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二十九章
    好不容易等到龚家瑶来,可是许楉桐却发现龚家瑶没有了先前的欢乐与热情。

    许楉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碰了碰林卿卿,许楉桐问道:“卿卿,你睡了吗?”

    林卿卿打小就睡的轻,被许楉桐一碰,就醒了过来:“嗯,怎么了,楉桐?”

    许楉桐道:“我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

    林卿卿转过身:“好啊。”

    许楉桐道:“从昨天家瑶哥来到现在,我都没怎么见他笑过…我觉得他不是很开心。”

    林卿卿也察觉到了龚家瑶的不同,只是没有对许楉桐道明,此时听到她这样讲话,便道:“是呢,家瑶哥总是那么客客气气,反倒让人觉得远了许多。”

    许楉桐道:“今天早饭后你陪祖母去散步,我有意磨蹭着等他吃好饭叫他一道去书房读书,可他却推说这次只住几天就回,不去打扰先生了…他以前多渴望读书啊,总是追着五哥借书看。”

    林卿卿道:“家瑶哥会不会因为要照顾弟弟,怕他去了书房读书,弟弟没人管?”

    许楉桐道:“不会吧,他那个弟弟多老实啊,整天就待在菜园子里,又不会出什么意外…”忽地掀开被子,许楉桐接着道:“不行,我要去问问他…”

    林卿卿一把拉住她:“你疯了?大晚上跑去人家男客房里,传出去不是辱没你名声吗?好了,你先安稳睡觉,明天我去探探他口风。”

    长夜漫漫,好不容易盼到天边现了鱼肚白,许楉桐便推醒了林卿卿催促她起了床。

    轻轻敲厢房的门,发现屋里没有人,询问了院丁,林卿卿才知道龚家瑶兄弟一早起来就去了菜园子松土。

    菜园子里鸟声啁啾婉转,菜叶上晶莹的露水闪着亮光,蜂蝶往来飞舞,林卿卿竟不知清晨的菜园是这般美好。

    叫了一声“家瑶哥”,林卿卿便走了过去。龚家瑶听到声音,转头看见林卿卿要下地,忙阻止道:“卿卿,别进地,夜里有露水,地里的泥很湿。”

    林卿卿停下脚步立在地头等着他走近。一边将挽着的袖子放下,龚家瑶一边问道:“卿卿,你一大早来菜园子做什么?”

    林卿卿道:“找你啊!”

    “找我?有事吗?”龚家瑶不解道。

    林卿卿点了一下头,道:“昨天忘记告诉你,五少爷走的时候留了本书给你。”

    龚家瑶的眼睛忽地明亮了起来,忙问道:“当真?宥崇当真留了书给我?”

    林卿卿又重重的点了点头:“嗯,前天见你们来,只顾着欢喜,把这个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龚家瑶显得有些迫不及待,问道:“书在哪?卿卿,你快点给我!”

    许宥崇与龚家瑶彼此曾有过春天再见的约定,可许宥崇来不及与龚家瑶道别,便被许昌贤带去了北京。临走前许宥崇将一本托尔斯泰的长篇《心狱》交给了林卿卿,嘱咐她转交龚家瑶。林卿卿昨天一时忘记,今早被许楉桐催来见龚家瑶,正好想起这本书,也算寻了个由头。

    见龚家瑶着急要书,林卿卿道:“书在我房里,你跟我一道走,我去拿了给你。”

    刚走两步,龚家瑶就停了下来,问道:“祖姑母说收了你做她干孙女,那你现在还跟楉桐住一个房间吗?”

    林卿卿回过头,道:“那是祖母抬爱…可是我进许家就是来陪伴楉桐的,我当然还是跟她住一起啊。”

    林卿卿的话让龚家瑶转变了主意:“我怕弟弟一个人做不好地里的活,卿卿,麻烦你拿了书再送来给我好吗?”

    林卿卿盯着龚家瑶,道:“家瑶哥,你怎么了?我怎么觉得你是在躲楉桐?”

    林卿卿冷不防这么一问,令龚家瑶一时答不上话来,他那双原本明亮的眼里忽然现出一股忧郁的光。

    林卿卿第一次见到龚家瑶这种神情,愣了一下,才小心道:“家瑶哥,我乱讲的,你千万别生气…你等着,我去把书给你取来。”

    “卿卿,我跟你去拿书吧…”龚家瑶却转变了态度。

    “家瑶哥,你…”

    “在一个屋檐下,总归是要见面的。卿卿,以前宥崇在,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进书房读书,可是现在只有你和楉桐两个女孩子,我要是总跟你们两个一起,即便是亲戚,也不是那么妥当的。”龚家瑶知道自己刚才有些失态,只能这样解释道。

    林卿卿一下明白了龚家瑶的顾虑。她有些自责,做什么讲出这些不经大脑的话,她想安慰龚家瑶,可又想不出能对他说什么话。她想到了自己,也无意间感受到了龚家瑶的处境。

    林卿卿心下觉得抱歉,喃喃低语道:“家瑶哥,对不起…”

    龚家瑶并未听清她在说什么,只对着她道:“走吧,咱们去取书。”

    许楉桐见龚家瑶站在房门口,以为林卿卿说动了他,便欢喜着跑了过来,问道:“家瑶哥,你是来找我的吗?怎么不进来?”

    龚家瑶垂目道:“卿卿说宥崇留了本书给我,我来取书。”

    许楉桐看了一眼旁边的林卿卿,见她点了点头,心里有几分失落,却又有几分羡慕,道:“五哥走的急也不忘留书给你,你们俩真亲!”

    龚家瑶道:“宥崇心善,处处总想着我。”

    许楉桐道:“你们两个好像很投缘,就像我和卿卿…知道吗,家瑶哥,五哥只有看见你才有那么多的话。”

    龚家瑶眼中的许宥崇活泼开朗,听了许楉桐的话,抬眼看着她,狐疑道:“宥崇平常不爱说话吗?”

    许楉桐道:“除了你在的时候,我就很少见他笑过…不信,你问卿卿。”

    林卿卿刚好拿了书从屋里出来,听到这话,便对着龚家瑶点了点头,认同了许楉桐所说。

    “宥崇这些年可能太孤单了!”龚家瑶无心就道出了这句话。

    “家瑶哥,也许你说的对。”许楉桐盯着龚家瑶,道:“你跟五哥这么要好,不如跟我们一起回北京,这样你们又可以见面了。”

    “去北京?”龚家瑶重复了一句。

    “是啊,父亲已经来电报,过些日子就会派人来接祖母和我们回去。家瑶哥,你如果愿意,祖母一定会带上你的。”

    龚家瑶眼里似乎有了亮光,只一瞬间又像受了很大打击似的,忽地低下头,垂了眼,不接一句话便转身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