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十八章
    新娘子向长辈兄嫂敬了茶,一家人欢欢喜喜闲话起了家常。

    这大喜的日子里,黄廷承身为一家之主虽依然正着面孔,却用从容和缓的口气对众人道:“借着鸿熠与玉凤的婚事,蒙诸多亲友光临助兴,这婚礼办得妥妥帖帖,算得风光。”

    “咱们家并非富贵已极,在我看来不过衣食无忧,只是在外人眼里,都以为咱们是富贵之家。所以,我今日再重申一遍,凡我黄家子女,不可流入骄奢淫逸之途。”

    看了一眼廖玉凤,黄廷承又接着道:“平日里我忙于经济,无暇顾及家事,全赖你们母亲打点料理,故而你们要待母亲至孝,不能违拗忤逆。咱们家人口众多,望你们兄友弟恭,姑嫂和睦,如此才能中兴家业,世代相传。”

    廖玉凤心里明白,这是黄廷承在对自己嘱咐家训,自是笑着点头示意,以表自己虚心受教。

    黄鸿烨身为长子,等黄廷承话到这里,便带头应下,又对着父母道:“父亲、母亲,您二位放心,我们兄妹八人定当洁身自好,不辱家门。”

    等黄鸿烨话音落下,柳韵琴环视了众人,便笑着道:“好了,我同你们父亲都知道你们是好孩子。今天是玉凤到我们家的第一次聚会,不要再说这些个拘谨的话题。昨天那个戏班子今天下午还要再来唱的,大家没事都去园子里听戏。”

    柳悦琴问道:“今天唱的哪出戏?”

    柳韵琴道:“阿姐,我记得你欢喜听‘五女拜寿’,昨天特意嘱咐戏班子唱这出。”

    柳悦琴点了点头,道:“是啊,这出戏好听。这些年在北京,总跟着他们听京戏,这趟来杭州,我要好好过足戏瘾。”

    柳韵琴道:“阿姐,这江南是您的根,您自然是要欢喜越剧的呀。姐夫平时忙于政务,您闲暇时就该像宥利一样常回来,我也好陪您多听戏。”

    柳悦琴瞟了一眼许宥利,调笑道:“老四如今把你这里当成了家,若不是他父亲逼着,估计一年也难回去一趟北京。”

    许宥利忙道:“母亲,江南是您故乡,您平时要照顾父亲不能常回来,那我就替您多回来陪陪亲戚友人,这不也是孝敬您吗?”

    柳悦琴笑道:“大家听听,老四这到成了孝敬我…好,只要你姨丈、姨母不嫌弃你,你就常住杭州好了。”

    一旁的黄芳蕙笑道:“姨母,宥利这样欢喜江南,您不如让宥利讨个江南太太。”

    柳韵琴笑嗔道:“芳蕙,婚姻大事要你姨丈和姨母一同商量,你姨丈如今身居要职,这杭州城里哪有能匹配宥利的姑娘?”

    “芳蕙姐姐说的对,四哥,你就讨个江南太太,我也好常来杭州玩。”许楉桐咯咯笑道。

    柳悦琴轻点了许楉桐的额头:“你四哥就是讨了江南太太,那也是要带回北京的,你呀,是不是也嫌我管的多,不愿回北京啊?”

    许楉桐揽住柳悦琴的胳膊,撒娇道:“母亲,您冤枉我!您生长在江南,我是您女儿,心里自然会有江南情结。”

    许宥利走了近前,笑道:“你个馋嘴猫,刚吃了鸿熠表哥的喜酒就想来讨我的喜酒吃…母亲,我现在还不想结婚,以后再说。”

    许楉桐道:“母亲,您别信四哥,他在杭州有喜欢的人…”

    不等许楉桐说完,许宥利便狠狠瞪了她一眼,许楉桐忽觉自己失言,急忙收了声。

    柳悦琴看看许宥利,又瞧瞧许楉桐,疑道:“老四,小六说的可是当真?是谁家的女儿?”

    虽说许氏夫妇不太干涉子女婚姻,但是许宥利知道以父亲的身份,是绝不允许自己与青楼女子往来。此时被柳悦琴询问,许宥利心内紧张,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除去许宥利兄妹,黄鸿烨是此间唯一知情的人。见许宥利犯难,他便笑盈盈接了话道:“姨母,那天我跟宥利玩笑,说宥利相貌堂堂,朋友诗社里有些个女眷一定是爱慕的紧…许是楉桐妹妹听岔了。”

    黄鸿烨因是黄家长子,平常行事稳重得体,听他这么一说,柳悦琴虽半信半疑,却也不再深究。望着许宥利,她嘱咐道:“老四,你欢喜谁就直说,只要是正经人家的女儿,不论门第高低都不打紧。只有一样,便是刚才你姨丈说的,不可流入骄奢淫逸之途,更不可与那些下九流的女子往来。”

    许宥利只觉后背渗了冷汗,赶忙连连应是。

    正说话间,黄家的管家黄福良急忙忙进了客厅。向黄廷承和柳悦琴姊妹问了好,黄福良道:“老爷,太太,许太太,北京来了电报。”

    柳韵琴道:“北京的电报?那一定是姐夫给阿姐的。”

    示意黄福良将电报送到柳悦琴手里,柳韵琴又接着道:“姐夫一定是想阿姐和楉桐了,鸿熠刚办好婚事,就来电报催了。”

    柳悦琴接过电报,边打开,边笑道:“我们来了这许久,他也不过打了一次电话,他整天就知道忙他的政务,若当真是想,那也只是想小六…”话音未落,只见柳悦琴忽地变了脸色。

    柳韵琴见状,心里一紧,忙问道:“阿姐,家里可是有事?”

    见柳悦琴不出声,黄廷承会意,即刻将客厅内的众人遣散,只余了他夫妇二人与许家母子三人。

    等众人散去,柳悦琴这才沉着脸道:“你姐夫下野了。”

    众人皆惊。

    定了定心神,黄廷承小心问道:“阿姐,姐夫向来行事沉稳,好端端的怎么就下野了,究竟出了什么事?”

    柳悦琴道:“电报里也没提,只说要举家搬回河南老家,要我火速回京打点一切。”

    见黄廷承若有所思,柳韵琴接过话道:“阿姐,姐夫得袁大总统重用,不会无缘无故下野,会不会是电报译错了?”

    柳悦琴摇了摇头,道:“若说有几个字译错倒是可能,这么长一段话,又怎么会译错?”心里一面计划,一面招手叫了许宥权近前,柳悦琴又道:“你岳父在内阁做事,你让幼念挂个电话回去问问。”

    许宥权点头应下,刚要离去,便听到黄廷承的声音:“宥权,等等!”许宥权止了脚步,转头看着黄廷承,等他继续说下去。

    黄廷承看着柳悦琴,道:“阿姐,姐夫既然选择拍电报,又未在电报里提及缘由,想必是不愿外人知道。这电话一来二去,恐怕不妥。”

    柳悦琴道:“廷承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我。宥权,你快去准备,咱们今天就回北京。”

    许宥权点了点头,道:“母亲,我这就通知杭州铁路局,让他们准备火车。”

    许宥利站了起来,道:“父亲既已下野,铁路局不一定会再给母亲安排专列,不如去买火车票,把有包厢的那节车票都买下来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