词笔阁 > 柚园 > 第十三章
    知道许楉桐是许总长的千金,乔妈妈自然不敢怠慢。依照许宥利的吩咐,乔妈妈把许楉桐迎进了后院的主厅,着人奉了上好的瓜果点心,又交代香凝贴身的两个丫鬟翠云、林卿卿一道伺候着,这才笑嘻嘻地退了出去。

    这是林卿卿第一次见到许楉桐。

    一条淡粉色过膝的笼纱洋裙外穿了一件浅蓝色洋呢大衣,白色的连脚袜配了一双亮晶晶的白皮鞋。微微卷曲的马尾辫,衬上她白皙的脸蛋,把许楉桐清纯娇小的可爱与美丽展露无遗。

    许楉桐坐定,看了一眼立在身旁的翠云,开门见山地问道:“那个香凝是不是很美?”

    翠云一怔,忙答道:“凝姐姐是一等一的才艺兼备的美人。”

    许楉桐点了一下头,道:“我就说嘛,我四哥的眼光不会差…”看着翠云,许楉桐又问道:“她是不是只跟我四哥一个人好?有没有乱七八糟的男人来找她?”

    翠云一阵尴尬,低头道:“许小姐,凝姐姐是咱们这里的当家阿姐,恩客自然不会少…”

    许楉桐常随母亲一道去戏院听戏,知道恩客是称呼那些捧场烟花女子的男人,此时听翠云说香凝有许多恩客,心里不由得替许宥利打抱不平起来。

    “什么?还有其他男人?这怎么可以!枉我四哥整天记挂她!”许楉桐一脸不悦道。

    眼前这个千金小姐的话,令翠云一时间语塞。

    “凝姐姐为了许公子,已经牺牲很多了…”一旁的林卿卿开了口。

    循声望去,许楉桐这才注意到窗边站立的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你倒是说给我听听,她为我四哥怎么个牺牲了?”许楉桐歪着头问道。

    “…凝姐姐…凝姐姐…”林卿卿不知道该怎样对许楉桐解释这男欢女爱的事情,瞬间涨红了脸。

    许楉桐却不依不饶:“她当真喜欢我四哥,就该离开这里,做个清清白白的女子,而非在这种烟花之地,每日卖笑寻欢!”

    林卿卿想到香凝对自己讲的那番话,不由得暗暗紧了紧手,心里直替香凝抱不平。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她走近几步,道:“凝姐姐何尝不想过平常女子的生活?‘枕上浅垂泪,花间暗断肠!‘您是许总长的千金,又怎会晓得这里女子的愁苦?”

    “你,是她的丫鬟?竟会背鱼玄机的诗?”许楉桐惊奇道。

    这鱼玄机是晚唐女诗人,亦是那个时代著名的青楼女子。鱼玄机存世的诗词歌赋不少,可因为她的出身,鲜少名门闺秀会被允许诵读她的诗词。听到许楉桐脱口而出鱼玄机的名字,林卿卿也为之一怔。

    许楉桐腾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噔噔到了林卿卿面前。“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一口气背诵了整首诗,得意的看着林卿卿,许楉桐又接着道:“是你们这里的女孩子都要求背诵鱼玄机的诗吗?”

    一旁的翠云担心林卿卿惹恼了许楉桐,忙赔笑道:“许小姐,香茵她不懂事,您千万莫恼。”

    许楉桐斜了一眼翠云,转头盯着林卿卿道:“我在问你话!”

    林卿卿回了神:“是我自己在书上读来的,乔妈妈不管这些。不晓得许小姐竟然知道这首诗,我,我班门弄斧了…”

    许楉桐依然板着面孔:“既然你这么爱卖弄,那你倒是再念多两首给我听听。”

    见林卿卿不语,许楉桐只管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林卿卿毕竟是个孩子,此时被同龄的小姐这么盯着,一时间不安起来。为了让许楉桐不再这样盯着自己,林卿卿壮了壮胆,点了点头。

    “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林卿卿缓缓吟出。

    鱼玄机的这首《江陵愁望寄子安》也是许楉桐最喜欢的,听林卿卿吟罢,许楉桐不禁道:“你也喜欢她这首诗?”

    林卿卿刚点了点头,许楉桐背起双手,眯了眼,道:“你可听过她的故事?那是个不寻常的女子,只可惜她红颜薄命。”

    见林卿卿和翠云都低头不语,许楉桐忽觉讨了无趣,也没了继续话题的兴致。定定片刻,她跑到窗前,瞧见了院子中间的那棵柚树,忽然又来了兴致。

    见许楉桐腾腾跑着下楼梯,翠云与林卿卿急忙尾随着到了院子里。

    许楉桐指着树上挂着的柚子,问道:“这个就是平日里我们吃的柚子吗?”

    翠云忙答道:“是的,许小姐,我们这棵柚树结的柚子特别香甜可口。平常只有贵客们来,乔妈妈才准我们摘…”

    “你的意思只有贵客才可以享用了?那你怎么知道香甜可口呢?”不等翠云说完,许楉桐便抢噎道。

    “恩客们吃不完,我们,我们就可以尝尝…”翠云尴尬道。

    许楉桐环着柚树一圈,看定了一颗滚圆的柚子,对翠云和林卿卿道:“你们把这颗摘下来给我,快点!”

    翠云道:“许小姐,我上不来树的,您稍等片刻,我去唤院丁搬了木梯过来。”

    许楉桐哪里有这份耐心,卷起袖子就准备自己上树。

    “我来吧,您穿着裙子会被树枝刮破,而且也很危险的。”一旁的林卿卿道。

    许楉桐转过头,上下打量了一番林卿卿,问道:“你竟然也没裹脚,还会上树?那好,你上去帮我把那颗最圆的摘下来。”

    别看林卿卿瘦瘦小小,可上树动作却是灵活极了,只见她双手抓住树杆轻轻一跃,只不几下便上了主杆。顺着徐楉桐指的方向,林卿卿只看了一眼,却将旁边的一颗摘了下来。

    许楉桐见林卿卿不依自己的指示,大声叫道:“我要那颗圆的,圆的,难道你是聋子?”

    林卿卿也不答她,只对着翠云道:“翠云姐姐,你接好了。”

    翠云闻声,忙兜了衣服将林卿卿扔下来的柚子接住。

    下了树,林卿卿走到许楉桐面前才解释道:“许小姐,这棵是文旦柚,本来九、十月份是它的盛果期,因为乔妈妈请花匠护的好,所以果子留的时间长。文旦要皮光果沉,底宽上尖的为上品,吃起来才是酸甜多汁。”

    许楉桐不服道:“哼,你的意思就是我挑的那个不好喽?你倒是厉害啊,又会背诗又会爬树,还会挑柚子。”

    林卿卿道:“许小姐您是京城来的,平时吃到的多数都是别人帮您剥好的,认不得柚子也是正常。我不过是因外祖家里有柚树,小时候常常爬上去摘了吃,所以认得。刚才我只是在想,您既然要吃,就该为您挑选好的。”

    许楉桐听她这样讲话,也就气消大半:“算你有心,好吧,我信你一次。”忽地伸手拉住林卿卿:“你身上有股淡淡的花香…嗯…是桂花的香气。”

    见林卿卿点了点头,许楉桐好奇道:“我家里有许多法兰西的香水,却没见过有这个香型的,你是在哪里买到的?”

    林卿卿道:“这不是香水,是我自己做的香包…您如果不嫌弃,我可以送您几个。”

    许楉桐望着她,忽然笑了:“走,我们去剥柚子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