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二十三章
    北京落下第一场雪时,离袁世凯拟定称帝的日子已经没几天了。

    东四五条许家的正厅里,许宥权与许宥利各占一个沙发正说着话。

    许宥权道:“父亲追随徐国务卿多年,这次国务卿也下野回了天津,看来父亲难有复出的机会了。”

    许宥利道:“大哥,你也别太悲观了,世事难料,父亲不是说大总统这是倒行逆施,依我看,复辟之路不会长久。”

    许宥权却道:“话虽如此,可如今大局已定,兵权、财权都在大总统手里,旁人想左右也难啊。”见许宥利不出声,许宥权继续道:“老四,咱们是时候为自己做打算了。”

    许宥利一脸狐疑望着许宥权,道:“大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许宥权翘起二郎腿,道:“老四,我这话什么意思你还不明白吗?父亲力阻大总统复辟,怎能不让大总统生厌?过去有徐国务卿护着,如今连他也离京避世,还有谁再能保咱们家?”

    “父母现在河南老家,依我的意思,不如趁着还没人开始清算父亲,赶紧把咱们家在城里的那几处投资变卖,也好落袋为安,万一有个风吹草动…”

    不等许宥权说完,许宥利便打断道:“大哥,这是大事,没有父亲的意思怎么能轻举妄动?”

    许宥权道:“老四,平时就属你机灵,怎么到了正事儿上就死脑筋呢!父亲在河南老家,那里交通不便,就是拍电报来回也要几天功夫,万一哪天大总统真的想起来要清算咱们家,到那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许宥利却摇了摇头,似乎并不认可他大哥的话:“大哥,你仔细揣摩徐国务卿临行前召见你我时嘱咐的话…父亲总说‘静观其变’,如今这局势变幻莫测,事情保不准就有了转圜,咱们且耐下心来再等等。”

    许宥权放下腿,又坐端正仔细瞧了半天许宥利,道:“老四,我还当真小瞧了你,你还挺能沉住气啊…行,行,行,我也是为了咱们家好,你既然这么说,那就再等等看。”

    说话间,许宥权便要起身离开,忽地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重新坐了下来,道:“老四,忘了跟你说,昨天你不在家,鸿烨来了封电报,说是你在杭州诗社的朋友病了,好像还挺严重。”

    许宥利在杭州哪有什么诗社朋友,不过是用来糊弄柳悦琴罢了。听到许宥权的话,许宥利一时怔住,几秒钟后才回过神来,问道:“大哥,鸿烨表哥可有提到我朋友是什么病?”

    许宥权见许宥利变了脸色,疑了心,便反问道:“老四,怎么你朋友病了不直接跟你发电报却要鸿烨来通知你,究竟是什么朋友?”

    许宥利回了个神,忙搪塞道:“那能是什么朋友?无非是在诗社里那几个,我们都比较聊得来,估计是咱们家地址不详,恐怕是担心发错了。大哥,你快去陪大嫂,我现在就挂通电话给鸿烨。”

    许宥权听他这样回答,起身拍了拍他肩膀,调笑道:“看你紧张的样子,得了,我也不问你,赶紧挂电话吧,我回屋去了。”

    打通了黄鸿烨的电话,许宥利才知道原是香凝不明原因导致高烧昏迷,洋人医生说她病毒感染,本地郎中说她受了风寒,中西医药用遍,高热却是反反复复不见好转。掩香阁的乔妈妈唯恐香凝将病气过给其他姑娘,便托人带信给了黄鸿烨,希望香凝可以搬出掩香阁另择他居。黄鸿烨知道许宥利对香凝有情,也不敢擅自作主,这才发了电报给他。

    电话里,黄鸿烨道:“宥利,听那个姓乔的意思,香凝再这样下去,她是铁了心要把她迁出去的。你虽说托我给她付了月钱,可香凝终究是她掩香阁的人…”

    许宥利心有几分不安,道:“鸿烨哥,杭州有没有好一些的洋人医院,要不要送她入院治疗?”

    黄鸿烨道:“有倒是有,只不过是…”

    不等黄鸿烨说完,许宥利便急急接过话道:“那就赶紧送去,这个费用我来出。”

    黄鸿烨道:“宥利,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哪里会是钱的问题。”顿了顿,他又接着道:“你若决定将她接出来,这往后…”

    黄鸿烨没有继续说下去,电话这头的许宥利终于明白他刚才为什么欲言又止。香凝是掩香阁的姑娘,如果由他出面送去医院治疗,那势必要为她赎身,无论能否痊愈,便要担负起日后照顾香凝的责任。可如果现在不去管她,乔妈妈一定会将她迁了出去,由她自生自灭。

    许宥利对香凝有情,心里如何舍得对她不管不顾。点上一根烟,许宥利狠狠地抽了一口,才又开了口:“鸿烨哥,那便劳你大驾,把她送去医院吧。”

    黄鸿烨道:“宥利,你当真想好了?”

    “嗯!”许宥利沉声道。

    “好吧,我帮你。只是,善后的事还要从长计议,你什么时候能来杭州?”黄鸿烨问道。

    许宥利又陷入沉思中,手中的烟灰掉落在身上也未能察觉。足足半分钟,许宥利才道:“我一时半会儿恐怕去不了,你也知道现在这局势,随时随地家中都会有变故,我只能留在北京。”

    “鸿烨哥,有劳你了,你把她那个贴身的婢女一起赎出来,也好有个人照顾她。等过段时间,风头过去,局势稳定,我再往杭州谢你。”

    挂了电话,许宥利狠狠掐了烟头,软软瘫在沙发上。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了这样的选择,明知道父母是不会允许自己娶一个青楼出身的女人。他发现自己心在痛,他不能控制自己不去管这个女人。

    许宥利忽地坐了起来,自烟盒里又取出一根香烟,架起脚,将烟点燃。猛抽一口,许宥利斜眼去看一侧墙边的摆钟,半晌才喷出一口烟来。

    又起身走向窗边,许宥利伫立良久,陷入沉思中。窗外的大雪,好像也同许宥利一样有千丝万缕的情绪,纷纷扬扬,漫天袭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