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乱世嫡女狠角色 > 第33章 佳肴
    “他不是要拂我们颜家颜面,着实是心伤不已,一人关着暗自神伤落寞啊。”

    骆扶雪面色沉郁惋惜,颜琦熙也跟着心疼不已:“如何回事?”

    “听到他对我发性格了吧?叫我滚了吗?”

    “恩,听到了。”

    “他真是心情糟糕极了,你不晓得罗大人家出事了,边塞苦寒,他一双季子死了。殷蒙知悉后很是痛苦,可远在北疆,他便是先给协助也爱莫能助,想到那儿是我们颜家军戍守着,便让我回家央父亲照望一番罗家,叫他家过的好很多。如果是父亲背后里脱手让罗家日子过好一点,谁也不敢往京城传话的。可我如何央的动父亲,我见到父亲我腿都打架的你是晓得的,我说不可能,殷蒙便对我发了性格,你走以后,又对我好一顿骂,我真是没用……呜呜。”

    颜琦熙见骆扶雪垂泪,内心升起浓浓的鄙视,嘴上装作安慰:“这事,你不敢我敢啊,我去求父亲。”

    骆扶雪摇头:“可便怕父亲晓得这件事是殷蒙嘱托的,不喜悦帮,真相这事曾经涉及党政,皇上处分罗家,也不便是为了党争之事,父亲现在的态度,更方向乾王,我倒不是说父亲涉及党政……”

    “他便是涉及党政,非要把我嫁给瘸子,我打死不嫁。”

    颜琦熙果然是胸不大脑也没长。

    骆扶雪一把捂住她的嘴,可不可以惹起里头什么动静。

    忙压低声音:“嘘,这事不可能胡说,免得我们颜家导致第二个罗家。”

    颜琦熙这才长了点脑子,不耐性的拨开骆扶雪的手:“我晓得的。”

    “你看这件事?姐姐我不足你伶俐,真是发急啊,父亲如果晓得此事是殷蒙所托必然不会协助的。”

    “你果然便是笨,不让他晓得便行了,并且罗家那点小事,还需求父亲出马?你当我颜家二小姐跟你一样,便是个铺排吗?”

    “啊?你有方法?”

    “北疆驻扎我们颜家军,此中不乏我们自己的叔伯亲眷,这些人天天削尖了脑壳想奉迎我,我写封信去,告诉他们罗夫人和我有些友谊,让他们暗里照望,再叫他们闭上嘴不许告诉我爹,谁有这个胆量捅到爹那,便是捅过来了,我非说罗夫人过去帮过我,我想还个膏泽,爹又能把我如何的。便算爹晓得我撒谎,其实只是为秦王办的这事,他还敢告到皇上那去,我是他亲闺女,皇上晓得了勃然盛怒是要修理人的,他能舍得我被修理?到头来还不得顺着我?”

    骆扶雪一脸“崇敬敬慕”的看着她:“或是你伶俐,琦熙啊,姐姐有你一半的脑子便好了,不不不,很之一分都行啊,便能替殷蒙解忧了。”

    颜琦熙不无自满:“你学不来我,和个卑贱的下人一起长大的,大字都不明白几个,能有脑子晓得来找我协助,算聪清楚。”

    “是是是。”骆扶雪边应的狗腿谄谀,边内心发笑。

    你伶俐,全宇宙你很伶俐,伶俐上了天行了吧。

    蠢货!

    “这件事,你希望如何和殷蒙说?”颜琦熙眯着眼笑着看着骆扶雪。

    骆扶雪一脸懵懂:“什么如何说,我便回去告诉殷蒙,你帮他办理了啊,否则呢,我还能如何说啊,要不,不告诉他是你做的?不太好吧,都是你的劳绩,虽然说殷蒙如此便欠了你的情,可这情该欠的。”

    颜琦熙忙道:“谁要殷蒙欠情了,我毫不牵强,我喜悦。但你必需真话实说,可不可以私行邀功了?否则,这件事没得谈。”

    “哎呦琦熙,我几斤几两啊,殷蒙能不晓得我的重量,我哪里能办成这种事,我撒谎邀功,他那麽伶俐的一个人,一眼便看破了,我见到爹腿都打架的,颜家军中又蚂蚁那麽点重量都没有,我能办得成这种事啊,他用膝盖想想便晓得,这都是你的劳绩。”

    颜琦熙益发的自满,回归后被教导关禁闭的抑郁心情一扫而光。

    “好了好了,我赶紧写信,你也赶紧回去,告诉殷蒙一切有我,让他安心便是,罗家我会托人照望好。对了,再告诉殷蒙……”

    “什么?”

    “算了,我他日等殷蒙心情好了,再去秦王府,切身和他说。”

    骆扶雪心知肚明她要说什么。

    说呗,殷蒙能承受你,我骆扶雪三个字倒着写,为了罗家,大约会给你点好处,可别给腻死了,颜琦熙。

    骆扶雪从颜府出来,天不晓得什么时候起下了大雪。

    停在颜府门口的马车上,积起了一小层雪花。

    颜荣等在门口,也不晓得等了多久,看到她,径自走向她的马车:“爹让我送一送你,看到你是一个人回归的。”

    “爹?”

    “你上次赛马场上很给他长脸。”

    骆扶雪清楚了,她这个女儿,在颜府有了存在感。

    有颜荣送,天然很好,她想去觅食,太饿了。

    “老大,能陪我吃点东西去吗?我好饿啊。”

    忙了一个夜晚,现在已是饥肠辘辘,前胸贴后背了。

    绷着的弦一旦松开,这种饥饿感便翻江倒海而来。

    颜荣看了一眼府内:“家里也能吃啊。”

    见骆扶雪没说话,他轻笑了一声:“走吧,我晓得一家不错的馆子。”

    骆扶雪也笑了,和这个兄长之间,虽说正儿八经的接触也便那天夜晚一次,可竟也不以为生分。

    颜荣带骆扶雪去的那家餐馆,换做当代化来说,很的有风格。

    进门,便是一个巨大的鲤鱼池,鲤鱼池清浅,里头游曳着几尾颜色美丽的鲤鱼,还在池子中心造了一座精巧玲珑的假山。

    再往里,一扇半透明的屏风,没有大红大绿的喜气刺绣,只是简容易单的泼墨了一座成峦叠嶂的水墨山岳。

    大厅整洁的码放着两排桌椅,桌子上都放着一个体致造型的陶瓷小瓶,里头簪着一枝鲜活的腊梅。

    骆扶雪落座,便有小二过来呼喊:“荣爷,您来了。”

    骆扶雪仰面看向颜荣:“呦,熟客吗。”

    颜荣轻笑,仰面交托:“霸王别姬,香飘万里,玲珑玉心,云丝丸子,珊瑚水晶卷。”

    骆扶雪想看看菜单,这些菜名,真的是人起的吗?都是些什么东西?

    小二点完菜,应了声“好嘞”下去,骆扶雪打量了一下店内,人很少:“这个时候,下了雪,来用饭的人真少,这家店通常里生意应该不错。”

    “何故见得?”

    “便冲着这些菜名,花里胡梢的,还不是能勾起人的猎奇心。并且……”她看了一眼四周,“你看这些桌椅板凳,一看便是坐了许屡次人,另有……”

    骆扶雪仰面临着门口方向努了努下巴:“进入的鲤鱼池里有一块寿山石,寿山石上一根圆木,我虽然不晓得是什么木头,应该经常有人抚摩,那木头都被摸的包浆了。”

    颜荣惊异于她的细心:“难怪你进提刑司后,提刑司破案如有神啊。”

    “呵呵,只是帮了点小忙,男子偶然候不大会留意很多细节。——饿了,这里上菜快吗?”

    “快,没几个人。”

    如颜荣所言,上菜的确不慢,五盘菜全部上齐,骆扶雪算是开了眼界。

    色相至少俱全,霸王别姬是王八炖鸡,香飘万里是油炸臭豆腐,玲玲于心是白萝卜干杯青菜,云丝丸子是鸡蛋丝裹肉球,而珊瑚水晶卷是凉皮卷山楂泥。

    这几道菜,光是看着便勾人馋虫。

    骆扶雪也不客套,动了筷子,边吃,边啧啧奖饰。

    这种店,没生意才叫新鲜,菜名,别具匠心,菜品,色香味俱全,而摆盘又极具埋头,并且环境又如此让民气旷神怡。

    真是托了颜荣的福,今日有这般好福分,吃了一顿饕鬄甘旨。

    一顿饭吃完,外头的雪下的半个脚面厚了,颜荣看了看天色:“不早了,送你回去吧。”

    骆扶雪点头。

    骆扶雪醒来,天光大亮。

    里头有扫雪的声音,推开房门走到天井,是小悦,顶着一双核桃眼,正在扫出一条路。

    骆扶雪悄然看了她许久,心生怜悯,爱而不得,何其痛苦。

    “小悦,过来,别扫了。”

    “小姐,您醒了?”小悦的声音是沙哑的。

    骆扶雪更是心疼:“你去歇着吧,我叫刘管家派人来扫。”

    “奴仆闲着也是闲着。”

    小悦说完接着扫,又低声加了一句:“否则,内心只会愈加痛苦。”

    骆扶雪轻叹一口气:“傻丫环,那小姐我去拿早膳。”

    “不不,奴仆去吧。”

    “你扫雪,我正好有事要问问厨房。”

    “好吧。”

    骆扶雪到了厨房,新任总厨是头一回见她尊驾惠临,有些意外,忙带着一种厨工迎上来,骆扶雪伸手止住:“不必行礼,又不是外人,给我计划一份早膳。”

    总厨使唤人忙活,骆扶雪看向那摊的金黄的鸡蛋饼,问:“天心楼,可警察来拿过早膳?”

    骆扶雪松了口气,他肯用饭便好。

    “扶雪,您的早膳。”厨娘计划好了早膳,骆扶雪提着食盒往回走。

    进了裕丰院,小悦还在扫雪。

    骆扶雪呼喊:“停停,先用饭。”

    小悦指了指屋内:“小姐,有人找您,不认得,一个女的,殷熬护送着过来的。”

    骆扶雪淡淡应了声,把食盒送到小悦手里:“先去茶水间热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