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二十一章
    林卿卿来不及欣赏北京城的美,便已随着许楉桐一家登上了去往河南的火车。

    辉县地处太行山东部,隔太行山邻山西陵川与壶关。许家并非辉县大姓,却因许昌贤而成了一方大户。

    许老太太龚氏曾被许昌贤接到北京居住,后因思念故里便搬回了辉县老家。许昌贤斥重金扩建祖宅,令其焕然一新,以供其母居住。

    许昌贤一家进了门,便往正厅来拜见老母亲。正厅很是精致,厅里全部用朱漆漆过,门前走廊有四根红柱落地,正对着大大的院子。

    彼此见了礼,许昌贤夫妇便于两侧入座。龚氏对着许楉桐招了招手,道:“楉桐,快来祖母这里,让祖母瞧瞧。”

    许楉桐倒很懂事,急忙近前:“祖母,您身子可好?”

    龚氏边拉许楉桐坐在身旁,边道:“好,好着呢…几年没见,楉桐长成大姑娘了,越发的出挑了…祖母想你们啊!”

    许昌贤道:“母亲,这次回来就让楉桐好好陪着您,在您膝下承欢。”

    龚氏笑道:“好,回来就好。”转头对站在一旁的许宥崇道:“宥崇,你也好几年没见你父亲、母亲了,快去给他们请个安。”

    许宥崇是许昌贤二房段氏所生,段氏为他生了长女许楉栴,三子许宥豪和五子许宥崇,却因为生产许宥崇时落下病根儿,没几年就病去。许昌贤失去心爱之人,因而并不待见这个儿子。龚氏念及祖孙情,回老家时便将这个孙子带在身边抚养。

    听见祖母的话,许宥崇这才走到许昌贤夫妇面前,作揖行礼,小心翼翼道:“儿子问父亲、母亲安!父亲、母亲一路辛苦。”

    许昌贤也不正眼瞧他,只问道:“这几年在你祖母身边可有惹你祖母生气?”

    不等许宥崇答话,龚氏便道:“宥崇不但孝顺的紧,读书也是特别用功,像你小时候。”

    坐在一旁的柳悦琴接过话道:“母亲,您这些年照顾老五辛苦了。昌贤平时政务繁忙,鲜少过问孩子们的学业,这次回乡倒是有时间能照看老五的功课了。”

    龚氏知道柳悦琴弦外之音,于是道:“你们既然回来了,这孩子自然交给你们来照看,我也乐得清闲。”

    转头对着许楉桐,龚氏又道:“楉桐,你第一次回老家,周围也不熟悉,这两天让你五哥带着你到处走走。”

    许楉桐道:“祖母,北京有很多名胜,咱们老家这里有什么地方去玩啊?”

    龚氏道:“这里比不得北京城…你父亲小的时候只能跑山上去玩,现在天冷了,等开了春,让你五哥也带你上山玩。”

    柳悦琴听龚氏开口闭口都是许宥崇,心里便有几分不悦,于是道:“好了,楉桐,别缠着你祖母,赶快让卿卿陪着你去看看房间收拾好了没有。”

    许楉桐的房间在后院的西侧,门前搭了花架,时至初冬,爬了一架光秃秃的紫藤。

    等家仆们一切收拾妥当,许楉桐便拉了林卿卿坐到暖炕上。许楉桐道:“卿卿,我怎么看怎么不喜欢这里,我想回北京。”

    林卿卿伸手比了个止声的动作,道:“楉桐,老爷听见会不高兴的。这是你的老家,又能和父母兄长一起,在哪里不都一样吗?”

    许楉桐道:“你到北京时日短,是不知道北京的好。那里有戏园子,有公园,还有各式各样好吃的好玩的,哪像这里,穷乡僻壤,到处都光秃秃荒凉凉的。”

    林卿卿道:“乡下有乡下的好玩,刚才老太太不是说有山吗?我小的时候到了春天,我阿爹常带我上山采药,你不知道山上有多好玩,只是现在入了冬所以显得荒凉了些。”

    许楉桐问道:“真的吗?山上都有什么好玩的?”

    林卿卿道:“到了春天,山上有野兔,还有各种野果子,漫山遍野都是五颜六色的山花,美极了。”

    听她这样讲,许楉桐倒有几分向往起来:“我从来没有爬过山,等到春天我们一起去爬山!”

    许昌贤虽说下了野,可在任上的时候帮了不少乡里,听说他如今回乡定居,上门拜访的人倒也络绎不绝。许家夫妇忙着迎来送往,只叮嘱了林卿卿好好为许楉桐伴读,也就不再多过问她们的事。

    许楉桐虽说得父母娇宠,却仍有几分忌惮父亲,平常在北京家里还是拘束着。没曾想这些日子回了老家,反倒如同去杭州做客一般自由自在,只觉得痛快无比。

    龚氏的上房里,许楉桐拉着林卿卿一道来请安。

    祖孙正说着话,过来一个家仆,道:“老太太,孟津的表少爷来了,送来了一车地瓜。”

    龚氏道:“这家瑶每年都跑这么远来送地瓜,也是有心了。快,叫他来我屋里。”

    家仆应声离去,不多时便带了一个十六七岁眉目清秀的男孩子进了屋来。

    他刚要行礼,就听龚氏道:“家瑶,在内室,不用这么拘礼。”边示意家仆给他让了座,边又对着他道:“我跟你父母捎过信儿,叫他们不要再让你大老远跑着来送地瓜,我这里什么都不缺,这些地瓜你们留着也好过冬。”

    龚家瑶道:“祖姑母,家里留的有。父亲说咱们孟津的地瓜最甜,祖姑母您也最爱吃,务必要给您送来的。”

    龚氏点了点头,道:“是呢,咱河南地界就属孟津的地瓜绵甜,难为你父母总惦记着。”

    龚家瑶道:“父母说我们家道艰难,多亏祖姑母时常帮衬,旁的祖姑母您不稀罕,唯独咱自己地里的地瓜是外头买不着的。”

    龚氏笑道:“说的哪门子见外话,亲戚们自然要多走动,互相帮衬着才是。你这次来就别急着回去,多住两天,刚好也见见你表伯。”

    说话间龚氏转头望向许楉桐,接着道:“楉桐,这是家瑶,我娘家的表侄孙,大宥崇两岁,是你的表哥。”

    许楉桐斜眼打量龚家瑶,见他土里土气,心生几分嫌弃,只碍着祖母情面,轻轻“嗯”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

    龚氏看在眼里,也不与她计较,只吩咐家仆道:“去叫宥崇,告诉他,家瑶来了。”

    龚家瑶这些年常常往来辉县许宅,冬天送地瓜,夏日送甜瓜,又因与许宥崇年纪相仿,两个人自然十分熟络。

    向龚氏问了安,许宥崇走近龚家瑶,轻搡一下他的胸口,道:“家瑶哥,你总算来了。”

    龚家瑶道:“早就想来了,就是今年秋天晴天少,晒的柿饼干的慢,我爹说不能只给你们带地瓜,所以就等着柿饼风干了一起送来。”

    许宥崇道:“你一来就有好吃的,我最爱你家的地瓜和甜柿饼了。”

    “地瓜有什么好吃的。”一旁的许楉桐小声嘟囔道。

    龚氏虽上了年纪,依然耳聪目明,听见许楉桐的话,她不动声色道:“宥崇,你家瑶哥赶路也辛苦了,你带他去吃点东西,歇歇。”

    龚家瑶道:“祖姑母,我不累。您最爱吃烤地瓜,我等下就烤来给您吃。”

    龚氏道:“不急,等你歇两天再烤也不迟…”转头看着许宥崇,又接着道:“宥崇,我预备着让家瑶见见你父亲,所以他会多住几天,这回还是你们两个一道住吧。”

    龚家瑶虽说是个乡下孩子,却生来有几分见识,又因认识一些字,读过一些书,讲起乡里的奇闻逸事头头是道,很是得许宥崇喜爱。听祖母这样嘱咐,许宥崇当下答应道:“祖母您放心吧,我就盼着家瑶哥来呢。”

    拉了龚家瑶的手,许宥崇又接着道:“祖母,那我先带家瑶哥下去了。”见龚氏笑着点了点头,许宥崇与龚家瑶便一道出了屋去。

    许楉桐隐隐听到他二人走到门口时许宥崇说要龚家瑶快些讲故事给他听,心里忽地生了几分好奇。

    出了龚氏上屋,许楉桐对林卿卿道:“卿卿,你说那个乡下来的是不是真的会讲故事?”

    林卿卿道:“五少爷那么欢喜他,应该是吧。”

    许楉桐道:“五哥在乡下久了,觉得什么都是稀罕的。”顿了顿,许楉桐又道:“你吃过烤地瓜吗?刚才我听见他说要给祖母烤地瓜吃。”

    林卿卿摇了摇头,道:“地瓜就是番薯吧?那不是煮粥吃吗,怎么烤着吃呢?”

    许楉桐嘴角一扬,道:“我怎么去问你一个江南人…走,咱们去找五哥,我倒要看看这个乡下来的怎么烤地瓜,怎么讲故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