他的心里永远一直都不愿意与这个世界达成和解。

    他只愿意过好自己的小日子,老天既然让他从小无父无母,又让自己遭受了二十余年的冷嘲热讽,那便各过各的,不要在夺走自己手里的任何一样东西了。

    沉默的冯冽让其余三人有点尴尬,最后还是王允杰硬拉着他离开的宿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