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乱世嫡女狠角色 > 第35章 证实
    骆扶雪脸颊绯红:“你喝醉了?”

    骆扶雪是不稀饭小悦奉养她用饭的,小悦看看殷蒙看看骆扶雪,疑惑的留下了。

    好像有小悦在,殷蒙吃的很守纪,一顿饭息事宁人,骆扶雪内心的扫荡却无法停顿。

    饭前他做的那些事,叫她羞恼,又茫然。

    他如此有情,一份情绪大约可以掰碎成三四瓣,可她,莫非要感恩感恩这此中一瓣是分给她的吗?

    情绪这个东西,一旦往深了想,便劳神。

    骆扶雪以为,自己大约真要开诚布公和殷蒙谈一次了。

    两人的关系必需从新定位,绝对不现在如此的含糊,胶葛不清。

    因为太委屈,而骆扶雪不稀饭委屈自己。

    晚饭后,小悦看了一壶茶再也没原因在屋内奉养。

    殷蒙也好像酒完全醒了,不再“动手动脚”,开始和她谈正事:“罗子杰的事儿,谢谢你。”

    “我还以为今日等不到这句话了呢。”

    “本太祖来,便是来谢你的。”

    “可贵,至心我可没觉得到。”

    殷蒙一怔,随便清楚,她是个难奉养的人啊,他倒是忘掉了:“我今日来,便是来谢谢你的。”

    放弃了高贵的称呼,骆扶雪才写意。

    “不需求谢我,我也有我的盘算,你说你如果再被踢出年宴,我明年要对付的冷言冷语便更多,一个晋之王府的侧妃都敢跟我呐喊,还不是因为她对整个秦王府都没什么忌惮的吗!”

    “可你真相修理了她。”

    不该提起苏眉的,骆扶雪内心不舒适,招招手:“杀一个便算了,你落魄了那些人排着队陵暴上来,我还能都杀了不可。好了不说了,颜琦熙这个人,真的可以好好行使,你如果想罗子杰的日子好于很多,也很好给她点好处,很要紧的是……”

    “你想说二哥是吗?”

    “对啊,你别说我给你塞女人,这女人你可以不要,否则颜琦熙这个小霸王你也扶养不了,你真要了她能把你秦王府都给翻过来。可你不要,也不可以让乾王得逞,颜琦熙现在对你断念塌地,便使皇后和我爹再如何劳心辛苦,你把她吃的死死的,你看乾王另有没有动手的时机。”

    “皇后呢,如果晓得了呢?”

    骆扶雪从殷蒙眼里,看不到任何后顾之忧,反倒看到了乐趣盎然。

    显然,他故意问她而已,他早有应答之策了。

    “那你自己搞定。”骆扶雪可不给他骗着做狗头军师,他自己晓得奈哪里理的事儿,还来靠她伶俐,何必呢。

    并且她其实,并不晓得皇后那如何办。

    “颜琦熙过几天会来家里吃用饭,便设席在裕丰院吧。”

    骆扶雪老大不乐意:“人家来用饭,是为你来的,去你的天心楼岂不是更让她高兴,你要晓得,罗子杰的事儿只是个开端,这位姑奶奶扶养好了,很终你能让乾王摔个大跟头,他一条瘸腿,其实落空了一半的角逐时机,瑞王和齐王母家势力,谁都不比皇后娘家弱,他如此渴望这门婚事,无非是因为他晓得自己和瑞王齐王比胜算太小了,他不得不有几个权臣傍身。”

    “提及瑞王齐王,你看看这个。”

    他从袖口里取出两本红色的请柬。

    骆扶雪翻开一看,笑了:“你的两位哥哥,未免也太锱铢必较了吧,兄弟轮替摆宴,只是热烈一番的家宴,既然周王开头,乾王紧随自后,按着你们兄弟的长幼,底下也是该是三殷蒙齐王了,瑞王不会这么不懂事,身为弟弟,非要赶在兄长前方摆宴,更不会不懂事的非要和齐王摆同一日。看来,他内心这宴会的挨次尊长尊嫡以后,便得尊谁母妃更厉害了。”

    宴会都在后天皇贵妃所出的五殷蒙瑞王,和贤妃所出的三殷蒙齐王一起下帖,这可不是尴尬兄弟们吗。

    “你以为,本太祖该去哪家?”

    “没有让他们改的方法了?”

    “今日收到请柬,是在二哥家,二哥和老大都惊异于请柬上的日期,老大说了一番,看可否岔开日子,那两人均装作听不懂,只说便那日有空,兄弟们喜悦去谁那便去谁那,没去的他日得空再另聚。”

    骆扶雪看了殷蒙一眼,他好似半点也没有什么焦虑之色。

    来问她以前,他应该也有了想法:“你如何想的?”

    “你以为呢?”

    “齐王年善于瑞王,瑞王母妃高贵过齐王母妃,去哪边都获咎另边。你落败后,这两人和乾王鼎足之势,虽然夺嫡之事谁也不敢再提,可谁也不曾退让过,背后里波涛滂沱,互相比赛,便是请吃个饭,也互不相让,大有让你们兄弟们站位的好处,那麽殷蒙,你是想做齐王党,或是瑞王党呢?”

    骆扶雪果然是骆扶雪,旁人不敢说的,她毫无顾忌。

    “装病怎样?”他兴致盎然,问。

    “下下之策,你以为这站队之事,你逃开了这次宴会,便没下次宴会了?”

    “那你给本太祖提个建议。”他笑吟吟的看着她。

    骆扶雪被看的烦躁:“装装装,你便给我装吧,说吧,你真相什么主意,趁着我还不困,我可以给你剖析剖析,别套我话了,我没什么建议可以给你的。”

    也仅有她,有这个胆量如此和他说话了。

    殷蒙轻笑一声,眼底俱是浏览之色,也不再迂回曲折兜圈子,因为他的确,有了主意,而的确,需求她的建议:“去瑞王府。”

    “原因?”

    “三哥和五哥,功力一比,三哥王随处落于下风,他如果非要和五哥争个一二,无非是蚍蜉撼树罢了。”

    “算了吧,你不是同流合污,攀龙附凤的人,原因?”

    “想不到你对本太祖的评价还不低。”

    “空话少说,连你都选定去瑞王府,齐王那真的有人去吗?”

    “会,去的人还不会比瑞王府少。”

    倒不是说殷蒙的兄弟们一个个都是攀龙附凤之人,可也绝对不至于不清楚这次宴会的着实目的,齐王除了年纪,随处弱于瑞王,还能有人去,还去的很多?

    骆扶雪疑惑了一下,倏地开了窍。

    “你不说我都忘了,乾王去哪里,他那些狗腿子不便会跟着去哪里,譬如晋之王宣王,便是乾王眼跟前的两个跟屁虫。而乾王和瑞王不对付,很忌惮瑞王手里的势力,他又如何会去瑞王府呢!”

    “你倒伶俐,不点自通。”

    “不需求你夸,我自己晓得我伶俐,好玩了。一山难容二虎,乾王瑞王为了那储君之位必会斗个你死我活,乾王是指瘸虎,胜算不大,可如果拉上齐王这匹野狼,瑞王都未必是敌手了。我偶然候也真是怕了你们,亲兄弟之间,尔虞我诈,种种本领,呵呵。”

    “你既清楚的剖析了现在局势,便该晓得瑞王府,是本太祖很好的选定。”

    骆扶雪信口开河:“那肯定啊,乾王齐王拧成一股绳了,便不是什么齐王党而是乾王党了,你便算是为了汴沉鱼,也不会进入他们那一股去。”

    “如何好端端又提沉鱼。”

    他不稀饭她提?也是,这个女人是贰心口的痛,她懂。

    她装作无所谓,站站起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我失言,这次你的决意没错,便是不幸周王这个老善人,这次不晓得要如何办了,预计整宿整宿都睡不太好了吧。”

    殷蒙淡淡笑道:“老大无欲无争,去谁那都不会有目共睹的。”

    “那难说,怎样也是宗子,那皇位提及来他如果要争,胜算至少不会比齐王低,他母妃虽然早逝,可他嫡宗子,素性柔顺,皇上身子是心疼他,珍视他,现在你们兄弟几个加起来,也便仅有瑞王的恩宠能比得过老大了。”

    骆扶雪本想筛选个时间和他开诚布公谈一谈,也好,那便现在吧。

    骆扶雪不留心再增补一句:“余梦余慧是我的芥蒂,汴沉鱼更是我内心巨大的一块痛苦,你那些乌七八糟的男女关系,不要往我贞洁无暇的情绪宇宙里带。”

    殷蒙绕了桌子,上前高高在上冷眸看向骆扶雪:“你要本太祖怎样?”

    她并不以为这是一段不愉快的对话,只是彼此说清楚罢了。

    可为什么以为,他这个人翻脸比翻书还快。

    刚刚和他谈论“大事”的时候他是多么的气定神闲指挥若定笑意盈盈,现在完皆两副嘴脸。

    “本太祖和余慧余梦,没有任何关系。”

    他冷不防一句回答,骆扶雪翻个白眼身子是鄙视。

    “睡过还不要紧啊?”

    但听得他冷冷的刀切斧砍道:“本太祖没碰过她们。”

    骆扶雪愣了半晌,随后也跟着冷了脸:“你当我傻子啊,你骗小姑娘呢,葡萄你一颗我一颗,衣遵守楼梯下脱到楼上,弄的人家下不来床的,是鬼吗?”

    殷蒙一瞬默然,骆扶雪当作他在证据眼前无言以对,招招手:“好了好了,骗骗小姑娘的幻术,骗我是不顶事的,走吧走吧。”

    骆扶雪口中是没有东西,否则肯定能喷他一脸。

    “本太祖证实给你看。”

    被他打横抱起往房间里塞的时候,骆扶雪本能的大叫起来:“小悦小悦小悦,救命啊救命啊。”

    小悦慌里发慌跑进入,面前的一幕让小丫环面红耳赤。

    殷蒙抱着她家小姐,她家小姐冒死的扒着门框。

    骆扶雪伸手抵住殷蒙的胸膛。

    殷蒙垂头要亲她,她大呼起来:“等等等等等等,我以为我今日错了,过阵子我想清楚了便会投怀送抱的,否则你再等等?”

    殷蒙内心并不想强迫她,突然听到她如此怂包的话,不由得笑了。

    骆扶雪松了一口气,笑了,笑了便好办了。

    骆扶雪眼珠轱辘转了一圈,有些慌乱,有些紧张:“如此,五个月,怎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