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十九章
    火车是晚上八点半的,因事情来得突然,柳悦琴与长媳张幼念便带领着家仆们急匆匆收拾着回京的行李。

    太阳落下了地平线,已经是傍晚时分。许楉桐被柳悦琴叫去客厅与黄廷承夫妇道别,林卿卿收拾好了行李便独自来到了后花园。她抱着小雏雀走到最初捡到它的那棵樟树下,靠在枝干上,抬头仰望着晚霞。深秋的夕阳是橙粉色的,映在林卿卿稚嫩的却是忧郁的脸上。

    黄鸿煊何时走近,林卿卿竟毫无察觉,只等他轻轻喊了一声,她才转过身来,微微显得有点吃惊。

    “鸿煊少爷,对不起,我失礼了。”林卿卿小声道。

    “我瞧你抱着小雀,怕惊着它,所以脚步放轻了,不怪你。”黄鸿煊道。

    黄鸿煊已经知道许楉桐一家人要离开杭州,而且柳悦琴已经答应她带林卿卿一道离开。得知这个消息,黄鸿煊心里竟有几分莫名的失落。黄鸿煊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来到花园,又为何会走到樟树下。

    此时看着林卿卿的神情,黄鸿煊不知道该怎么去开口。半晌,黄鸿煊才结结巴巴地说:“卿卿,你,不,你们,当真要一起离开吗?”

    林卿卿点了点头,只轻轻“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以后还会再来吗?”黄鸿煊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明明知道林卿卿是无力左右自己的人。

    “不知道。”林卿卿答。

    “母亲说姨母他们要去河南,那是姨丈的老家。你知道河南在哪里吗?”黄鸿煊又问道。

    林卿卿这次只摇了摇头,却没有作声。

    黄鸿煊走近她些,望着林卿卿清澈秀丽的眼睛,忽然心砰砰的跳了起来。他是个颇有教养的人,尽量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河南在黄河边上,离这里很远,很远。”黄鸿煊道。

    林卿卿低下了头。

    黄鸿煊不知哪来的勇气,声音里却有掩藏不住的颤抖:“你,你如果不想离开杭州,我去找姨母,让她把你留下。”又觉自己说话唐突,他急忙解释道:“我,我是希望你能留下来照顾小雏雀。”

    花园里静悄悄地,唯有晚风吹落树叶的簌簌声音。林卿卿抬了头,看着黄鸿煊,道:“鸿煊少爷,我晓得您是同情我…只是楉桐待我这样好,我应该陪在她身边的。”

    把手中的小雏雀递到黄鸿煊手里,林卿卿满眼渴求的又接着道:“鸿煊少爷,我们路途上奔波,没办法再照顾它,拜托您了,一定要让它重回蓝天。”

    黄鸿煊接过小雏雀,心里莫名的伤感起来。不等林卿卿对他嘱咐小雏雀喂养的事宜,黄鸿煊已转过身去,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出了站台的火车,像一条飞快的铁龙,一路向北狂奔。

    看着熟睡的许楉桐,林卿卿却毫无睡意。

    轻轻出了包厢,林卿卿站在过道里望向窗外。长长的火车看不到头,更看不到尾,在夜色苍茫中冲破黑暗,驶向远方。这是林卿卿生平第一次坐火车,也是第一次离开江南,她不知道这个巨型的铁皮怪物会将自己带向何方,更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人生会怎么样。

    一种莫名的心绪涌上心头,林卿卿低唤了一声“姆妈”,默默垂下泪来。

    “你怎么在这里?”许宥利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林卿卿急忙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转过身来,答道:“四少爷,我,我睡不着,怕吵着楉桐小姐,就出来站站。”

    许宥利手里端了一杯香槟,走了近前,道:“你还真知道分寸,难怪小六喜欢你,连母亲现在也夸你懂事…没事的话就早点回去睡吧。”落了话音,许宥利就准备往隔壁的包厢里进。

    林卿卿点了点头,道:“是,四少爷。”看着许宥利转身的背影,林卿卿不知哪来的勇气,忽地壮了壮胆,小声问:“四少爷,您同香凝姐姐道别了吗?”

    许宥利一愣,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反问道:“道别?我为什么要跟她道别?”

    “我,我以为,以为…”林卿卿倒被许宥利问住了。

    “以为什么?以为她是我的情人?”许宥利道。

    林卿卿毕竟是个涉世不深的少女,被许宥利这么一问,瞬即涨红了脸,只是车厢里灯光昏暗,未被许宥利察觉。

    见林卿卿不出声,许宥利接着又道:“行了,赶紧睡觉去,我跟她之间的事不用你操心。”

    林卿卿得了香凝帮助才有机会离开掩香阁,自然一心想要报答。此时听到许宥利敷衍的说话,她心里忽地一急:“四少爷,香凝姐姐待您那样好,您走了不同她告别,她,她会伤心的。”

    许宥利冷笑一声,道:“伤心?她承欢他人的时候会来跟我打招呼吗?她想过我的感受吗?”

    那日与香凝初次的对话林卿卿言犹在耳,听到许宥利如此无情地回答,她心里不禁同情起香凝来。咬了咬牙,林卿卿道:“四少爷,香凝姐姐也是被迫无奈啊,您欢喜的时候去找她,不欢喜就可以一走了之,香凝姐姐又能怎样?”

    见林卿卿敢出言质问,许宥利虽满心不悦,却还是压低了声音道:“你一个小丫头又懂什么?哪来那么多啰嗦!”

    林卿卿此时已毫无怯意,直言道:“您既然不愿香凝姐姐伺候别人,为什么不娶她回家?香凝姐姐只有,只有您一个留宿的客人,您就该对她好一点。”

    许宥利腾地抬起了手,只一秒钟又落下,接着厉声道:“快滚回包厢去,如果不是小六要你作伴,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丢下火车!”

    林卿卿见许宥利动了怒,又恐吵醒许楉桐,虽心有不甘,还是向他鞠了一个躬,怏怏回了包厢。

    火柴划亮了昏暗的过道,许宥利点燃了一支香烟,望着静静飘动的烟圈,心里却思绪涌动。许宥利不得不承认自己爱上了那个青楼女子,只是他没有告诉林卿卿,自己已经嘱咐黄鸿烨去支付了香凝的包月钱,香凝再也不用去招呼其他的恩客。

    许宥利揿灭了烟蒂,火星逐渐没有了痕迹,一如窗外深沉的夜色。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