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二十四章
    柳悦琴生长于江南,虽说嫁了许昌贤长居北京,一应膳食却都是由南方运来,并没有多少改变。如今许昌贤下了野,又迁去了河南生活,饮食起居跟在北京时不可同日而语,她整个人消瘦许多。

    展眼到了腊月,柳韵琴惦记自己阿姐,跟黄廷承商量之后便派人拉了整整一车年货准备送往辉县。车子正要启程,便见黄鸿煊拎着行李箱匆匆跑了出来。

    管家黄福良一脸不解,问道:“小少爷,您这是要做什么?”

    黄鸿煊道:“我想跟车去辉县,黄管家,你去向我母亲说一声。”

    黄福良接过他手里的箱子,道:“小少爷,您这怎么使得?杭州到辉县少说要十天车程,这兵荒马乱的,可不行。”

    黄鸿煊道:“他们去得,我为什么去不得?我想好了,偏是要去!”说话间,黄鸿煊已经上了车。

    黄福良见这光景知道自己拦不住,忙打发一旁的家仆去给黄廷承夫妇报讯,自己则苦口婆心继续劝说黄鸿煊。

    黄家夫妇得了消息,急匆匆赶了过来。黄鸿煊见了父母,不得不从车上下来,低着头道:“父亲,母亲,我只是想去看看…”

    黄廷承打断道:“看看?看什么?以前你姨母在北京的时候让你去你还不情愿,现在倒好,他们一家去了辉县你反倒想去看看…现如今又不是什么太平盛世,你一个小孩子家跑这么远,胆子倒是不小。”

    见黄鸿煊仍是低头不语,黄廷承沉下脸,正要再开口,便被柳韵琴拉了拉衣袖,示意他止声。黄廷承“哼”了一声,虽愤愤道:“都是你惯的!”可毕竟夫妻,还是收了声,背手站到了一旁。

    柳韵琴轻抚黄鸿煊的头,柔声问道:“鸿煊,你可是想你姨母和楉桐妹妹了?”

    见黄鸿煊不出声,柳韵琴接着又道:“你虽说是个孩子,可是平常也颇是关心政局,现如今什么局势你难道不晓得吗?”

    黄鸿煊抬起头望着柳韵琴,道:“母亲,我跟着刘叔他们会小心的,我长大了,会照顾好自己。”

    柳韵琴道:“是,你已经长大了,很懂事,可是在我和你父亲眼里,你长再大还是我们的心头肉啊…你想想,你刘叔他们速去速归,可你跟在路上,他们还要分心照顾你,岂不是让他们更受累?”

    黄鸿煊听母亲这样讲话,一时间也无言反驳,又低下了头。

    柳韵琴见状,轻轻将黄鸿煊揽入怀中,道:“好了,听母亲的话,安心在家读书,好好过个团圆年。”说话间便摆手示意车子尽快离开。

    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黄鸿煊一把挣脱了柳韵琴,跑到司机老刘面前,道:“刘叔,你帮我带个话…”

    老刘忙回道:“小少爷,您吩咐。”

    黄鸿煊道:“你帮我同…同楉桐讲一声,小雏雀长得很好,前些日子我已经把它放生了…”

    到了年关,往来送货的、交租的佃户多起来,许昌贤夫妇又再度忙碌起来,便也无暇顾及许宥崇兄妹几人,加上腊月初八之后,授学的先生也要回乡过年,便将他们几人的课停了下来。

    闲来无事,这天许宥崇兄妹几个商量着一起往许宅附近的河边凿冰捕鱼。

    辉县冬季的河冰并不比北京的薄,瞧着有近半尺厚。龚家瑶颇有凿冰捕鱼的经验,率先下了河,在冰上试着踩了踩觉得冰实了,这才招呼许宥崇他们几个下到冰面上。

    许楉桐哪里有过这样的体验,只觉得兴奋无比,在冰面上就蹦了起来。

    龚家瑶忙制止道:“楉桐妹妹,你千万不能乱蹦,小心冰面裂开。”见林卿卿拉住了许楉桐,龚家瑶又接着道:“河冰滑,咱们不可以乱跑乱跳,小心摔着…要想捕鱼,得先凿开一个冰窟窿…我和宥崇去找大石头,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这些日子以来,许楉桐不知不觉间开始听龚家瑶的话,他的一言一行,都如同军令一般。找来一些干草,林卿卿拉了许楉桐一道坐在河边等龚家瑶他们去找石头。

    偏着头望着冰面,许楉桐喃喃道:“先生说王祥卧冰求鲤,这么厚的冰,怎么能融呢?”

    林卿卿道:“卧冰求鲤不过是个传说罢了…从古至今都讲求孝道,我想着先人把‘凿’字换了‘卧’字,虽是一字之差,却不过是为了体现浓浓的孝意。”

    转头看着林卿卿,许楉桐捂嘴笑了:“好你个卿卿,平日里先生总夸你读书认真严谨,原来你心里有这些个小九九。”

    林卿卿笑了笑,道:“我不过照实说而已,你想啊,这么厚的冰,别说是靠体温来融,就是拿暖炉也难化掉啊。”

    许楉桐哈哈大笑,道:“后羿还能射日,也许王祥身上藏着火炉呢。”

    俩人正说笑着,忽见一只野兔跳过,停在了不远处的冰面上。许楉桐欢喜极了,丢了个眼色给林卿卿,两人迅速起身,蹑手蹑脚向野兔靠拢。

    那兔子警觉性极高,不等俩人靠近,蹬腿便跑。许楉桐急了,顾不得龚家瑶的叮嘱,疾步去追。林卿卿见状,忙大喊道:“楉桐,小心…”

    话音未落,许楉桐已重重摔倒在冰上,林卿卿赶忙要近前去拉她,却听到“咯吱、咯吱”冰裂的声音。

    虽说本来河冰并不太薄,可被许楉桐这么一摔,却出现象龟背一样的裂纹,她蹬脚试图起身,裂纹突然崩开,河面上竟然出现了一个冰窟窿。

    许楉桐瞬间白了脸色,大叫道:“卿卿,救我!”

    林卿卿往前近了半步,伸手要去抓许楉桐,可是冰面太滑,她还没来得及抓紧许楉桐的手,自己也摔了下去。

    林卿卿不敢起身,她怕震裂了冰面,小心地往许楉桐方向爬着,一点点接近,终于拉住了她的手。林卿卿道:“楉桐,你抓紧我,顺着我的手慢慢挪过来。”

    许楉桐像得到了救命稻草,紧紧抓住,她小心的一点点向林卿卿靠拢。

    “你们两个快往两侧打滚!”耳畔传来龚家瑶的声音。

    两人来不及多想便按龚家瑶说的向两边打滚。龚家瑶与许宥崇分别小心移到两人旁边,伸手慢慢把她们拉起,又一步步小心挪动着离开了裂面。

    龚家瑶刚才见她两人倒在冰窟窿旁,悬心吊胆,倘若当真有个闪失,自己该如何向许家人交代。虽说有惊无险,可龚家瑶仍觉得心有余悸。

    许楉桐也是惊魂未定,瞧见龚家瑶沉着脸,便带着哭腔道:“不敢了,家瑶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不听你的话了。”

    龚家瑶正要开口,一个家仆已由远至近跑了过来:“少爷、小姐,杭州黄府来人了,太太让你们快回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