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乱世嫡女狠角色 > 第34章 做局
    骆扶雪淡淡一笑:“你我之间,着实我是担不起你这个礼的,你是要我送你回去吗?”

    惊异于她的伶俐,她点点头:“我始终不太好出来太久,是扶雪将我接出,还请劳烦扶雪把我送回去,我告之师太你我是朋侪关系,谁也不会质疑什么的。”

    “我懂,你如果是不发急,能让我先吃个早膳吗?”

    “这……”

    骆扶雪清楚了:“那行,走吧,只是得委屈你,仍旧只能走后门。”

    “恩。”

    骆扶雪空着肚子送了汴沉鱼回净慈庵。

    说不出是什么心情,大约是轻松,亦大约,是沉重。

    她现在倒是开始盼着汴沉鱼不顾一切不顾汴家投入殷蒙的胸怀,而她也好退位让贤一个人去过逍遥日子。

    可汴沉鱼少了那份勇气,而殷蒙也舍不下他的皇位。

    两人之间,但凡有一个人自取灭亡,不顾一切,也便没她骆扶雪什么事了。

    骆扶雪惋惜。

    很惋惜。

    回到秦王府,吃了早膳,她斟酌着是否要去一趟天心楼,便罗家的事儿给殷蒙一个放心,否则这次汴沉鱼是安慰好了。

    可下次殷蒙一旦想到对罗家的亏欠,保不齐又来这一出,她还得吃力去请汴沉鱼。

    下午时候,她还没去,殷蒙倒先来了。

    而她还没来得及和殷蒙说罗家的事儿,他又先开了口。

    “沉鱼,以后不要去找她,本太祖不想叫她看到本太祖那番神态。”

    骆扶雪一怔,内心发冷:“也是,人啊,总希望把很好的边留给很爱的人,我懂了。”

    骆扶雪拂手:“是什么样我都不留心,我只是想提示你,有些人正等着看你闹笑话呢,你如果是昨天的状况连续连起到过年,我相信这个年你和昨年一样是没得过了,无论你是要做逍遥殷蒙,或是只是暂收羽翼闭门不出,也要独霸一个度。高高在上的人,现在只是拿罗大人摸索你罢了,你如果是中了招,你便真的永无翻身之地了。”

    “本太祖晓得。”殷蒙显然也完全明白到自己现在的处境。

    “看来,汴沉鱼是点醒你了,生活无论多灾,都忍忍吧。”

    骆扶雪轻轻的推开了他:“如果是感恩我帮你叫了汴沉鱼回归,那我心领了。”

    “骆扶雪。”

    虽然晓得他不会放弃他的野心,可他历来也不曾表露过半分,过着闲散殷蒙的日子,一度麻木了人,让人以为他苟且偷安,屁滚尿流。

    骆扶雪虽然不至于和外界一样对待他,可也历来不晓得,他会如此无须讳言,乃至有些逆天狂妄的和她说这个。

    “皇后的位置,你安心便是,我不肖想。”她懂他的好处。

    他的声音却沉稳而刚强:“如果本太祖说,你可以想呢?”

    骆扶雪轻笑一声:“你先拿获得再说。”

    殷蒙勾唇轻笑:“本太祖必然能拿到,你也可以先想想再说。”

    骆扶雪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如此的不自信,没看到汴沉鱼以前殷蒙对她的多番密切大约真让她有所飘飘然。

    患得患失让人自我厌恶,骆扶雪抖擞精力希望或是找个时间告诉殷蒙罗家有人照应这件事。

    呢,殷蒙接下去几日都身子忙。

    年关将至,他们兄弟几人开始互相邀约,宴会寒暄不断。

    骆扶雪几日都没见着他的身影,天然也寻不到时机和他说罗家之事。

    没等她找着这个时间,颜家那位邀功小内行,屁颠颠的在乾王府“偶遇”了殷蒙,把这一切告诉了殷蒙。

    骆扶雪晓得这件事的时候,或是颜家的“邀功小内行”不高兴的找上门开以后。

    颜琦熙老大不高兴,对着骆扶雪吹胡子怒视的:“骆扶雪,你果然是想抢功对吧,如果非我今日晓得秦王要去乾王府,提前在乾王府等他,和他说了这件事,你希望什么时候告诉他?是不是正盘算着如何把劳绩揽到自己身上?”

    骆扶雪好生奉养着,罗大人现在可全靠着颜琦熙了,她可不敢惹这位姑奶奶不高兴:“哪里,我这始终寻不见时机啊,你看年关将至,府邸上大大小小事儿诸多,殷蒙又和几位殷蒙来回的走动,我便是要寻个时机和他说两句话都难的很。”

    颜琦熙鄙视的看着骆扶雪:“你个扶雪当的,还不如个奴才,殷熬还能时时随在秦王身边,你连放个屁都飘不到殷蒙跟前。”

    “可不是,还好妹妹你说了,殷蒙肯定很高兴吧。”

    颜琦熙自满不已,眼角都要飞到天上去:“可不是,殷蒙很是意外,然后又很高兴,谢谢了我,还邀我来秦王府用饭呢,我这不来了?今日我不必饭,我他日再来,我今日来便是来告诫你,别动歪脑子想揽功,现在你便是想揽功你也没方法了,这劳绩是我的。”

    “是是是,是你的。”骆扶雪忙道。

    “这个送给你。”

    颜琦熙从袖口里取出个盒子,推了过来。

    天然不会是个好东西,骆扶雪翻开一看,是一壶白漆。

    “年宴将至,你便行行好遮遮你那丑脸,别给殷蒙丢人现眼了。”

    边上的小悦往前一步,被骆扶雪暗自拦下,笑着对颜琦熙道:“我晓得了。”

    她的懦弱态度,让颜琦熙既是瞧不上又大为怡悦,呼喊婢女一声,拂袖而去。

    颜琦熙一走,小悦上前一把摔碎了白漆瓶:“仗势欺人,小姐您平昔里不是俯首弭耳,将那余慧余梦刘管家治的服服帖帖的嘛,怎今日要如此低三下四,任由二小姐陵暴你啊?”

    “你以为她陵暴了我?”

    “莫非不是吗?”

    骆扶雪摇头笑道:“傻姑娘。”

    小悦发急:“我如何傻了,谁陵暴谁,这不是一眼瞧得出来的,余梦虽然得势,可每次过来您这里,可不是低三下四的,几时敢给您表情看,更不敢如此对你大呼小叫的。”

    “我呢,让她帮我办了一件事,因此呢,我便得忍着点她的态度,你懂?”

    和小悦明说没用,小姑娘便以为自家小姐受了陵暴。

    小悦果然不懂:“哼,什么事要小姐你如此忍气吞声的,奴仆不懂,也不要懂,奴仆晓得,她下次再来,奴仆要找点豆腐和桃枝来。”

    “你找那些玩意干嘛?”

    “驱不利。”

    骆扶雪无语:“服了你,随你折腾吧。”

    骆扶雪二郎腿一翘,自顾自看书。

    独孤皓月那几本提刑录是看的滚瓜烂熟滚瓜烂熟了,现在提刑司也没什么人命讼事,年关将至,便是犯罪的也是写扒手小摸的,谁也不惹人命不利,一年到头,提刑司这个时候很是逍遥。

    骆扶雪不去提刑司,也不看那几本提刑录了。

    闲着无聊,看了几个情情爱爱的小话本,倒有些好处。

    这古代的小话本和当代的言情小说完皆不同三观。

    便譬如说她在看的这本,讲的是丈夫放手妻后代子寻死觅活,化作厉鬼来找丈夫报仇,却很后被丈夫的悔悟之心打动,然后周全人家一家三口,一个人孑立落寞的去投胎的段子。

    搞笑,如果是换做当代,别说化作厉鬼,便是没死也得弄的前夫一家家破人亡不可。

    骆扶雪当笑话看,看的津津有味。

    天色擦黑,小悦进入掌灯,劝了一句:“小姐天黑了便别看了,周密眼睛。”

    骆扶雪放下书打了个哈欠,站站起看了一眼窗外,有个人影渐行渐近。

    “去看看是不是谁来了。”

    小悦走向门口,很少会儿回归禀报:“小姐,是殷蒙,殷蒙来了。”

    大约,是为了罗家的事儿。

    骆扶雪点点头:“晓得了,沏茶去。”

    小悦退下,骆扶雪拉了拉躺的褶皱的衣服走入客堂,殷蒙正也从大门进入。

    幸亏这种年前的饭局,只是兄弟走动,骆扶雪不需求和他做什么模式伉俪,倒落的逍遥。

    殷蒙身上带着酒气,茄红色外袍在素净冬日里略显得有些浓郁,他一笑衣裳像是开了花,他不笑那衣裳却又莫名多了几分稳重。

    “你来了,下午颜琦熙来过,说了很多话,你想必也是为那件事来的吧。”

    没需要兜圈子,也不是什么赖事,颜琦熙怕她邀功,可实着其实,以殷蒙的脑子,是这件事的劳绩是在“谁”的身上。

    殷蒙坐下,自顾着倒了一杯水:“晚膳用了没?”

    “正要用。”

    “便让小悦送来,本太祖也吃点。”

    他还没吃饱,要来蹭饭了?

    骆扶雪也没贰言,对着茶水间呼喊:“小悦,甭沏茶了,去厨房提晚饭来,记得计划两副碗筷。”

    小悦领了命,出门去。

    骆扶雪给殷蒙又满了一杯水:“看来喝了很多啊,挺高兴啊。”

    他仰面,眸中含笑,伸手握住骆扶雪的本领,轻轻一拉,便将她拉入怀中,坐在他的膝盖上。

    骆扶雪惊惶失措,有些惊慌,抱住了他的脖子,这番动作,可谓回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