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乱世嫡女狠角色 > 第32章 忐忑
    骆扶雪一怔,装作无事般点点头:“哦,殷蒙是个念情的人,他昨年吃了教导,以后这种懵懂事他是不会再犯的,只是内心疼痛一番,他定然晓得父子之情,超出宇宙。”

    周王忙道:“天然,六弟是个通透人,六弟妹用饭没,否则留下吃个饭。”

    “不了不了,我原因,内心便放心了,以为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着实吓的我寝食难安。”

    周王翼扶雪面面相觑,皆是一笑。

    送走了殷蒙,周王摇头笑道:“骆扶雪很后说什么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你说六弟晓得了,是不是整个新年都不想理睬她了?”

    翼扶雪嗔了周王一眼:“她素性愚钝你又不是不晓得,便晓得后代私情,一旦秦王不是生她的气,便是天塌下来她又以为有什么大不了的,罗大人可真是……”

    “嘘,什么罗大人,以往虽然和我们周王府也有友谊,可现在真相罪臣,边塞苦寒,大人尚且可以,不幸那双孩子,哎,说不清说不清,不说了,我们尽管管好自己吧。”

    翼扶雪抚了下肚子,也是惋惜的叹了口气,低低轻叹了一声:“多好的人家啊。”

    骆扶雪回到秦王府,直奔天心楼。

    殷熬还跪着,她不由得了:“起来吧,别跪了,里头如此,你外头又如此,你们一个熬煎我,一个熬煎小悦,也是够了,你不想娶小悦我一点不怨你,你别熬煎你自己,免得小悦跟着熬煎她自己,到时候遭罪的或是我。”

    殷熬仍旧跪着。

    骆扶雪无奈的摇头:“行吧行吧,你且跪着,一下子小悦便和你一起来跪着求殷蒙开恩饶你,她那丫环心思浅,脑子笨,会以为你如此都是她的原因,你故意让她痛苦,你便继续跪着。”

    “扶雪。”

    “去弄点吃的,你遭罪,小悦遭罪,我遭罪,便别让你家殷蒙再遭罪了,弄点吃的送进入,弄点殷蒙爱吃的,你很是打听的,你切身去。”

    扶雪来劝殷蒙吃东西了,殷熬忙站站起:“是。”

    还好她伶俐,总有方法让殷熬两个膝盖拔离大地。

    小悦的苦,她作为小悦主子的苦殷熬无法体恤,好赖衷心,还顾念着他的主子。

    骆扶雪排闼进去。

    屋内或是那样,虽说漆黑中躺着个人,可一点人气儿都没有。

    借着外头的廊灯,骆扶雪摸到桌边。

    点了油灯,屋内亮堂了很多,他可真行,或是那姿势,也不怕抽筋了。

    “我让殷熬去弄吃的了,你如此熬煎自己,也没用。”

    “出去。”

    “我不出去。”骆扶雪蹲下身开始修理房子。

    殷蒙晓得她软硬不吃,打发不走,任由她折腾。

    骆扶雪修理好了书,几本摔破了的放到边,好的完整了掸洁净放回书架上。

    又拿了笤帚,把屋内的陶瓷碎片修理洁净,桌椅板凳都扶正了。

    殷熬也正好回归,提着食盒。

    骆扶雪接过,压低声对殷熬道:“再去弄点酒来。”

    殷熬迟疑一下,点头:“是。”

    殷熬出去,骆扶雪布好饭菜,又点了几根烛炬,屋内的烛炬架也给他砸弯了,那九头鹤的灯架纯铁的,他可真够暴力的。

    屋内又亮了几分,骆扶雪绕到了他跟前,他一脸枯竭,半闭着眼睛,骆扶雪沉着脸,冷冷道:“起来,用饭。”

    “你走。”

    “你发性格有什么用,罗大人一家便能回归了,他的孩子们便能活过来了?”

    殷蒙黑眸嗖然分离,死死的看着骆扶雪。

    “你瞪我干嘛,是我让他们备尝放逐之苦,在那艰辛之地送了命的?”

    “你如何晓得的?”

    “我去了周王府。”

    她并不遮盖。

    殷蒙皱了眉,骆扶雪冷冷道:“安心便是,我便是去诉说冤屈,说你如何不爱理睬我,如何萧索我,如何荼毒我,周王自己便和盘告诉我那日宫里发生了什么事了。”

    “你晓得又怎样?”

    他又闭上眼,一脸颓废。

    骆扶雪默然一会儿,倏地一把抓住了殷蒙的衣领:“我现在劝你抖擞,劝你为了罗大人为了那千万万万和罗大人一样被你牵涉的人抖擞起来,我晓得你听不进去,因为你落败后,见着那些曾经的心腹同事为你逐一落难,你必是痛苦万分,你身边还留着的那些亲信同事肯定不止一次如此劝过你抖擞,抚慰的话你肯定听的耳朵都生茧了,并且我清楚我的话没那麽大重量,我便要你用饭,仅此而已。”

    殷蒙一动不动,任由骆扶雪拉着衣领。

    骆扶雪真有些恼火了:“要你吃口饭都这么难,还能期望你干什么?”

    激将法,也没用。

    骆扶雪的火气从丹田烧的满身都想抓狂。

    到底或是忍耐住了,何苦和一个不幸人计较。

    如果是身临其境想一想,远的不说,多的也不说,便但说小悦一人如果是为了她骆扶雪家破人亡,她又如何能受得了。

    而殷蒙,承担着的是成千百倍的如此的痛苦,千百个家庭因为他夺嫡失败导致了罗家那般。

    他内心痛苦,她感同身受。

    恐怕现在能安慰的,也仅有住在他内心的那个人了。

    骆扶雪默默的走出了房间。

    殷熬正拿着酒进入:“扶雪,你去哪。”

    “殷熬,今夜会下雪吧?”

    殷熬仰面看了看:“恩,前午夜预计便会下下来。”

    “你别跪了,留着点功力照望好他,我出去一趟,马上回归。”

    “是,扶雪。”

    骆扶雪才回归没多久,又出门了,刘管家这次赶紧问了她去哪里,可问了也没用,她切身驾车,车轱辘压过清静的夜,淹没在了漆黑之中。

    *

    净慈庵,骆扶雪第一次见到汴沉鱼。

    便是一身袈裟,也难掩她绝丽之色。

    那是一朵盛放再任何节令,都能让百花无色的仙花。

    剃去三千青丝,她仍旧风华绝世,倾国倾城。

    看到骆扶雪,那一丝微微惊异的表情,都堪的上是一副上好的画卷。

    寒风夹裹着一点冬梅的香气,周密闻不难辨别,是从她身上传来的。

    “跟我走,否则这个年,殷蒙怕是又别想入席年宴了。”

    骆扶雪容易利索,只一句话,便让汴沉鱼神采紧张。

    他们彼此如此的留心。

    落发是个幌子,尘世万丈,她便使一切放下,也放不下殷蒙那一尺一寸。

    “他如何了?”

    “上车,我告诉你,一下子雪下起来,我们都得困在山上。”

    汴沉鱼迟疑了一下,骆扶雪丢了一把匕首给她:“车内无人,只你我两人,这把匕首削铁如泥,刀鞘难看了点,但要防身绰绰有余,再者净慈庵的人看着我带走的你,我这张脸她们定然晓得是谁,我如果是伤你分毫,我也没好日子过。”

    “好,我跟你走。”汴沉鱼不再迟疑。

    上了车,骆扶雪把全部事儿告诉了汴沉鱼,汴沉鱼眼圈通红,神采之中,俱是怜悯和疼惜,像个普度众生的慈善菩萨。

    可骆扶雪晓得,她的慈善,她的眼泪,大约也只是为了殷蒙一个人。

    到了秦王府,骆扶雪带汴沉鱼走的后门,现在这时节,皇帝有意在年关将至的时候用罗大人的事儿告诫殷蒙,便更不可以让殷蒙和任何权要扯上关系,免得老皇帝忌惮之心又起。

    骆扶雪带着汴沉鱼发现在天心楼的时候,守在里头的殷熬吃了一惊。

    双眸跟跟着汴沉鱼,似有千语万言,却只化作一句:“汴小姐,你如何来了?”

    骆扶雪回身往外走:“我接过来的,殷蒙再这么下去,心态只会越发的不对,他无法调整美意态,随时随地都会出事,我让汴小姐来开导他,殷熬,你守着,我另有事。”

    “扶雪……”

    殷熬没能叫住骆扶雪,骆扶雪从后门出去,马车仍旧在那,她另有地方要去。

    颜府。

    关于骆扶雪这个时候来,同事们都有些意外。

    骆扶雪点名要见颜琦熙,这更是意外以外的意外。

    颜义天和孙培艺,倒是抱着另一层希望。

    她们晓得琦熙荒颜,今日下午居然拿着一堆礼品去了秦王府,看骆扶雪表情沉沉而来,恐怕大有来谴责教导的姿势。

    孙培艺虽说不舍得颜琦熙被骆扶雪羞辱挖苦教导,可也晓得骆扶雪拒不退让,颜琦熙的时机便愈加渺茫。

    因而很踊跃的让婢女带骆扶雪去倾云苑,期待着骆扶雪评释态度,拦阻颜琦熙的痴心脚步。

    颜琦熙下午去秦王府的事儿露出后,回归便被关禁闭了,一个人生闷气砸了一房子东西。

    听到骆扶雪来了,身子是激动欢乐,她从没像现在这一刻般欢迎过骆扶雪。

    叫婢女迎了进入,她还切身沏了茶。

    “大姐,你如何现在过来,如何了,是不是礼品分歧殷蒙心意?”

    她忐忑当心,一副女儿姿势。

    骆扶雪傲视摆布,怕有耳朵在听,压低声音:“礼品殷蒙收了,也很稀饭,尤其是那洞箫,殷蒙爱不释手,只是……”

    “只是什么?”欢乐导致紧张,颜琦熙紧紧的看着骆扶雪。

    “这事是如此的,你还记得罗子杰罗大人吗?”

    颜琦熙天然晓得,这件事昨年过年闹的沸沸扬扬,别说官家后代,便是京城的平头庶民,不晓得的人都少。

    她没见过殷蒙没爱上殷蒙以前,以为殷蒙是自找的,为了个五品文臣和皇上闹翻,年宴都被排挤在外,还差点被剥夺了爵位。

    可现在,她深深的心疼殷蒙,以为殷蒙是个性情经纪,讲义气有道义,是皇上不讲人情,让殷承担了天大的委屈。

    她忙道:“晓得晓得,罗大人其实其时也没犯什么大事,他一个翰林院的文书,便是为皇上讲读经史的时候不当心打了个盹,皇上便治了大不敬之罪,罚的委实重,我听说他是和秦王一起长大情同兄弟,秦王真是重情意,那般环境下和皇上据理力争,为罗大人获咎,惋惜皇上……不说了,爹娘听到,要骂我了。”

    颜琦熙果然是爱殷蒙爱昏头了,这番话随处都是站在殷蒙这边,这便好办。

    “哎,你可殷蒙为什么今日闭门不见你?”

    “为什么?”事关自己,颜琦熙不可以不发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