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十四章
    等许宥利来后院接她回家的时候,许楉桐与林卿卿已经玩得很投机了。

    接下来的日子,许楉桐便日日缠着许宥利带她来掩香阁找林卿卿玩耍,两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将对方当成了小伙伴。许宥利也乐得以带许楉桐出门为由,去与香凝厮会。

    许楉桐从小不是被父母兄姊娇惯着,便是被家仆奶妈奉承着,便是有小伙伴,也多是因父母的关系相识,或一味谦逊,或互不相让,并无真正投缘的朋友。唯独这个林卿卿,虽说是个丫鬟,却不卑不亢,又知书达理。玩耍的时候,林卿卿可以动如脱兔,读书的时候,她又能静若处子,许楉桐与她交往越久越是觉得她与别的玩伴不同。

    杭州多雨,瓢泼的大雨下了整整一夜。因临近黄鸿熠订婚的日子,柳悦琴便不许许宥利兄妹再频频外出。反正出不了门,许楉桐晨起便赖在床上,任凭女仆三番五次相请,她就是不愿起身。

    听了女仆来报,柳悦琴便领了随身的吴妈一道入了许楉桐的房间。轻轻掀起被角,柳悦琴柔声道:“小六,起床了,再不起来吃东西,胃要疼的。”

    许楉桐也不睁眼,只懒懒道:“母亲,人家不饿,人家还想再睡。”

    柳悦琴哄道:“人家要睡,小六不睡…来,母亲拉你起来。你姨母一早让厨房给你包了馄饨,鲜的很,快下楼尝尝去。”

    许楉桐揉揉惺忪的睡眼:“有什么好稀罕的,说不定还不如四哥带我去的那家路边摊做的好吃…”

    “这孩子,什么时候学的这样不懂事?你姨母用心用意的嘱咐他们专门为你包的,怎么就不如一个路边摊!好了,起来吧,再晚,你肚子就要咕咕叫了。”柳悦琴打断道。

    许楉桐道:“不是我不想吃,只是吃完饭又没事可做,还不如不起床。”

    柳悦琴听她这样讲,忙道:“我道是为了什么事呢,原来是这样。好了,你姨母组了牌局,你芳蕙阿姐也要回来,吃好饭就跟我一道去牌室看我们打麻将好了。”

    许楉桐坐了起身,抱怨道:“你们大人就知道打麻将,我才不要看!”

    柳悦琴道:“那就让你大嫂陪你一道说说话,你不是一向喜欢你大嫂…”

    不等柳悦琴说完,许楉桐便打断道:“大嫂还不是听您的话来说教我?我才不要她陪!”

    柳悦琴对这个小女儿充满了耐心:“那就让鸿煊来陪你啊,他的脚也好的差不多了。”

    许楉桐却道:“姨母说鸿煊哥哥脚伤好了没多久需要静养,他整天不是在书房读书便是在琴房练琴,太无趣了!”

    柳悦琴佯作生气道:“你这也不是,那也不行,那你究竟想怎样?”

    听柳悦琴这样问,许楉桐忽地拉住柳悦琴的手,撒娇道:“母亲,我想要个朋友一道玩。”

    “朋友?你呀,早点说嘛,我这就跟你姨丈说,让他打发人去接那几个孩子过来陪你一道玩。”柳悦琴轻点许楉桐的额头道。

    “不是的,母亲。”许楉桐道。“我不喜欢跟他们一道玩,我要的是朋友,您知道吗,朋友!”

    柳悦琴蹙了眉头:“你这孩子,说的哪门子胡话?你姨丈找的不是亲戚家就是世交家里的孩子,又与你年纪相仿,怎么就不是朋友呢?”

    许楉桐急了:“我说不是,就不是!”

    一旁的徐妈唯恐母女两个起了争执,忙圆场道:“六小姐,太太那是关心您…您先起来吃点东西,等吃好了饭,想跟谁一道玩就告诉太太,太太一定会让您如愿的不是?”

    不等许楉桐答话,便见柳韵琴笑呵呵入了内来。柳韵琴看柳悦琴双眉紧蹙,又瞧见许楉桐小嘴微撅,就知道母女两个话不投机。

    走近许楉桐床前,柳韵琴道:“我在餐厅左等右等不见你们下来,就上来瞧瞧。楉桐,刚进门的时候我好像听见你说要什么朋友,是怎么回事啊?告诉姨母,姨母来为你做主。”

    柳韵琴话音刚落,柳悦琴便道:“你来的正好,倒是来评评理…楉桐说无聊,要找什么朋友玩,我说让廷承打发人接那几个孩子过来陪她,她还不愿意…”

    许楉桐打断道:“他们跟我玩不到一起,我干嘛要跟他们一道玩,我有自己的朋友,我想跟我朋友一道玩。”

    柳韵琴听她说完,笑道:“楉桐,姨母知道你一定是想你北京的小伙伴了…也难为这些日子总把你拘在家里,等天放了晴,我就让鸿煊陪你出去爬六和塔。”

    “我在北京也没有朋友…”许楉桐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摆弄着枕边的香包。

    声音虽小,柳悦琴姐妹却听得清楚。俩人对视一眼,便由柳韵琴开口问道:“楉桐,你这个香包的气味好熟悉啊…嗯,好像是桂花香,真好闻!”

    许楉桐听见这话,眼睛忽然亮了:“嗯,姨母,就是桂花,这是我好朋友前几天亲手做的。”

    “哦,楉桐,你朋友前几天刚做的,那是杭州的朋友吗?”

    许楉桐忽觉自己失了言,便低下头,不再出声。

    柳悦琴姐妹见她这般模样,生了疑心。柳悦琴忍不住问道:“小六,你今天究竟怎么了?怎么说话遮遮掩掩,是你朋友做的香包怎么就不能告诉我们?那究竟是什么样的朋友?”

    见许楉桐还是不出声,柳韵琴接口道:“楉桐,你是个好孩子,姨母相信能跟你做朋友的一定也是个善良的孩子。这杭州城里还没有你姨丈不认识的名门世家,若你当真想跟这个朋友一道玩,你就告诉姨母是谁家的孩子,姨母打发人去把她接来。”

    听柳韵琴言语中认可自己的朋友,许楉桐微微抬了头,满眼渴望:“姨母,她叫林卿卿,可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是她真的很好。”

    “哦?你来杭州也没多久,又是怎么认识她的?”柳韵琴问道。

    “小六,你最近总跟老四往外跑,我倒是忘记问你,老四带你去了什么地方?你说的这个朋友,是不是他带你认识的?”柳悦琴问道。

    见许楉桐不吱声,柳悦琴继续道:“我说不让你跟他一道出门,你偏要去,究竟去了哪里?你不出声,一定不是什么大户人家的孩子,那些个小门小户的能有什么正经样子的?”

    听柳悦琴这样讲话,许楉桐一脸不悦,道:“母亲,为什么不是大户人家的孩子就不正经?您这是偏见!”转头对柳韵琴道:“姨母,不是我不告诉您,只是我现在不想说了。”

    柳悦琴正要开口,就见柳韵琴轻轻摇头,心下会意,只能将话忍住。

    柳韵琴轻抚许楉桐的头,道:“楉桐,你不愿告诉姨母,那姨母也不多问,只是你既想跟她一道玩,那总该告诉姨母她住在哪里,姨母也好打发人去把她接来不是?”

    柳韵琴的话许楉桐不能再辩驳,只是她又如何能说出和林卿卿是在掩香阁相识的,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只低头懊悔自己言多有失。

    许楉桐这个模样更令柳悦琴觉得可疑,于是对一旁的徐妈道:“你去把老四给我叫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