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十六章
    林卿卿生平第一次走进这样的豪门大宅。她只记得转过好几重院子,又绕过几道走廊,这才来到了黄家的正厅。

    中西合璧的建筑,四四方方的正厅,挑高大面窗上安装了时新的玻璃。厅里虽摆放了西式的皮沙发,但所用的木质家具却都是雕花紫檀。

    林卿卿在掩香阁的这些日子里也见识过一些名贵的木器,可是这样满屋陈设却是头回见到。林卿卿心里感慨,这些东西,于寻常人家而言,便是倾尽所有都未必能得到的。

    穿过正厅,来到了牌室。柳悦琴与柳韵琴以及黄府的两位姨太太正在搓麻将,而许宥权的太太张幼念则与黄家大女儿黄芳慧围在一旁观牌。

    许楉桐拉着林卿卿的手来到柳悦琴面前,介绍道:“母亲,这个便是卿卿。”

    柳悦琴转头将林卿卿上下一番打量,边往外打牌,边道:“我道是什么样的人物呢?也不过如此…既然小六喜欢你作伴,你以后就好好陪着她,别让小六不开心。”

    林卿卿有些紧张又有几分羞怯,只点了点头却并未答话。柳悦琴见她不出声,反倒放下了手里的牌,转头对一旁站立的徐妈道:“让她跟着你,学点规矩。”

    不等徐妈应下,许楉桐便接口道:“母亲,您慢慢玩,我带卿卿先出去了。”说完,不等柳悦琴作何反应,便拉着林卿卿跑出了牌室。

    望着俩人的背影,柳悦琴沉了脸,道:“乡下来的的毛丫头,不懂一点规矩!”

    柳韵琴笑道:“阿姐,小门小户人家的孩子,兴许是一时害怕。”

    黄芳慧听母亲这样讲话,也帮腔道:“姨母,您呀,是见惯了我楉桐妹妹大方懂事,所以觉得这女孩子不够得体…我瞧着倒是觉她老实,您就放心吧。”

    柳悦琴笑了:“你们母女两个倒是与她投缘,这才见一面就帮她讲话。”

    柳韵琴道:“阿姐,楉桐是大家的宝贝,楉桐欢喜的,我们当然也欢喜啊。”

    柳悦琴听到大家喜欢自己的宝贝女儿,心里自然欢喜,便又开开心心与众人搓起了麻将。

    许楉桐拉着林卿卿逛遍了黄家的角角落落,最后才往花园方向走去。

    江南本妩媚,即便深秋亦不似北国那般飔风肆掠。黄家的园子里枫叶正红,银杏泛黄,一片色彩斑斓中还透着晚桂的清香。林卿卿呆呆地望着眼前的景色,只觉置身画卷,沉醉其中。

    “鸿煊哥哥,你在做什么?”听到许楉桐的声音,林卿卿这才回过神来。一棵樟树上,黄鸿煊正骑在树干上,听到了许楉桐的问话,他伸手比了个止声的动作。

    等许楉桐拉着林卿卿跑了近前,黄鸿煊已从树上滑了下来。黄鸿煊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只雏雀,才对许楉桐道:“刚才有只小雀掉了下来,我看到树上有鸟窝,就想把它送回去,谁知道鸟妈妈死在了窝里了。”

    许楉桐看着黄鸿煊手中的小雏雀,喃喃道:“好可怜的小家伙,它没有了妈妈怎么活啊。”

    许楉桐无心的话,却让林卿卿心里涌上一阵酸楚。

    将小雀交给许楉桐,黄鸿煊道:“楉桐妹妹,你先接好它,我再上树把它妈妈弄下来。”

    许楉桐不解道:“它妈妈都死了,你还弄下来做什么?”

    黄鸿煊道:“埋了啊,总不能让它烂在窝里吧?”

    许楉桐道:“你的脚伤刚好,怎么能三番两次上树啊?去找个人来帮手吧。”

    “我来吧!”不等黄鸿煊答话,一旁的林卿卿开口道。

    黄鸿煊打量着林卿卿,问道:“你当真会上树?”

    见林卿卿只点头不语,许楉桐不无得意道:“鸿煊哥哥,这是卿卿,我的朋友,她可厉害了,还上树摘过柚子给我吃。”

    在黄鸿煊与许楉桐期盼的眼神中,林卿卿将树上的那只母雀取了下来。黄鸿煊又去找来园丁的工具,三人一道将母雀埋在了樟树下,这才将那只小雏雀带回了房内。

    那只小雏雀起初因受了惊吓,总是警惕的望着他们,一旦有了声响便会惊慌失措地抖动翅膀。林卿卿知道小雏雀是努力想飞,那无助可怜的样子着实令她心疼。看着身体微微颤抖的小雏雀,林卿卿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它养好,让它可以羽翼丰满飞上蓝天。

    在林卿卿的建议下,黄鸿煊从花匠那里找来了小木箱,在里面铺上了刨花絮,又拿了茶盏作小雏雀喂水喂食的器具,算是给它安了家。只是小雏雀蔫巴巴的不吃不喝,这下急坏了许楉桐。

    “这样下去,它会死的!”许楉桐焦急道。

    黄鸿煊道:“我看书上说,雏雀要母雀喂哺才行,要不我们来喂它喝水吧。”

    见他两人说话间便要抱起雏雀,林卿卿急忙阻止道:“它太小了,这样会呛到它的。”

    许楉桐道:“卿卿,你可是有什么好办法?”

    林卿卿点了点头,道:“有一年我家窗台上落过一只受伤的小鸟,姆妈就是用谷粉加了一些蛋黄和泥,用细柳枝喂给小鸟吃…”

    林卿卿话音未落,许楉桐便欢喜起来:“太好了,卿卿,雏雀有救了!”转头对着黄鸿煊,许楉桐又道:“鸿煊哥哥,那便劳你大驾往厨房一趟吧。”

    黄鸿煊欢喜应下,转身便去了后院厨房。

    瞧着黄鸿煊的背影,林卿卿心里嘀咕道:“从未曾见过的,为什么看着他这样眼熟?”

    许楉桐见林卿卿发愣,用手在她眼前晃了晃,笑道:“是不是觉得鸿煊哥哥特别心善啊?他啊,从小就这样,有一年姨母带他来北京,他带着养的春蚕一道来了,后来蚕结了茧,我一时好奇想看看春蚕怎么变成蛾,就趁他不在时候偷偷把蚕茧剪开了,结果那里面是正在变蛾的蚕蛹,我这一剪子下去…唉,也是怪我!他回来后伤心的大哭一场,还冒雨把那个蚕蛹埋到了我家花园里,就因为这个,他还许久不搭理我…”

    看林卿卿听得仔细,许楉桐继续道:“鸿煊哥哥不但心地善良,而且读书也是一等一的好,我这几个表哥当中属他最受姨丈姨母宠爱,他从小是被夸大的。”

    林卿卿笑了笑,并不接话,只低头抚摸着小雏雀。许楉桐也不在意,走近前与她一道照顾起小雏雀来。

    只过了两天,小雏雀便不再害怕,每每看到他们三人,便会叽叽喳喳地叫起来,仿似在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

    自从救了这只小雏雀,黄鸿煊便天天往许楉桐房里来,一来二去,与林卿卿渐渐熟络起来。三个小伙伴除去照顾小雏雀,也一道读读书,习习字,大人们瞧着倒也觉安心,加上黄鸿熠结婚的日子一天天临近,人人都忙碌起来,也就不再过问他们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